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遗产真是遗祸无穷]
谢选骏文集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遗产真是遗祸无穷

   谢选骏:遗产真是遗祸无穷
   
   《琼瑶出书 纷争再起 平家孙:把人当傻瓜》2017年7月26日说,作家琼瑶将照顾自己丈夫平鑫涛的过程写成新作《在雪花飘落之前 我生命中最后一课》出售赚钱,引起不是她生的“平家前妻晚辈”的不满。 
   
   话说“皇冠文化集团”创办人平鑫涛是否要插鼻胃管,4、5月间因其妻、作家琼瑶在脸书上发文掀起社会医疗论战,也掀起琼瑶与平鑫涛子女对于照顾、医疗歧见的战火。琼瑶将照顾平鑫涛的过程写成新作“在雪花飘落之前 我生命中最后一课”,将由天下文化出版,又挑起平家晚辈的不满。


    
   琼瑶数月前在脸书上公开丈夫平鑫涛的病情,并与平鑫涛和前妻所生的子女对医疗方式产生分歧,引来社会探讨“老人照顾老人”、“善终权”等议题。平鑫涛三名子女平莹、平珩、平云透过皇冠发表公开信,琼瑶也在脸书发文回击,双方正式撕破脸,琼瑶并表示不再干涉照顾、探望平鑫涛。
   
   琼瑶当时的发文,就提到了“在雪花飘落之前 我生命中最后一课”的内容,表示写这本书“从来,我没有这么迫切和狂热的想写下……”随后关闭脸书留言板。
   
   天下文化网站则透露了“在雪花飘落之前”8月1日正式出版的消息,远见.天下文化事业群创办人高希均并为该书写导读文,透露6月下旬与琼瑶相隔40年后再相见,拜读“在雪花飘落之前”后形容这是琼瑶“一生中最特别的书”,认为:“这部作品,不再是小说,而是融入了‘生死’、‘爱’及‘新观念’。”
    
   高希均并说:“琼瑶以刻骨铭心照顾丈夫病情的亲身经历,提出‘善终权’的新观念。在新书的尾声中,她以坚定的语气告诉读者:‘打前锋提出新观念的人,都是抱着牺牲精神的人!’这种认知,深获我心。”因此双方合作出版该书,这也是琼瑶首度在皇冠之外的出版社推出作品。
    
   琼瑶在书中也坦言,此书是自己“不能不写”的书,“为了那些正和鑫涛陷入一样悲剧的老人们,我必须写出来!我的遭遇,是许许多多家庭的遭遇;我的痛苦,是许许多多家属的痛苦。许多家庭成员,都面对过‘不同的爱,变成亲人的拔河’!最后造成病患的遗憾,亲人的反目!”
    
   面对家务事再起波澜,琼瑶昨天仅透过助理表示,所有问题会在8月1日记者会说清楚。天下文化不久后也将“在雪花飘落之前”网站预告撤掉,天下文化解释,该书没有预购,因避免有误会,才先撤除网络内容。
   
   ●平家孙脸书发文:说不写还写
   
   琼瑶新作“在雪花飘落之前 我生命中最后一课”叙述照顾丈夫平鑫涛的过程,却惹来平鑫涛孙子、平静在脸书上指责:“两个半月前,这位‘国宝级作家’才轰轰烈烈的说自己‘书不会再写了’,两个半月后,书,还是出了。”家族纷争再起。
   
   平静不满琼瑶新作出版的发文中说:“我始终相信,一个公众人物的价值,取决于两个点:处理承诺的方式(记得做好做满,别把别人当傻瓜。)、面对异己时的态度。”认为琼瑶不但没有兑现“不再写书”的承诺,且对爷爷病情的发言权仍留有“眷恋”。
   
   平静也指出:“这本书一定还是会有人买,但在掏钱的时候,他们不会知道,这两个半月里:她曾经长达一个月没来探视过这‘最爱的人’。我们收到她两封律师函,要我们限期将她所有作品回收下架。”也提到:“爷爷的身体透过复健状况越来越好。”
   
   相较于儿子平静透过脸书表达不满,其父、皇冠出版社社长平云则表示,脸书发文只是年轻人的抒发,没想到会再度掀起纷争,而琼瑶出书也在平云的“预期之内”,皇冠也已将琼瑶过去的著作都下架。
   
   谢选骏指出:“皇冠”不是那么好戴的。过去戴过真皇冠的人,不是自己人头落地,就是子孙到处流窜;现在戴着假皇冠的人,也是弄得阖家大小鸡犬不宁。这个带着皇冠的出版商,妻子要他早点死,为的是早点拿到遗产;儿孙要他晚点死,为的是晚点失去遗产。表现不同,实质一样,都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看来,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难怪最为精明的商人,都把自己的遗产捐给大学,或做了基金,这样祸水他移,救了自己家里。
   

此文于2017年07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