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苏明张健评论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2017-07-06

   

   释迦牟尼的第二十八代传人达摩大师,发现东方的震旦之国,就是中国有大乘气象,于是在南北朝时期来中国传佛法。在传授了二十年禅宗的心法后,他把衣钵传给了中国禅宗的二祖神光。在他离开中国之前,不无遗憾地对神光说:“、、、、、、明道者多,行道者少。说理者多,通理者少。”

   正是因为他对震旦之国民的失望,所以只传授了小承佛法。在许多中国人的家庭里,都把古人流传下来的“诗礼传家”、“诗书世泽”作为座右铭,专心于修、齐、治、平的学问。却忽略了对人本、人文、哲学的探讨,于是把佛、道两家的学术思想都当做了宗教中的神佛去祈祷。拜佛求神去保佑宗教的心想事成,似乎是一条最简便的途径去实现自己的欲望。

   且不说佛道两家都是实实在在的学问。即便宗教也只不过是慰藉人的思想与情感,把它们寄托于永久的遥远和不可思议的境界中,得到一个自我安慰的作用而已。几千年的教育不普及使得明智未开,任何美妙的许愿都可以吸引一大批愚夫愚妇的顶礼膜拜。

   近日在网上看到共党的《解放日报》1941年5月26日的一篇评论,其中有一段许愿,可以令人感动得落泪。这段文字是:“中国共产党一向是忠于它对人民的诺言的,一向是言行一致的。因此它的纲领中的每一条文与每一句话,都是兑现的。我们决不空说保障人权,而是要尊重人类崇高的感情与向上发展的愿望。”

   在那个时期的将近十年中,共党写出了上百篇令人醉心且又神魂颠倒的美妙许愿。可是在日本投降后,不惜死人两千多万而发动了篡政夺权的内战。一旦掌握了权力,什么诺言、什么人权,什么人类崇高的感情和发展的愿望,便都成了罪名。共党永远伟光正,因为共党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已经说了:“那是历史的文件,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希望上述人士认清现实。”言外之意,就是拿共党过去的许愿和保证来说事,就是自讨没趣,就是没有认清现实,就是煽颠。

   既然共党可以使亿万人丧生,又可以使亿万个家庭家破人亡,但仍能使一些中国人对它抱有幻想,始终把毛魔头当做神,甚至把愚蠢的习近平当做中国大陆的未来。更有甚者,自己或自家受过共党磨难,至今仍抱有无悔、值得。过去的过去了、不提了的人,难道自家人的性命,祖传下来的产业,几代人被扭曲了的青春年华,就真的值得贡献给共党?!

   有人说,共产是个宗教,必然招致一群迷信的人。这正是应了“通理者少”的预言。宗教的特点是:一,能普及民间社会;二,形成永久独特的风格;三,影响历史中的每一个时代;四,它的教义可被社会各阶层接受;五,教义的文字从平民的通俗文字,可以升华到文学的最高境界;六,宗教的生命历史可以永久地延续下去;七,提高人生基本修养的哲学意义。

   请问共产教又符合了宗教七大特点中的哪一点?如果没有一点符合的话,这就说明共党是个邪教。

   近日在美国的伊利诺州的一位叫做林禄的中国人,因在入境前没有如实告诉海关他是共党党棍,更是隐瞒了他曾工作在共党情报系统,被控移民欺诈,入狱一天,罚款两万美元。美国移民局官员说:“共产党员不能入境美国,不能成为美国公民。、、、、、、倡导共产主义的人也不能入籍。”

   7月1日川普在庆祝自由集会上说:“恐怖主义是世界宗教自由所面临的最可怕的威胁,美国人不能容忍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在美国蔓延。”

   这又提醒了我们,共产根本够不上是一个宗教,而是一个专门搞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反人类的团伙。被共党挑动而杀了三分之一国民的柬埔寨,近日突袭了十二个跨国电信诈骗老巢,73个中国人被抓。看来要使国际社会看清共党的本质,确实也是耗费时日的。

   1943年7月4日,《新华日报》在美国独立日发表的社论中说:“美国是自由世界的核心,民主的保护神,人民的朋友,专制者的敌人。所有的封建专制统治者都把美国当眼中钉。美国是人类社会的成功模式的榜样。”

   可见当时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都被共党的吹捧而飘飘然了,于是放松了对共党的警惕。直到朝鲜战争的爆发才明白,共党是个口蜜腹剑的阴险团伙。

   今年美国的独立日,朝鲜又发射了一枚导弹。川普在推特上说:“很难相信韩国和日本还能容忍多久。或许中国会对朝鲜采取强硬行动,彻底结束他们的胡闹行为。”

   显然,川普和他的政府又失望了。7月3日,习近平对俄罗斯的塔斯社记者说:“美国在韩国布置萨德,严重损害包括中俄在内的域内国家的战略安全利益,破坏地区战略平衡,无助于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目标。中方已对此表明坚决反对立场和严正关切。”

   又是一番老旧的套话,而且毫无实际解决问题的动机和方法。习近平大概不知道,前不久的欧盟峰会上已决定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近日美国国会又做出了扩大对俄制裁范围的决定。如果习近平还清醒的话,该不会忘记共党政权在89六四后至今,仍在被国际社会制裁着。中、俄、朝鲜三个被制裁的国家抱成一团,并不说明团结就是力量,只能证明它们是被扫到角落里的垃圾,随时会被清除掉的污泥浊水而已。

   共党派驻加拿大的大使卢沙野对加拿大记者说:“加拿大媒体总习惯把中国当负面形象来报道,也喜欢拿人权来说事,力图把中国描绘成侵犯人权,缺乏民主的国家。、、、、、、建议加拿大政客学一学中共和政府对付媒体的有效做法。中共和政府不仅擅长于关注舆论并听民意,而且也善于引导和动员全体人民为共同事业而奋斗。、、、、、、中共并不害怕议论人权和民主,但不希望把这些事情都拉到经济贸易问题上,不该把经济合作与人权事务混在一起。”

   对于这位大使的耍无赖的狡辩言论,渥太华的回答是:“海外的经济活动不能与人权考虑相脱离。在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公众咨询中,渥太华对中方表达了加拿大人对中国在环境、劳工、性别平等、法治和人权等问题上的担忧。政府公开表示过,与中国自由贸易协定,并不会阻止加拿大要求中国履行在上述领域的国际义务。”

   从现实的情形来看,国际社会对于共党这种邪恶流氓团伙,已经从希望它从自身的和平演变和由于经济的好转而能逐步地走向宪政民主之路的幻想都已完全破灭了。进步文明国家的政要也清醒地自动抛弃了坚持了半个多世纪的政治正确的思想框框,采取了更加实际的对不同性质的政权以不同的手法对待。这就是以正治邪,以暴易暴,立场鲜明地站在了普世价值的人文立场上。哪怕使用了强制的办法,也要把已被实践证明是当今最不坏的理念,推行到世界上的每个国家去。

   回想二十八年前本人逃亡来到加拿大,移民法官判定我的案情符合日内瓦协定中的受保护的政治难民条款,允许我归属加拿大时,我沉默了。我面无表情地呆呆地坐在那里,我的心却七上八下如同打翻了五味瓶。

   俗话说,人到中年分外忙。我有我的学术研究工作,《中国大百科全书》上有我的三篇论文;我上有父母、下有妻儿。凭什么逼迫我来外国?加拿大收留了我,证明我不是犯罪之人。保护我是因为我犯的是极权政体的法。当法官问我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看不出高兴的样子时,我站了起来向法官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说:“我很难过,心里很乱。”法官很严肃地说了一句,“我很理解你此时的感觉”,便宣布退庭了。

   我有祖国,我爱她,更爱我的同胞们。我恨的是那个为了自保,便毫无忌惮地屠杀我同胞的共党。打倒共党既不是我的目的,更不是我今后的事业。但唯有打倒、清除共党,才能实现我的建设民主中国的目的和事业。

   可是这二十多年来,随着共党的贪污腐败走上了高峰,国家的债务越欠越多,强大、辉煌、盛世的赞歌反而越唱越响亮。越来越多的刚吃饱了肚子,便不知要如何娇贵自己的中国人,和越来越多的口袋里刚有了几块钱便想打遍世界称王称霸的中国人,怎么就不能明白六十年前的那场大饥荒,至今仍是悬在每一个中国人头上的一把刀。怎么就不明白欠债是要还的,共党欠下的债,今后是要每个中国人去还的。怎么就不明白后共时期重建破败了的家园,是要每个中国人加倍地流汗去工作的。怎么就不明白被共党腐蚀了的中国人的人性、道德、良知道义,至少需要四到五代人的读书明理,克己赴礼才能跟上进步、文明的世界脚步。

   对于那些自觉或不自觉地产生了骄傲和自豪感的人,难道不知道在近千年中,中华民族没有对世界人类的发展做出过任何的贡献?我们没有发明创造去贡献人类,甚至几千年流传下来的道德、礼仪,也毁在了我们自己的手里。

   黄河文化、恒河文化、尼罗河文化和古希腊文明是世界著名的最古老的四大文化,唯一能保留至今的就只有我们的黄河文化了。儒、释、道三家学问的古圣先贤,给我们留下了浩如烟海的古籍和资料,可为什么中国人年均读书不足一本,而日本、美国、以色列人年均读书超过五十本?为什么六、七十年前的孩子们都明白的“守贞志满、逐物意移”,“女慕贞洁,男效才良”,而今天的成年人竟不懂?为什么过去的孩子都懂的四大五常,今天的中国人却不知道地、水、风、火和仁义礼智信?!

   当欧阳修写完了《五代史》后,感叹地说了一句:“五代无人物。”所谓无人物的意思是指五代十国的六十多年间,并没有一个人有发明创造留给后代,也没有一个人在学术、理论上有所突破而启发后人。后来有学者反驳欧阳修的感叹,说“无人物,厄于时也”。指出五代十国是战乱的六十多年,人心慌慌当然没东西留给后代人了。那么共党统治的这六十多年,十六、七亿人口没贡献,又怎么解释呢?

   古人告诫人们要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不少的中国人浮躁到了只知道齐、治、平。这是由于共党急功近利到了连国也不治,只想做世界领袖的缘故。这正好符合了古人所说的:“人之所以为圣人者,性也。人之所以或其性者,情也。情既昏,性斯溺矣。”

   道家的先哲早就告诉世人“天地本不全”,佛家的先哲称这个世界是娑婆世界,意思是有缺陷的世界。于是道家提出人要去“参赞天地之化齐”;儒家也说“人之为人,应尽人事以救此本然之缺憾耳”。这三家学问告诉后人的都是一个道理:那就是做人要尽职尽责尽义务。

   古人发明了“惺惺相惜”这个成语。对于惺惺的注解是“心不昏昧之谓,只此便是敬。”劳苦大众因为敬业,所以应该惺惺相惜。抗暴维权人士因为敢为天下先去除恶向善,更该惺惺相惜了。

   自从那场文革后,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提出了反思的号召。反思历史;反思共党的这六十多年;反思自己和家庭的过去、现在。反思不是回想。古人说得很明白:“细者为思,粗者为想。”既然提出的是反思,那就是极细极深,探源寻本地去思。这或许该向佛家的禅定的定义学习了。“妄念不生为禅,坐见本性为定。”这里没有神佛的东西,只是明了人本的自然属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