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谢选骏文集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走进习近平主义的世界》(2015年1月19日【联合早报】)说:
   
   虽然西方一直在渲染中国的强大和对美国霸权的巨大威胁,但在我的眼里中国正处在新民民主主义革命之后最危险的一个时期,所谓大厦之将倾,谁人击楫砥中流。危险在哪里?最大的危险就在于自己。最大的一个忧患就是社会体制(SocialInstitutions)的塌陷,新的社会体制又没有被系统性的搭建。苏联的教训就是一个历史性的多民族国家最惧怕的就是社会体制的塌陷,光靠国家机器是无法把这么多民族捆绑在一起的。


   
   社会体制是在特定社会中管理不同种类个人行为的可持续性的社会结构和社会秩序。最重要的社会体制包括信仰,国家治理,经济体制和法制体制。只有强大的社会体制才是像中国这样的历史性的多民族国家繁荣统一的保证,才能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最广泛的可能。搭建新的社会体制首先是个打旗帜的问题,我以自己的经济学训练为基础写过一系列的文章阐述中国社会体制的问题,提出过很多解决方案,所以我看懂了习近平目前的一系列改革可以说是击中了中国社会体制问题的七寸。如果说毛是开天辟地者,邓是守成者,那么习要做的不亚于全面的内部创业。创业不易,守成更难,内部创业就更难。眼下不应是羞于打旗帜的时候,应该全面系统的搭建起习近平主义,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美国有许多以总统命名的主义,比如Reaganism,Clintonism,中国为什么不可以?
   
   习近平主义的建设将是系统性的搭建中国新的社会体制的开始,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将是继续完成现代中国尚未完成的国家建设(NationBuilding)的最关键一役。正如我在【中国的毛泽东困境】中所阐述的,习近平主义要面临的信仰领域最大的挑战,那就是共产主义已经失去了凝聚力和号召力,用英文讲就是很难用来mobilize all the people on to the challenge of in complete Nation Building。面对皇帝的新装,不能再视而无睹。关于这点,其实习已经提出了良策,那就是【中国梦】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梦绝不仅仅是汽车和高收入,而更多的在于每一个男人和女人都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实现最高的社会地位和认可,不论他们出生时的富裕状况和家庭地位。我在【走进习近平的中国梦】中提出要用socialmobility等经济学工具把【中国梦】量化,接上地气。【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历史性的多民族国家作为现代国家的Nation Building极为重要。我在英国6年,填过无数表格,发现英国的种族划分极为简单,比如我很想填自己是汉人,但每次我只能和印度人等等归为亚裔(Asian)。中国的民族太多了,像汉人,满人,维人这些划分应该统统消失,打造成一个中华民族就够了,甚至可以为此特造一个词Chierican来在全球范围内推广。中国要想在真正意义上成为一个现代国家,这一条路是无可回避的。民族是历史的包袱,中国要轻装前进。
   
   讲完了信仰,接下来谈国家治理。福山的新著《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败》我读了,深契我心。如果政府的执行能力软弱,再好的社会制度也只是摆设,这当然也包括民主。福山很敬佩中国政府的国家治理能力,西方不少媒体对中国强大的“中央集权”充满了艳羡之词,但其实他们根本不了解中国的政治现实。这些洋大人要是能在中国下基层,当村长,乡长,县长,一路当到省长,就该知道“中央集权”在中国是很弱的,只是弱的程度不同罢了。“政令不出中南海”是句大实话。财政是关键,看看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在各级层次的零和博弈就知道了。中国的国家治理在本质上并未打破延续千年的“门阀政治”和“藩镇割据”的格局,面子千变万化,里子始终如一。关于这一点,我在【中国央企改革事关大国兴衰】中做了详细的阐述。中国国家治理的里子上千年都打不破,现在就能打破吗?回答是肯定的,国家治理也是生产力,而技术进步能带来生产率的飞跃。能给中国的国家治理带来革命性变化的技术进步已经来了,并且趋向成熟,这就是高铁,大数据和云计算。“门阀政治”和“藩镇割据”需要宽广的地理缓冲区和信息缓冲区,而高铁,大数据和云计算可以有效的打破这些缓冲区,成为推进全面深化的改革的最重要的基础设施。
   
   最后要谈的是经济体制和法制体制的大戏,那就是建立健全财产权法制度和对资产征税的法规体系,唯此“依法治国”才能打破利益集团固化和制衡缺失的僵局,被垄断禁锢的财富才能更多地涌向农民,中产阶级和农民工这些阶层,他们才能拥有更多的资源加入到内需的洪流当中去,中国经济才有可能成功转型。但问题是立法容易执法难,因为中国自古以来便是一个人情大于法,权大于法的社会,能否打开执法环节的死结将是“依法治国”的成败关键。要杜绝“人亡政息”,形成长治久安的稳定局面,就必须把解决方案法制化。中共要想百年执政,唯此一途。
   
   习近平主义是创造性的解决中国社会体制坍陷挑战的理论体系,为中国再争取30年和平发展,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实现有期。
   
   【后记】
   
   最近美国关于国家治理有一个讨论很激烈,那就是自由民主制(Liberaldemocracy)已死或者未死。弗朗西斯·福山也已为此困扰了好多年,这多年的困扰甚至是苦闷最后发酵成了《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这一巨著。
   
   福山的书视野相当壮阔,让人叹为观止。读完之后,我感想很多。不管是自由民主制,还是中国的威权体制,我认为国家治理可以看做是一种公共服务,而政府提供这种服务的能力则是governmentalcapacity.自由民主制可以看做是高质量的国家治理服务一种形式,但我否认它是唯一形式。要提供这种高质量的国家治理服务,政府必须具备相应的governmentalcapacity。就像工业4.0很好,但不是每一个国家都有capacity去实现它一样。如果没有相应的governmentalcapacity,自由民主制也可以成为市场失灵似的灾难。看看目前的伊拉克和阿拉伯之春后的埃及等国就知道了。
   
   从governmental capacity的这个角度去看中国,我发现中国最致命的问题就是社会体制的坍塌,新的社会体制没有出现系统性的根本建设。西方有很多人大讲西方民主的衰弱和北京模式的崛起,中国很多人也沾沾自喜,但我觉得很可笑,因为北京没有模式,如果非说有模式,那就是邓小平的“白猫黑猫”理论所体现的重商色彩浓厚的短期主义。
   
   “白猫黑猫”理论有幸被一大帮杰出的技术官僚的操作,发展出了蔚然可观的成就。但这种瞎子摸象似的发展道路已经走不下去了。“白猫黑猫”最后就等于没有猫,一个社会体制坍塌的国家的繁荣是偶然,衰败是必然。中国绝不能因为自由民主制的衰微而沾沾自喜。必须系统性的建设新的社会体制,并以此大大提升governmentalcapacity,只有这样中国才能有朝一日成功的走向民主,否则崛起也好,复兴也好,都是奢谈。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从习近平主义开始。
   
   谢选骏指出:什么是“Chierican”?“Chinarican”的笔误?新造的词?东南亚的汉语还是东南亚的英语?用来指代混种的华人?这可不好。这不是最大公约数,而是最小公约数。无论怎么说吧,和短期的猫论相对的,习近平主义,应该是一个长期的理论吧?既然是主义,就不该是十年一换的,也不该是五年一换的,而绝不能想什么里根主义和克林顿主义。起码,应该和终身制配套,再好就是能和一个朝代配套始终,最好能和中国历史配套,配得上“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那么一来,习近平主义不就是“回归中国的先王之道”吗。至于福山,不谈也罢,那是半瓶子醋,四分之一日本的,四分之一美国的,就是缺乏中国元素,如果硬是拿来勾兑中国事务,后果难免灾难性的早产。
(2017/07/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