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谢选骏文集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
·灭鼠队长毛泽东
·“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蒙古人杀害汉人不必抵命
·香槟分校运用华人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
·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镇压反革命”就是“镇压继续革命”
·为何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漫谈习近平主义:新共党、新权威模式与“一党三分”》(2013-06-11 10:40:52《“微”言耸听》系列短篇之三)说:
   
   习近平他“舍不得”这个罪恶累累的党啊,舍不得它就此走向败毁结局,这与他老爹习仲勋不太一样——老子比儿子更多些人性,少些党性。——所以,习近平要“救党”。


   他要用“非激烈”清洗江泽民势力的方法,补救这艘即将下沉的破船。
   
   习近平的“蛇属性”让他在没把握时不出手,可以暂时向江示弱,然后反扑。
   
   可是,“打老虎”何其难也!拍苍蝇容易。有的苍蝇拍大些,拍疼了老虎的屁股,老虎的怒视怒吼,正让习老板及其打手左右为难啊。
   
   习近平要重振被江泽民毁坏的中共形象,治理起新加坡似的“权威与清廉”,维持“大一统”的强势和民心的民族主义凝聚,以“反腐”收拢中下层民心。
   
   可是,他的“新共党”、新民族主义、大国英雄主义“梦想”,到底能给他带来多少“自信”?“三个自信”其实并不比“三个代表”高明多少,都是掩耳盗铃似的自我蒙蔽而已。
   
   习近平说,自己与普京性格相似。确实,动作姿势、表情、走路的微晃等等,都显示这一点。习比普个子高,显得更随意一点、低调一点。
   
   习近平心目中要搞个“新共党”,类似新加坡的“永久执政党”,以其“新权威主义”为楷模?
   
   可惜,此非当年蒋中正期待陈独秀成立的“新共党”内涵,那是建立在真正多党制前提下的。
   
   习近平难成陈独秀、赵紫阳那样痛下决心跳出“党性”维护人性的人物,也不愿成为解散共党的前苏联戈氏、叶氏那样的人物。——前景何其堪忧!
   
   近来,许多人沉浸在于彭丽媛形象为习近平“加分”的梦中,忘记了横隔在那里的通往正常国家的鸿沟。
   
   江青没有彭丽媛这种“运气”,没能让老毛牵手出国晃悠。
   
   人们其实也不用感叹彭丽媛表现出的“女人性、人味”。她如果进入体制,也会被迫说假话、违心做事,正如许多中共体制内女官员一样。
   
   如果中共官员那一天,脱去了中共的邪恶外壳,也许每个女官员、夫人、官员,都会显得突然可爱起来,不像当初温家宝、汪洋等人这样被迫说些“精神分裂”式的话语。
   
   如果有一天,习近平的“新共党”在经过内部一番斗争、分化后,“一分为三”,左中右三派各自以不同的纲领称号居之,以“多派制”演绎多党制的竞争与制约、竞选,大家应不要感到惊讶:或许,这是和平通向民主与宪政的唯一机会啦!
   
   温家宝离退前所说的“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不就是偷偷隐晦的告诉大家:如果哪天中共统治帝国要变天,大家也不要害怕,国家会更好;中共老祖宗的邪法不足道哉!
   
   谢选骏指出:由此可见,对于习近平主义的诠释是多种多样。如果真是按照这位作者四年之前的预测,那么习近平主义就是最后的晚餐了。当然不是达芬奇画画的那种,而是一种二十一世纪的百年晚餐。无论以怎样的方式,新的南北朝都是要结束了,不论细节如何。2021年再见。
(2017/07/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