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大脑的宫刑]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脑的宫刑

   谢选骏:大脑的宫刑
   
   “思想改造”就是“大脑的宫刑”。
   
   《忧亲人成刘晓波第二 709家属致信联合国求助》2017年7月29日说:


   刘晓波狱中身患肝癌的消息引发海内外舆论震动,也引发中国良心犯家属的担忧。“709案”家属日前联名致信联合国,呼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高级专员办公室、国际红十字会等组织就被羁押公民遭强制喂药、手术、酷刑及当事人身体和精神出现的病变等情况进行调查。
   
   这封给联合国秘书长并人权高专办主席的求助信由“709案”的9名家属联署。信中称,对刘晓波被“诊”出肝癌晚期,709家属们心痛之余也感到担忧。他们质疑,被中国官方指在狱中“养花种菜怡然自得”的刘晓波患癌,那么遭受酷刑的“709案”涉案人身体健康又可能有怎样的病变?求助信请求联合国出面协调,让有公信力的独立医疗机构给予刘晓波、709被抓捕律师和公民体检和治疗,并请求国际红十字会介入。
   
   参与联署的江天勇律师的妻子金变玲接受本台采访时称,中国对待良心犯的手段令人感到恐惧,期望国际社会行动起来:“王全璋、江天勇、吴淦他们都没有被释放出来,正在遭受严重的酷刑。刘晓波和709被捕律师他们本来都是无罪的,但是却被中国的公检法依法判决成有罪的,我们对中国的公检法已经毫无相信之理。”
   
   自“709案”谢阳律师今年初被曝光遭受酷刑后,多名涉案当事人李和平、李春富、李姝云在羁押期间,均曾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导致肌肉疼痛、精神昏迷、视线模糊、浑身无力。李和平律师的助理赵威也曝光了遭到接连的审讯和看守的严厉束缚。
   
   信中还指,中国的医生和法官一样不具有独立性,医生被迫按照政治或领导的需要作出诊断。他们并质疑按照规定,刘晓波在狱中应按时体检,为什么会有一有病就是肝癌晚期的结果?
   
   唐荆陵的太太汪艳芳发文称:看到刘晓波先生患癌消息,家属深深担忧被关押众多良心犯唐荆陵、郭飞雄、王炳章、袁新亭、刘少明、苏昌兰、陈启堂、王默、谢文飞、张圣雨等及伊力哈木、刘贤斌、陈卫、陈云飞、709王全璋律师、江天勇律师、“屠夫”等全国众多良心犯。
   
   汪艳芳说,将没有罪的人监禁本身就是最大的酷刑:“担心其他的这些被关押人士,在中国监狱系统跟在美国的系统不同的。你看《一个囚徒的人权报告》,里面就写得很清楚关于这种状况。”
   
   谢选骏指出:这是因为,“中国监狱系统”是米田共设置的,其基本任务是“思想改造”,也就是“大脑的宫刑”。就是像下流痞子汉武帝骟掉司马迁的生殖系统一样,毛共想要吃掉独立思想者的大脑。汉武帝刘彻让“太史公”变成了“老公公”,无形之中赋予阉人宦官如此崇高的地位,开创了太监干政的恶政。据记载,我国先秦和西汉时期的宦官并非全是阉人;自东汉开始,才全部用阉人。可见汉武帝的影响真是尾大。毛泽东有样学样,通过大脑阉割,把“知识分子”改造成了没有大脑的“秘书”、“笔杆子”,犹如现在的“智囊”、“电视名嘴”。从口腔到口腔地一脉相承。凡是不服改造的,一律格杀勿论,非死即疯。“思想改造”就是“大脑的宫刑”。好在上帝造人都是完整的,思想能力与生俱来,所以江山代有才人出,反而把汉武帝的罪恶和毛泽东的奸佞一一记录在案。国家主权迟早要败在思想主权之下。

此文于2017年07月2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