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谢选骏文集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朝鲜对美威胁不及芝加哥
·印度没有历史只有神话
·年轻而鲁莽的小国时代
·中国能够歼灭美国舰队吗/索罗斯不敢回答的问题
·北京大学沦为“被打的落水狗”
·纪念八十年前的绝处逢生1937-2017
·毛泽东语录是臭豆腐
·大学试图摆脱索赔的责任
·中国为何实行株连政策
·盖茨的预言只是他的生意广告
·魔鬼把德国送进地狱
·贫富差距和生物进化
·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与北京平起平坐还是与中国平起平坐
·基督教与天上的财宝
·种不同,不相为谋也——东亚民族与南亚民族
·印度怎敢保护联合国成员国
·印度东北部应该独立
·汉奸毛泽东带头出卖了锡金
·出卖同志和兄弟的共产党中国
·诺贝尔奖的贬值
·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美囯人为何开始仇富
·中俄关系终将回归正常
·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犹太人为什么吝啬
·印度为何沿袭英国殖民统治
·成吉思汗是熟番而不是生番
·普世价值的根源在这里呢
·这位作者还是不懂美国的法律
·这位大法官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比女人还要女人的希特勒—普京
·气候与血统——兼答曾节明“与谢选骏商榷”
·请给基督徒一线生机
·解决非洲问题是全球政府的前提
·自由主义就是要保护变态的少数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须卖国
·伦敦客配合国家主权扼杀思想主权
·庄子的恶意
·蔚蓝色的中国开始出现
·华人赌瘾来自亡国奴经历
·商羯罗为什么自杀?
·广西吃人事件的民族背景
·中国人缺乏快乐基因
·统一全球必先统一日本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漫谈习近平主义:新共党、新权威模式与“一党三分”》(2013-06-11 10:40:52《“微”言耸听》系列短篇之三)说:
   
   习近平他“舍不得”这个罪恶累累的党啊,舍不得它就此走向败毁结局,这与他老爹习仲勋不太一样——老子比儿子更多些人性,少些党性。——所以,习近平要“救党”。


   他要用“非激烈”清洗江泽民势力的方法,补救这艘即将下沉的破船。
   
   习近平的“蛇属性”让他在没把握时不出手,可以暂时向江示弱,然后反扑。
   
   可是,“打老虎”何其难也!拍苍蝇容易。有的苍蝇拍大些,拍疼了老虎的屁股,老虎的怒视怒吼,正让习老板及其打手左右为难啊。
   
   习近平要重振被江泽民毁坏的中共形象,治理起新加坡似的“权威与清廉”,维持“大一统”的强势和民心的民族主义凝聚,以“反腐”收拢中下层民心。
   
   可是,他的“新共党”、新民族主义、大国英雄主义“梦想”,到底能给他带来多少“自信”?“三个自信”其实并不比“三个代表”高明多少,都是掩耳盗铃似的自我蒙蔽而已。
   
   习近平说,自己与普京性格相似。确实,动作姿势、表情、走路的微晃等等,都显示这一点。习比普个子高,显得更随意一点、低调一点。
   
   习近平心目中要搞个“新共党”,类似新加坡的“永久执政党”,以其“新权威主义”为楷模?
   
   可惜,此非当年蒋中正期待陈独秀成立的“新共党”内涵,那是建立在真正多党制前提下的。
   
   习近平难成陈独秀、赵紫阳那样痛下决心跳出“党性”维护人性的人物,也不愿成为解散共党的前苏联戈氏、叶氏那样的人物。——前景何其堪忧!
   
   近来,许多人沉浸在于彭丽媛形象为习近平“加分”的梦中,忘记了横隔在那里的通往正常国家的鸿沟。
   
   江青没有彭丽媛这种“运气”,没能让老毛牵手出国晃悠。
   
   人们其实也不用感叹彭丽媛表现出的“女人性、人味”。她如果进入体制,也会被迫说假话、违心做事,正如许多中共体制内女官员一样。
   
   如果中共官员那一天,脱去了中共的邪恶外壳,也许每个女官员、夫人、官员,都会显得突然可爱起来,不像当初温家宝、汪洋等人这样被迫说些“精神分裂”式的话语。
   
   如果有一天,习近平的“新共党”在经过内部一番斗争、分化后,“一分为三”,左中右三派各自以不同的纲领称号居之,以“多派制”演绎多党制的竞争与制约、竞选,大家应不要感到惊讶:或许,这是和平通向民主与宪政的唯一机会啦!
   
   温家宝离退前所说的“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不就是偷偷隐晦的告诉大家:如果哪天中共统治帝国要变天,大家也不要害怕,国家会更好;中共老祖宗的邪法不足道哉!
   
   谢选骏指出:由此可见,对于习近平主义的诠释是多种多样。如果真是按照这位作者四年之前的预测,那么习近平主义就是最后的晚餐了。当然不是达芬奇画画的那种,而是一种二十一世纪的百年晚餐。无论以怎样的方式,新的南北朝都是要结束了,不论细节如何。2021年再见。
(2017/07/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