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徐水良文集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徐水良


   

2017-7-17日


   

   
   在邮件组和网上,在共舞台等网站,有大量类似本文的、或者超过本文的看法,这里仅仅转本人的和其他少数朋友的一小部分看法。
   
   在07/17/201712:26PM,Xu,Yi写道:
   问题是,这场诺奖的把戏很可能就是极权专制中共玩的。对此有足够的警惕,才是认识到专制本质。
   
   Xushuiliang写道:
   许先生看到问题的本质了。不认识这一点,就是肤浅的。
   
   徐水良
   
   2017-7-17日
   
   ====
   
   作者:哀怨人:审视几大中文网对郭文贵和刘晓波的报道差异就可认清线人的下场:当你不再有利用价值甚至有歪打正著、假戏真做损害党国利益的苗头时,还是要被除掉滴。这是「将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之中」的需要。这是习猪2007年自主管奥运安全以来的一贯措施。
   
   实际上也证实了我之前的推理、判断:
   
   特务充斥的海外中文媒体为何要如此吹捧刘晓波?
   
   一、制造他们还是「追求民主自由、坚定反共……」的假象,但他们几乎从来不谴责习猪的独裁、倒行逆施……并将中共的体制当作正常国家煞有介事地「研讨」……以便今后继续蒙骗读者、效忠党国。
   
   二、他们明白真正反共的民主异议人士绝对不会仿效刘晓波、胡平们的「无敌、下跪、见好就收……」,他们明白树立刘晓波的同时是在制造一个障碍――新的领袖在知名度之养成、登高一呼被响应的成功率……。自媒体虽然在茁壮成长,但影响力目前还难以赶上他们。
   
   三、转移、减弱郭文贵爆料的冲击波当然也是无须想像的目的,真可谓一举三得啊!
   
   上述评论连同发在法广的内容在VOA「刘晓波的自由观」报道页下也发了,不知是否能过关。
   
   徐水良:你的看法也有一定道理。从中共对待自己地下党做法,就知道中共对自己人残忍。而线人还不是他们自己人。而是灰色人物,即属于一般人和罪犯之间的灰色地带的灰色人物。因此特务和线人,两者还有很大差别。中共把地下党和特务看作自己人,把线人看作异己。因此,他们对待线人的态度,仅仅比对待罪犯略微好一点点。为了中共利益,尤其是为了中共的保密任务,对他们自己人,都经常判刑甚至杀戮,红军长征前,就屠杀了大批中共的伤残人士。打仗败退,也往往杀害有被俘危险的自己人。因此,对线人的判刑和杀戮,对于中共,更加是常事。
   
   中共的颜色区别:自己人属于红色;一般人属于白社会,白色;犯罪分子属于黑道黑社会,黑色;线人位于白道黑道之间,所以属于灰色。
   
   =====
   
   上个月6月底,我在微信聊天中说过:
   
   多少年来,我看到专业的中国情报机构,像玩傻瓜一样玩弄狭义民运圈,这些傻瓜,都随着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的指挥棒转。你要告诉他们受骗了,那中共特线就骗着他们一起围攻你。对这些傻瓜,你毫无办法。
   
   实际上,狭义民运圈的傻瓜们,一直被中共情报机构愚弄玩弄于股掌之上。连绝大部分所谓的民运领袖和最知名的民运人士,都是中共情报机构设计,民运圈特线及特线媒体配合,中共打压,特线吹捧,然后海外媒体甚至诺贝尔奖委员会上当,从而大力制造出来,强加给狭义民运圈的。
   
   那些所谓的名人和领袖,绝大部分,都是几乎全线沦陷的中文媒体以及受中文媒体影响的其他媒体制造出来的。因此,一般说来,真正的反共民主人士,很难受到几乎全线沦陷的中文媒体的报道,因此也很难成为名人。即使像本人这样第一个发动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人,79民运前我与李一哲是最最著名的民运人士,经过这些媒体在中共情报机构统一指挥下,有意的全面封杀,包括特线们控制的民运和法轮功等所谓的反对派网站,也千方百计打压封杀,全力把本人“边缘化”,同时又搞一批特别低级特别无赖的上海滩流氓特线,长年累月漫天造谣攻击,什么谣言都信口就捏造。到这些年,如果不是本人在理论方面特别强,也差点真的被沦为边缘人物。
   
   而国内的认识水平,又与海外差了几个等级。甚至连海外大家知道的真相,告诉国内的,他们都以为你是说胡话。那XX群和XX群,奉某些特务作偶像,不断用早已陈旧不堪,早已被马列主义打败的三民主义来救中国,几乎是一批傻瓜。那轮子,理论上已经比民运低了几个档次,他们比轮子还不如。
   
   海内外狭义民运圈大多不懂理论,往往不是特线就是特傻,蠢货太多。对他们,往往毫无办法。
   
   本来想把真实情况好好告诉他们。一看那种样子,觉得白费劲,算了,不说了。
   
   德国解密国安部特工资料,共产党特线,几乎占了德国成年人的三分之一,把德国人吓坏了。未来中国人,也会有被吓坏的一天。
   
   =====
   
   在本文附件2《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中说到,89民运天安门的中共特线,像现在一样,也分成互相对立的两大派,其中以李录为代表的部分特线,显然是追随邓李军方,努力执行邓小平“杀二十万,稳定二十年”的方针,反对撤离广场,并努力激化矛盾,为邓小平镇压提供借口和机会。
   
   我们无法判定柴玲仅仅是上李录的当,还是也属于李录一线。而对高新、周舵、刘晓波等绝食四君子,像对柴玲一样,我们迄今无法判定他们究竟属于哪个阵营;但在当时学生大部分散走的情况下,他们对于把学生重新吸引到广场,客观效果上起到反对撤离广场,努力激化矛盾,为邓小平镇压提供借口和机会的作用,则是毫无疑问的。
   
   至于刘晓波央视作伪证以后的一系列表现,包括其后出国演讲写书,大肆攻击和丑化八九民运,大力帮助中共解脱镇压后的困境。这些做法,遭到刘宾雁、王若望以及其他民运人士的严厉抨击,让他成为大家心目中,89民运头号软骨头叛徒的形象,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垃圾。
   
   后来,忽然又好像是废物利用,重新改造,重新翻新,刘突然以比他人更激进反共的面目出现,改变投共当叛徒的形象,重新塑造高大的英雄形象,但到关键时刻关键问题上,却为中共维稳贡献力量,包括制造没有敌人等一些列谬论,这一系列表现,根据我的研究和判断,具有典型的类似线人行为的特点。
   
   刘晓波突然以比他人更激进反共的面目出现,改变投共当叛徒的形象,重新塑造高大的英雄形象,那个时候,有朋友把他的文章拿来,对我说,他的文章很厉害,很值得看看。我说:他应该是89民运的头号软骨头,现在却忽然以比其他人更英雄的非常激进的面目出现,你不觉得奇怪吗?一般说来,中共情报机构要废物利用,把软骨头线人塑造成民运英雄时,都是这么做的。我们还是不露声色地观察为好。
   
   当然,这是根据大量事实,按79民运、89民运软骨头特线的特点,所作的大致分析、估计和判断,而不是根据直接证据的铁的判断,但客观实际,89民运的头号二号前几名软骨头,像79民运的头号二号前几名软骨头一样,不当线人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小。
   
   当然,我的看法仅仅是根据本人的研究和经验作出的估计和推断,不是结论。它是否符合事实,取决于未来历史揭发的证据和客观的历史事实。
   
   不过,附3中,高智晟先生揭露中共以余杰做例子,劝说高智晟当线人的说辞,倒是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做客观旁证的例子。
   

附1: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徐水良


   

2014-6-14日


   
   
   近来,中共特线不断装疯卖傻,制造谬论,责问我们:“共产党为什么要迫害自己的线人?”说:“培养个线人再去打倒,这在逻辑上不通,不能总演苦肉计”。诬蔑攻击我们“就是判了死刑,在你眼里也还是特嫌”。
   
   其实,中共为了捧抬自己的特线,总是不断上演苦肉计,抓抓放放,不断“打压”,而特线花瓶民运就配合吹捧,往往很快就把他们的特线捧为中国和世界名人。
   
   这是假打压,假迫害,真涂金,真捧抬。
   
   但中共对自己特线,也有无数真迫害真杀害的例子。在中共的历史上,不仅经常迫害自己的特线,而且有过好多次大规模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历史。
   
   中共对他们的特线,从来是兔死狗烹,迫害屠杀不绝。特线被迫害,被处理,被处死甚至屠杀的事情,中共历史上是史不绝书。根据地时期,延安时期,建国后的潘汉年案,关露案等等无数案例,都是例子。
   
   中共迫害屠杀自己特线最著名的例子之一,是中共对自己国统区特线的十六字方针:“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已经披露的对各地地下党特线,例如对南京等地地下党特线的迫害,只是冰山一角。
   
   这个16字方针中孕含的杀机,不了解情况的人,恐怕很难理解。
   
   中共不仅在战争时期动不动杀害自己的特线。而且解放军南下以后,曾经根据这类方针,大规模屠杀自己在南方的地下党特线和游击人员。
   
   我从小就听说新四军金萧支队北撤后留在我们家乡的游击队的故事。解放军南下后,他们加入解放军,但很快被迫害,纷纷逃跑。其中一部分逃跑者,组织白军,与解放军对抗。解放军派出我们家乡北撤后担任连长的一个原金萧支队军人带领部队剿匪,剿的就是他过去的战友。文革后我与这个原连长成为忘年交,64后他写了十多万字的一个稿本,抨击邓小平64屠杀。他给我讲过当时的情况。
   
   文革中,我才发现,原来中共对地下党,尤其对派到国民党国民政府内部当特线的,非常残忍,“解放初”进行了非常普遍的屠杀。其中宁波馀姚上虞慈溪等四明山地区,杀得非常厉害。
   
   我们厂一个同事,他的父亲就是慈溪县打入国民党政府的一个地下党员。他对我说,解放了,他高高兴兴进入解放军的军管会工作,成为军管会工作人员。但不料,中共开始屠杀地下人员,不断杀人,地下党几乎快被杀光了,他一看苗头不对,赶快逃命,跑到南京隐姓埋名,才保住一命。后来在一个小煤球店当工人。我曾经帮助他到浙江省革委申诉,找过他的一些战友。及到后来,才得到平反。
   
   中共情治机构破案,很大程度上靠的是特线。其中一部分是公安人员,大部分则是利用原来有不同程度犯罪的人作线人,后者称为“灰色人员”。
   
   文革中浙江公安厅有一个造反队,是被公安厅赶到偏远山区生活,不得进入城市和铁路沿线的人组成,这些人,就与特线及保密有关,他们还是得到比较好的待遇的一批。
   
   其实,中共杀特线,往往也是出于政治原因和保密原因。
   
   至于对自己的特线判死刑,然后改名换姓到遥远的地方生活,这类事情,中共自己关于特警和特线的文章及书籍,就有披露。
   
   至于有多少特线被派入犯罪集团当线人,最后被一起判刑,甚至被杀掉,其数量,只有天知道。对于中共说来,人命不是大事。更何况是小线人的生命,中共根本不予重视。为了制造假象保护机密,以及为了保护中共形象、巩固中共政权,和其他政治上的需要,线人为大案件坐大牢,甚至真的被判死刑,那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