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三)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八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四)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五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七)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八)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九)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一)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二十二)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二十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 二十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十六)

    曹作芬
   
    十六 运动叠加经受考验
   
    不久学校真的搞起了四清运动,先是每人写检查,交待自己的资产阶级思想极其根源,然后大家评议,最后给每个教师定级。最好的为一级,再好的为二级,往下是三级,最差的为四级。但被定为几级,本人是不知道的。我被停课两周写检查,几次通不过。可不知道为什么,两周以后又让我上课了。后来听说别的村校凡是被定为四类的教师都被开除了公职,从此以后我便自我解嘲地称自己为三类半教师,勉强保住了公职。


   
    66年夏,六道口村的四清运动还没结束,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又来了,两个运动叠加在一起搞。很快学校有了红兵,那些记工分的老师基本上都是红卫兵,成为监视国办教师的主力,拿国家工资的老师中只有韩万珍和储素英两人是红卫兵,其他人都成了运动对立面。韩万珍当选为革委会主任,掌握了学校领导权。不久,校长郭继贤靠边站了,在革委会韩主任的领导下,停课搞起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离六道口村一里多地有的大刘堡村,村里有两个复式班三名教师,韩宝贤(韩万珍之父)安老师和刘老师(记工分教师),也到六道口学校和我们一起搞运动。
   
    先是互相揭发互相贴大字报,首先给党内走资派校长郭继贤贴的大字报有:“打倒钻入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郭继贤”、“郭继贤崇洋媚外,戴的皮帽子是美国的,用的指甲刀子是德国的,皮鞋是英国的”,“郭继贤是富农阶级的孝子贤孙”等等,见了这些给郭校长贴的大字报,大家很快锁定一个人,这个人为了入党和校长套近乎经常出入校长室,所以她知道校长平时用的小东西是外国货,今天摇身一变成为揭发校长的急先锋。大字出现之后就对郭继贤进行了批斗,让他交代问题,之后便靠边站了。接下来就给我贴大字报“打倒漏划右派曹作芬”;“曹作芬宁嫁右派也不要团籍”,“曹作芬害怕革命运动,她说,她在王庆坨看见革命群众揪斗反革命分子游街很害怕,就钻进合作社里去了,她为什么害怕,是心里有鬼才害怕。”,“曹作芬对社会主义不满,见学校门前女要饭的,就要把伙食团的玉米面给她,她同情要饭的是假,她想的是自己带着孩子到这来教学委屈了她。她这是对社会不满”,“那女人带孩子出来要饭,是故意给政府抹黑,同情这样的人就是对政府不满”,“那要饭的女人是地主婆,她是故意给社会抹黑。”,“曹作芬恶毒攻击社会,她提议给那要饭的女人玉米面,我们都不同意,她回到宿舍就唱歌‘月牙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高楼饮美酒,几家流浪在街头’”;“她重用地富子弟,她选地主子弟当班长,富农子弟当组长”。
   
    过了一段时间我便失去了自由,不准我去三奶奶家看湘君,我仅有的一个手提箱,也被红卫兵翻了个底朝天,检查我有没有反动的墨迹。我平时记录的小本子也被他们没收了。
   
    很快转入让我交代罪行阶段,他们把我带到一间教室让我低头认罪(当时我心里想,这个场面我似曾相识,当年的反右派运动不也是这样搞的吗),二十多名教师对我进行围攻,让我针对革命老师在大字报中揭发的罪行逐一进行交待。我低着头忏悔地向革命老师们交待罪行:“57年我稀里糊涂的嫁给了右派,我只认为他有才,二十多岁的年轻讲师,能在刊物上发表上万字的学术论文,我佩服他,别的我没考虑,我这是严重丧失立场”,“在王庆坨我是看见好些人簇拥着一个五花大绑的人游街,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真的很害怕,就赶快进了合作社,回来吃饭的时候我跟大家说了,现在懂了这是害怕革命运动”,下面有人插话“你心里有鬼所以害怕”。又有人质问:“我们都不害怕,你为什么害怕”?韩万珍说:“先别问她让她继续交待”。我接着交待,“我提了给要饭的人玉米面,让她带孩子回家去,大家不同意也就算了,我真没考虑那么多。说我回宿舍唱歌了,我真不知道有这么个歌,连有这么歌都不知道,怎么会唱呢”。我在选班干部时只考虑学生的个人表现了,没考虑他们的出身,他们都是孩子,他们的爷爷是地主富农,早就死了与他们有什么关系?”。
   
    这时韩万珍生气了,大声说:“曹作芬不老实”,于是她带头喊起了口号:“打倒漏划右派曹作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这样,我便成为地地道道的阶级敌人,“漏划右派”,让我下去进行深刻检查。
   
    随着运动的深入,社会上出现了“打倒刘少奇的大字报”(当时我被剥夺了自由,不准看报,不准听广播,不准与外界接触,见到这样的大字报感到吃惊也很困惑),后来革委会派人去二窑调查刘维俊的档案,回来以后我又多了一条罪名“打倒刘少狗的孝子贤孙媳妇曹作芬”。
   
    我被定罪以后,就让我一遍又一遍地写检查交待罪行,每交待一次都说认罪不深刻,再写,再写,有时就写个通宵,隔几天向全体教师交待一遍。因为总过不了关,每次我一边交待一边掉泪,很快一张漫画贴在老师办公室门前,上面画着我的人头像,下面写着:“曹作芬哭天抹泪蒙混过关”。这张漫画更煽起了革命教师对我的仇恨。
   
    接着就批斗住本村的刘祥久老师,罪名是在国民党时他做过伪事。那时刘祥久老师已经四十多岁,在本校任教多年,学校好些年轻老师都是他的学生 ,因为资格老平时对年轻积极分子有些不恭。这次借运动杀杀他的威风,再加上刘祥久老师和韩宝贤(革委会主任之父)同在国民党时做过伪事,革委会主任为保其父过关也必须先把刘祥久老师打倒。这样二十多个老师的学校就揪出三个阶级敌人——钻入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郭继贤,漏划右派刘少奇的孝子贤孙媳妇曹作芬,历史反革命分子刘祥久。全体革命教师受到了一次深刻的阶级路线教育。
   
    上批刘邓下肃流毒,我们三人就成为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基层骨干,资产阶级反动教育路线的推行者和执行人。为了上批刘邓下肃流毒,我们被两个红卫兵(男的王俊祥候补党员,女的张玉琴共青团员,都是民办老师,二十岁出头)押着到处批斗,有时到教室里分班批斗,有时在学校院子里搞全校批斗,有时到生产队批斗。
   
    一次六道口村召开全村批斗四类分子大会,王俊祥把我们三人押上了会场。只见空场子里人山人海,靠北面搭了个批斗台,台子正中央贴毛主席巨幅画像,台上站着几个人,其中就有学校革委会主任韩万珍。我们三个阶级敌人,和本村四类分子排成一排,弯着腰,低着头,站在批斗台前面,面对台下的观众。批斗会开始了,先批斗了本村的阶级敌人(那时脑子一片混乱,批斗的谁,批了些什么,我一概没入耳),这时只听到韩万珍大声喊道:把党内资产阶级走资派,阶级异己分子郭继贤,历史反革命分子刘祥久,漏划右派,刘少奇的孝子贤孙媳妇曹作芬带上来!我们被带上了批斗台,这时王俊祥挨个按我们的脑袋,嘴里说着“低头老实点”
   
    我们三个人低地头弯腰站在批斗台上,接受村里社员的批斗。首先是韩万珍向广大村民宣布我们的罪状(还是学校批判的那些内容),当宣布完我的罪状后,不知是谁揪起我的头发,让我仰面向着下面的观众,这人大声喊:“大家瞧瞧,认着点,这就是刘少狗的孝子贤孙媳妇,漏划右派分子曹作芬”说完又用力把我的头按下。这时韩万珍便带领群众高呼口号:“打倒漏划右派曹作芬!”,“打倒反革命分子刘祥久!”,“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郭继贤!”,“中国共产党万岁”,“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万岁!”。
   全村批斗大会之后,一天我在打扫厕所,我班的一个女学生见旁边没人,小声对我说:“那天我妈妈参加完批斗您的大会,回家后哭了。我妈说,曹老师为了给你补习功课,不知到咱家来过多少次,我见她被红卫兵揪着很心痛”。
   
    这次批斗以后就没见到郭继贤校长(十几年后才知道他被遣送回老家了,武清县曹子里村接受改造),我和刘祥久老师每天由红卫兵王俊祥押着,在学校内劳动改造。首先是平整操场,刘祥久老师推一辆独轮车,我拿一把铁锨,我们到村边取土,再一车一车推回来,垫在操场的低洼处。劳动改造可比挨批斗好受多了,起码精神不紧张,在看守不在的时候我们还可以说说笑笑。操场垫平以后,我们就做些学校的杂事,打扫院子,烧开水等等。
   
    劳改了几个月,不知为什么,又让我和刘祥久老师上课了,但还被监视,没有人身自由。何去何从任凭革委会主宰吧,从此我战战兢兢地活着,朝不虑夕。
(2017/07/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