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谢选骏文集
·2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谢选骏: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许多人认为,中国大陆的经济之所以迅猛发展,是由于六四屠杀引起的寒蝉效应,使得血汗工厂遍布中国,洋垃圾肆意进口污染环境等等,终于造成中国经济崛起。固然,这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但是我们也要看到,要想发展经济,仅仅杀人是不够的,俄罗斯的普京和越南共产党不是也杀人、压制自由吗?他们怎么未能发展经济呢?
   
   《分析:发展中国家踏上东方取经路》(2017-07-03 10:28:42路透中文)于是研究介绍说:


   出发之前,Ahmed Ramy听说了很多关于中国迅速发展的故事,也看到过很多图片和影像资料,当他真正踏足于此,还是被眼前的城市所震撼:高楼密集林立,车龙川流不息。尤其是河北省固安县的参观,让他对中国城市的大手笔规划和建设速度印象深刻。
   
   Ahmed Ramy Ismail Abdelfattah Fouda是埃及央行经济研究处处长,今年6月下旬他参加了南南合作金融中心和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主办的“发展中国家金融领袖培训项目”,和其它23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金融、经济官员一起来到中国参加为期一周的参访和培训,学习中国的金融、经济发展经验。他们不是第一批来到中国寻求可复制发展经验的小国金融领袖,也不是最后一批。
   
   项目第五天他们参观了固安产业新城,这个基本由一家中国房地产企业——华夏幸福基业规划和建设的小镇,环境优美,建筑整洁,有工厂、学校、商业中心、医院等完备的配套基础设施。小镇还在建设之中,路上还比较冷清,并没有许多车辆和行人。
   
   “我之前看到过很多关于中国城市建设的资料,但亲眼所见仍然非常震撼。”Ahmed Ramy难掩眼中的惊喜,“希望埃及的新首都建设计划也能有这样的效果。”
   
   2015年埃及政府计划在首都开罗以东45公里的地方建设一座新的行政首都,两家中国公司——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和华夏幸福基业将参与到此建设项目。按照埃及政府的计划,“新开罗”项目将于2018年底前交付。
   
   “埃及和中国都是在上世纪70年代开始改革开放的,但是中国取得的成就却远在我们之上。我们希望学习和复制中国的模式,让埃及也能迅速发展起来。”Ahmed Ramy表示。
   
   在他看来,之所以中国能在短时间里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重要的经验在于利用外资,和利用货币贬值促进出口,而这两项都是埃及当前正在努力实现的。此外,中国政府在经济发展规划中的长远眼光也让他感到钦佩。
   
   “中国政府制定了很多长期规划,而且每一届的计划都能在下一届里得到延续,政策效果日积月累;而在很多发展中国家,下一届政府会把上一届的计划和政策推倒重来。这是一个重要的差别。”Ahmed Ramy称。
   
   坦桑尼亚钻石信托银行首席运营官Mysore Annajirao每节课都记了很多页笔记,他把“Think big”着重圈了出来。
   
   “这是我们最应该学习的地方,用更大的视野和想象力来制定发展计划。”他称。
   
   尽管中国的发展模式经常遭到“不够市场化”的批评,欧盟至今也没有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是对很多发展中国家而言,像中国一样快速的经济增长是他们的首要任务。
   
   “说实话,我们并不在乎中国的发展模式是不是受到批评,它是有效的,所以我们希望学习。”哥斯达黎加央行首席经济学家Roger Madrigal Lopez表示。
   
   寻找来自中国的投资
   
   复制中国的成功经验,需要引进中国的企业进行投资和建设。除了上课和参访,这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官员们也不忘寻找中国的投资方。尼泊尔央行法律处主任Ram Hari Neupane在课堂讨论环节就呼吁,尼泊尔的水电资源丰富,而且成本低廉,希望中国商人能前去投资。
   
   “尼泊尔很小,所以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绕开了尼泊尔,但是尼泊尔和中国接壤,而且水电资源非常丰富,希望中国能去尼泊尔投资建水电站,很赚钱。”Ram Hari Neupane称。
   
   Hunnewell私募基金董事Vadym Kryzhanivs'ky来自乌克兰。十年前他来过中国,如今他看到的已经大不一样。看到固安小镇,他深深感慨中国公司的执行力。
   
   “我觉得乌克兰也需要这样的项目,如果中国公司去投资,我相信肯定有很多当地公司加入,这样才有更大的可能成功。”他表示。
   
   而泰国财政部副部长顾问Sorraya Phiboonkulsumrit也表示出非常希望能获得来自中国的投资。
   
   “泰国并不在‘一带一路’计划的规划中,我们被划在了路线下面,所以泰国才要赶紧把中泰铁路修起来,这样就能和‘一带一路’连起来。”Sorraya称。
   
   据媒体报导,泰国政府近日发布公报称,总理巴育已使用临时宪法第44条赋予的“绝对权力”,来解决当前中泰铁路建设面临的法律障碍,这被视作为“马拉松”的中泰铁路项目建设“开绿灯”。
   
   而在上课和参访之余,他们也积极和中国的企业们接洽,商谈未来合作的可能性;此次项目的赞助方也安排了一些非正式的聚会,让中国的企业有更多和这些发展中国家官员有接触的机会。
   
   人民币国际化会水到渠成
   
   尽管在几天的参访和上课时间里Roger Madrigal Lopez很少发言,但是在“人民币国际化和汇率改革”这堂课上,他和授课老师黄国波互动频繁,后者曾任中国外管局总经济师。
   
   Roger认为,随着中国的资本在世界各地遍地开花,中国和各国贸易互动的增加,人民币国际化将是水到渠成的事。如果一国迫切需要中国的投资,那它们不会在乎拿到的钱是美元还是人民币。
   
   “中国央行试图维持汇率稳定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一种货币币值总是大幅变动,那国际上没有人会愿意使用它。”他表示。
   
   同样对人民币感兴趣的还有印尼央行驻东亚代表处的副处长Rahmat Hernowo,他在参访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丝路基金时,也是专门盯着外汇提问。
   
   而老挝国家经济研究院顾问Ousavanh Thiengthepvongsa也认为,人民币如果能实现国际化是一件好事,“如果再用美元结算,那我们永远也还不起账。”
   
   海外投资风险也需防范
   
   尽管海外对中国资本的需求在增加,呼声也越来越高,但对中国企业来说,境外投资的各种风险也不容忽视。
   
   中国国家审计署近日称,通过审计中国石油、中化集团、中船集团等20户中央企业发现,近几年部分企业投资经营风险管控比较薄弱,具体抽查155项境外业务发现,因投资决策和管理制度不完善、调研论证不充分、风险应对不到位等,有61项形成风险384.91亿元人民币。
   
   一家中国政策性银行的投资经理也表示,当前中国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都出现了严重的亏损。2009年中国承建的委内瑞拉高铁项目已在去年彻底停摆,中方投入的巨额资金难有收回的希望。而此前中国援建的坦赞铁路,当前因经营不善而破败不堪,基本上靠来自中国的补贴维持运营。
   
   体量更小的民营企业也面临着把控风险能力不足的问题。
   
   “我们之前在非洲设了一个基金,去投一些项目,现在亏了很多。不过我们刚开始往海外走,交点学费也是很正常的。”一位中国民营企业资金经理称,“企业做到一定程度,总还是要往海外走的。”
   
   他表示,投资很多发展中国家风险很高,一方面如果这些国家政权更迭,此前签订的合同可能会作废,投入的资金也难以收回;另一方面,许多国家的政治、法律制度对投资者也难有很好的保护,官僚机构的低效和腐败也让项目的实施变得困难重重。
   
   与此同时,两年的高歌猛进之后,中国海外投资正在随着日益严格的资本流出管控审核而放慢了脚步。
   
   中国商务部周五公布,5月非金融对外直接投资(ODI) 为82.2亿美元,同比下降38.8%;1-5月累计ODI为345.9亿美元,同比下降53%。
   
   “现在资金出去确实更难了,好在我们之前在国外有积累,而且如果有好的项目,资金总是能找到出去的办法。”前述民企资金经理称。
   
   尽管对中国模式仍有不少质疑,但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已将中国视为其发展经济的楷模,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踏上东方取经路,“辩证的”学习中国经验,希望能复制中国经济腾飞的故事。
   
   谢选骏指出:中国模式是无法复制的。不仅俄罗斯无法复制,其他第三世界国家也无法复制。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其他国家没有台港澳的资源支持,也没有海外侨民“家乡建设”的热情。中国模式得以存在的这两个前提既然不可复制,中国模式当然也就无法复制了。
   
   首先说说“台港澳的资源支持”,这是由“现代南北朝的格局”造成的,因为有南北朝的存在,才为大陆的复兴留了一块试验田和一座种子库。国民党“军事政治反攻北伐”破产了,但是台湾的“经济文化反攻北伐”却成功了。这不仅包含了台湾经验,还包含了台湾的资金、技术、人才,尤其是台湾让给大陆的海外市场,其结果就使得台湾失血过多,一蹶不振了。
   
   其次说说“海外侨民家乡建设的热情”,这是华侨和外籍华人中特别流行的东西,其他国家罕见的。有人说这是由于中共的特务统战特别有效,其实这只是表面的,内在原因是由于中国人的祖先崇拜,不仅崇尚多子多福,而且老想魂归故里。所以在海外勒紧裤腰带,也要把钱拿回国内摆阔或是衣锦还乡。
   
   上述两条,是中国模式得以存在的两个前提,既然不可复制到其他国家,中国模式当然也就无法复制了。
   

此文于2017年07月0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