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谢选骏文集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谢选骏: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在流俗之中,“网路主权”是指虚拟的网路上实际存在领土主权与国家法治,因而伸张“一个国家的网路系统,政府有管理的权利、也应该被政府所管控,不容外国干涉与入侵”——这不仅与全球资讯网的观念相对,也是反全球化的体现之一。“联合国专家组”则是持国家在其领土内对信息通讯技术基础设施有管辖权的间接立场认定此一概念。
   但是实际上,这是对“网络主权”概念的误解。
   
   网络主权来自文化主权,文化主权来自思想主权。


   
   思想主权的意思,不是指国家有权控制思想,而是恰恰相反,指出了一切国家主权都是从思想主权派生出来的。
   
   所谓主权,就是自主权。
   
   国家主权就是国家的自主权,思想主权就是思想的自主权,文化主权就是文化的自主权,网络主权就是网络的自主权——网络主权不仅不是指国家主权可以任意侵犯网络世界,恰恰相反,网络主权是指网络具有自主权,不受国家主权的管辖!正如文化主权也不受国家主权的管辖。文化世界是自主的,网络世界也是自主的。
   
   正是在谢选骏提出的2012年提出的“思想主权论”的基础上,“网络主权”才被发明了出来。但是这是基于一种南辕北辙的误解。
   
   于是,《维基百科》说了:“网路主权原本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有词汇”,中国共产党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领导集体上台执政后,试图将其逐步推广至世界各地,早期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已经有类似的概念存在,但它正式于世界互联网大会中提出了明确的界定,包含网路商业安全、确保不造受网路攻击、网路法律等国家层次的主权概念,并将中国的防火长城、网路安全部队等政策加以长期化、体系化、合法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支振锋认为,世界网际网路发展蓬勃以来,有一种观念认为网络无国界,网络空间是全球公共领域,不应受任何单个国家所管辖、支配,而网路主权概念是对于此一不成文观念的一种反驳,其认为网路不是凭空生成的自然产物,而是建立于大量人为设施之上的产物,这些设施必须投资经费建筑并长期供应维护费用。联合国宪章确立主权平等原则,并有排他性,网路线路设施有不少是本国政府出资建筑,线路本身、交换机房、伺服机房等是建筑占用在本国领土之上,因此政府对于这些设施当然有法律管辖权;甚至出资部分有所有权,所以进入一国国界之内的网路讯息必须受到该国法律的管辖不得有违法行为,虚拟空间并非法外之地或无主权之地,当网路讯号进入一国领土上政府铺设的实体线路瞬间开始就受一国法律管辖。
   
   例如一国的报纸没得到另一国允许执照,不得在当地设立分社办报或是进口,一国的电视台没得到另一国允许执照,不得在当地设立分台播送,这在国际上是普遍接受的主权原则,所以网路讯息也一体适用。最早2003年信息社会世界峰会第一阶段会议通过的《日内瓦原则宣言》以及2005年第二阶段会议通过的《信息社会突尼斯日程》中提到了类似概念。
   
   2015年底120国参与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习近平在大会演讲提出“现有网络空间治理规则难以反映大多数国家意愿和利益,全球互联网的管理体制必须由全球所有国家一起参与制定,并以符合多数国家的利益观为前提,世界网路要如何运作与管理不能由某一国说了算或是某几国私下说了算。”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概念,中国以坚持尊重网络主权、维护和平安全、促进开放合作、构建良好秩序四大步骤为主[2],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互联网这个人类的共同家园,是中国为改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而做出的伟大贡献。其中以官方提到了网络主权概念。
   
   争议
   
   大赦国际在2016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前紧急呼吁世界网络技术企业不要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可能的限制言论自由的行为。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网站不能与国际互联网连接,但它却有自己的国家局域网“光明网”。朝鲜官方则称是为了避免国内民众受到外国部分“不良网站”所提供的“不良资讯”的“精神污染”。它也被认为是网络主权伸张的极端案例。
   
   谢选骏指出:上述所谓“网络主权”,其实是“国家主权侵犯网络主权”的省略说法,是真正的“网络自主权”的反义词。
   在流俗之中,“网路主权”是指虚拟的网路上实际存在领土主权与国家法治,因而伸张“一个国家的网路系统,政府有管理的权利、也应该被政府所管控,不容外国干涉与入侵”——这不仅与全球资讯网的观念相对,也是反全球化的体现之一。“联合国专家组”则是持国家在其领土内对信息通讯技术基础设施有管辖权的间接立场认定此一概念。
   
   但是实际上,这是对“网络主权”概念的误解。
   
   网络主权来自文化主权,文化主权来自思想主权。
   
   思想主权的意思,不是指国家有权控制思想,而是恰恰相反,指出了一切国家主权都是从思想主权派生出来的。
   
   所谓主权,就是自主权。
   
   国家主权就是国家的自主权,思想主权就是思想的自主权,文化主权就是文化的自主权,网络主权就是网络的自主权——网络主权不仅不是指国家主权可以任意侵犯网络世界,恰恰相反,网络主权是指网络具有自主权,不受国家主权的管辖!正如文化主权也不受国家主权的管辖。文化世界是自主的,网络世界也是自主的。
   
   正是在谢选骏2012年提出的“思想主权论”的基础上,“网络主权”才被发明了出来,尽管这基于一种南辕北辙的误解。
   

此文于2017年08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