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正信降臨時人們為什麼沉默]
謝田文集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大卫‧萨尔纳的《人类贪婪史》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上)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下)
·川普外交政策再击中共软肋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下)
·川普能不能让墨西哥来买单
·从气定神闲进步到心领神会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中共构陷西方银行实在愚蠢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英国迟早还要再度回归欧盟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中)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下)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上)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下)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上)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下)
· 美国大学开设介绍法轮功的专门课程
·Why is China After Power and Not Greatness?
·最大出口国为何没国际品牌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上)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中)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下)
·中国的和世界的黑天鹅事件(上)
·Black Swan or Red Dragon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上)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下)
·中国的经济可不可能被唱衰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中国转型的希望
·川普成行--世界的战略转向
·川普的利益冲突也史无前例
·人民币外升内贬的电梯理论
·入世15年的中国如何转正
·Social Media: 社交媒体或社会媒体?
·雷洋的1200万元和中共的960万亿
·中国为什么非得当最大赢家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治解决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上)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中)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下)
·德国电影《两面人》的中国启示
·西班牙电影《蝴蝶》的中国启示
·中美贸易之战是否已经开打
·中美贸易战若开打谁先称臣
·中美贸易战能不能彻底避免
·紐時為何走入共產主義圈套
·中美之間真正的戰爭是什麼
·美國的通貨膨脹是怎麼算的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上)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下)
·中國百篇論文被撤有多嚴重?
·孔子學院在未來的最好出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正信降臨時人們為什麼沉默

   正信降臨時人們為什麼沉默

   商管智慧(第537期 20170629)

   正信降臨時,人們經常會保持沉默。圖為電影《沉默》的劇照。(網路圖片)正信降臨時,人們經常會保持沉默。圖為電影《沉默》的劇照。(網路圖片)

   文 _ 謝田(中華民國外交部「台灣獎助金」獲獎學人、國立台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訪問學者、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六月中旬去新加坡參加了一個研討會,回臺北的飛機上,看了一部電影叫做《沉默》(Silence)。這部2016年剛剛出版的電影,其實點到了一個人類社會非常關鍵、非常敏感、也非常直指人心的問題,那就是我們碰到一種新的學說,新的理論,新的信仰,和新的正信的時候,對大多數人來說,人們會自然而然的採取一種是什麼樣的應對態度,對位於關鍵位置上的人來說,或社會的統治者、管理者來說,又該採取什麼樣的態度,這樣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面對正信,有人欣然從之,有人奔走相告,有人學而時習之,有人抵觸拒絕,有人驚慌失措,有人利用權位全力打壓,還有更多的人選擇了沉默。

   電影《沉默》的導演是意大利裔美國人馬丁‧斯考西斯(Martin Scorsese),他的電影生涯橫跨半個世紀,尤其是以他西西里美國人、羅馬天主教的原罪的概念,救贖、信仰、黑手黨、當代犯罪等主題的電影作品聞名於世。他屬於新好萊塢一代的製片風格,獲獎無數,是電影史上非常有影響力的導演。斯考西斯為了拍攝這部電影,整整籌備了四分之一個世紀。

   《沉默》的故事,是根據日本作家遠藤周作(Shusaku Endo)的同名小說寫成。遠藤周作生於1923年,卒於1996年,他在11歲的時候,轉而信仰羅馬天主教。他在法國留學,學習法國天主教文學,他的作品被翻譯成英文、法文、俄文和瑞典文,其主旋律,常常是為什麼在日本的土壤上,基督教很難成長。電影《沉默》可以說是商業上失敗的例子,根本就沒有賺到錢,製作費用4000萬美元,但票房收入只有1600萬美元。但電影深刻的思想意義,顯然超出了其經濟上的效果。

   故事發生在日本長崎(Nagasaki, Japan),就是日本兩個遭遇原子彈爆炸襲擊的城市之一(另一個是廣島)。在17世紀的日本,兩個耶穌教會的牧師從葡萄牙旅行至日本,來傳播基督天主教,時代背景是在德川幕府對日本羅馬天主教徒島原叛亂(1637-1638)的鎮壓之後,是所謂的「隱藏的基督教」時代,跟中國目前基督教的「地下教會」,頗有幾分相像。有趣的是,雖然是日本的故事,但電影其實整個都是在臺灣拍攝的,就在臺北附近。

   葡萄牙天主教神父法瑞拉(Father Ferreira)去日本傳教,但目睹了日本幕府當局對跟隨他的日本信徒的酷刑折磨,他幫不上忙,內心非常痛苦。後來,消息傳到澳門的天主教學院,說神父法瑞拉被酷刑折磨之後,宣布放棄了他的信仰。神父法瑞拉的兩個學生,分別是神父羅德里格斯(Father Rodrigues)和神父加魯坡(Father Garupe)對此不敢相信,認為他們的老師、信仰堅定的神父法瑞拉不可能背叛天主。他們決定親自去日本,去找法瑞拉神父。

   偷渡到了日本之後,他們絕望的發現,日本的天主教徒都被打壓、被趕到了地下。幕府的武士抓到祕密的基督徒之後,把他們綁到立在海水裡的十字架上,海水漲潮的時候,這些人就都被活活淹死了。他們的屍體還被用日本的方式火化,這樣他們就不能用基督教的方式下葬了。

   看到日本基督徒受苦,羅德里格斯神父非常自責,他也被他拯救的日本基督徒給幾次出賣,矛盾之中他陷入絕望。幕府的武士看到很難讓信徒放棄信仰,就轉而試圖用迫使西方神父放棄信仰的辦法,來摧毀日本信徒的信心和信念。羅德里格斯神父如果拒絕,幕府就不斷的砍頭殺害一個個日本信徒,以此來要挾羅德里格斯。

   最後,羅德里格斯神父終於遇到了法瑞拉神父,他們遠道而來要尋找的人。但這個法瑞拉神父已經不是原來他們非常敬仰的天主教神父、神學院教授了,而是一個日本人了,還有一個日本名字——澤野川(Sawano Chuan)。法瑞拉繼承了一個去世的日本男子澤野川的一切,他的房子、妻子、孩子,甚至他的名字。法瑞拉(澤野川)說他在日本花了15年的時間,才最後被轉變,然後在日本寺廟內研讀,尋找詆毀他的信仰的理論根據。羅德里格斯神父怒斥法瑞拉(澤野川),說他放棄信仰、背叛天主是恥辱,然後離開了法瑞拉(澤野川)。

   幕府的高官暗示、「啟發」羅德里格斯神父,他只要放棄信仰,詆毀天主教,說明天主教不好,不適合日本社會,他就也可以有機會,去繼承一個失去的日本男子的一切——包括房子、孩子、妻子和名字。而只要他不答應,日本的天主教徒就一個個在他的面前被倒吊起來,頭朝下插入地上的大洞,耳朵後面割一個小口子,這樣被吊的人就會異常痛苦,但血液會從小口子慢慢的流出,人不會立即死掉。

   羅德里格斯在痛苦之中,看著地上他的頭顱映在水中的影像,他幻想看到了耶穌基督,告訴他為了不讓其他信徒受苦,他可以叛教,可以用腳踏上基督的雕像。幕府武士用踐踏基督像的方式來驗證日本天主教徒是否放棄信仰,這一幕,許多中國人並不陌生。中共鎮壓法輪功精神運動、用武力逼迫人們放棄信仰的時候,用的是日本一千年前獨裁武夫同樣的手法。最後,羅德里格斯放棄了,他也得到了一個日本妻子、房子、和名字——岡田。

   影片和原書都叫做《沉默》,是因為正信降臨、被迫害的時候,很多當事人、旁觀者都選擇了沉默;信徒被砍頭的時候,很多人選擇了沉默;神父被利誘、威脅、強迫放棄信仰的時候,他自己也非常沉默。羅德里格斯(岡田)去世時,人們發現,他的日本妻子沒有像日本人那樣哭泣,羅德里格斯(岡田)下葬時,屍體被放進一個大的圓形木棺,隨後屍體按日本神教的方式被火化。但在他的手心裡,他的日本太太偷偷放進去的,卻是他剛來日本時,別人送給他的、一個非常原始而簡單的小十字架。

   德川幕府的武士,何其威風凜凜、所向無敵,他們也得到了人表面的服從,但他們遇到了發自內心的、深沉的抵抗。試圖用武力改變人心,古今中外,都注定是徒勞的。◇

(2017/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