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正信降臨時人們為什麼沉默]
謝田文集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间的尊崇
·日本印象之四:细节中的魔鬼和日本人的礼节
·日本印象之五:神社前的独行者与邻里相处之道
·新奥尔良的温馨、美食、和苦涩
·福建移民的帝王热和东北养户的蚁神梦
·美商界未来精英看当代中国
·一千六百万分之一差错的达巴瓦拉
·国人的思维是怎样被搞乱的?
·萨尔兹堡的盐巴与波希米亚的水晶
·量身定做的宝马和客串的士的奔驰
·布拉格咏叹调:世纪的幽默与淳朴的狡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正信降臨時人們為什麼沉默

   正信降臨時人們為什麼沉默

   商管智慧(第537期 20170629)

   正信降臨時,人們經常會保持沉默。圖為電影《沉默》的劇照。(網路圖片)正信降臨時,人們經常會保持沉默。圖為電影《沉默》的劇照。(網路圖片)

   文 _ 謝田(中華民國外交部「台灣獎助金」獲獎學人、國立台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訪問學者、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六月中旬去新加坡參加了一個研討會,回臺北的飛機上,看了一部電影叫做《沉默》(Silence)。這部2016年剛剛出版的電影,其實點到了一個人類社會非常關鍵、非常敏感、也非常直指人心的問題,那就是我們碰到一種新的學說,新的理論,新的信仰,和新的正信的時候,對大多數人來說,人們會自然而然的採取一種是什麼樣的應對態度,對位於關鍵位置上的人來說,或社會的統治者、管理者來說,又該採取什麼樣的態度,這樣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面對正信,有人欣然從之,有人奔走相告,有人學而時習之,有人抵觸拒絕,有人驚慌失措,有人利用權位全力打壓,還有更多的人選擇了沉默。

   電影《沉默》的導演是意大利裔美國人馬丁‧斯考西斯(Martin Scorsese),他的電影生涯橫跨半個世紀,尤其是以他西西里美國人、羅馬天主教的原罪的概念,救贖、信仰、黑手黨、當代犯罪等主題的電影作品聞名於世。他屬於新好萊塢一代的製片風格,獲獎無數,是電影史上非常有影響力的導演。斯考西斯為了拍攝這部電影,整整籌備了四分之一個世紀。

   《沉默》的故事,是根據日本作家遠藤周作(Shusaku Endo)的同名小說寫成。遠藤周作生於1923年,卒於1996年,他在11歲的時候,轉而信仰羅馬天主教。他在法國留學,學習法國天主教文學,他的作品被翻譯成英文、法文、俄文和瑞典文,其主旋律,常常是為什麼在日本的土壤上,基督教很難成長。電影《沉默》可以說是商業上失敗的例子,根本就沒有賺到錢,製作費用4000萬美元,但票房收入只有1600萬美元。但電影深刻的思想意義,顯然超出了其經濟上的效果。

   故事發生在日本長崎(Nagasaki, Japan),就是日本兩個遭遇原子彈爆炸襲擊的城市之一(另一個是廣島)。在17世紀的日本,兩個耶穌教會的牧師從葡萄牙旅行至日本,來傳播基督天主教,時代背景是在德川幕府對日本羅馬天主教徒島原叛亂(1637-1638)的鎮壓之後,是所謂的「隱藏的基督教」時代,跟中國目前基督教的「地下教會」,頗有幾分相像。有趣的是,雖然是日本的故事,但電影其實整個都是在臺灣拍攝的,就在臺北附近。

   葡萄牙天主教神父法瑞拉(Father Ferreira)去日本傳教,但目睹了日本幕府當局對跟隨他的日本信徒的酷刑折磨,他幫不上忙,內心非常痛苦。後來,消息傳到澳門的天主教學院,說神父法瑞拉被酷刑折磨之後,宣布放棄了他的信仰。神父法瑞拉的兩個學生,分別是神父羅德里格斯(Father Rodrigues)和神父加魯坡(Father Garupe)對此不敢相信,認為他們的老師、信仰堅定的神父法瑞拉不可能背叛天主。他們決定親自去日本,去找法瑞拉神父。

   偷渡到了日本之後,他們絕望的發現,日本的天主教徒都被打壓、被趕到了地下。幕府的武士抓到祕密的基督徒之後,把他們綁到立在海水裡的十字架上,海水漲潮的時候,這些人就都被活活淹死了。他們的屍體還被用日本的方式火化,這樣他們就不能用基督教的方式下葬了。

   看到日本基督徒受苦,羅德里格斯神父非常自責,他也被他拯救的日本基督徒給幾次出賣,矛盾之中他陷入絕望。幕府的武士看到很難讓信徒放棄信仰,就轉而試圖用迫使西方神父放棄信仰的辦法,來摧毀日本信徒的信心和信念。羅德里格斯神父如果拒絕,幕府就不斷的砍頭殺害一個個日本信徒,以此來要挾羅德里格斯。

   最後,羅德里格斯神父終於遇到了法瑞拉神父,他們遠道而來要尋找的人。但這個法瑞拉神父已經不是原來他們非常敬仰的天主教神父、神學院教授了,而是一個日本人了,還有一個日本名字——澤野川(Sawano Chuan)。法瑞拉繼承了一個去世的日本男子澤野川的一切,他的房子、妻子、孩子,甚至他的名字。法瑞拉(澤野川)說他在日本花了15年的時間,才最後被轉變,然後在日本寺廟內研讀,尋找詆毀他的信仰的理論根據。羅德里格斯神父怒斥法瑞拉(澤野川),說他放棄信仰、背叛天主是恥辱,然後離開了法瑞拉(澤野川)。

   幕府的高官暗示、「啟發」羅德里格斯神父,他只要放棄信仰,詆毀天主教,說明天主教不好,不適合日本社會,他就也可以有機會,去繼承一個失去的日本男子的一切——包括房子、孩子、妻子和名字。而只要他不答應,日本的天主教徒就一個個在他的面前被倒吊起來,頭朝下插入地上的大洞,耳朵後面割一個小口子,這樣被吊的人就會異常痛苦,但血液會從小口子慢慢的流出,人不會立即死掉。

   羅德里格斯在痛苦之中,看著地上他的頭顱映在水中的影像,他幻想看到了耶穌基督,告訴他為了不讓其他信徒受苦,他可以叛教,可以用腳踏上基督的雕像。幕府武士用踐踏基督像的方式來驗證日本天主教徒是否放棄信仰,這一幕,許多中國人並不陌生。中共鎮壓法輪功精神運動、用武力逼迫人們放棄信仰的時候,用的是日本一千年前獨裁武夫同樣的手法。最後,羅德里格斯放棄了,他也得到了一個日本妻子、房子、和名字——岡田。

   影片和原書都叫做《沉默》,是因為正信降臨、被迫害的時候,很多當事人、旁觀者都選擇了沉默;信徒被砍頭的時候,很多人選擇了沉默;神父被利誘、威脅、強迫放棄信仰的時候,他自己也非常沉默。羅德里格斯(岡田)去世時,人們發現,他的日本妻子沒有像日本人那樣哭泣,羅德里格斯(岡田)下葬時,屍體被放進一個大的圓形木棺,隨後屍體按日本神教的方式被火化。但在他的手心裡,他的日本太太偷偷放進去的,卻是他剛來日本時,別人送給他的、一個非常原始而簡單的小十字架。

   德川幕府的武士,何其威風凜凜、所向無敵,他們也得到了人表面的服從,但他們遇到了發自內心的、深沉的抵抗。試圖用武力改變人心,古今中外,都注定是徒勞的。◇

(2017/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