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纪念八十年前的绝处逢生1937-2017]
谢选骏文集
·21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念八十年前的绝处逢生1937-2017

   谢选骏:纪念八十年前的民族再生
   
   《七七事变八十年:了不起的中国人》(王夷甫撰写2017-07-06 19:25:01)说:
   
   2017年7月7日,是中国抗战爆发“七七事变”的80周年。


   
   1937年,野心勃勃的日本军队以“一名士兵失踪”为借口,悍然挑起了针对中国的全面入侵。由此,全世界的华人掀开了波澜壮阔的抗战序幕,最终奠定了中华民族由弱到强的基础。
   
   回首往事,令人不禁唏嘘。当年的中国是一个何等贫弱崩解的国家。1937年,全中国的钢产量仅有55.6万吨,而日本的钢产量相比之下竟有580万吨,超过中国的十倍;1937年,中国正处在四分五裂、军阀混战和民不聊生的动荡之中,而当年的日本则是一个令人生畏的世界强权;1937年,中国的军队落后虚弱,思维组织还停留在遥远的绿林封臣年代,而日本则拥有世界上顶尖的武装力量。
   
   如此悬殊的国力对比,赋予日本军方狂妄的征服野心,使其试图在三月之内鲸吞中国;如此鲜明的强弱之势,弭平了部分中国精英的抵抗希望,使其误以为“中国断无幸存之理!”如此明显的成败争局,迫使列强对中国抗战的未来不报期盼,“中国之局,非我所能干预,唯观成败而已。”
   
   然而,无论是那些傲慢的日本军队,还是“低调俱乐部”里自卑的中国精英,亦或是冷眼旁观的西方列强,他们都忽视了最为关键的一点,即那蕴含在亿万万华人内心深处的民族主义之魂,已经在辛亥民族革命的烈火下得以点燃,并形成了不可阻遏、不可战胜之势。
   
   在战争中过程中:
   
   日本的外交家曾不止一次的认为,随着中国军队的不断溃败和国土的不断丧失,中国政府注定会向日本屈膝求和,如同甲午战争中的慈禧老太后一般。
   日本的政治家也曾不止一次的估计,随着中央军的不断衰败和地方军的保存实力,中国心怀叵测且实力强大的地方军阀如龙云、阎锡山、以及李宗仁等,最终将会在日本的宽大诱惑下背叛重庆,与“皇军”选择合作,如同清军入关时投降清朝的吴三桂、刘良佐、刘泽清和左梦庚等明军将领一样。
   
   日本的经济学家(包括西方)更曾不止一次断言,随着中国的国际贸易在1939年被全面封锁,中国政府的财政力量将无法承受总体战争的负担,而中国的社会也将在剧烈的战争通胀冲击下,最终陷入崩溃,如同1917年沙俄、1918年帝德的崩溃一般。
   
   然而,以上这些预判,从来没有在抗战中真正发生过。
   
   无论是南京武汉失守之后居正、孔祥熙以及汪精卫等人对蒋介石的连番劝降,还是1940年至1941年6月前德国横扫欧洲、日苏日益亲密、英美介入渺茫之下的国际希望断绝,亦或是中共迅速扩大、国家面临动荡危机,重庆政权及其下属的中央军队从来未曾动摇过抗战的决心,如同蒋介石在1937年庐山会议上所做的誓言:“如果临到最后关头,便只有拚全民族的生命,以求国家生存,那时节再不容许我们中途妥协。”
   
   1938年武汉失守之后,云南王龙云曾经动摇过,并试图通过汪精卫的渠道与日本达成谅解,1944年12月,日军占领贵州独山逼近云南,龙云曾授意省议会通电拥护汪伪政权,但这些举动却都遭到云南省议会的坚决反对而罢——“中国之云南可以破败,但绝不可投降!”1942年,面临日本、中共双重挤压的阎锡山决心投靠日本,他通过“安平会议”与日本达成妥协,随时准备出降,但是阎锡山的铁杆亲信梁化之、血盟兄弟赵戴文却坚决反对,梁化之在日记里写道“设有不幸,(司令长官阎锡山)为大家一时之蒙蔽,则司令长官历史上将如何?我自己将何以自处?吾愿忠于司令长官,吾更愿忠于中华民国。吾子孙均为中国之民众,设不幸出此,誓愿以生命劝司令长官,并以报国家也。”
   
   从1939年开始,随着国民政府财政崩溃,以及由此引发战争通胀以可怕的速度迅猛蔓延,国统区的经济实际上已经崩溃,民众对政府的不满甚至憎恨日益加剧。不过,中国普通民众的战争决心远比1918年的德国人和1917年的俄国人来得坚强,他们的意志从未有过动摇。1941年3月,经济恶化、土地沦丧、国际希望断绝下的重庆人民在中央公园(现人民公园)举行抗战募捐活动,在一片泣啼之中,募捐竟得三百万元,蒋介石闻讯不由叹息“唯有我黄帝子孙方能具此抗战不堕之志也。”
   
   日本的军阀永远不可能理解贫弱的中国为何坚强如此:1895年统一的满清不过是一个异族统治下的蹒跚君主国,1937年分裂的中国却是一个辛亥民族光复运动催生的民族主义国家;1645年争相投诚的刘良佐、刘泽清、左梦庚和郑芝龙等军阀集团不过是一群有奶便是娘的人渣恶棍,但1937年龙云、阎锡山、李宗仁却是辛亥民族革命分离出来的地方自我标榜民族领袖;1895年的清国百姓对异族封建皇帝的战争成败漠不关心,但1937年的中国人民却是辛亥民族主义革命浪潮涤荡下的华夏子孙。
   
   那些骄狂的侵略者只看到了武器和工业的数据,却忽视了亿万万鲜活跳动的民族之心。那里奔流着远比德国人、俄国人、美国人、法国人、英国人更加忠诚坚强的民族血液,使这个伟大的民族能够忍受战争通胀的财富侵蚀、能够经得起杀戮血腥的死亡考验、能够直面外援崩断的孤独绝望,并最终支撑起世界上最艰难卓绝的民族战争。
   
   1900年,痛惜中国庚子之变破败的梁启超写下《少年中国说》,期许道“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在1937年,那些在民族主义革命鼓舞下的辛亥少年,已经成长起来,尽管当时破败的中国在经济、政治、军事实力上还远远弱于日本,但是少年中国的华夏新民,却宁可牺牲自己的一切,也绝不能容忍异族的铁蹄再一次践踏自己的国家。
   
   1940年,出征襄河的张自忠将军留下自己的遗言:“我深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死的决心),我们的国家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致于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
   
   这位战死者在艰难时刻所许下的誓言,无疑是对抗战性质最透彻的阐述。
   
   是以,抗战保卫的绝不是什么封建帝国、也不是所谓的异族皇帝、更不是哪个政府,而是捍卫华人的国家、华人的民族、华人的历史和华人的文明,这才是抗战的伟大之处,这才是华人先辈的伟大之处。
   
   谢选骏指出:两个党国争相夺取抗战领导权的历史丰碑,而极力掩盖自己勾结日寇的黑暗历史,其实真正能够抵抗日本的,是辛亥革命所唤醒的民族精神。我从小就听我的母亲给我讲述她如何参加抗日活动,并从湖北一直撤退到了陪都重庆,在那里度过艰苦的八年,经常遭受日本飞机的轰炸扫射,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但是她们的抗日决心从未动摇,因为他们知道,中国没有退路了,中国就在他们身上,他们必须坚持下去,多一天都是好的!他们要给后世留一个榜样,要像文天祥、史可法那样决不投降。
   
   我的母亲给我留下了重要的财富。我至今深深地感谢她。我感谢她给我唱过的赞美诗。直到永远。
   
   这种精神激励我一生:“必须坚持下去,多一天都是好的!”即使每天遭受飞机的轰炸扫射,随时都有生命的危险。
   

此文于2017年07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