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谢选骏文集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谢选骏: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中美俄联手!俄罗斯外长一语惊四座》说:
   
   世界格局总是瞬息万变,从小国到大国,由弱国到强国,各种关系错综复杂,要么合纵连横要么互相对抗,很少出现强强联合的事情。据2017年7月1日报道,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在公开场合称,考虑到中美俄在国际事务上的影响力,三国应该联合起来建立一个超级联盟,面对全球挑战。他同时指出,“无论是美国和中国联手对抗俄罗斯还是俄罗斯和中国联合抗衡美国,这些都是不可行的。”


   
   无独有偶,中美俄大三角关系并非拉夫罗夫首创,在此之前就有美国著名的战略家布热津斯基也提出过这种地缘政治理论,他认为中美俄三国强强联手,完全可以像二战后的英美苏三国缔结雅尔塔体系一样共同管理全世界,所以中美俄三强联手,建立世界新秩序,将是人类和平的密码。他同时指出欧亚大陆是世界政治重心,美国一定要把欧亚大陆弄的支离破碎,才能更有效的维护一超独霸的局面。一旦欧亚大陆出现任何形式的一体化整合组织,那么美国就完了。根据此理论中提到的美苏雅尔塔体协约体系,而在真实表现当中却让人大跌眼镜,因为之后的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和古巴导弹危机有力的证明了世界和平与稳定岂是一个协约规定就能约束做到的!所以说这只是一个国际关系的海市蜃楼,是个阴谋套路根本不可能实现,恰恰相反,此理论的核心目的是离间阻止中俄同盟,防止欧亚大陆出现一体化的整合组织抗衡美国。
   
   自从特朗普当选美国新总统以来,有网友就调侃“今天下三分,欧洲疲敝”,虽然这只是一句玩笑话,但能说明当前中美俄三国出现了新的变化。在现实当中,俄罗斯顶住了来自美国的军事和经济的双重挤压,非但没有如美国所愿出现分裂迹象而且还和中国形成了事实上的同盟关系,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可怕的噩梦。而实际上美国对于中俄之间的关系就像合纵连横,美国有事的时候就会拉着中国进攻俄罗斯,没事的时候就拉着俄罗斯合围中国。
   
   那么俄罗斯会和美国联手对抗中国吗?答案是否定的,一方面,西方早已不是美苏冷战时期的强盛,相反它的政治价值观正在逐渐褪色衰落,对俄罗斯的吸引力明显在下降。另一方面,是文化层面上的认知,俄罗斯从西方主义到东方主义产生了根本性转变,这一点很重要,对俄罗斯未来的地缘战略具有十分深远的影响。
   
   从军事和经济层面来看,以俄罗斯的军事力量,它还不具备和中国为敌的动机和实力。因其经济发展十分疲软,它要借助中国的经济发展完成本国经济转型,如果得罪一个实力强劲的邻居,对于俄罗斯来说将是一场非常可怕的噩梦。所以俄罗斯只能和中国维持朋友同盟关系,这样既利于经济发展又利于国土安全。从实力上看,目前美国已经在走向战略退却,俄罗斯也是一样,它早已丧失了扩张的野心。它只是尽量保护在自己受伤的情况下不要遭到外界的致命攻击,免得被敌人肢解,再度陷入二次分裂。
   
   普京说过,俄罗斯要的是朋友而不是敌人,谁才是俄罗斯的朋友?尊重并承认俄罗斯既有领土和地缘利益的,都是俄罗斯的朋友。谁才是俄罗斯的敌人?谁想再次分裂俄罗斯,谁就是俄罗斯的敌人。而美国总是离间俄罗斯,拉着俄罗斯和中国为敌,这无异于在给自己制造新的敌人。
   
   目前站在世界舞台上博弈的大国主要集中在中、美、俄三强之间,已形成一超二强的局面。以战国格局来论的话,美国堪比齐国和魏国,国富民强,人才济济,实力强劲,但霸权已逐渐流失。俄罗斯好比楚国,资源丰富,地广人稀,经济不如中原强盛但战争潜力很大,只不过不被西方世界认可。而中国类似秦国,韬光养晦,不显山露水却步步为营稳扎稳打。而在这个世界上,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等待和驰骋。经过30多年改革开放,中国已经迎来了百年难遇的复兴机会,即将开始纵横驰骋。
   
   谢选骏指出:布热津斯基是波兰难民,基辛格是德国难民,这些到了美国活着可以,一旦做了高官,就是国家灾难。基辛格不用说了,这厮把快要憋死的毛泽东从笼子里放了出来,纵虎(其实只是病猫)归山,登上了联合国讲坛,从联合国的敌人,变成了常任理事国——从此之后,病猫也要抓老鼠,美国还会有安生日子吗?这样的基辛格,是毛泽东的大救星,却是美国的盗国贼。
   
   至于布热津斯基,还有奇谈“奶头乐”理论(tittytainment,英语titts“奶头”与entertainment“娱乐”的拼合词):要使全球80%被“边缘化”的人(发展中国家和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的人)安分守己,20%搭上全球化快车的人(指发达国家的人)可以高枕无忧,就需要采取色情、麻醉、低成本、半满足的办法解除被“边缘化”的人的精力与不满情绪。在我看来,他这个理论是用来欺骗美国政府的,而且相当成功——让美国大力援助80%被“边缘化”的人,这里面不仅包括发展中国家和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的人,当然也包括共产党中国嗷嗷待哺的八亿饥民,结果呢?被边缘化的不是这个80%,而是以美国为代表的20%!
   
   布热津斯基曾说:“公众们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失去自主思考和判断的能力。最终他们会期望媒体为他们进行思考,并作出判断。”结果呢?这不仅造成了“后真相”和“假新闻”,还使得全球提前进入了“战国晚期”。
   
   什么是战国晚期?
   
   战国晚期的中国,分裂为或说整合为“两大阵营”,合纵与连横,但是这两个阵营其实都是围绕着秦国打转的:合纵连横简称纵横,战国时期纵横家所宣扬并推行的外交和军事政策。连横为战国时代以张仪为首的纵横家向秦国所提出的一种外交策略,与当时公孙衍向六国(齐国、楚国、燕国、韩国、赵国、魏国)所提出的合纵相对。《韩非子》说:“纵者,合众弱以攻一强也;横者,事一强以攻众弱也。”
   
   连横指秦国一强联合一些国家进攻别的国家。合纵,即合众弱以攻一强,指六国联合抗秦。
   
   战国时代,秦国位于西方,六国位于其东“纵”与“横”的来历,据说是因“南北向”称为“纵”,“东西向”称为“横”。秦国位于西方,六国位于其东。六国结盟为南北向的联合,故称“合纵”;六国分别与秦国结盟为东西向的联合,故称“连横”。
   
   现在的美国,类似秦国之于战国后期成为最大国,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公开宣称,考虑到中美俄在国际事务上的影响力,三国应该联合起来建立一个超级联盟,面对全球挑战,他同时指出,“无论是美国和中国联手对抗俄罗斯还是俄罗斯和中国联合抗衡美国,这些都是不可行的。”——他这是把俄国放在了和美国平起平坐的主角位置上,而中国呢?只是美俄的配角而已。显然,他只是忘记了俄国算是老几。他以为俄国还是苏联那样的老二,其实不是了。
   
   不论现在世界的老二是谁,老大反正是美国莫属。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的上述两套假设组合都没有排除美国,既然如此,本质上都是连横,而没有合纵抗秦的意味。但即使如此,以美国为主轴的格局还是清晰可见的。
   
   有人说,在目前即将召开的G20会议上,德国和中国将成为主角,果真如此,再配上俄国,那么全球范围合纵抗美的格局就有点眉目了。
   
   如此一来,全球战国就真的进入晚期了,全球统一的日子就遥遥在望了。
(2017/07/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