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谢选骏文集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谢选骏: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习沙场阅兵被称统帅 6常委并未出席》(2017-07-30 16:50:18 明报)说:
   
   在建军90周年之际,解放军昨日在内蒙古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沙场阅兵。这是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首次于建军节在非天安门地区的阅兵。1.2万名将士、600余台(套)武器装备及各型飞机100多架受阅,其中40%装备是首次亮相。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身穿迷彩服检阅了包括9个战斗群在内的36个方队,并在检阅后发表讲话,强调解放军必须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坚信解放军有能力打败一切来犯之敌。


   
     海陆空火箭军护旗方队打头阵
   
     昨日朱日和训练基地的沙场阅兵,完全按作战姿态进行。仪式上午9时举行,习近平乘坐车牌号码VA02017开篷吉普车检阅部队后,9时30分,由陆海空及火箭军200余名官兵组成的护卫党旗、国旗、军旗方队通过检阅台,拉开分列式序幕,这也是解放军阅兵史的首次。接着17架直升机组成“八一”标志,24架直升机汇成“90”字样飞过天空。在1.2万名将士的受阅队伍中,共有36个方(梯)队;其中包括1个护旗方队、1个纪念标识梯队,陆上作战、信息作战、特种作战、防空反导、海上作战、空中作战、综合保障、反恐维稳、战略打击9个作战群组成的方队。
   
     受阅官兵来自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武警部队和联勤保障部队,共有28名少将担任方队领队。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介绍,受阅地面装备600余套、各型飞机100多架,央视直播画面显示,包括山猫全地形突击车、歼16、“东风16改”导弹等约40%首次在阅兵亮相。
   
     习近平其后发表讲话,称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需要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军队。习提出强军目标是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强调要坚定不移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要求解放军永远听党的话、跟党走,党指向哪里、就打到哪里。习又说坚信解放军有信心、有能力打败一切来犯之敌。
   
     不作装饰 称体现野味战味
   
     习近平讲话结束后,主持阅兵的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要求,“全军一定要牢记领袖的嘱託、统帅的号令”。这是自毛泽东时代结束后,“统帅”这一称号再次回到政治生活中。阅兵约在10时10分结束,除了习近平,其他6名政治局常委并未出席。
   
     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指出,这次受阅将士走下训练场便走上阅兵场,打破以往广场阅兵的惯例,不安排徒步方队和踢正步,不安排军乐团、合唱队,不搞观摩,并完全按照野战化要求组织,所有装备不作装饰,尽量减少与实战无关的要素。而今次阅兵总指挥、中部战区司令韩卫国上将也强调,作为“沙场阅兵”,诸多细节安排都体现“野味”和“战味”。
   
     明日是解放军建军90周年正日,庆祝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将于上午10时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习近平将出席大会并发表讲话。
   
   
   谢选骏指出:习近平大权在握,许多人黄粱梦断。毋庸讳言,习近平是六四的受益人,因为他的权力来源于六四责任人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的传承。但同时,习近平所铲除的,也都是六四的受益人,其人数远远超过了他自己这个受益人的千百万倍。从这个意义说,上帝自有上帝的公平——它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在为六四平反昭雪呢。正所谓“无往不复”、“天道好还”。
   
   
   在这一个层面,我同意裴敏欣的一个分析,在《金融时报》的一次访谈里裴敏欣认为习近平通过反腐等等手段,打破规矩,结束了“后天安门政治秩序”(意为1989年六四后的秩序)。
   
   但是在更高的层面上,我同意不了裴敏欣的上述结论,因为习近平虽然铲除大量的六四受益人,无形之中为死难者报了仇,也为八九民运的“反腐败”、“反官倒”证了实,但却也使得自己变成了目前最大的一位六四受益人。除非习近平为八九民运正名平反,否则“后天安门政治秩序”(意为1989年六四后的秩序)是永远没有办法结束的。这一要点,恐怕是不能要求1989年不在中国更不在现场的裴敏欣予以把握的。正义可以迟到,但不能不名正言顺。
   
   
   附录
   
   《金融时报》:裴敏欣谈中国进入转型拐点
   2017-07-14
   
   有美国学者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大陆“已进入转型拐点”,具备了进行经济社会转型的基本条件,但缺乏政治精英的选择。中国大陆可能会陷入统治精英利益和人民大众利益相违背的转型陷阱。
   
   据英国《金融时报》7月14日发表了对美国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治学教授裴敏欣的采访。他在中国大陆的政治现状分析时说,有三个偶然事件影响了中国:一个是,2007年习近平被选为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接班人,改变了中国共产党的轨迹。他说,习近平通过反腐等等手段,打破规矩,结束了“后天安门政治秩序”(意为1989年六四后的秩序)。
   
   第二个事件是,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它改变了中共对世界格局的判断。在金融危机之前,中国当局相对谨慎,认为西方民主自由势力占上风。金融危机影响了中国的外交政策,令其结束了之前的韬光养晦政策。
   
   2008发生的另一个重要事件是,中国斥巨资救市,导致后来信用泡沫。现在看,当时的刺激经济措施过头了,后果严重。
   
   影响中共政治轨迹的第三个事件是,2012年薄熙来被查处改变中共内部格局。习近平上台以及“后天安门政治秩序”的终结,导致中共精英抱团分赃规则结束,从集体领导转向个人领导。
   
   报道说,裴敏欣教授认为,在后天安门时期,中国当局不管对外对内都很谨慎,对外韬光养晦,对内以防为主,不是进攻性的政治压迫。但是,目前游戏规则变化,国内自由空间愈来愈小。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在今年秋季的中共19大后要做什么很重要。
   
   在美国马里兰州的“亚太法学中心”的孙远钊认为,目前中国大陆的情况令人不能乐观:
   
   “中国领导层现在一方面希望继续发展经济,招商引资,但另一方面,中国各级政府所关注的主要是思想意识、维稳等问题。这种局面意味着什么,大家心理都很清楚。中共十九大以后情况会如何,现在没法儿预测。”
   
   裴敏欣教授对《金融时报》表示,从中国当局的需要看,解决信用泡沫,降低金融体系风险,同时要进行经济改革、去掉僵尸企业等改革需要花费政治资本,这也与中共领导人的认识程度有关。中国的问题很多涉及到价值观。
   
   2016年的国际政治动荡,导致世界上出现“民主困境”,这在中国也引起人们对民主的讨论和质疑。但裴敏欣教授表示,虽然西方民主体制可能近来遇到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危机,短期内,西方世界的困境甚至可能会减轻西方国家在意识型态上对中国的挑战,但民主并没有变成一个已衰落的体制。
   
   裴敏欣还指出,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让人信服“民主困境”是个结构性问题。比如,民粹主义目前只在英、美成功:英国脱欧公投只有4%的票数差距。在德国、法国、北欧,民粹主义没有成功掌权。西方世界并不是一片黑暗,只是美国出了问题。
   他表示,虽然很难判断一个政权的未来,但根据世界历史提供的线索,从人均收入、教育程度等指标看,中国大陆已经具备了转型的客观条件,但还缺乏一个主观条件,即政治精英的决策。他指出,“中等收入陷阱”不是经济陷阱,而是专制政权的政治陷阱。
   
   就中国大陆是否已进入转型拐点,旅美学者谢选骏表示,中国实际上更有可能陷入中等收入的政治陷阱:
   
   “如果说邓小平的开放政策曾经给中国进了两步,那习近平的政策则导致中国退了一步。此外,根据世界上的一个共识,一个国家百姓的平均收入达到一万美元时,那个国家就可能发生民主转型。而在2017年的中国,老百姓的平均收入大概才7千美元,离民主转型的水平还差一点。另一个说法是,中国可能更有可能陷入拉丁美洲似的中等收入陷阱。”
   
   裴敏欣教授指出,让最大多数的人得到最大优惠、最大安全、最大幸福的体制仍然是自由民主体制和市场经济体制。民主制有自我纠错能力。
   
   此外,裴敏欣教授还表示,不存在所谓的“中国谜题”。中国当前体制会走向长期停滞。中国转型会走进死路,因为威权的统治精英利益和人民大众利益相违背。中共改革的最终目的似乎不是建立一个全面现代化的国家,而是建立一个仅仅经济现代化、一党政权永存的体制,既可利用资本主义的优势,又掌握不受约束的政治权力,这对执政精英是最好的,这就是中国的转型陷阱。
   
   (记者:希望;责编: 嘉華; 网编: 安克)
(2017/07/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