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权与种族]
谢选骏文集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政府最缺德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洋垃圾
·小说《大典》为电子监控做广告吗
·不自觉的侵犯
·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美国假隐士的终南捷径
·波兰和法国都是性侵保护国
·广东清远纵火案的野蛮民风
·纽约市长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
·囚徒总统面对蛛网法律
·人生是一种酷刑
·政法委书记会不会中毒身亡
·是缓兵之计还是全面投诚
·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犹太人的多妻制VS基督徒的一妻制
·樊立勤太可恶了
·瓶装水骗局举一反三
·三十六计和中国智慧难道都是欺诈吗
·是共产党入侵而不是中国入侵
·IQ、EQ之后的“VQ”
·英国没有舰队的苦闷
·美国两大奸商
·欧洲王室正在改良血统
·中国人不如机器人
·中国式的创新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式的骗局是怎样形成的
·俄罗斯牛肉多多益善
·邓小平家族沦为劳改犯家属
· 川普成为金正恩的同志+兄弟
·无神论与欢乐颂
·言论自由与沉默自由
·《经济学人》不通人性
·《纽约时报》又来拾我牙慧
·自拍——自恋——自杀
·最遥远就是最接近的鬼辩证法
·巴黎会有蒙娜丽莎吗
·动物世界也有黄祸
·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
·锦衣卫狗都不如
·起诉习近平也没有用
·鲍彤为何否认马克思的犯罪行为
·吴小晖的智商不如邓小平
·吴小晖邓卓芮根本就没有离婚
·河南警方打捞杀害空姐嫌犯的尸体也有备胎
·一带一路与邪恶轴心
·英国王子V.S.A片男星
·死亡确实是存在的一种形式
·共产党为什么不如日本人
·文化战就是多种形式的消耗战
·中越战争是中国内战的延续
·川普已向北韩的核讹诈俯首了
·千万不能依靠中国产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权与种族

   谢选骏:人权与种族
   
   《刘晓波之死未能唤起西方世界对中国人权的关注》(2017年7月17日法广RFI)说: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中共政府的残忍虐杀下死亡。当年李旺阳、曹顺利被虐杀,未能唤起西方世界对中国日益恶化的人权状况的关注,因为他们都是小人物:刘晓波不同,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政治分量,应是高于一位国家总统,但他被虐杀,仍未能唤起西方世界对中国人权的关注。这个事实在德国举行的20国集团高峰会议上得到充分显示。会议7月7日到8日举行期间,正是刘晓波在病床上与死神做最后搏斗之时,但一连两天的会议,西方国家的领袖竟然没有一个人向与会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任何关于拯救刘晓波生命的问题,更没有表达对中国人权的关注。美国总统特朗普有卑劣的赞颂六四屠杀的记录,他不关注刘晓波和中国人权,在人们的意料之中。那么德国总理默克尔呢?有报道说他在两天的会议中,每次见到习近平都要提刘晓波,这一报道得不到证实,不足为信;令人相信的是:默克尔利用20国高峰会,拉近了自己与习近平的距离,雄心勃勃的打算取代美国,让她领导的德国与习近平领导的共产中国联手主导世界。法国新当选的总统马克龙也令人失望,他也对刘晓波的生死与中国人权不置一词。法国是中国六四屠杀后第一个庇护逃亡海外的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的国家,那时正值法国大革命200周年,密特朗总统把中国政治流亡者请上了庆典的贵宾观礼台,高高举起了西方世界关注中国人权旗帜,何其令人感动。而马克龙上任伊始,意气风发,锐意改革,却在关注中国人权的问题上,无法望密特朗之项背。


       
       冷战结束后,欧洲盛行“政治正确”,欧洲的政治家们在宗教情怀下的怜悯、包容、接纳、族裔与文化的多元化,庇护了无数进入欧洲便向他们的庇护者开枪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十四亿人口的中国的人权灾难,问题之严重,不下于中东的难民问题。为什么欧洲政治家们的“政治正确”施予中东难民却罔顾中国人权呢?无非是因为关注中东难民不涉经济议题,而关注中国人权将遭致经济损失。看来“人权至上”,西方领袖也未必当真;一旦“政治正确”遇到经济利益,“政治正确”也一钱不值了。
       
       在美国、在欧洲,媒体的反响远大于政府。美国议会对刘晓波与中国人权的关注,也远比白宫、国务院来的真切。美国国会在刘晓波逝世第二天举行听证会。刘晓波病逝引发众多国会议员强烈反应。共和党议员麦凯恩说,这是中国暴行清单上的又一个暴行,美国不能再容忍中国对人权无处不在的侵犯;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指出:如果美国因为商业利益对中国的人权闭口不谈,我们就失去了在世界其他地方谈论人权的道德上的权威。但人们不见特朗普总统发言,他只是通过白宫发言人发表声明说,对刘晓波去世深感悲伤和深切的哀悼,称诗人、学者、无畏的活动人士刘晓波毕生追求民主和自由。但接着他便称赞至死不放过刘晓波,执政五年将中国人权推入万劫不复的习近平,是一个伟大的领导人,是一个才华洋溢的人,他做的事情是想要让中国变得更好。
       
       当六四屠杀后西方国家纷纷制裁中国,中国经济陷入困境,邓小平便断言,西方国家很快就会回来,他对西方国家的政治领袖们一眼看透不无鄙视。而六四后二十多年来西方国家果然争相返回中国,屈从于中国政府关于中国人权的所有禁令,帮助中国迅速经济起飞,使它有能力反噬西方。
       
       刘晓波的死亡唤不起西方世界对中国人权的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仍将恶化下去,西方世界仍将视而不见。刘晓波之死唤起的不是西方世界,而应是中国人:改善中国人权,不能寄望于西方,而只能靠自己。其实当年李旺阳、曹顺利之死,便已对国人如此呼唤。
   
   
   谢选骏指出:上文说的不对,欧洲接收中东难民并非不用花钱,而是赔上了血本,连社会秩序都会遭到解构。但是,为何刘晓波的死亡唤不起西方世界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即使他们曾经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奖?为何穆斯林难民却可以唤起西方世界对伊斯兰人权的关注?即使他们只是一个个普普通通的海滩上的小孩?这里面因素很多,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因为,欧洲人和中东人具有密切的血缘联系,和中国人却没有这种联系。有的人不解为何黑人和印度人在美国地位也比华人高,这就是因为美国黑人和印度人一样都和白人具有混血成分,所以不像非洲黑人那样一贫如洗。那么,能不能因此责怪西方人冷血呢?也不能这样说。因为不同的人种,对待人权的需求度是不同的,正如不同的人种,对温度的需求度是不同的。例如,日本和台湾虽然是标榜人权的对方,但是对待同种的东亚人比欧美人更加缺乏同情心和人道待遇,因为他们也属于“人权冷漠”的种族。
(2017/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