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谢选骏文集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
·钱钟书、刘小枫之作为毛泽东狗奴
·先覺之歌Song of Foresight
·先覺之歌總目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谢选骏: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一)
   
   《英国特种部队杀良冒功:向平民手中塞武器》说:

   
   2017年7月5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这名男子家住阿富汗南部赫尔曼德省,出于安全考虑,他要求匿名。男子说,2011年2月一次夜间突袭行动中,英国特种空降团(SAS)的士兵枪杀了他的四位家人,而他们全家同恐怖组织或反政府武装没有任何关联。《每日邮报》援引这名男子的话报道:“当时是凌晨1点钟,两架直升机降落在我家附近,10分钟后特种空降团的士兵闯进我家。”男子回忆说,特种空降团士兵包围房子,“喝令我们走出房间,然后开始搜查我家”。“后来,我的眼睛被蒙住,在房间里坐了一夜。”男子说,“清晨,他们来到房间里,把蒙在我眼睛上的眼罩取下来,告诉我直到他们离开我才能走出家门。”
   
   特种空降团士兵乘直升机离开后,这名男子走出家门发现,自己的父亲、两个兄弟还有一个表兄已被特种空降团枪杀。
   
   英国宪兵队正就这一指控展开调查。
   
   这个调查不会有结果的,因为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联合国报告显示,2009年至2012年,美、英等国特种部队在阿富汗的夜袭行动致死近300名平民。迫于舆论压力,英国宪兵队于2014年开始调查英军士兵在阿富汗涉嫌违法的行为。这项调查代号“诺斯穆尔行动”,旨在查明2005年至2013年英军士兵在阿富汗战场的675起涉嫌违法乱纪案件,包括构成战争罪的滥杀平民行为。
   
   一名国防部发言人6月30日证实,受到调查的近700起案件中,仅不到10%仍在调查。《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52起涉嫌非法致死的案件仅剩一起仍在调查,即2011年2月的那次突袭。不过,相关调查进展缓慢,处处碰壁。
   
   阿富汗战场前军事情报人员克里斯·格林参与此次调查工作。《每日邮报》援引格林的话说,每次调查人员问询特种部队相关人员时,对方总称涉及“内部机密”,使调查人员一次次无果而返。“英国军队军纪严明,但特种部队看起来似乎不用遵守相同的规定,”格林直言,“对于特种部队所具有的责任心,我的看法是,他们完全没有责任心。”
   
   调查显示,驻阿特种空降团不仅涉嫌枪杀平民,还在报告中谎报实情,甚至捏造证据,试图掩盖真相。他们伪造现场,往被打死的平民手里塞武器,制造对方是非法武装人员的假象。
   
   追溯一下过往,1841年5月24日,英军占领广州北郊以后,也仍然到处奸淫抢掠,他们甚至还砍下妇女的小脚作为炫耀的战利品。5月28日是当地传统的浴佛节,一名妇女在祭拜的时候遭到了英军调戏,从而引发了著名的三元里抗英斗争。在三元里运动中103个乡的群众联合向被英军占领的四方炮台进攻,妇女儿童也积极参与其中。石井村等地的妇女主动为起义民众做饭食,有效的支援了前方战斗。起义领袖周春的妻子还带动一些妇女成立了娘子军,直接参加抗英战斗。 
   
   英军在浙江沿海四处骚扰,在定海“游弋时,遇女眷必劫去,数十万生灵,如坐针毡,引颈待毙”。在宁波,英军除抢掠大量白银,丝绸,粮食,还勒索了120万银元,在撤走的时候还劫掠了大批妇女,运到澳门囚禁起来,肆意蹂躏,妇女哭声,响彻楼宇。1842年英军在进攻浙江乍浦时,又有多名妇女遭强暴致死。7月21日,英军攻陷镇江后,妇女的尸体铺满了街道,无一不是散发赤体,城中妇女不甘心受辱,上吊,投井,坠崖,吞针,投河自尽者共有73人。妇女面对英军表现得英勇不屈,有一名满族妇女受伤被俘后,刚一苏醒过来,就将英军骂了个狗血淋头。
   
   (二)
   
   《当初英军入侵清朝有没有发生像入侵美洲一样的屠杀?》说:
   
   日本二战多次大屠杀,而欧洲人殖民美洲是更是对当地印第安人屠戮一空。但清末列强入侵中国很少发生像日本那样的大屠杀和灭绝性屠杀。当然屠杀也肯定是有的:一二鸦中英法军队也有很多杀人和强奸妇女、劫掠财物的行为,但在同时代并不算出格(同时代的清军就没法说了,还动不动就屠城、屠俘呢)。基本是下文的程度:
   
   我立即赶往塘沽村,掠夺已经开始了。成群结队的法国士兵手持刺刀,在街上横冲直撞,闯入民宅,四处劫掠。——《圆明园罹难150周年 1860-2010》P64
   
   街道上横躺着几具尸体,不是被他们的亲人所遗弃的,就是被第15旁遮普团士兵杀害的。……要埋的还有一位老人,他是被枪杀在这房子的后院里的,他显然是其中一位女子的丈夫,另外2位女子的父亲。《从加尔各答到北京 一名军官写于两地的日记》 P59-60
   
   这个镇上的地方官前来投诉几个不知名的士兵,说他们从南门走到镇上,闯进一户人家抢劫,杀死一个人,打伤了好几个。……这件事闹到了负责岗哨处的法军司令处,结果证明,掠夺者是几个从河西务去八里桥岗哨处的法国士兵。——《1860年华北战役纪要》P198
   
   两千多来自印度不同种族的士兵驱赶和驾驶着牲畜及各式车辆。他们披着从中国人那里抢来的褴褛衣衫,里面的军服早已破烂,不堪。我们继续往前走,路遇一群印度兵,他们正在捡拾那帮匪徒仓皇逃命时丢下的包裹。看来刚才我和杜布朗白忙活了,匪徒被赶跑了,印度兵却坐收渔翁之利。——《进军北京》P31-36
   
   一二鸦时英法两军军纪还算可以,是因为他们并非要占领清国全境。而是要获取贸易口岸、通商赚钱。英法对长期占据某个中国人的城市并无兴趣,只是希望让中国签订贸易条约,赔偿一切经济损失。英法打的又都是顺风仗,基本是一边倒,根本没死什么人,也就没有屠杀平民借以“立威”、“震慑”的必要。又因为英法是孤军深入,所以也不想太惹恼当地居民,需要物资时往往是能买则买。法军物资不够威胁全军开抢时,英国人还要赶紧制止一下。
   他们的联络官巴夏礼先生出主意独自跟天津城的大批发商们签订了他们部队的食品采购合同,却一点也没有考虑他们的盟军。结果,我们的部队到达之后,我们的军需官在为我们采购食品时遇到了极大的困难。将军发怒了。双方有过约定,两国军队必须友好分享所经地区能够提供的资源。他要求按照双方的约定办事,并声明,他会立刻启动战时给养筹措的军事条款,让士兵们在百姓家中抢夺所有部队给养所需的物资。英国人出面道歉,把巴夏礼先生的做法跟贺布少将的做法归结为一场误会,于是在中国专署的帮助下,我们跟他们一样解决了给养问题。——《翻译官手记》P155
   
   此外英法总兵力及每次战斗投入的兵力都很少,一般只有几千人,又没有像当初清军入关一样搞一大堆伪军辅助战斗,只不过雇些苦力、车夫,协助转运军事物资而已,想屠杀也没那个人力。所以一二次鸦片战争中英法直接杀的平民其实不多,倒是中国妇女自杀(被杀)以便“守节”的例子比比皆是,英法看了都很无语。
   
   有些中国人听说我们野蛮无比,于是便把自己的女人或者溺死在大水缸里或者给她们服毒。……就在我到达北塘的第二天,有人告诉我,在这个村子的一户人家里。一个中国人溺死了自己的母亲,毒死了两个妻妾,他自己也服了毒,根本不管两个三、四岁幼童的死活。这家人目前全都奄奄一息了。我带上一名医生,立刻前往那户人家。只见院子里有一个老太太头朝下扎在大水缸里,已经窒息,她很可能就是主人的母亲。……夜里,这个弃子女于不顾的男子逃跑了。——《蒙托邦征战中国回忆录》
   
   当大家发现有个小池塘的水质相对较好,于是都把它当成是上帝的恩赐,大家整天拿小池塘里的水来做饭和喂马。小池塘的水很快就被取干了,然后,大家发现了三具女尸。丈夫们为了让她们及时地躲开这场恐怖的战争,把她们淹死在了这个池塘里。我们马上想起了刚刚喝过用这种溺水女尸泡成的浓汤,我们的胃一下子开始翻江倒海。——《翻译官手记》P126
   
   庚子国变就不一样了,双方都杀红了眼,互相报复。义和团和清军杀洋人和教民,联军也毫不甄别肆意屠杀平民。其中以德日俄三国最为残酷,一路烧杀。平民被杀的数量就骤增了。这时候洋人也不讲什么文明不文明了,就连美军都有射杀平民、杀死俘虏的行为:
   
   义和团把教民的婴儿碎尸万段,现在日本人和俄国人以严厉的手段加倍奉还。士兵们对我们讲的事极其恐怖,殊难形诸笔墨。——萨拉·古德里奇,北京的美国传教士
   
   (1901年2月13日)德国兵一千余人来到永清县城的西门,不加警告,即行开枪,打死清军和百姓200余人,人们惊恐万状,四处逃命。
   
   据奈杰尔·奥利芬特记述,北京的使馆区被围攻期间,法国人于7月11日在王府井大街抓获了20个中国人,由于他们拒不提供任何消息就被残忍地杀害了。有个下士“用刺刀一口气刺杀了14个人”,有个中国人在天津外国租界的大街上击杀了一名法国军官,10余个苦力立即遭到围捕,被解往军事指挥部,以“证据确凿”惨遭杀害。
   
   八国联军到北京的次日,麦美德在日记中写道:俄军的行为极其残暴,法军也好不了多少,日军在残酷地烧杀抢掠。俄国人从天津出发后,一路残忍地屠杀妇女儿童。数以百计的妇女和女孩自杀而死,以免落入俄国和日本兽军之手,遭受污辱和折磨。我们美国的士兵们看见她们跳进河水或投身井中。
   
   有位行抵北京的英国军官8月15日在日记中写道有几次,我看到美国人埋伏在街口,向出现在面前的每一个中国人开枪射击。
   
   海军陆战队第1营的二等兵哈罗德·金曼……挺起刺刀冲向中国骑兵有数百人被杀或受伤。我们毫不心慈手软,也没有人向我们请求饶命,所以我们没有关押俘虏,我们把俘获的入都杀掉了。——《历史三调》
   
   从一鸦到庚子国变,洋人从不怎么杀人到杀人如麻各有各的原因,固然有文明程度、军纪不同的因素,但更受战争现实的影响。
   
   不过义和团事件中日本受的影响最小(没什么宗教冲突),也没死多少侨民,却跳得最高,烧杀最残酷,算是最恶劣的一支军队了。
   
   (三)
   
   还有万县惨案,更是凸显了英国人伪君子真禽兽的双重性格:
   
   万县惨案,又称万县“九五惨案”, 发生于1926年的四川省万县(现重庆市万州区)。
   
   1924年6月19日,万县陈家坝存放英商安利英洋行准备起运的桐油952篓。这批桐油,原先已确定由“川楚船帮”木船承运至武汉。当日下午英国太古公司“万流”号商轮驶经万县,洋行大班郝莱改变主意,宣布由“万流”轮装运。这一违约行为引起船工抗议。“川楚船帮”会首出面交涉,郝莱拒不接受。会首提出由“万流”轮与“川楚船帮”木船各装运一部分,郝莱仍不接受。在郝莱督促搬货上船时,船工上前阻拦,郝莱用手杖打伤多人,激起船工公愤。在争斗中,郝莱失足落水,淹死江中。事发后,驻泊在万县的一艘英国军舰,将大炮对准县城,胁迫万县当局要船帮会首为郝莱抵命。6月22日,当局将“川楚船帮”的向国源、崔帮兴二人枪杀于陈家坝河边。万县军务长官亲自步行于郝莱棺材之后,为其送葬。事件处理后,全国哗然。这是惨案的前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