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開心
[主页]->[新会员区]->[開心]->[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神的話引領我勝過黑暗勢力的壓制]
開心
·聖經上關於主耶穌再來的預言怎样應驗呢
·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
·耶穌基督真的回來了嗎?
·主耶穌再來時不能是女性嗎?
·我們應該怎麽迎接耶穌的重歸?
·夢想是通過努力就能實現的嗎?
·現在信主耶穌還能得救嗎?
·耶穌再來會不會作工在中國
·耶穌復活的意義
·聖經的作者是誰?
·怎樣信耶穌才能蒙拯救?
·台灣,今天你哭了嗎?!
·圣经与神的作工
·星空下的追憶
·什麼是福音?
·我們該怎麼迎接耶穌的重歸
·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
·滿城盡帶十字架 溫州基督教徒反擊政府強拆
·【福音问答】耶和华、耶稣、全能神是什么关系
·如何對待聖經
·神為什麼只拯救好人卻不拯救惡人呢?
·耶稣的重归正应验圣经的预言
·該如何迎接耶穌重歸?
·
·夢想真能打敗現實嗎?
·聖經中的約
·七天七夜的風雨露宿使我看透大紅龍的惡魔嘴臉
·你還是聖經的忠實信徒嗎?
·什麼是真正的基督徒?
·【福音问答】你知道“基督徒”的真正含义吗?
·颱風給人帶來了什麼……
·人類將要面臨的劫難
·信耶穌只代表得救不代表能進天國
·主耶稣来叩门时,你不可错过!
·一個「基督徒」的悲哀
·守住耶穌的名對嗎?
·虛心的人有福了!
·关于耶稣重归预言应验
·主耶穌已經回來了
·你想得到主耶穌的應許嗎?
·協商破裂,希臘關銀行等公投
·哪裡才是你的歸宿?
·
·梦 想
·
·如何認識耶穌基督
·耶稣,我永远爱你
·如何認識耶穌基督
·耶穌基督回來的意義是什麼?
·只有再來的耶穌才能拯救我們
·解 “ 驾云降临 “ 的观念
·你知道主耶穌擔當工作時的心情嗎?
·如何迎接主耶穌的再來
·耶穌復活是為了什麼?
·你想得到主耶穌的應許嗎?
·如何信耶穌才是真正的得救
·全能神是耶穌的再來嗎
·你想得到主耶穌的應許嗎?
·怎樣才能進天國
·神的權柄不可估量
·清心的人必得见神
·信耶穌真能得救嗎?
·你知道「基督」這個詞的含義嗎?
·找到牧羊人
·命定人生
·如何認識耶穌基督
·【福音问答】耶稣基督真的回来了吗?
·幸福的真諦?
·慎重的對待「主耶穌」的再來
·天邊的那道虹!
·耶穌復活的意義 (一)
·回家的路
·聖經中的預言是怎麼應驗的?
·人類只有敬拜神才能得著生命
·順服造物主的安排 我心歡喜
·聖潔的人才能見到主的面
·主耶穌再來時不能是女性嗎?
·主耶穌再來作工在中國?
·人的命運真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嗎?
·《小真的故事》 簡介
·今生跟隨「主耶穌」
·灿烂的花季
·尋找就尋見 叩門就開門
·主耶穌,我永遠愛你!
·信聖經就是信神嗎?
·順服神的人才是聰明人
·寻找成为圣洁之路
·她,回家了……
·當神的末世福音臨到您時,您該如何對待?
·夢想真能打敗現實嗎?
·婚姻由不得人选择
·人生的意義
·耶穌到底是誰
·命 運
·宿命
·人對神的不信會攔阻神的作工嗎?
·命定
·你真認識造物主的愛嗎?
·原来人的婚姻都是造物主的命定
·主耶穌復活的意義
·單純順服的人有福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神的話引領我勝過黑暗勢力的壓制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 

   

浙江省 裘真

   我從小就跟著母親信耶穌,在跟隨主耶穌的日子裡,我常常被主的愛感動,覺得主耶穌是那樣的愛我們,為救贖我們釘在十字架上,流盡最後一滴血……那時候,弟兄姊妹在一起也都彼此相愛,互相扶持,可是,我們在享受主愛的同時卻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壓制。警察把我們的家庭教會定為「非法聚會」,並常常突襲我們的聚會點,勒令我們必須經政府批准領取相關的執照方可聚會,否則就要被抓去罰款、判刑。有一次,我媽和五六個弟兄姊妹被警察抓去審問了一天,最後,警察經調查確認他們都是普通信徒才將他們釋放。從那以後,為了避開政府的突襲,我們只好悄悄地聚會,即使這樣,我們的信心並沒有減弱。可到了後來,我發現聚會越來越沒有享受了,講道人和信徒都拉幫結夥、勾心鬥角,許多信徒信心冷淡,都貪戀世界、錢財,只顧著掙錢卻不願聚會,即使來聚會聽道的幾個人也是在一起拉家常或者打瞌睡。看到教會一天天荒涼,信徒一個個失散流離,我心裡很難過但又無可奈何。1998年下半年,我的一個親戚向我傳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我聽後激動萬分,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與主重逢而淚流滿面。從此,我如飢似渴地天天讀神的話,從中明白了許多真理和奧祕,乾渴的心靈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澆灌與供應。而且,我從神的話中也知道了教會荒涼的原因,看到神的話說:「神在別處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尋找真道。就如約瑟一樣,人人都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都敬拜他,因著他有可吃之食,為了逃脫飢餓之災,人都被迫尋求真道。整個宗教界都出現嚴重飢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乾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會投靠他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原來神早已作了新的工作,不在恩典時代的教會裡作工了,我們只有跟上神的新工作才會有聖靈的帶領和豐富的生命供應,人跟不上神的作工步伐,沒有了聖靈的作工,自然信心、愛心就冷淡了,甚至犯罪作惡也無知覺。就像律法時代後期,主耶穌開展了新的工作,原本敬拜神的聖殿失去了聖靈作工,自然就落入黑暗成了買賣場所。知道了這些從未耳聞的真理、奧祕,享受著聖靈大作工的快慰,我和丈夫都沉浸在與主相逢的幸福快樂中,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學唱詩歌、跳舞讚美神,還經常聚會交通神的話,靈裡新鮮活潑,彷彿看到了國度實現人人歡欣喜悅的美景。不承想,就在我們信心百倍地跟隨神走人生正道時,中共政府卻對我們展開了殘酷的迫害……

   2002年10月28日,我和幾個姊妹正在聚會,期間,我和一姊妹出門辦事,沒走多遠,就聽到身後的姊妹說:「憑什麼抓我?」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便衣警察上前一把抓住我說:「跟我去趟派出所!」隨即將我押上了警車。警車開到了派出所,一下車,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聚會的六個姊妹都被抓了進來。隨後,惡警命令我們脫光衣服逐個搜身。他們從我身上搜出兩個傳呼機後,便認定我是教會帶領,把我列為重點審訊對象進行審訊。惡警喝問道:「你什麼時候信的?誰傳給你的?你都見過哪些人?你在教會裡是什麼職務?」面對警察咄咄逼人的審問,我心裡很緊張,不知怎麼應對,只好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不背叛神。禱告後,我慢慢鎮定下來,並選擇了沉默。警察見狀,就氣急敗壞地朝我頭部猛打了一拳,立時,我頭暈目眩,耳朵「嗡嗡」作響。接著,他們帶來一個姊妹讓我們相互指認,見我們不聽從他們,惡警氣得暴跳如雷,命令我脫掉棉鞋,光腳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又讓我背貼牆壁站立,站的姿勢稍不正就狠踢我。當時已是深秋,氣溫驟降,還下著小雨,我凍得全身發抖,上下牙齒不住地「打架」,惡警在一旁走來走去,拍著桌子威脅說:「我們早就跟蹤你了,今天我們有的是辦法讓你說出來,你不說就凍死你!餓死你!打死你!看你能撐到幾時!」聽到這話,我有些害怕,便向神呼求:「神啊,我不願做猶大背叛你,願你保守我,加給我與撒但爭戰的勇氣和信心,使我能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他的性情是權柄的象徵,是一切正義的象徵,是一切美與善的象徵,更是一切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與侵害的象徵,也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觸犯(也是不容觸犯)的象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是啊,神有權柄、有能力,他的性情是任何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的,中共爪牙再凶殘也在神手中掌握,只要我依靠神與神配合,就一定能勝過去。有了神話語的明確指引,我頓時有了信心與勇氣,身體也不覺得有多冷了。站了三個多小時後,惡警將我押上警車,把我帶到了看守所。

   進看守所的第二天下午,來了一男一女兩個惡警提審我,他們用我家鄉的口音叫我的名字,跟我套近乎,男的自稱是公安局宗教科科長,並對我說:「派出所的人已掌握了你的一些信息,其實你這事也不是什麼大事,我們是特地來接你回家的,你到當地把事情說清楚就沒事了。」我不知道他們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但聽他這麼說,心裡便存著一絲僥倖:還是我們當地的人好,說不定審不出什麼結果就會放了我。誰知在押我回老家的途中,惡警凶相畢露,逼我交出家裡的鑰匙。我知道他們是要去我家搜查,想到家裡有很多神話書籍和教會弟兄姊妹的名單,我就迫切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願你保守家裡的神話書籍不落入撒但的手中……」我拒不交出鑰匙,惡警就把車開到我家樓下,把我鎖在車內,他們直接衝上樓。我坐在車裡,一個勁地禱告神,感覺分分秒秒都是煎熬。過了很長時間,惡警下來了,氣呼呼地說:「你怎麼那麼傻?家裡一本書都沒有,還那麼賣力地幫他們幹。」聽了這話,我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從心裡感謝神的保守。事後得知,惡警在我家竟沒搜到神話書籍,只是擄走了我的四千多元現金、一部手機以及我和家人的所有照片。剛好那天我妹妹在我家,待惡警一走,她就趕緊把我家裡的所有神話書籍和信神資料轉給了教會,第二天惡警再去搜查時仍是空手而歸。

   傍晚,惡警將我帶到本地派出所,就之前的問題反覆審問我。見我一直不說話,惡警就叫了一個三自教堂的牧師來勸我說:「你們不到三自教堂來信就是假道。」我不搭理她,只是在心中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後來,她越說越離譜,開始大肆毀謗褻瀆神,我氣憤不已,反駁她說:「牧師,你隨意定罪全能神是假的,但聖經啟示錄上不是明明記載著『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啟1:8)嗎?你亂定罪,就不怕得罪聖靈嗎?主耶穌曾說『惟獨說話干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太12:32),你就不怕嗎?」牧師一聽無話可說,只好沒趣地走了。我在心裡感謝神帶領我戰勝了這一關。惡警見這一招不見效,又讓我寫字,我不知道他們是什麼用心,便默默地禱告神,神開啟我意識到這是撒但的詭計,我就以不會寫字為由拒絕了。後來,我從兩個惡警的談話中得知他們讓我寫字是為了核對我的筆跡,來證實從聚會家搜到的那些筆記本是不是我的,想以此來定我的罪。這讓我看到這夥警察都是中共培養的走狗、爪牙,實質都是一些仇恨真理、迫害信神之人的魔鬼邪靈!為了迫害信神的人,他們費盡心機、耍盡手段,實在太陰險狡詐、可惡可恨了!看清了惡警逼迫神的醜惡嘴臉後,我暗立心志:絕不向撒但屈膝低頭!

   審訊一直持續到半夜十二點左右,宗教科科長從我身上得不到一點信息,突然像發瘋的野獸怒吼道:「媽的,本來老子十一點就下班了,你害得老子在這裡陪你到現在,不給你吃點苦頭,你就不知天高地厚!」說著把我的右手拉到桌上用力按住,拿起一根直徑約五六厘米的粗棍,使勁往我的手腕處打,第一棍打下來,我手腕的大靜脈就鼓了起來,帶動周圍的肌肉也都腫了起來,我疼得大叫,本能地想把手抽回,但被他死死地按住。他邊打邊吼:「叫你不寫!叫你不說!打得你永遠寫不了!」他足足打了五六分鐘才停手。此時,我的手已腫得像饅頭,趁他鬆手我趕緊把手抽回來放在身後,可這惡警又繞到我身後抓住我的手懸空亂打,邊打邊說:「就是這雙手替你們的神做事的吧?我把它打斷、打殘,看你還怎麼去做事,看你們信全能神的人還要不要你!」聽到這話,我恨死了這幫惡警,他們倒行逆施、逆天而行,只許人做中共的奴隸為中共賣命,就不許人信神敬拜造物的主,現在為了逼我背叛神,竟不惜動用酷刑來折磨我,這真是一夥披著人皮的野獸、惡魔!太邪惡反動了!惡警接連暴打了我三次,我的兩隻手臂被打成了紫黑色,手腕與手背腫得像要炸開一樣疼痛難忍。就在我極度痛苦之時,一首神話詩歌在我耳邊響起:「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再艱難也得好好活下去,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這才叫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噢……愛神、滿足神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愛神、滿足神最有意義。」神的話感動著我的心:是啊,神為了拯救我們一直日夜操勞,看顧陪伴著我們走到今天,給了我不盡的愛與憐憫,如今在撒但威逼我背叛神出賣弟兄姊妹之際,神多麼期望我能為神作剛強響亮的見證,我怎能讓神失望傷心呢?想到這,我忍住眼淚告訴自己要堅強,不能膽怯懦弱,今天中共政府對我迫害摧殘並不是針對我的肉體,乃是因著它仇恨神的緣故,我要堅決站在神一邊羞辱撒但。我在心裡一遍遍地哼唱著這首詩歌,靈裡逐漸剛強起來。惡警毒打我之後,整夜不讓我合眼,只要見我稍一瞇眼就衝我大吼或狠踢我,但在神愛的感動下,我沒有向他們屈服。

   

   第二天,宗教科科長又來審問我,見我仍是不說,他拿起棍子朝我的大腿狠抽過來,幾棍子下來,我的整條腿就腫脹了起來,感覺連穿著的褲子都緊繃了。另一惡警在旁邊嘲諷道:「你信的神這麼好,我們折磨你他怎麼不來幫你呢?……」並說了許多毀謗褻瀆神的話。我又痛又氣,在心裡回應道:你們這群魔鬼,神會照著你們的言行來報應的!現在正是神捕捉你們作惡事實的時候。我想到神的話說:「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這神的仇敵徹底滅絕,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亂踢亂闖!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從神的話中我感受到了神急切的心意與殷切的呼喚,明白了撒但是注定被神摧毀滅亡的對象,現在神暫且許可它苦害我,只是藉此讓我看透它的實質,從而產生真實的愛與憎,達到能徹底背叛它、將心歸向神,所以我應為神作見證羞辱撒但。明白了神的心意,我裡面有了一股強大的力量,產生了誓死忠於神、背叛老撒但的心志。雖然接連遭受酷刑折磨,我渾身無力,雙腿疼痛難忍(過後發現雙腿烏黑發紫,至今右腿一塊肌肉萎縮),但靠著神加給的力量,我仍是什麼也沒說,最後那科長只好氣急敗壞地走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