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15-2:453-2018年天象揭秘]
《推背图》归序全解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3-2日本灭佛、文革灭佛引出的真机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4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上)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4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上)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4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上)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5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中)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5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中)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5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中)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6基督教史在奠定答案(下)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守氐死君有贼臣?(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7-5守氐死君有贼臣?(5)
·习近平天难,荧惑可解?27-6守氐死君有贼臣?(6)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8推背图中的2016和习近平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8推背图中的2016和习近平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9凶险天象的真机(上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9-2016凶险天象的真机(上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29-2016凶险天象的真机(上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0-2016凶险天象的答案(中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0-2016凶险天象的答案(中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1)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2-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2)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3_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3)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4_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4)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5-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5)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6-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6)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7_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7)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8_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8)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9_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9)
·习近平天难,荧惑守心可解?31-10_2016年凶险天象的答案(下10)
·习近平的所为与2016年荧惑守心天象的对应
·守心结束,习近平未悟
·荧惑守心结束,习近平未悟(2)
·
·天象:盛世血路29道德天衡,苻坚佐证《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30兵家的通天大道《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31:张良提醒,刘邦现形《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32:刘邦收发自如,樊哙进退两便《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3:想象历史,难见真容《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4:鞍镫雏形,颠覆专家《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5:重兵阻项羽,徒劳费心机《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
·第二部下:五星连珠-盛世血路《遥视历史问天机》
·第一章 连璧五星,是吉是凶?《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第一节 《史记》的三种记载《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部1章
·第二节 《汉书》附会定“祥瑞”《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1章
·第三节1 祥瑞足迹,一误再误《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1章
·第三节2 祥瑞足迹,一误再误2《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1章
·第三节3 五星连珠,中华易主,盛世血路《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1章
·第四节:五星连珠:给刘邦贴金的凶兆《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第二章:西聚五星,韩信扫群雄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下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2残败的古迹,伪史的端倪《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3缘起传奇见天机《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4天厌项羽,刘邦上位《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下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5韩信应命,众望所归《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下第二章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6采蘑菇的小乞孩《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7河边插鱼,乞食漂母《遥视历史问天机》2下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8命换韩信草《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下
·第二章:天象:西聚五星9人生苦旅,神传文化《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西聚五星10山林打鸟遇大道《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西聚五星11大道争天命《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下第二章
·天象:西聚五星12师父的叮嘱《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西聚五星13新旧历法藏玄机《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西聚五星14出山入世,胯下之辱《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下第二章
·天象:西聚五星15初投楚军卫项羽《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下第二章
·天象:西聚五星16项羽新安大屠杀《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西聚五星17项羽分封18国《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西聚五星18项楚军营埋英才《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西聚五星19初投刘邦险被斩《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20韩信风卷三秦,刘邦“平分天下”《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21史书造假留后患《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22水淹战的境界《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23韩信速建功,史书多造假《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24刘邦空许“三不杀”《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25韩信说五行,刘邦夺七军《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26韩信贺天象,刘邦喜若狂《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27彭城兵败韩信在?《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28刘邦征彭城,韩信待救驾《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29道德天衡,苻坚佐证《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30兵家的通天大道《遥视历史问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31:张良提醒,刘邦现形《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下
·天象:盛世血路32:刘邦收发自如,樊哙进退两便《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3:想象历史,难见真容《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4:鞍镫雏形,颠覆专家《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5:重兵阻项羽,徒劳费心机《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6:项羽闪电,樊哙破胆《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7:两件兵器,项羽神力《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8:3万灭50万《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39:天佑刘邦,天风救援《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0:刘邦弃妻隐子《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1伪史端倪露真机《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2口传有假假中真《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3:京索之战真容还原《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4:止戈为武,兵道正路《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5:刘邦陷危,韩信破围《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6:荥阳战略展宏图《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盛世血路47:刘邦许愿赚韩信《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天而为痛悔迟15-2:453-2018年天象揭秘

第十五章 千年欺骗挖根源,逆天天谴见真颜2


   

2.逆行守心,梁武帝逆天应劫

   
   现在天文学计算表明:公元549年发生了荧惑逆行守心的天象,而《梁书》记载的时间有小误[8]。

   
   逆天而为痛悔迟15-2:453-2018年天象揭秘

   图15-1:公元549年荧惑守心天象图。
   
   从图中能看出,火星留守心宿的时刻在拐点的6月24日,离心宿最近,对天子威胁最大。而6月12日是进入心宿范围的时刻,火星运行极为缓慢,进入“滞留”状态,虽然不及最凶险的24日,但是它的位置与24日只差0.03度。梁武帝死于荧惑进入心宿的6月12日(图中绿色圆点),与6月24日留守点相比,减寿12天,也算是准确应验了。
   
   前面讲过,应劫于逆行守心的天子,一定是逆天的。对于梁武帝萧衍,在人间评价是冰火两重天。一些佛学者称萧衍为弘扬佛法的“大德楷模”,佛教以外的学者说他“佞佛误国”,真相究竟怎样?
   
   其实历代佛门高僧都知道萧衍的真面目,只是不愿意说破天机而已,而今是到了不说不行的时候。
   

3.千年迷人眼,今日示真颜

   

骗了1500多年的“反面典型”?

   
   提到萧衍,人们就会想到那个著名的、虔诚的“佛教徒皇帝”,大力修建佛寺,推广佛教,曾4次舍身同泰寺出家,他参阅佛经写成《慈悲道场忏法》十卷——现在叫做《梁皇宝忏》,“超度”了他谤佛遭恶报的皇后,至今盛行不衰。但是历史上都把他当作佛教误国的典型,因为萧衍亲身证实了佛教“在家破家,在国破国”。1500多年来,佛教人士在赞美萧衍兴佛的同时,一直在小心地回避“萧衍崇佛误国”、“梁武帝兴佛灭国”的“事实”,而反佛者的则把他作为利器,对佛法口诛笔伐。
   
   但是,历史的常识永远不是天机,历史的真相绝非表面的想像。当我们把萧衍所行所为的实质揭示开来的时候,大家能看到萧衍处处违背佛教教义做事,佛经中早就留下了对“魔弟子”的预言,萧衍是否应验,大家可以自己评判。
   

歪曲佛经,诽儒谤道

   
   梁武帝萧衍开始信道教,后来改信佛教,下了一篇《敕舍道事佛》的诏书。诏书把道教始祖老子,儒教鼻祖孔子都说成是如来佛的弟子,说他们走了旁门邪道。而且说:百官和皇族都应该改变信仰,和他一样改信佛,“反伪就真,舍邪入正”[9]。
   
   前面我们讲过,佛、道都是正法,高僧、高道之间都是互相敬重的。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的国师、天师道的创始人寇谦之,就极力反对拓跋焘灭佛,只是没拦住。修行哪个法门是自愿,但萧衍改换门庭,还要诽谤道教、诋毁祖师,连孔子、周公也要贬斥一番……谤道也是谤正法,和谤佛的罪是一样的。
   
   现在学术界认为:老子要早于释迦牟尼,《道德经》更早于佛经,因为佛经是释迦牟尼灭度后,弟子们集结整理的,当时是口传心授,佛经系统地整理成文字是在500年后。所以,萧衍凭空乱断,把老子也说成是如来弟子,是对佛经教义的肆意歪曲,犯了佛教的大忌。违背佛教教义,能说是佛信徒?
   
   当然,佛教信徒也难免有错,违背一点教义再改正过来,遵照佛经修行,还是佛弟子,但是萧衍的违背可不是一点,而是根本性的违背。
   

佛教讲平等、善待众生,萧衍徇私枉法,鱼肉百姓

   
   大家都知道佛家讲人人平等,普渡众生。梁武帝做的正相反,对亲族、对恶人极为纵容,对百姓极为刻薄。
   
   萧衍的六弟临川王萧宏,505年率数十万精锐战北魏,在洛口(今安徽怀远附近)被吓住,北魏笑称萧宏为“萧大娘”,称另一个想退兵的吕僧珍为“吕姥姥”。魏军中望气(云气,最低层次的天象)的人说九月份南梁退兵,魏军就按兵不动。到了九月份,梁军在军事上占优势,但是一天夜晚风雨大作,“萧大娘”吓得弃军而逃,造成兵溃。梁军自相践踏,死伤惨重,逃亡的更多,刀枪辎重扔了一路,萧宏后来反而一路升官。萧宏和萧衍的女儿通奸,两次弑君篡位未遂,萧衍却宽恕了他们。而后萧宏大肆聚财,强夺民财,侍女千人,穷奢极侈。萧衍去萧宏家查库,见30多间库房中堆钱三亿,另外库房满是奇珍异宝,布、绢、丝、绵、漆、蜜、朱砂无数,萧衍反而称赞六弟生活大气![10]
   
   萧衍还大规模推行铁钱,以“梁铁五铢钱”代替铜钱,廉价的铁钱造成恶性物价。《隋书》记载:“私铸铁钱泛滥堆积如丘山,物价腾贵,买点东西就得用车拉钱。[3]”一斗米卖80万钱,这和唐朝贞观四年的斗米4钱,形成鲜明的对比!不断的通货膨胀,被掠夺最厉害的,是基层百姓。
   
   萧衍一朝,官员贪腐,贵族奢靡,动辄奴婢千人。百姓赋税、徭役较以往更为繁重,妇女都被迫服徭役,多纳税。
   

佛家威惩凶徒造福众生,萧衍呵护凶徒祸害百姓

   
   萧宏的儿子萧正德,做过萧衍的养子,偷盗掘墓,无恶不作。后来萧正德见萧衍生了儿子,自己做太子无望,就投奔北魏;在北魏不得意,又回来谢罪。萧衍宽恕了他,恢复爵位、封官。而萧正德继续胡作非为,纠结亡命徒,黄昏时分在路上杀人为乐。当时朝中功臣豪门子弟很多都极为放纵,专门杀人抢劫、奸人妻女,家里不管,官吏不敢管,萧衍睁一眼闭一眼。后来萧正德的弟弟萧正则因为抢劫、杀和尚,才被放逐。对萧正德免官不久又升官。
   
    525年萧正德领军北伐,后来像他父亲一样弃军逃走,被罢官流放,还没到流放地就被追上赦免了,不久又恢复爵位[11]。
   
   大家听到过许多佛教故事,《西游记》中也有不少,佛家对于恶人凶徒都是展现佛法的威严、严惩的,恶人看到强大的法力、被吓醒悟、真心悔过,才给他网开一面。而萧衍对恶人,一味纵容,处罚轻描淡写,很快恢复官爵,如此徇私枉法,是对受害百姓最大的不公,民众无处申冤。萧衍对百姓却极为苛刻,百姓犯法要被连坐,老幼不免;一人逃亡,举家罚作苦役。人人思乱,起义不断。
   
   萧衍这么崇信佛法、大兴佛法,怎么不出盛世?国家反而成了这个样子?
   
   实际他不是兴佛,行为在根本上完全违背了佛教众生平等的教义,如此呵护腐败,压榨百姓,怎么是慈悲的佛教徒所为?
   
   (未完,待续)
   
   注释:
   
   [8]《梁书》:“梁武帝太清三年(549年)正月壬午,荧惑守心……三月丙子(5月3日),荧惑守心……五月丙辰(6月12日),高祖崩于净居殿,时年八十六。” 因为不可能同年两次守心,可见天象官的水准有限,时间也给提前了,怀疑史官为附会“先天象、后人事”的理念而做了改动。
   
   [9]《敕舍道事佛》: “门下,大经中说道有九十六种,唯佛一道,是于正道,其余九十五种,皆是外道。朕舍外道,以事如来,若有公卿能入此誓者,各可发菩提心。老子周公孔子等,虽是如来弟子,而为化既邪,止是世间之善,不能革凡成圣。公卿百官,侯王宗室,宜反伪就真,舍邪入正……门下速施行。”
   
   [10]《南史·萧宏传》
   
   [11]《隋书·食货志》
(2017/07/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