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谢选骏文集
·5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谢选骏: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中国福建姐妹日本遇害后 福建美女师北海道又失踪》(2017年7月27日苹果日报)说 
   
   中国福建一对妙龄姊妹本月在神奈川遭杀害,装入行李弃尸山林,警方已逮捕嫌疑犯。本周福建再传一名亮丽女教师在北海道失联,让家属相当焦急。
    
   新浪与网易新闻报导,中国福建女教师危秋洁身材高挑,外型亮丽,本月18日她独自到日本北海道旅游,22日从札幌旅馆出发后,就没有再回到旅馆,旅馆联络不上于是报警。
    
   该女原订昨天下午返回上海,但她没登机也没延后,也没有出入境纪录,在日本人间蒸发。目前中国驻当地使馆已经证实,日本警方也展开搜寻。她的父母非常焦急,本周将前往日本与当地警方沟通并协助办案。
   
   《福建美女老师独自赴日本旅游失联4天 总领事馆已报警》2017年7月27日说:
   
   7月26日,“危老师快回家!”这则福建省女老师危秋洁日本出游失联的消息刷屏在日华人网络朋友圈。27岁的福建女子危秋洁,自7月18日赴日本北海道旅行,5日后与家人失联至今。7月26日,其父危先生告诉记者,女儿此次是在日本自由行,原定25日回国,“但从23日开始,就联系不上她”。目前,他和危秋洁的舅舅已经在办理护照和加急签证,将尽快赴日寻找女儿。与此同时,记者从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札幌总领事馆处了解到,此前危秋洁在日本的举动一切正常,没有异常。7月25日是危秋洁原定的退房日期,民宿老板在过了退房时间后还没有等到危秋洁,随后向当地警方报了案。截至目前,危秋洁仍处于失联状态,日本当地警方正在对此事展开调查。
   
   1990年出生、今年27岁的危秋洁,是福建邵武市一所小学的语文老师。其父危先生介绍,7月18日,女儿赴日本北海道旅行。“基本上每天都会和家里联系,发微信什么的,22日晚上还给我发了微信,但是从23日白天开始,就没有消息了。”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危秋洁的个人微博,7月21日曾更新自己的旅行照片,7月23日曾点赞一条他人的微博,但此后再未更新过。
   
   危秋洁的同学告诉记者,危秋洁在日本并没有同学和熟人,这一次也是自由行,“她是一个比较外向的女孩,但是不会不打招呼就乱跑,而且行李都还在酒店,只带了小包出去,不至于在外面逗留很久。”
   
   危先生称,“她的行程,原计划是在25日下午飞抵上海,但是25日她没有回来。” 随后,危先生担心女儿出现危险,和家人联系了中国驻札幌总领事馆,并向邵武市当地警方报案。
   
   7月26日下午,记者致电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札幌总领事馆,工作人员称,日本当地警方正在对此事展开调查。“截至目前,危秋洁仍处于失联状态。”该工作人员介绍,此前危秋洁在日本的举动一切正常,没有异常举止。7月25日是危秋洁原定的退房日期,民宿老板在过了退房时间后还没有等到危秋洁,随后向当地警方报了案。
   
   与此同时,记者致电邵武市公安局获悉,当地警方目前“正在配合调查(此事)”,暂未透露更多信息。危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他和危秋洁的舅舅目前正在办理护照和加急签证业务,“大概需要两三天时间,一旦办下来,我准备和她舅舅去日本找人。”
   本月初,福清姐妹花在日本被害并抛尸荒野的事件令人惋惜。现在又发生了福建女孩在日旅游失联事件,其家人好友十分担心和焦急。希望任何能提供线索的人联系其家人,帮助女孩早日回家。
   
   网友评论:
   这么漂亮的女孩,独自一人去旅游,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希望能平安回来。
   福建的就不要查了,滞留下来打工去了。
   要是黑下来,肯定要跟家里联系,家里也不会报警,也没必要一到日本就离开酒店,而且连行李都不带。我想肯定是出事了。
   
   《中国姐妹日本遇害追踪:父亲办签证,将赴日与两爱女诀别》说:
   
   日本媒体7月15日报道,日本警方公布的在日遇害中国籍姐妹的尸检报告显示,两人因脖子被勒住窒息死亡。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也于当天发文,提醒在日中国公民加强自我保护。
   
   7月14日晚,重案组37号致电遇害姐妹的父亲陈先生,他表示最初以为两个孩子只是遭遇绑架,没想到会被害死。15日下午重案组37号探员再次致电陈先生,接听电话的邻居称陈先生精神状态不好,一直躺在床上,亲友们正在帮助他办理签证,使其能尽快赴日,与已经阴阳相隔的两个女儿再见一面。
   
   父亲将赴日 “以为她们只是被绑架”
   
   “我现在脑子乱得很”,7月14日晚间,重案组37号联系到遇害姐妹的父亲陈先生。
   家住福建省的陈先生说,7月5日下午5点左右,他还与陈宝兰通过微信联络,陈宝兰因感冒在家休息。而7日傍晚,陈宝兰同事告诉他,6日陈宝兰手机关机,一直联系不上,随后同事来到陈宝兰家门口,与警察一起进去,发现屋内没人,但通过视频监控画面看到可疑男子拖着箱子出门。
   “陈宝兰同事说可能认识那个男子,有点变态,我很担心,以为她们只是被绑架。”陈先生说,没想到女儿们会被害死,他怀疑是两个女儿在日本的朋友害的。
   陈先生说,陈宝兰7年前高中毕业便去了日本,妹妹陈宝珍2年后也到日本和姐姐一起生活,陈宝珍在念书,但他也不知道是在哪个学校,姐姐已经工作。平日姐妹俩经常通过微信和家人联系,报个平安。
   7月15日下午,重案组37号探员再次致电遇害姐妹的父亲陈先生。电话由其邻居接听,称陈先生目前“精神不太好,一直躺在床上”。 这位领居表示,陈先生有三女一子共四个孩子。其中大女儿远嫁外地,在日本遇害的是另两个女儿,儿子目前也外出不在家,“(亲友)现在正在给他办签证,估计到了(日本)那边就可以知道更多情况。”
   姐妹窒息而死 遗体有淤青疑遭殴打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关于从神奈川县秦野市山林的旅行袋中发现二十多岁中国籍姐妹遗体事件,伊势佐木警署专案组15日表示,司法解剖结果显示两人的死因均为颈部遭到压迫导致的窒息死亡。
   报道援引专案组介绍,遗体分别是姐姐陈宝兰和妹妹陈宝珍。除颈部遭压迫之外,身体上还有淤青。据悉,死亡时间为7月上旬。另据《读卖新闻》报道,姐妹俩被发现时身体已发生变色,疑生前遭受殴打。
   
   NHK最新消息显示,警察透露,中国籍姐妹姐姐陈宝兰和妹妹陈宝珍分别于2009年、2012年赴日留学。妹妹陈宝珍就读于与游戏软件相关的职业院校。认识姐妹俩的某公司董事长称,她们在横滨市繁华街的某家饮食店打工。饮食店关系者称:“前几天开始无法与姐妹俩取得联系,听说她们去世的消息深感遗憾。同一个地方打工的同事们也都十分震惊。我们想知道在她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15日上午,重案组37号致电姐妹俩居住的公寓方,对方表示不便回答相关问题。
   
   嫌疑人被控制面临逮捕 与姐姐有纠葛
   
   据日本新闻网消息称,涉嫌杀害中国籍姐妹的日本男子,目前已被神奈川县警察本部特别搜查组控制,即将面临逮捕。
   日本新闻网消息显示,该男子年龄30多岁,家住横滨市,已婚。这名男子在中国籍姐妹的姐姐陈宝兰打工的酒吧,与陈宝兰相识,两人有感情和金钱纠葛。
   在中国人姐妹陈宝兰(25岁)、陈宝珍(22岁)失踪后,警方根据公寓楼的监控录像,发现了这名男子在7月6日凌晨用钥匙开门进入陈宝兰姐妹居住的房间,在妹妹陈宝珍回家之后,又几次出入,并从房间搬走几只箱子。
   
   警察对这名男子的驾车记录进行了调查,发现其进入过神奈川县秦野市寺山的山林,于是以这个山林为中心,组织了大批警察进行了重点搜查,于13日深夜11时40分,在山林里发现了两只箱子,在箱子里发现了姐妹俩的遗体,遗体部分已经腐烂。消息称,这名男子目前保持沉默。警方正在抓紧收集相关证据,在证据确凿后对其实施逮捕。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15日发布领事提醒称,近年来,日本发生数起涉及在日中国公民的偷窃、暴力、杀人、抢劫等类型的刑事案件,致使在日中国公民蒙受人身、财物方面的损失。大使馆提醒在日中国公民加强自我保护,尽量不要独自前往偏僻的地方,注意防范路上抢劫;勿搭乘陌生人车辆,也不要让陌生人搭车;交友须慎重,勿与背景不明的人来往;勿单独与陌生人约会,也不要向陌生人透漏个人信息。
   
   日本近年已发生多起中国女性命案
   
   去年10月,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法务省的数据显示,在日生活的中国人达67.75万人,在所有生活在日本的外国人中,中国人是最多的。
   随着赴日中国人的增多,人身安全备受关注。近几年来,已发生了多起在日华人命案。
   今年1月2日,在日本爱知县丰川市丰川町的一家商务酒店内,发现了一具中国女子的尸体。当地警方随后逮捕了20岁的犯罪嫌疑人王某,王某承认了杀人嫌疑。据介绍,死者年仅18岁,2016年12月31日和王某入住事发酒店,计划住3天2晚。1日凌晨,嫌疑人王某独自走出酒店。
   2016年11月3日,一名名叫江歌的中国女子在日本东京都中野区中野的公寓中颈部被刺惨遭杀害。死者来自中国山东青岛,今年24岁,在东京语言学校就读,后于今年4月份成为日本法政大学研究生院的一名硕士生,为帮室友挡住前男友骚扰而惨遭杀害。
   2011年10月,日本埼玉县警方从一辆因涉嫌盗窃案件被没收的家用轿车中发现了一具已经变成白骨的女性尸体。据车主介绍,这个变成白骨的女性,是一名跟自己熟识的中国女子。2012年1月,警方锁定杀害这名中国女子的凶手,系日本籍无业男子斋藤胜彦。
   
   谢选骏指出:1994年我刚到美国不久,电话线就被人偷打了,请电话公司一查,竟然有人在我的后院树上,偷偷搭了一条线在我的电话线路上,就这样偷偷打掉了金额几百美元的电话。再一查线路,是打往中国福建的。于是我就给这个号码打电话,告诉他们,他们家里人偷我的电话用,让我损失太大,希望他们解决,但是他们不予理会。于是我向Spring电话公司投诉,这个电话是打往福建的,我从来没有往福建打过电话,希望他们谅解我是受害者,免除这笔费用。但是Spring电话公司说仅此我无法证明我和福建毫无关系,因此不能免除这笔天价费用。这样事情就一直拖着,我被迫转换了电话公司,直到十年以后,讨债公司来了一封信,说是只要我付出35美元,这笔旧账就可以勾销,在我的信用记录上不再显示。所以我只好同意,还是被敲诈了一笔。这件事情使得我以后特别注意有关福建人在海外的新闻。而且我在日本的时候就听当地人赞叹福建人的冒险精神,说他们根本不受任何法制和国籍观念的束缚,开着一条破渔船,就敢载上几十人登陆日本云云。不过这位日本人倒是没有恶意,他说人类本来就是这样生存发展的,法制和国籍都是后来设置的,云云。也可能因为这个原因,美国的偷渡者里面,福建人稳居中国第一,因此福建发出的护照也最难拿到美国签证。这就陷入了一个恶性的循环。最有意思的是,有些福建人犯了别的法,他们也就真的按照这样的逻辑给自己辩解:“我卖假货是因为生活困难”,“我偷渡是因为上有老下有小,家里要我养”,“我偷打别人的电话是因为我没钱”。这真是活学活用了毛泽东“造反有理”的革命思想,融化到了自己的生活实践之中来了。这样“实践论”的活法,见缝插针、无往不利,但是,有时候不守规则的结果,很可能就会自己踢到铁板。“实践论”因此变成了“矛盾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