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谢选骏文集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习近平主义必须及时进行研究》(夏流烟2017-2-17 10:35)说:
   
   (网民老夏按:习近平主义的概念提出后,基本上在2015年得到了很多网友的认同。而在2016年,认同的网友就更加多了。只是此前老夏在本系列反复讲到的原因,因为习近平同志目前还在一线工作,并且这个主义的实践,以及理论的提出,时间还不长,既不适合立刻在党内提,也不符合理论和实践结合的认识论,所以暂时老夏觉得只适合在民间提。但对这个概念的理论探索,以及对这个概念的意义性认识,却必须时不我待地进行。这是中国和世界两个革命和建设形势的需要。)


   
   世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持久战之三十四:习近平主义要及时进行深入研究
   
   今天在红德智库看到一位网友发言,说是“习近平主义”的提法太超前,应该由党内先来定论,然后才能跟上。这是一种典型的认识上的右倾,实践上的左倾。
   
   右倾和左倾并非极右和极左,只是在认识论和方法论上面,存在着先天的不足。只有当右倾和左倾发展到极端,才会成为极右和极左。但右倾和左倾本身,也会存在问题。轻则失去机遇,重则造成损失。
   
   我给这个网友的回答是:毛泽东主义在1931年的时候没有得到及时总结和研究,所以才会有王明主义。之所以这样说,就是因为思想认识的右倾,必然导致实践行动的左倾,不能与时俱进,做时代的绊脚石,做敌人的忠实朋友。
   
   例如张宏良同志,在这方面就有着典型的这种毛病。张宏良同志爱国爱党爱人民不?从张宏良自己的内心,当然是爱的。但他认识上右倾,死抱着自称马列毛主义的教条睡大觉。也就是只想保守,不想前进。马列毛说过的,他就认;否则,就当作一文不值。正因为有这种思想作祟,他才会连邓小平同志的革命性都不承认,纠集一帮喽啰组成所谓的反邓统一战线。张宏良同志非常可爱啊,你看他马列毛主义学得好不好?他都知道统一战线。但问题是,他的战线今天统一了吗?没有。
   
   张宏良也认为,习近平同志继承了马列毛主义,但是他嘴上拥习,却又反邓,这能够拥习吗?习近平主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毛泽东主义也不是睡上几十年觉就能够凭空醒来的。没有邓江胡思想,就没有毛泽东主义的传承,也不会有习近平主义的诞生。
   
   这几天,左派又在兜售苏联某党的思想,这个党是全然不承认毛泽东之后的中国,认为中国离开了毛泽东主义的道路。他们依旧糊涂地以为,斯大林才是正确的道路,毛泽东传承了斯大林的道路。按照这个思想,他们一万年也绕不出来。
   
   我在前面的文章中已经说过了,斯大林的道路,是连列宁主义也没有完全坚守的道路,是一条死路。斯大林之所以没有倒,是因为他终究坚持了部分的列宁主义,同时也得到了毛泽东主义的营养。但苏联变修,根子还在斯大林那里,因为斯大林没有及时用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论形成正确的革命和建设的思想,他是一个将才,而不是帅才。
   
   只有毛泽东主义,才深入研究了革命在一国胜利后以及革命在本国胜利后的革命和建设问题,才给后来的革命和建设指出了正确的方向。邓江胡思想继承了毛泽东主义的道路,虽然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总体没有走偏。所以中国的胜利,是辩证唯物主义的胜利。而苏联的失败,则是唯心主义和经验主义的失败。如果不弄清这个问题,就不能认识到马列毛习主义在今天的意义。
   
   所以张宏良同志倒是组建了反邓的统一战线,但他这个战线成功了吗?就反邓这一点来说,他们是越来越失败。因为他们解决不了既要坚持马列毛习主义又要唯心批判邓小平同志这个矛盾。所以他们的统一战线,只能逐渐变成分裂战线。他们完全脱离了实际,每当形势发展的时候,总会有很多问题是他们的机械理论不能解决的。毛泽东主义当然伟大,但你把毛泽东主义造成机器,那就再也伟大不起来了。
   
   右倾,就是保守,就是制造机器。而制造机器的结果,必然是行动上、实践上的激进,今天要打倒这个,明天要打倒那个,唯独想不到,最该打倒的其实是自己。所以左倾天天在讲“左右合流”,他们不知道,左右合流是有必然性的。因为没有左就没有右,没有右就没有左,要不然网络上也不会出现一位名曰“右而左”的网友。
   
   1931年,当毛泽东在红军进行了三年实践之后,中国革命已经选择了自己的领袖,也已经突破了主义,而中国的革命者却没有认识到这个伟大的时刻已经来临,依旧坐在屋子里故步自封,依旧在斯大林的瞎指挥之下没有任何革命章法。此后四年的惨痛损失,甚至在张国焘那里持续了六年的惨痛损失,就是没有及时与时俱进,没有及时总结出毛泽东主义并进行深入研究所惹的祸。
   
   当我们对已经出现的科学指导理论熟视无睹的时候,当我们不主动去接受和发展这种理论的时候,我们就必然要坐在故纸堆里坐失时机,并带来难以想象的后果。
   
   如今,时不我待,世界革命和建设史最难得的战略机遇期正在等着习近平主义来指导我们的战斗,这个时候我们如果不能及时拥护这种正确的主义,就必然要犯1931年的错误。
   
   夏流烟从小学习毛泽东主义,后来又长期研究邓江胡思想,为什么没有提出邓江胡主义的概念?为什么单单提出习近平主义?并不是因为习近平现在在当政,夏流烟要拍马屁。如果要拍马屁,十年前夏流烟最穷困的时候,完全可以去拍其他人的马屁,不用等到现在。在网络上,夏流烟在2001年,就已经拥有一定的影响力。但那时候夏流烟宁愿贫穷,也没有出来说类似的话。今天,夏流烟虽然还是贫穷,但毕竟比那时已经好些了,更不需要去拍任何人的马屁。
   
   但为什么夏流烟要首先提出“习近平主义”这个理论概念呢?说明一个新的主义的确诞生了,这个主义也的确能够指导我们应对新局势,抓住新机遇,解决新问题。这是从1928年以来88年间,共产革命最新的理论和实践突破。一个真正的革命领袖已经诞生,我们不必对他盲目崇拜,却必须埋头学习他的革命理论。
   
   而夏流烟提出“习近平主义”这个概念之后,野渡战友立刻表示对概念完全认同,并进而提出了“马列毛习主义”的概念。伴随着野渡战友和夏流烟进行了一个月的深入研究之后,现在又有新的战友认同了这两个概念。夏流烟深信,伴随着形势不断发展,这两个概念也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到。
   目前来说,党内已经认识到了习近平主义的意义,之所以没有这个提法,夏流烟前面已经论述过了,一方面在对“韬光养晦”的理解上还有分歧,但更多还是因为党内的新传统,尽量不在领导人当政的时期提出以这个领导人命名的概念。这个传统很好。党内不做,民间来做,这才是真正的新常态。党内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就可以了。
   
   昨天我看到了“习近平治理布局”的提法,我觉得这种提法,不如党内的表述更加科学。“习近平同志的系列讲话”,这是“习近平主义”,是一种完全的表述。而仅仅用“治理布局”来描述,则有点以偏概全,是人为地给习近平主义套上锁链。
   
   习近平主义的指向,是全世界范围内全面的革命和建设,而不仅是治理布局那么简单。如果单单讲治理布局,那就没有习近平主义了,只有习近平思想,而且是非常非常偏的思想。而且治理布局虽然大方向不会变,但随着形势的发展,随时都会有小调整,如果单单关注布局,必然给了极左和极右更多借尸还魂的机会。
   
   极左和极右最喜欢的,就是你给他一些条条框框和公式,他自己去填空就可以了。但习近平主义不是填空,马列毛习主义从来拒绝填空。思想是活的,填空是死的。填空必然走向僵化,走向教条,不是左的教条,就是右的教条。只有用活的思想来进行学习和研究,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只要永远着眼于中国革命建设和世界革命建设两个大局,就可以在习近平主义的指导下,得到更多正确的结论,进行更多正确的实践。从前的邓江胡思想,就是用这种态度来对待毛泽东主义的。今天我们依然要用这种态度来对待习近平主义。我们要用马列毛习主义来提高认识,指导实践,而不是再次拿来作为教条。
   
   其实对于网友不认同“习近平主义”的提法,我在前面的文章也说过,至今党内都还不认同“毛泽东主义”的提法,依旧讲“毛泽东思想”,但现在有人反对“毛泽东主义”的提法么?我想是不会有人反对的。习近平主义也是一样。仅仅因为这两个主义是中国人提出的,党内有些羞羞答答。
   
   其实这是不必的。列宁主义,不也是从马克思主义诞生的么?既然有列宁主义,为什么不能有毛泽东主义和习近平主义?
   
   我在提出“习近平主义”这个概念的时候,已经清晰指出了马列毛习主义产生的条件和任务:马克思主义,提出了辩证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并给出了共产革命的方向;列宁主义,指导一国革命胜利并初步进行建设,但因为列宁死的早,后一个任务没有完成;毛泽东主义,完成了列宁没有来得及完成的任务,同时给出了在更加广泛的范围内革命和建设的方向和方法;习近平主义,在完成以上任务的基础上,带领全世界人民进入共产革命的战略决胜阶段,并解决这个阶段的新问题。
   
   所以习近平主义,是历史在正确的时刻选择了正确的人,提出了正确的主义。全世界革命者都必须抓住机遇,确立习近平主义的科学指导地位,并在习近平主义的指导下,团结一致,共同迎接最后的胜利。
   
   如果不走1931年的回头路,我们就必须在2015年做好这件大事。目前看来,我们勉强算是及格了,但还需要继续努力,不骄不躁。
   
   谢选骏指出:毛泽东盛赞群众,因为他知道群众白痴居多,而且卑怯居多、匿名居多,可以愚弄,可以吆喝,可以挥手前进……现在网民亦复如是。他们竟然搞不懂毛泽东都不敢自称主义,结果他们追随文革期间的红卫兵崽,把那毛泽东思想僭称为毛泽东主义。在他们的嘴里如此吐出来的“习近平主义”,那就只能比毛泽东思想等而下之了,那就无法超越毛泽东思想了,甚至无法超越邓小平理论,不过是换装的“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群众的赞扬,等于是毒药。当然,就更加无法超越马列主义,把中国从文化亡国的状态里解放出来。
(2017/07/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