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中共造假,举世罕见]
孙宝强
·孙宝强简介
·谁是‘一手胡萝卜,一手狼牙棒’的狼外婆?
·红楼女囚(1)收容审查
·红楼女囚(2)看守所第一个早晨
·红楼女囚(3)秘密抓捕
·红楼女囚(四)第一次受审
·红楼女囚(五)摄像
·红楼女囚(六)回忆
·红楼女囚(七)黑三角
·红楼女囚(八)自残者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造假,举世罕见

    最近,有关刘晓波在狱中被检查被治疗的视频,刘晓波衷心感谢队长关爱的讲话,刘晓波兴致勃勃回家探视的截图比比皆是。我只看了一点就看不下去了。
    中共假造,举世罕见。监狱造假,更是登峰造极。在我被关押的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就是一个造假专业户。让褴褛的农村犯人穿上政府发放的新棉袄以便摄像;让痛苦的犯人涂上胭脂穿上演出服以便宣传;让生不如死的犯人在接见厅大谈监狱的幸福生活;让冤假错案者捶胸顿足写认罪伏法书。如果你拒绝,那就停止接见手铐伺候。在公判大会上,他们命令我穿上有领口的正装并不许有愤怒的表情;在给家人的信中,他们规定不能把真实的监狱生活说出去,不能曝光为赚取外汇而让犯人一天工作二十个小时的真相。
    当监狱长参观女监时,我们必须流露出党妈妈给我们新生命的满足;当有人来参观监狱时,我们必须是一群伊甸园的幸运儿。监狱造假寡廉鲜耻;中共造假,寡廉鲜耻无以复加。
   
    六四中,让便衣警察妆扮成学生,殴打军人焚烧军车,为血洗北京做好铺垫;上海市光新路火车事件,也是警察穿上便衣,点燃火车上的窗帘和座椅,然后栽赃给群众,拉开血腥镇压的一幕。栽赃,是中共的把戏,陷害,是中共的擅长。


   
    郭文贵在六月二十八号的视频中,已经曝光了刘晓波最后的归宿:刘晓波病死狱中,至死,都不能说出监狱的真相。刘晓波病死狱中,至死,都要歌颂共产党。现在,中共的目的已经达到。
    刘晓波说他“没有一个敌人”。但是,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剃头挑子一头热的一厢情愿。不是“敌人”的中共,已经谋杀了他。
    苍天已死,黄天当道。岁在甲子,天下大吉。我要振臂高呼:不做刘晓波,只做郭文贵。
(2017/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