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谢选骏文集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走进习近平主义的世界》(2015年1月19日【联合早报】)说:
   
   虽然西方一直在渲染中国的强大和对美国霸权的巨大威胁,但在我的眼里中国正处在新民民主主义革命之后最危险的一个时期,所谓大厦之将倾,谁人击楫砥中流。危险在哪里?最大的危险就在于自己。最大的一个忧患就是社会体制(SocialInstitutions)的塌陷,新的社会体制又没有被系统性的搭建。苏联的教训就是一个历史性的多民族国家最惧怕的就是社会体制的塌陷,光靠国家机器是无法把这么多民族捆绑在一起的。


   
   社会体制是在特定社会中管理不同种类个人行为的可持续性的社会结构和社会秩序。最重要的社会体制包括信仰,国家治理,经济体制和法制体制。只有强大的社会体制才是像中国这样的历史性的多民族国家繁荣统一的保证,才能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最广泛的可能。搭建新的社会体制首先是个打旗帜的问题,我以自己的经济学训练为基础写过一系列的文章阐述中国社会体制的问题,提出过很多解决方案,所以我看懂了习近平目前的一系列改革可以说是击中了中国社会体制问题的七寸。如果说毛是开天辟地者,邓是守成者,那么习要做的不亚于全面的内部创业。创业不易,守成更难,内部创业就更难。眼下不应是羞于打旗帜的时候,应该全面系统的搭建起习近平主义,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美国有许多以总统命名的主义,比如Reaganism,Clintonism,中国为什么不可以?
   
   习近平主义的建设将是系统性的搭建中国新的社会体制的开始,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将是继续完成现代中国尚未完成的国家建设(NationBuilding)的最关键一役。正如我在【中国的毛泽东困境】中所阐述的,习近平主义要面临的信仰领域最大的挑战,那就是共产主义已经失去了凝聚力和号召力,用英文讲就是很难用来mobilize all the people on to the challenge of in complete Nation Building。面对皇帝的新装,不能再视而无睹。关于这点,其实习已经提出了良策,那就是【中国梦】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梦绝不仅仅是汽车和高收入,而更多的在于每一个男人和女人都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实现最高的社会地位和认可,不论他们出生时的富裕状况和家庭地位。我在【走进习近平的中国梦】中提出要用socialmobility等经济学工具把【中国梦】量化,接上地气。【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历史性的多民族国家作为现代国家的Nation Building极为重要。我在英国6年,填过无数表格,发现英国的种族划分极为简单,比如我很想填自己是汉人,但每次我只能和印度人等等归为亚裔(Asian)。中国的民族太多了,像汉人,满人,维人这些划分应该统统消失,打造成一个中华民族就够了,甚至可以为此特造一个词Chierican来在全球范围内推广。中国要想在真正意义上成为一个现代国家,这一条路是无可回避的。民族是历史的包袱,中国要轻装前进。
   
   讲完了信仰,接下来谈国家治理。福山的新著《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败》我读了,深契我心。如果政府的执行能力软弱,再好的社会制度也只是摆设,这当然也包括民主。福山很敬佩中国政府的国家治理能力,西方不少媒体对中国强大的“中央集权”充满了艳羡之词,但其实他们根本不了解中国的政治现实。这些洋大人要是能在中国下基层,当村长,乡长,县长,一路当到省长,就该知道“中央集权”在中国是很弱的,只是弱的程度不同罢了。“政令不出中南海”是句大实话。财政是关键,看看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在各级层次的零和博弈就知道了。中国的国家治理在本质上并未打破延续千年的“门阀政治”和“藩镇割据”的格局,面子千变万化,里子始终如一。关于这一点,我在【中国央企改革事关大国兴衰】中做了详细的阐述。中国国家治理的里子上千年都打不破,现在就能打破吗?回答是肯定的,国家治理也是生产力,而技术进步能带来生产率的飞跃。能给中国的国家治理带来革命性变化的技术进步已经来了,并且趋向成熟,这就是高铁,大数据和云计算。“门阀政治”和“藩镇割据”需要宽广的地理缓冲区和信息缓冲区,而高铁,大数据和云计算可以有效的打破这些缓冲区,成为推进全面深化的改革的最重要的基础设施。
   
   最后要谈的是经济体制和法制体制的大戏,那就是建立健全财产权法制度和对资产征税的法规体系,唯此“依法治国”才能打破利益集团固化和制衡缺失的僵局,被垄断禁锢的财富才能更多地涌向农民,中产阶级和农民工这些阶层,他们才能拥有更多的资源加入到内需的洪流当中去,中国经济才有可能成功转型。但问题是立法容易执法难,因为中国自古以来便是一个人情大于法,权大于法的社会,能否打开执法环节的死结将是“依法治国”的成败关键。要杜绝“人亡政息”,形成长治久安的稳定局面,就必须把解决方案法制化。中共要想百年执政,唯此一途。
   
   习近平主义是创造性的解决中国社会体制坍陷挑战的理论体系,为中国再争取30年和平发展,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实现有期。
   
   【后记】
   
   最近美国关于国家治理有一个讨论很激烈,那就是自由民主制(Liberaldemocracy)已死或者未死。弗朗西斯·福山也已为此困扰了好多年,这多年的困扰甚至是苦闷最后发酵成了《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这一巨著。
   
   福山的书视野相当壮阔,让人叹为观止。读完之后,我感想很多。不管是自由民主制,还是中国的威权体制,我认为国家治理可以看做是一种公共服务,而政府提供这种服务的能力则是governmentalcapacity.自由民主制可以看做是高质量的国家治理服务一种形式,但我否认它是唯一形式。要提供这种高质量的国家治理服务,政府必须具备相应的governmentalcapacity。就像工业4.0很好,但不是每一个国家都有capacity去实现它一样。如果没有相应的governmentalcapacity,自由民主制也可以成为市场失灵似的灾难。看看目前的伊拉克和阿拉伯之春后的埃及等国就知道了。
   
   从governmental capacity的这个角度去看中国,我发现中国最致命的问题就是社会体制的坍塌,新的社会体制没有出现系统性的根本建设。西方有很多人大讲西方民主的衰弱和北京模式的崛起,中国很多人也沾沾自喜,但我觉得很可笑,因为北京没有模式,如果非说有模式,那就是邓小平的“白猫黑猫”理论所体现的重商色彩浓厚的短期主义。
   
   “白猫黑猫”理论有幸被一大帮杰出的技术官僚的操作,发展出了蔚然可观的成就。但这种瞎子摸象似的发展道路已经走不下去了。“白猫黑猫”最后就等于没有猫,一个社会体制坍塌的国家的繁荣是偶然,衰败是必然。中国绝不能因为自由民主制的衰微而沾沾自喜。必须系统性的建设新的社会体制,并以此大大提升governmentalcapacity,只有这样中国才能有朝一日成功的走向民主,否则崛起也好,复兴也好,都是奢谈。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从习近平主义开始。
   
   谢选骏指出:什么是“Chierican”?“Chinarican”的笔误?新造的词?东南亚的汉语还是东南亚的英语?用来指代混种的华人?这可不好。这不是最大公约数,而是最小公约数。无论怎么说吧,和短期的猫论相对的,习近平主义,应该是一个长期的理论吧?既然是主义,就不该是十年一换的,也不该是五年一换的,而绝不能想什么里根主义和克林顿主义。起码,应该和终身制配套,再好就是能和一个朝代配套始终,最好能和中国历史配套,配得上“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那么一来,习近平主义不就是“回归中国的先王之道”吗。至于福山,不谈也罢,那是半瓶子醋,四分之一日本的,四分之一美国的,就是缺乏中国元素,如果硬是拿来勾兑中国事务,后果难免灾难性的早产。
(2017/07/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