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開心
[主页]->[新会员区]->[開心]->[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獄中的花季]
開心
·聖經上關於主耶穌再來的預言怎样應驗呢
·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
·耶穌基督真的回來了嗎?
·主耶穌再來時不能是女性嗎?
·我們應該怎麽迎接耶穌的重歸?
·夢想是通過努力就能實現的嗎?
·現在信主耶穌還能得救嗎?
·耶穌再來會不會作工在中國
·耶穌復活的意義
·聖經的作者是誰?
·怎樣信耶穌才能蒙拯救?
·台灣,今天你哭了嗎?!
·圣经与神的作工
·星空下的追憶
·什麼是福音?
·我們該怎麼迎接耶穌的重歸
·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
·滿城盡帶十字架 溫州基督教徒反擊政府強拆
·【福音问答】耶和华、耶稣、全能神是什么关系
·如何對待聖經
·神為什麼只拯救好人卻不拯救惡人呢?
·耶稣的重归正应验圣经的预言
·該如何迎接耶穌重歸?
·
·夢想真能打敗現實嗎?
·聖經中的約
·七天七夜的風雨露宿使我看透大紅龍的惡魔嘴臉
·你還是聖經的忠實信徒嗎?
·什麼是真正的基督徒?
·【福音问答】你知道“基督徒”的真正含义吗?
·颱風給人帶來了什麼……
·人類將要面臨的劫難
·信耶穌只代表得救不代表能進天國
·主耶稣来叩门时,你不可错过!
·一個「基督徒」的悲哀
·守住耶穌的名對嗎?
·虛心的人有福了!
·关于耶稣重归预言应验
·主耶穌已經回來了
·你想得到主耶穌的應許嗎?
·協商破裂,希臘關銀行等公投
·哪裡才是你的歸宿?
·
·梦 想
·
·如何認識耶穌基督
·耶稣,我永远爱你
·如何認識耶穌基督
·耶穌基督回來的意義是什麼?
·只有再來的耶穌才能拯救我們
·解 “ 驾云降临 “ 的观念
·你知道主耶穌擔當工作時的心情嗎?
·如何迎接主耶穌的再來
·耶穌復活是為了什麼?
·你想得到主耶穌的應許嗎?
·如何信耶穌才是真正的得救
·全能神是耶穌的再來嗎
·你想得到主耶穌的應許嗎?
·怎樣才能進天國
·神的權柄不可估量
·清心的人必得见神
·信耶穌真能得救嗎?
·你知道「基督」這個詞的含義嗎?
·找到牧羊人
·命定人生
·如何認識耶穌基督
·【福音问答】耶稣基督真的回来了吗?
·幸福的真諦?
·慎重的對待「主耶穌」的再來
·天邊的那道虹!
·耶穌復活的意義 (一)
·回家的路
·聖經中的預言是怎麼應驗的?
·人類只有敬拜神才能得著生命
·順服造物主的安排 我心歡喜
·聖潔的人才能見到主的面
·主耶穌再來時不能是女性嗎?
·主耶穌再來作工在中國?
·人的命運真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嗎?
·《小真的故事》 簡介
·今生跟隨「主耶穌」
·灿烂的花季
·尋找就尋見 叩門就開門
·主耶穌,我永遠愛你!
·信聖經就是信神嗎?
·順服神的人才是聰明人
·寻找成为圣洁之路
·她,回家了……
·當神的末世福音臨到您時,您該如何對待?
·夢想真能打敗現實嗎?
·婚姻由不得人选择
·人生的意義
·耶穌到底是誰
·命 運
·宿命
·人對神的不信會攔阻神的作工嗎?
·命定
·你真認識造物主的愛嗎?
·原来人的婚姻都是造物主的命定
·主耶穌復活的意義
·單純順服的人有福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獄中的花季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 

   

河北 晨昔

   人都說花季雨季是人生中最燦爛、最純真的時光,也許很多人的花季雨季都充滿了美好的回憶,可是,令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是,我的花季年華卻是在監獄中度過的,也許你會投來異樣的目光,但是我不遺憾。雖然在獄中度過的花季充滿了苦澀、充滿了淚水,但卻是我生命中一份最珍貴的禮物,我從中收穫了很多。

   我出生在一個幸福的家庭,從小就跟著媽媽信耶穌。十五歲時,我和家人定真了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欣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2002年4月的一天,十七歲的我和一個姊妹在一個地方盡本分,凌晨一點,我們正在接待家熟睡,突然被一陣急促的砸門聲吵醒,只聽見外面有人大聲喊叫:「開門,開門!」接待家的阿姨剛把門打開,幾個警察猛地一把將門推開,一擁而入,氣勢洶洶地說:「我們是公安局的。」我一聽「公安局」三個字,立刻緊張起來,難道他們是為信神的事來抓我們?我也曾聽到過一些弟兄姊妹因信神被抓捕受迫害的事,莫非今天會臨到我?此時我的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我就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求你與我同在,加給我信心、膽量,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願為你站住見證,也求你加給我智慧與該說的話,保守我不背叛你,也不出賣弟兄姊妹。」禱告後,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只見四五個惡警像土匪一樣在屋裡亂翻,把床上的被褥還有各個櫃子、箱子、床下等地方都翻了個遍,最後他們搜出了神話書籍和詩歌光盤。帶頭的惡警一本正經地對我說:「有這些東西就證明你是信神的,跟我們走一趟吧,去錄個口供登個記。」我心裡一驚,說:「有話在這兒說就行了,我不想跟你們去。」他立即換上了一副笑臉對我說道:「你不要怕,去錄個口供一會兒就讓你回來。」我信以為真,於是跟著他們上了警車。

   沒承想這一去卻成了我的牢獄生活的起點。

   一進派出所大院,那幾個惡警就大聲喝斥著讓我下車,他們的臉變得可真快,和之前簡直是判若兩人。到了辦公室,隨後進來了好幾個身材魁梧的警察,站在我的左右兩邊,擺好陣勢後,惡警頭目衝我吼道:「你叫什麼?哪裡人?和你一起出來的共幾個人?」我剛張口說出兩個字,他一個箭步衝上來對著我「啪、啪」就是兩個耳光,一下子把我打懵了。我心想:我還沒說完呢,你怎麼就打我?怎麼如此粗暴野蠻,和我想像中的人民警察不一樣呢?接著他又問我多大了,我按實說自己十七歲了,他「啪、啪」又是重重的兩個耳光,罵我胡說八道。後來無論我說什麼,他都不分青紅皂白一個勁兒往我臉上搧耳光,直打得我眼冒金星,頭昏腦脹,耳朵嗡嗡作響,臉火燒火燎地疼痛。這下子我終於明白了,這些惡警帶我來根本不是想問我話,而是想藉暴力讓我對他們唯命是從。我想起以前聽弟兄姊妹說過,在這些惡警面前講理是行不通的,只能禍患無窮,今天我真是親身體會到了,所以後來不管他們再問什麼,我都一言不發。他們見我不說話,就對我破口大罵:「你他媽的!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就不會老實交代!」說著其中一人就朝我胸口狠狠地捶了兩拳,我一個踉蹌重重地倒在地上,他又使勁踢了我兩腳,然後把我從地上拽起來,大聲勒令我跪下,我不從,他就衝著我的膝蓋連踢幾腳,隨著一陣劇痛,我「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他又揪住我的頭髮使勁往下拽,然後突然把我的頭髮使勁往後扯讓我仰面朝天,一邊叫罵一邊又狠狠搧了我兩巴掌,我只覺得天旋地轉,就倒在了地上。這時,惡警頭目突然看見了我手腕上的錶,瞪著貪婪的雙眼喝問:「你手上戴的是什麼?」一個警察立馬上前抓住我的手腕強行把錶摘下,給了他的「主子」。看到他們的這些卑鄙行為,我對他們已是萬分痛恨,之後他們再問我話,我都怒目而視、緘口不語,這下更激怒了他們。一個惡警像抓小雞一樣揪住我的領子,把我從地上拎起來,怒吼道:「你還挺厲害,我叫你不說話!」說著又猛地給了我兩拳,我再次被打倒在地。此時我全身疼痛難忍,已無力掙扎,躺在地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心中迫切地呼求神:神啊,我不知道這幫惡警還會對我施以怎樣的暴行,你知道我身量小,你也知道我肉體的軟弱,求你保守我,我寧死也不願當猶大背叛你。隨著禱告,神的話在我裡面不斷地開啟:「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著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無窮的力量,也使我認識到只有在苦境中才能明白、得著更多的真理。今天若不是受這些皮肉之苦,我就不會看到這些惡警的真實面目,就會一直被他們的外表所蒙蔽。今天神來人間這麼艱辛地作工,就是為了讓人得著真理,能分辨黑與白、是與非,懂得正義與邪惡、聖潔與醜陋的區別,知道誰是該恨惡、棄絕的,誰是該敬拜、仰望的。今天我看清了撒但的醜惡嘴臉,只要一息尚存,我都要為神站住見證,絕不向邪惡勢力屈服。正在這時我聽見旁邊有人說:「怎麼不動了,不會是死了吧?」之後,有人故意用腳使勁踩碾我的手,並凶惡地吼道:「快起來!我們拉你去另一個地方,到那兒再不說,會有你好受的!」因神的話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我並沒有被他們的恐嚇之語嚇倒,心裡作好了與撒但決戰的準備。

   隨後,我被押到了縣公安局。來到審訊室,那個惡警頭目帶著兩個隨從圍著我反覆逼問,在我面前踱來踱去,強迫我出賣教會帶領和弟兄姊妹。見我回答的仍不是他們想聽到的,三人便輪番上陣,在我臉上不停地搧耳光,我不知被打了多少下,只聽見打在我臉上的「啪啪」聲在這寂靜的深夜顯得格外地響。幾個惡警的手都打疼了,索性用書打,我的嘴裡鹹鹹的,血滴在衣服上,最後打得我都不知道疼了,只感覺臉脹脹的、木木的。最終,惡警們見還是從我口中問不出有價值的線索,就拿出一個電話本,得意地說:「這是從你包裡搜出來的,你不說我們照樣有辦法!」頓時我心裡緊張極了:若電話打通了就會導致弟兄姊妹也被抓,還會牽連到教會,後果不堪設想。此時我想起神的話:「全能神是萬事萬物的主宰!只要我們心時時仰望他,進入靈裡面與他相交,我們所要尋求的他都會給我們看見,他的心意必顯明給我們,心裡是喜樂平安,透亮踏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我指明了實行的方向與路途,無論到什麼時候,神都是我唯一的依靠、唯一的救贖。於是我不住地禱告神,求神保守這些弟兄姊妹。結果他們把那幾個電話號碼挨個撥打了一遍,有的沒人接,有的打不通,最後惡警罵罵咧咧地將電話本摔在桌子上,不再打了。這真是神的全能主宰與奇妙作為,我不禁向神發出了感謝與讚美。

   但是他們並不死心,繼續逼問教會的事,我沒有回答。氣急敗壞之下他們又想出了更損的招來整治我:一個惡警強迫我蹲馬步,胳膊必須抬得與肩平衡,一動不能動。沒過多久,我的腿就開始發抖,胳膊也伸不直了,身體便不由自主地直立了起來,惡警拿著一根鐵棍虎視眈眈地盯著我,我剛起來腿上就挨了狠狠的一棍,痛得我差點跪在地上。在後來的半小時裡,只要我的腿和胳膊稍微一動,他就立馬來上一棍,我不知挨了多少下,由於長時間蹲馬步,我的雙腿腫脹無比,猶如斷裂般疼痛難忍。再到後來我的雙腿抖得更厲害了,牙也一個勁兒地打顫,此時我深感體力不支,險些昏倒。幾個惡警卻像耍猴似的在旁邊冷嘲熱諷,不斷地發出獰笑聲。看到他們醜惡卑鄙的面目,我越發痛恨這夥惡警,於是我「噌」地一下站直身體,大聲對他們說:「我不蹲了,你們就判我死刑吧!今天我豁出去了!我連死都不怕還怕你們不成?你們幾個大男人就這點本事,就知道欺負我一個小姑娘。」沒想到我一說完,這夥惡警罵了我一句就停審了。此時我心裡很激動,認識到是神在調動萬有來成全我,當我心裡除去懼怕後,環境也隨之改變了。我從內心真實體會到了神說的「這就是『王的心在耶和華的手中如壟溝的水隨意流轉』,更何況那些無名小卒呢?」這句話的內涵之意,明白了今天神許可撒但的迫害臨到我,並不是有意讓我受苦,而是藉此讓我體嘗神話的威力,帶領我衝破撒但黑暗權勢的轄制,更讓我在險境中學會依靠神、仰望神。

   這夥惡警折騰了我大半夜,停審時天也亮了,他們讓我簽字,說要拘留我。之後一個年老的警察假裝慈祥地對我說:「小妹妹,你看你小小年紀,正是花樣年華,你還是趕緊把你所知道的交代清楚,我保證讓他們把你給放了。你有什麼難處儘管跟我說,你看你的臉腫得像麵包一樣,這又是何苦呢?」這時我想起了神的話:「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還有聚會時弟兄姊妹說過的,惡警為了達到目的會軟硬兼施,使出各種詭計來誘騙人。想到這兒我對他說:「你別在這兒裝好人,你們都是一夥的,你們讓我交代什麼?你們這叫逼供,這叫濫用私刑!」他一聽,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辯解道:「我可一下都沒有打你,是他們打的。」感謝神的帶領與保守,使我又一次勝過了撒但的試探。

   從縣公安局出來後,我就被他們直接押進了看守所。一進大門就看見高高的圍牆上佈滿了電網,而且四個角上都有像炮樓似的小屋,武警持槍在那裡把守著,讓人感覺陰森恐怖。走過一道又一道的鐵門,我來到了號房,看到冷冰冰的大炕上有幾個用麻布套的破褥子,又黑又髒還散發著濃濃的異味,我不由得泛起一陣陣噁心,隨之而來的就是一陣心酸,心想:這哪是人住的地方啊,簡直就是豬狗的窩。到了吃飯的時間,每個犯人只分到一個小饅頭,酸酸的還半生不熟。雖然我已一天沒有進食,但看到這樣的飯食我實在沒有食慾,再加上臉已被警察打腫了,緊繃繃的像是貼了膠帶,連張口說話都感到疼痛,更別說吃飯了。在這種情況下,我的心情很煩悶、很委屈,想到自己竟然要在這裡過如此非人的生活,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淚。就在這時,我想起了一首神話詩歌:「神來在污穢之地,默默無聞受人摧殘,受人欺壓,從不反抗,從不對人提過分要求,為人類作一切啊人所需的工作啊:教導、開啟、責備人,話語熬煉人,提醒、勸勉、安慰啊、審判、揭示人啊。哪步都為人生命,都為了潔淨人。雖將人前途、命運挪去,但所作都是為了人,哪步都為了人的生存,都為全人類在地有美好歸宿。」揣摩著神的話語,我倍感蒙羞、慚愧。神能從天來到地,從至高處來到至低處,從至尊降卑為渺小的人,聖潔的神來在這污穢骯髒的人間,和敗壞的人相處,這些苦神都默默地忍受了,神受的苦不比我大多了嗎?我一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本無尊貴可言,怎麼就不能受這點苦呢?在這個邪惡黑暗的時代,自己若不是有幸蒙神高抬跟隨了神,現在還不知是一種什麼境況,有無性命還未可知,今天就受這點苦還感覺委屈、心酸,不願意接受,真是太沒有良心理智了!想到此,我不再覺得委屈了,裡面也有了些受苦的心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