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远见
[主页]->[百家争鸣]->[远见]->[史伏初辟谣]
远见
·政治变革在即
·破解十八大之谜
·习近平必走政治改良之路
·天下大势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作为右派,我贡献了一位二级教授
·委员会内的恶斗
·国共两党的差别
·神秘的“生活小组会”
·“六四” 事件是“苏东波”的导火线
·希望中共恪守“82宪法”
·反对“言论沙皇”刘云山,支持习总书记“宪政梦”
·宪政探讨
·实施宪法就是政改
·也谈宪法梦
·习近平的“反贪大轰炸”
·习政权渡过一劫
·中南海最高层核心决策组对政局有重大影响
·1:99的战绩——习政权半年小结
·习政权的路
·习近平两次访美
·军委主席讲话真伪辨
·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批毛形势空前大好
·批毛推政改
·批毛促政改
·毛左派没有前途
·毛王朝演义
·一穷二白
·和平转型
·再论和平转型
·三议和平转型
·四议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中国和平转型大有希望
·执政合法性的博弈
·中国和平转型的前景
·和平转型曙光乍现
·共产骗局
·破解《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当朝)
·史伏初解《推背图》三象
·史伏初解《推背图》45、46象
·漫谈共产主义
·经济冷战
·经济冷战(续)
·反法治的群体论罪
·人无全才
·裙带菜——癌症的剋星
·中共只有与毛切割才是唯一出路
·卖国者的失算
·分裂、分离与统一
·台湾统独争
·观天下
·答赵德威先生
·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是唯我主义
·奇偶斗争律
·现代专制
·剥削与掠夺
·民众支持打虎
·打虎大讨论
·是否支持打虎和转型?
·支持谢克中教授《朝 高 越 农 说 不》
·说客诀窍
·评何频二文
·128位历史老人致信两会
·答谢《前景》读者
·保健品骗经
·王胖妙论——说客例二
· 以骗制骗
·形势随谈
·《二十一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赞
·点评晏清流文
·习近平的智谋
·世界形势随谈
·海猿——人类的先祖
·中共四代“核心”
·十步回头戏
·闹除夕
·还是“和平共处”好
·2017年世界形势预测
·反对張三一言的港独立场
·史伏初推荐《认识偏激派》
·曹半国先生的火气何以这么大?
·川普狂风
·共产专制的宿命
·反右派运动六十周年思考
·评石涛对“习川会”的评说
·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
·史伏初辟谣
·劝告民主偏激派
·“渔翁”计
·2018年世界形势预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入宪
·关于民主制度的讨论
·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与中国民主制度的创新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
·两主义融合型社会初探
·闲聊当前形势
·体质的酸硷性及减肥
·核武器功过
·新时代新形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史伏初辟谣

《博讯》网站《远见》文集 史伏初 2017年7月9日

   

   欧阳君、郑小达等网友多次发送匿名攻击诬蔑我的文章给我,其意大约是希望我答复澄清,我一直没兴趣搭理此类无聊事,因为该文无作者名,我批驳谁呀,一个鬼影?攻击别人而不敢署真名的文章,明显是毫无事实依据的造谣,有人竟还颇感兴趣,不知是头脑简单,还是有心凑热闹?这些人既然兴趣浓浓,我就拖着病体冒着酷暑击键辟谣吧。对此没兴趣者,请即删除此文,免伤眼睛。

   起因是我在2006年5月17日发表于香港《新纪元》刊物上一篇文章:《作为右派,我贡献了一位二级教授》,讲述我被错划极右后的科研成果被我的老师、党员赵人俊两次剽窃的悲惨故事,被剽窃的我因此下地狱——劳改、留场15年,剽窃者竟升为二级教授。该文发表11年来,没有人否定我的叙述,只有一个不敢曝露真名的“鬼”不断恶毒造谣咒骂我,她的代表作大约就是【附录1】了。她多次这样做,我就警告她,“你每造谣咒骂我一次,我就再次广发《作为右派,我贡献了一位二级教授》”,这就是我多次发送该文的原因。不是因为我喜欢抬高自己,而是为了反击造谣攻击。

   其实我知道这个“鬼”是谁,她是赵人俊的私生女,真名不便直指了。华东水利学院(简称“华水”)水文系有位比我低二届的黄姓女学生,长得有几分象范冰冰,颇美丽。赵人俊后来与她姘上了,她成了赵人俊的情妇,现在称为“二奶”,她毕业后被赵人俊留在他的水文预报教研室工作,不久生出一私生女。赵家不准她姓赵,只得跟黄女后来的丈夫姓了,她的委屈有点象华国峰。【附录】仍此私生女所写。她出生前,我已经是右派了,她怎弄得清乃父的剽窃史?此女在国内无脸皮生存(因为有过偷盗行为),所以侨居一芝麻小国嫁夫就业,算来今年已经54岁,奈其仇恨报复心何其强烈!出言污秽,有如疯狗,这性格有赵人俊的遗传因子。1957年赵人俊因与党委书记汪大年有个人恩怨,在鸣放期间,大肆诬蔑攻击汪大年,反右运动开始后,赵人俊怕被划右派,竟长跪在汪前不起。汪大年与我个人交情很好,后他因“反右派不力”而降职离开学校,否则我后来不会被整得那样惨。这是他告诉我的。他为人仁慈,放了赵人俊一码,只定他为“中右”。

   

   赵人俊剽窃我的科研论文的事实,我在《作为右派,我贡献了一位二级教授》一文中写得明白。我用真名署名,首发于香港《新纪元》刊物,发表时间是2006年5月17日,如若该文是“造谣”, 河海大学党委和赵人俊家属早就要对我追究法律责任了,11年来,怎不上法庭告我?也没人找我争论?

   2007年是反右运动五十周年,我上书中共中央统战部,陈述我的科研成果被河海大学赵人俊教授两次剽窃的经过,也附寄《作为右派,我贡献了一位二级教授》一文,我要求讨回公道和赔偿损失。两个月后,中共常州市统战部顾部长及中共溧阳市统战部长一行五人上门访问,顾部长非常友好地对我说,中央统战部已经收到我的信,此信转到常州市统战部,并指令“我们”到河海大学调查事实,河海大学党委主要负责人接待了“我们”,说信中所反映情况“基本属实”。对我提出赔偿损失要求表示同情,但是中央目前没有公布新的政策,统战部门无能为力,决定由常州市统战部和溧阳市统战部对我每年慰问。10年来,他们每年来我家慰问1-3次,谈话后,送点钱我,表示慰问。对这种历史陈债,我本不期求认真解决,能善言相待,就满足了。赵人俊私生女如此造谣攻击我,我只得如实公开事实细节了。牵涉到若干单位和个人,非常抱歉,如认为不实,可以出面纠正。至于别人爱信谁,完全自由。

   赵人俊私生女指责我迟五十年后才公开赵人俊剽窃之事,由此证明我在造谣。她这么年轻,那里知道毛邓时代那么复杂的故事?我不得不竹筒子倒豆,噜苏几句了。

   赵人俊第一次剽窃我的论文后,1961年我曾写信给水利部副部长兼华东水利学院(河海大学前身)院长冯仲云(他在“文革”中被害死),告知此事,冯部长极重视此事,回信鼓励我,又指示院党委按政策(从宽)处理我。可是当时管理右派的校保卫科长葛绍培等一批极左干部,认为我一个极右分子,竟胆敢上告党员,是死不悔改的表现,决不能摘我“帽子”。我后来又写了五篇科研论文(包括被赵人俊第二次剽窃的那篇在内),被指责为“不思悔改、反改造”的罪过。因而我愤而与苏联大使馆联系,希望移民苏联发表论文,事败被判3年徒刑,后又留场15年。我的五篇科研论文省高院说由他们保存,但后来被河海大学党委取回,交水文系水文预报教研室“审阅”, 赵人俊是该教研室“主任”,当然尽入其囊。我1964年被捕,他1966年创《中国湿润地区洪水预报方法》,其关键理论与技术与我被收存的五篇科研论文之一——《雨洪径流计算新方法》雷同。他因此从讲师跳级升为教授,在世界出名,各国派学者来校学习此技术,该科研成果成为 “华水”的“拳头产品”,提高了“华水”的声价。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党委成员和水文预报教研室的其他教师知道内情,慢慢传到全校师生员工耳中,人们对赵人俊人品纷纷唾骂。

   1978年下达右派改正结论的政策。我是“华水”第一个被定的学生右派,也是最后一个被改正者。“华水”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想联络省高级法院(间称“省高院”)阻止我平反,以防我恢复身份后揭露赵人俊剽窃事件,不但毁赵人俊名誉,也毁“华水” 声誉。“省高院”不愿为“华水”火中取栗,准备给我平反,“华水”党委书记胡畏谎了。我与“省高院”激辩后的第三天,张长高教授来找我交谈。张长高也是“右派”,与我在一起劳动过,所以很熟悉,他在一年前就改正结论恢复教师工作,他与赵人俊交好,他是受党委委派还是受赵人俊委托,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不会他自己即兴发挥。他对我说:“赵人俊也被定为‘中右’,也受打击。你的论文是党委转交给他‘阅’的,希望你念师生关系原谅他,放他一码,……”我当时急望平反安排工作有工资拿,就回答张说“华水”领导如果不再阻止给我平反,我恢复工作后,对于赵老师私用我的论文一事可以终身守口如瓶。”后来“省高院”马上给我平反,说起来真有点象一笔交易。15年来,我信守诺言,对赵人俊剽窃只字不提,甚至华士乾教授追到溧阳找我,敦促我揭发赵人俊,我都婉拒了。但是,1994年老同学聚会于河海大学时,有位赵人俊生前好友张海仑教授竟公然说“有人造谣攻击赵人俊剽窃,决不可信,……”口气有点象现在这个赵人俊私生女。我立即写信给河海大学党委,说“15年来,我信守诺言,不揭露赵人俊两次剽窃我论文的事实,但张海仑教授发言主动提及此事,好像是我造谣诬蔑了赵人俊,我不能忍受此辱,因此只得公开事实。”张海仑教授受到校党委训斥后至今保持沉默,张海仑给赵人俊帮了倒忙。今旧故事又在重演,赵人俊私生女又在逼迫我公开事实,她指望我的同学出来帮她攻击我,没有回响,谁愿意被一个不敢露真名的私生女造谣攻击同窗呢?这叫“粪坑自掏自臭”。

   人们常说“人在做,神在看”,别以为没有神,过去我在给老同学广发的自传小册子《悟空趣传》中讲过,我一生得上天八次挽救生命。今年心肌梗塞发作,送南京省人民医院救治,曾3次死亡——心跳停止、脉搏停止、血压为零,我的女儿签过三次死亡通知书,但是医师施救,我又很快活过来了。这样算来,上天11次挽救我生命了。而曾经积极迫害我的三人均得癌症过早死亡,“华水”水文系总支书记胡枫七十年代就得癌去死,迫害我最卖力的保卫科科长葛绍培在八十年代得癌去死,赵人俊1993年得癌去死,享年67岁,看他生前一张照片,恰似九十多岁了。害人作恶一时得利,终遭天谴。我劝赵人俊私生女迷途知返,停止作恶,不要寻死。

   

   

   

   

   

   

   

   

   

   【附文】

   深入揭批史伏初的卑鄙谣言 (2016-09-29 15:43:09)

   作者是谁?

    一些人水文知识欠缺,如史伏初和他的几个同僚。史伏初搞了一辈子,吃奶的劲、蹬人的劲都用上了,结果才公开发表了一篇文章,这篇无人理会的滥文只有他自己反复提到,还无一人引用。可惜我在海外,暂时看不到了。 活到老快到头了,想起来一辈子冤屈,同学都是专家级的了,他还在一灌区里数“干支斗农毛”,便想起嫖窃专家成果,把自己一下子拉到二级教授的水平,算来算去也真不容易算到了赵人俊先生的头上,赵先生堪称中国水文预报第一人,为水文预报的理论作出来许多创造性的贡献,可惜于1993年因病去世。这史伏初精心编排了这赵先生二次“盗窃”他的成果。 想恬不知耻地把他标榜为二级教授。

   

    第一次“盗窃”了一条“槽蓄曲线”,因为此“槽蓄曲线”,让赵先生晋升为“付教授”,而赵先生一生也没有作过“付教授”他是在1978年由讲师直升为教授的。所以他编造这个谎言一下就显示出他彻头彻尾的骗子小丑形象。还说华士乾对此文很赞赏,想不出一条“槽蓄曲线”有何大作用,值得华先生去表扬!这正暴露出史骗子无知的嘴脸!

    第二次“盗窃”了史伏初的汇流计算方法,可史伏初吭吃半天也说不出此汇流方法为何。一般搞学术的人几句话就必切入实质,可这老史只能说出一笼统的大名来。只知道叫汇流计算,具体方法现在还闹不懂呢。在1960年代初,水文基础资料欠缺,文献很难查到的时代,老史带着右派的帽子居然能完成这么巨大的工作,做出这“超人”的成果,实属不易。可惜老史脑袋里是一头大粪,再说不出一点专业的东西。正说明他的无知与谎言。不然,另外4篇文章也可以写出来发表啊!那不都是新公式,新方法吗?老史却拿不出来。因为那本身就是胡说八道胡绉出来的。文革后,赵先生在世近20年。老史老老实实不与追究,连华士乾动员他他都不干。那华士乾可是跟赵人俊对立20年的,如果能抓住这把柄,他乞能放手?如果赵先生有此丑闻,还不在全国传得沸沸扬扬。可在赵先生去世十几年后,老史却连编带造,语言恶毒,情节离奇,编出一轰轰烈烈的大作,把赵人俊教授说得一钱不值。可不得了,这灌区里不起眼的丑陋小老头,用二篇处女作能贡献出中国第一号水文预报专家。

   

    但谎言终归会是漏洞百出,别人询问起来,老史哑口无言。继而冒充党办人士,以及80年代大学生和几个“游客”,为自身庇护。虽然老史对水文一窍不通,但骂人功夫不差,还能编出一大堆男女关系的恶毒谣言来,充分表现了狗急跳墙、卑鄙下流的流氓手段。这50、60年代就有二奶了。这史伏初团队的造谣功力恐怕连邪教轮子功都比不上。可惜我确实是男性,没人找我当“二奶”可这些人专业知识实在是0,老史又不出来,任我怎么呼叫,老史也不敢回答我的问题。就对证一下事实你怕什么?连二级教授都"培养"出来了,还怕别人跟你对证?你不是太无能了吗?不正好证明你是造谣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