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妈妈的浮肿]
谢选骏文集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妈妈的浮肿

谢选骏:妈妈的浮肿
   
   “人类是健忘的。”
   
   其实,不是人类健忘,而是个体会死亡,所以“人类的记忆”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是“个体的记忆”。结果现在很多年轻人甚至不相信中国1959年到1962年期间发生过大饥荒,几千万人饿死。这些“个体”们甚至美化毛泽东时代,因为他们是新生的“个体”,不属于古老的“人类”。

   
   《一个假说:浮肿病这个词从头到尾就是谣言》(2014-12-14)说:
   
   其实我小时候听过的谣言就很多,许多人都特别相信。比如说,一个医学院里的太平间,有人晚上夜游去吃死人肉的故事,传遍全国。当时社会上有许多小道消息,一但社会不太安稳的时候 ,各种小道消息就四处疯传。
   
     因此,我这里提出一个事情,就是浮肿病这个事情,是我小时候确实听说过的,但是呢?都是大人在传来传去,却并不落实,或者说这个人得了浮肿病那个人得了浮肿病,等等。因此我在这 里要指出,这其实是一个历史上的谣言,只不过这个谣言是专门黑共产党的宣传,有可能是当时准备反攻大陆的国民党特务在大陆散布的,传得到处都是,但是却很虚假。
   
     为什么我这么说?因为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中,记载的各种大饥荒的历史,都是说饿死了多少多少人,却不提什么浮肿病。而十几年前非洲大饥荒,你们有没有看过一个非洲难民的照片, 那真饿和和人干似的,但是我国的三年自然灾害中就鲜见这种照片。但是听说过非洲难民有什么浮肿病吗?是没有的。
   
     就说二战中的列宁格勒保卫战,那城里才是真正的大饥荒,是每天都有饿死的人被拉出城外。当时城里实行严格的配给制,是每一个人每天一两粮食!但是也没有听说过列宁格勒里的饥饿的 人们得了什么浮肿病。
   
     因此我就认为,其实一个人要么很饿,要么因为这个饿身体产生一些毛病,但是不应当有什么浮肿病。就是说从医学原理上讲,一个人饥饿是饿不出什么浮肿病的,这只不过是当年就开始流 传的一个以讹传讹的谣言,被大家相信了而已。否则怎么解释历朝历代还有外国都没有什么浮肿病一说?
   
     而且我说的这件事情如果你们不信,你们当然可以不信,但是,是可以通过科学试验的啊,是现在就可以试验。
   
     就是说,如果有任何一个网友,任何一个人,他就想做这种试验,而且他现在需要节食,减肥,那肯定是要饿自己的。我还知道现在中国有人每年都要有一段时间来一个不吃东西,叫辟谷, 说是这样对身体好。反正一个人如果光喝水不吃东西,可以撑上二十八天。那么到第十几天的时候,会不会出现一个浮肿?如果你的试验是出现了,现在的媒体条件多好啊,立即来一个视频 录像,上传到网站,就当众把自己这些天节食节出了浮肿病演示给大家看。
   
     我看到有一些外国女郎为了节食,也真的把自己弄瘦成一个人干似的,她有没有得浮肿病?
   
     听说浮肿病的特征就是身体肿起来了,然后一按一个坑,还半天起不来。那么我就觉得应当有人现身试法地试验一下,弄出浮肿病拍了视频之后你再吃东西嘛。这样点击率会很高的,单这个 视频就可以挣大钱。你就对着摄像头表演一个一按一个坑起不来这件事情啊?
   
     有的人会说做这种试验会影响健康。我认为不可能。因为我已经得出结论毛泽东时代是健康减肥长寿训练班,所有被平反的右派都争先恐后地活到八十多岁九十多岁一百岁。巴金就活了一百 多岁。季羡林活了九十九岁。
   
     当然,我这个假说有可能不对,那你也得有一些视频录像采访那些自称当年得过浮肿病的人问一问啊?具体是个什么症状,是多少天不吃东西开始的,你那个时候每天的粮食定量是多少?你 用视频录像采访一个啊?上传到网络上我想点击率也会比较多的。
   
   ……
   
   “个体”这么说了,还有五毛“个体”出来呼应:
   
   mikezc123:
   有肾炎的人有浮肿。我妹妹小时得过肾炎,小腿以下浮肿。按下去之后,回弹很慢。去年,在医院看见同事的一位从前的同事,得了尿毒症,也是这个效果。只是更厉害。
   2016/7/27 10:11:11
   
   joysin:
   浮肿病确实有巨大的逻辑问题.有浮肿.说明没有好营养。但是也同时说明有食物支撑肌肉,肌肉还在,没有没萎缩,不过就是浮肿了。这就很好的定义了饥饿的程度。那就是根本饿不死。要饿死,必须皮包骨。
   2014/12/17 8:45:27
   
   tonygu:
   学点医学有好处。
   2014/12/16 5:42:03
   
   不过,还是有“人类”出来说话了:
   
   xjlsyxr:
   真是无知者无畏,楼主这种话也敢讲?怪不得有人要否定德国法西斯屠杀犹太人和日本法西斯屠杀南京人,这个世界上敢于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真的不少。
   假定楼主是无知,建议去访问当年在行医的医生,当时他们治疗浮肿病的药方是几斤米糠,米糠富有几种维生素,还有其他营养,据说很有效果。
   年青人无知还挺自负的,也不怕人笑话?
   2014/12/16 3:46:36
   
   谢选骏指出:1961年的时候,我妈妈得了浮肿病了,饿的。我亲眼看见的,饥饿造成的浮肿,不同于肾病造成的浮肿,后者主要肿胀在下肢,而前者是脸部都会肿胀。她把口粮省给我们一点,结果自己体质虚弱,后来早早就去世了,所以我一生都觉得欠着她的。我还觉得,我至少应该把自己的生命分出一些来,让她存留。所以我会努力写作,把她没有来得及说的话,也说出来。
   
   《“天下粮仓”大饥荒 面对浮肿病的真与假》(韩三洲)说:
   
   在中国历史上,有着“天下粮仓”和“天府之国”之美誉的四川,是传统的粮食生产基地,除去兵燹战乱外,很少发生大面积的饥馑。但在上世纪50年代后期,由于骇人听闻的浮夸风,强迫命令的高指标,主管臆断的高估产,杀鸡取卵的高征购,很快就给这块富庶的土地带来了灾难性后果。读《远去的背影——李大章纪念文集》(四川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一书,当年四川省省长李大章的女儿李亚丹在长篇回忆文章中,详细叙述了她父亲(1900——1976)在这段狂热日子里的所经历的痛苦与无奈。回忆录说,自1959年春天开始,由于饥饿,四川当地就开始流行一种水肿病。现在看来,其实这不是病,而是因为人的极度营养不良造成的一种生理反应,医学上叫作“低蛋白血症引发的营养不良性水肿”。这种病症开始先从脚踝肿起,逐渐蔓延全身脏器,最后造成人的衰竭死亡。还有,这种病症是不需要吃药治疗的,只要吃饱饭,补充营养,很快就会康复。但当此之时,各级干部都被反右倾搞怕了,人人心有苦衷,面对着遍地水肿病人,一个个钳口结舌,没人敢说是饿肚子引起的。那时候的逻辑是,说营养不良,就是说缺粮;说缺粮就是说粮食没有大丰收;说没有大丰收就是污蔑大跃进,就是反党。有的领导干部居然还不顾事实,昧着良心说这种病是四川的地方病,历来就有,与缺粮无关。
   
     当时作为省长的李大章对这种地方病的逻辑很不以为然,他去问医务人员这水肿病是什么原因,医生绕弯子说是“热量不够”,而热量来自食物,吃不上饭当然是热量不够了。这年7月,仁寿县的一个区有群众匿名反映,从 5月起社员就没有见到一点粮食了,靠着干莲花白叶子、干红苕和野菜过活,有的浑身都肿了,床都起不来,群众问基层干部是什么原因,他们说是盐吃多了,冷水喝多了。问他们向政府反映过没有,他们说不敢反映,反映了就会被拿来“推磨子”(是当年常见的一种对“阶级敌人”的体罚方式,数人围成圈,把一个人弄在中间反复推打)。结果到县里一调查,全县一千多个食堂停火,水肿病患者五六万,去询问省防疫站下来的医疗队造成水肿的真正病因,却支支吾吾地不敢讲,等到对他们拍桌子发火后,才说只要有几斤米几两油,这病就能治好的。当年四川省委规定农村人口每天必须保证老秤六两(不足今天的新秤四两)粮食,下去一看,根本没有落实,许多地方还把农民种的菜折成粮食,六斤菜算一斤粮食,而有的地方甚至连吃菜都成问题。李大章把这种现象叫省委办公厅转发,并请示几位书记讨论,以期引起重视。然而这种理性声音的太微弱,根本压不过战车狂奔的大跃进“主旋律”。
   
     事实很简单,当年谁都知道水肿病是饿出来的病,并噎在全省呈现爆发之势,可还是没有一个领导干部敢公开这样讲,有的领导不仅自己死活不承认,也不许别人说“皇帝没穿衣服”。大批医务人员被派到乡下巡回医疗,还要对社员编造各种各样、离奇荒唐的病因,但就是不能说是饿的。一些稀奇古怪的“土疗法”也应运而生,被派上了用场。简阳县的一位“土专家”推出所谓“蒸汽疗法”,跟今天的桑拿差不多,被吹得神乎其神。省委有的负责人还认为找到了一个不吃粮就能治疗浮肿病的新疗法,组织现场会来演示,不仅派出大学和医院的专家们去考察,还让省里的一位领导去总结经验,推广先进,但谁也不敢体验。于是,这位省里领导就亲自去蒸,并在1960年6月的召开的万人大会上介绍经验,说这是一个多快好省的办法,简阳县的水肿病人,包括不来月经和子宫脱垂的妇女(其实也是饿出来的妇科病),蒸一蒸全好了。他说,现在有人反对蒸汽疗法,说不科学,要蒸死人,还有人说蒸了死得快,我蒸了三次,晚上睡觉很好,我就懂得科学,我看这法子治浮肿病是百分之百的行。
   
     对这种蒸汽疗法,李大章曾就此事问过专家,专家说营养性浮肿的病人身体本来就虚,蒸的时候再消耗大量热能,是很危险的。所以李大章采取的办法是搞一个肿病医院,把浮肿病人集中起来,每天保证供应一斤粮食,其中有半斤细粮,有人煮饭照料。后来四川省的各个公社都成立了这样的肿病医院。到1960年冬季,各地浮肿病、妇女病、儿童病的报告连绵不断,李大章主持起草了《中共四川省委关于抢治肿病的通知》,这不仅是四川省委第一份关于抢救肿病的通知,也是第一次明确地将肿病与营养不良联系起来作为正式文件下发的。后来,随着经济生活的好转,这种病因简单的“浮肿病”也就不治而愈、无影无踪了。
   
     在讲述这段不堪回首的岁月时,作者用得小标题是“讲真话不易”,认为中央提倡讲老实话,可四川的干部上上下下都不敢讲实话。为什么不敢讲真话? 因为在1959年庐山会议以后,大搞反右倾运动,下面的干部人人自危,也都普遍学会了看人说话。干部们通常的办法就是向上级汇报时,揣着几个本本,拿哪个本本出来,是要视领导的好恶和脸色而定的。回忆中记载,四川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明朗曾在饥荒重灾区梁平县代理过一段时间的领导工作,当时的县委书记领他去看了一个饿死人最严重的村子,他说:“看了难过啊,和我们打完淮海战役,双堆集附近的那些村子情况相仿,屋门一个个是敞开的,屋里都是杂草和灰尘,后面的山坡上是一堆堆坟,村里村外看不到一个活人。”这些惨状让这位参加过淮海战役的老兵痛心疾首,怒不可遏,就在七千人大会上给中央写了一封信,斥责四川省委不对中央讲实话,讲真话。书中说,就连周恩来总理,当时就曾经批评向他汇报情况的干部说,你们在主席那里尽说好的,到我这里尽讲困难,这样口径不一致很难办。假话泛滥所酿成的恶果,就是如书中所描述的那些惨不忍睹的人为灾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