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開心
[主页]->[新会员区]->[開心]->[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神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
開心
·耶和華,耶穌,全能神是什麼關係?
·當瘟疫來襲,我們能做什麼?
·【福音分享】聖經是一本什麼樣的書?
·神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公義性情》第一集
·全能神是再來的主耶穌嗎?
·主耶穌再來還會叫耶穌嗎?
·神的發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公義性情》第二集
·接受新工作的人有福了
·耶稣会不会以中国人身份回来?
·什麼是真正的基督徒?
·聖經上關於主耶穌再來的預言怎样應驗呢
·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
·耶穌基督真的回來了嗎?
·主耶穌再來時不能是女性嗎?
·我們應該怎麽迎接耶穌的重歸?
·夢想是通過努力就能實現的嗎?
·現在信主耶穌還能得救嗎?
·耶穌再來會不會作工在中國
·耶穌復活的意義
·聖經的作者是誰?
·怎樣信耶穌才能蒙拯救?
·台灣,今天你哭了嗎?!
·圣经与神的作工
·星空下的追憶
·什麼是福音?
·我們該怎麼迎接耶穌的重歸
·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
·滿城盡帶十字架 溫州基督教徒反擊政府強拆
·【福音问答】耶和华、耶稣、全能神是什么关系
·如何對待聖經
·神為什麼只拯救好人卻不拯救惡人呢?
·耶稣的重归正应验圣经的预言
·該如何迎接耶穌重歸?
·
·夢想真能打敗現實嗎?
·聖經中的約
·七天七夜的風雨露宿使我看透大紅龍的惡魔嘴臉
·你還是聖經的忠實信徒嗎?
·什麼是真正的基督徒?
·【福音问答】你知道“基督徒”的真正含义吗?
·颱風給人帶來了什麼……
·人類將要面臨的劫難
·信耶穌只代表得救不代表能進天國
·主耶稣来叩门时,你不可错过!
·一個「基督徒」的悲哀
·守住耶穌的名對嗎?
·虛心的人有福了!
·关于耶稣重归预言应验
·主耶穌已經回來了
·你想得到主耶穌的應許嗎?
·協商破裂,希臘關銀行等公投
·哪裡才是你的歸宿?
·
·梦 想
·
·如何認識耶穌基督
·耶稣,我永远爱你
·如何認識耶穌基督
·耶穌基督回來的意義是什麼?
·只有再來的耶穌才能拯救我們
·解 “ 驾云降临 “ 的观念
·你知道主耶穌擔當工作時的心情嗎?
·如何迎接主耶穌的再來
·耶穌復活是為了什麼?
·你想得到主耶穌的應許嗎?
·如何信耶穌才是真正的得救
·全能神是耶穌的再來嗎
·你想得到主耶穌的應許嗎?
·怎樣才能進天國
·神的權柄不可估量
·清心的人必得见神
·信耶穌真能得救嗎?
·你知道「基督」這個詞的含義嗎?
·找到牧羊人
·命定人生
·如何認識耶穌基督
·【福音问答】耶稣基督真的回来了吗?
·幸福的真諦?
·慎重的對待「主耶穌」的再來
·天邊的那道虹!
·耶穌復活的意義 (一)
·回家的路
·聖經中的預言是怎麼應驗的?
·人類只有敬拜神才能得著生命
·順服造物主的安排 我心歡喜
·聖潔的人才能見到主的面
·主耶穌再來時不能是女性嗎?
·主耶穌再來作工在中國?
·人的命運真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嗎?
·《小真的故事》 簡介
·今生跟隨「主耶穌」
·灿烂的花季
·尋找就尋見 叩門就開門
·主耶穌,我永遠愛你!
·信聖經就是信神嗎?
·順服神的人才是聰明人
·寻找成为圣洁之路
·她,回家了……
·當神的末世福音臨到您時,您該如何對待?
·夢想真能打敗現實嗎?
·婚姻由不得人选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神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 

   

山東省 林玲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農民家庭,因家裡沒權沒勢,我從小就被人看不起,經常受欺負。每當這時,我就感到特別委屈難受,從心裡盼望著能有一位救世主來改變我的命運。結婚後,因著生活的不順,孩子總生病,鄰居傳我信耶穌,當我得知主耶穌能拯救受苦受難的人脫離苦海時,我心裡特別激動,感覺終於找到救世主了,從此,我便信了耶穌並大發熱心,經常到各處聚會、聽道。可後來,我發現教會越來越荒涼,嫉妒紛爭、勾心鬥角的現象越來越嚴重,跟社會上沒有什麼兩樣,這不禁令我大失所望,起初的信心也漸漸冷淡下來,不再去聚會了。

   2000年,一姊妹將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傳給了我。當得知全能神就是再來的主耶穌時,我喜悅的心情無法表達,每天一有時間就捧著神的話如飢似渴地讀,神那語重心長的話語溫暖、撫慰著我,使我感受到了造物主對我的眷顧、憐愛與拯救,我乾渴的心靈得到了滋補與供應。從此,我生活在全能神教會這個大家庭裡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盡本分。我們都在全能神話語的澆灌供應之下竭力追求真理,追求活出正常人性,弟兄姊妹之間彼此相愛,互相幫助,沒有勾心鬥角,沒有爾虞我詐,沒有嫌貧愛富,更沒有欺凌、壓制。在全能神教會裡,我找到了做人的尊嚴與人格,真實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幸福快樂。然而,我卻因信全能神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與酷刑折磨,並被監禁一年之久。在黑暗魔窟中,是全能神的話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一步步得勝撒但,超脫了死亡的轄制……

   2009年8月24日夜間,我剛剛入睡,忽然被一陣急促猛烈的砸門聲驚醒,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有七八個警察破門而入。他們一進屋就大聲吼道:「不許動!快起來跟我們走!」我還沒來得及穿上鞋,就被一個人「啪、啪」拍了幾張照片。接著,警察到處亂翻,就連一個小紙條也不放過。不一會兒,整個家就像被土匪「大掃蕩」了一般狼藉遍地,無處下腳。隨後,三個惡警強行把我架到外面的麵包車上。

   警匪們把我帶到派出所後,就讓我面壁站著。一個惡警厲聲審問我:「老實交代你信全能神的情況!你在裡面到底是幹什麼的?你們的頭兒是誰?他在哪裡?都給我講清楚!」我毫不畏懼地說:「我啥都不知道!」他們立刻惱羞成怒,一邊罵一邊用腳踹我,還惡狠狠地威脅道:「若是說出一個就放了你,不說就打死你!」說著就把我使勁摁在一張大鐵椅子上,橫上一根大鐵棍,鎖上鎖。看到惡警們這樣興師動眾地抓捕我,又一個個凶神惡煞、虎視眈眈地瞪著我,對待我這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就像對待重刑犯一樣,我不禁有些驚慌、膽怯:他們到底要怎麼折磨我呢?若是對我嚴刑拷打,我該怎麼辦?要不就說出一個?這樣就不用受苦了……但轉念又想:說一個也是猶大呀,那也是背叛神啊……我心裡激烈地爭戰著。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要做大家喜歡的事,做對大家有益處的事,做對自己的歸宿有益處的事,否則,災難之中受痛苦的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猛然醒悟過來,我不禁為自己剛才的想法而感到後怕:一切都在神的手中,臨到撒但的逼迫,我不想著怎樣依靠神來勝過這些惡魔,反而輕信魔鬼的鬼話,這不正中了撒但的詭計了嗎?如果我出賣了弟兄姊妹成了可恥的猶大,那豈不是觸犯神的性情而自取滅亡嗎?於是我立定心志:無論撒但怎麼猖狂,我絕不能做出賣真理背叛神的事,絕不當猶大!可面對這夥窮凶極惡的警匪,我還是有些害怕,不禁在心裡切切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身量實在太小,面對撒但邪惡勢力的圍攻,我有些膽怯,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保守我不向撒但魔鬼低頭,堅決為你站住見證!這時,神的話在我耳邊縈繞:「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是啊,今天臨到我的這一切都有神寶座前的許可,我雖身陷魔窟,面對的是一群窮凶極惡的惡魔野獸,但我並不是孤軍作戰,有全能神與我同在,作我的依靠和堅強的盾牌,我還怕什麼?頓時,我不再膽怯害怕,裡面有了一股與撒但爭戰到底的力量,立定心志寧死也要為神站住見證!

   接下來,惡警開始對我刑訊逼供。第一天上午,他們先把我的雙手反背銬上,其中一個惡警在我的背後使勁拽手銬,手銬的鋸齒直往肉裡扎,不一會兒,我的手腕就被扎破,鮮血順著兩手流了下來,使我感到鑽心般的疼痛。之後,他們把我銬到暖氣管子上,怕我逃跑就把我的手銬得很緊,手腕被磨得鮮血不停地流。惡警們一次次逼問我,妄想讓我說出教會的情況,因我每次都說不知道,他們便火冒三丈,氣急敗壞。一個惡警竄上前狠狠地搧我耳光,立時,我的兩眼直冒金星,差點暈過去,滿口的牙齒也鬆動了,眼淚不由得流了下來。惡警見我流淚卻不說話,恨得咬牙切齒,發瘋似的揪著我前額的一縷頭髮在手上繞了幾圈,然後使勁往牆上撞我的後腦骨。猛烈的撞擊使我頭暈目眩,腦袋「嗡嗡」直響。這惡警還不解恨,又連搧我幾個耳光,怒吼道:「我讓你哭!讓你不說!」說著,又咬牙切齒地用穿著皮鞋的腳在我腳上狠勁踩碾。經過惡魔一陣瘋狂的毒打、折磨,我渾身疼痛、癱軟,躺在了地上一動不動,就像要斷氣似的。惡警們見狀叫罵著甩門而去。到了下午,他們又以同樣的手段對我進行毒打,逼我說出教會的情況……幾輪下來,我被折磨得頭暈噁心,全身疼得像散了架一樣,我覺得自己好像隨時就要死去。可這夥惡警仍不放鬆對我的逼問,又滅絕人性地用打火機燒我的腳,將我的腳燒得「滋滋」作響,立時燒出了幾個大泡,痛得我眼淚止不住地流。我痛苦地坐在地上,看著這夥惡警就像惡魔下界一般個個橫眉怒目,恨不得要將我碎屍萬段,我心裡不禁又軟弱起來:全能神啊,這樣的折磨何時是個頭啊?我實在撐不了了……就在我軟弱到一個地步幾近崩潰的時候,全能神的話在我耳邊回響:「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再次給了我莫大的信心與力量,使我認識到,神許可這樣的環境臨到我,就是為了讓我在苦難中為神作得勝撒但的見證,藉此成全我對神的信心、愛心以及對神的忠心與順服,使我有資格承受神以後的應許、祝福,今天受這苦都是有價值、有意義的。可我把肉體的利益看得比得真理、得生命都重要,肉體受點苦就叫苦連天,我真是太無知可憐了,至今都不明白神的心意,不知自己跟隨神到底要得什麼。想到這裡,我為自己的悖逆感到懊悔、自責,願意向神悔改,不管惡警們再怎麼殘害、折磨我,我也絕不再體貼肉體,只願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忍受一切痛苦為神站住見證,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向神表忠心、表愛心,即使豁出性命也絕不當猶大背叛神!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不向撒但屈服、讓步!此時,我不由得想起一首經歷詩歌:「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丟,神的囑託掛心頭,定要羞辱那老撒但……」歌聲在我耳邊迴蕩,使我的心中有了無窮的力量:作為一個信神的人,我就應該有骨氣、有毅力,牢記神的囑託,一定要為神站住見證羞辱撒但!到了晚上,這夥惡魔喝令我坐在地上伸直腿,然後把我反銬著的手使勁吊了起來,我的胳膊與已受傷的手腕立時異常疼痛。喪心病狂的惡警們又打開風扇用強風不停地往我身上吹,凍得我渾身直發抖,上下牙齒不停地「打架」。當時我正值生理期,這幫惡魔不讓我換紙,讓我在褲子裡「解決」。就這樣,這夥惡魔還不罷休,又拿來一根軟樹枝朝我全身各處狠狠地亂抽,每抽一下我的身上就留下一道血印,疼得我在地上不停地翻滾躲閃。惡警們見我躲避,就抽得更猛、更狠,邊抽邊惡狠狠地說:「看你說不說!今天非把你打成殘廢不可!」惡警的殘忍與狠毒令人髮指,但他們此次的審訊並無結果。

   在幾天的刑訊逼供中,國保大隊的一個惡魔一直在充當「好人」,妄圖用軟招逼我出賣教會。他外表對我和顏悅色,給我倒水,又給我拿蘋果吃,還假裝溫柔地說:「看你年紀輕輕的受這苦,怪可憐的,趕緊說了你就沒事了,就可以回家了,你丈夫孩子都盼你早點回家呢!」因此,我還以為這人不錯呢,沒想到他比其他惡警更陰險、狠毒,見我始終不說,他就凶相畢露,完全暴露出了其猙獰的本來面目,開始了對我更凶殘、更狠毒的折磨。他把我帶到警務大廳,讓我坐在一個角落裡足足凍了我兩個小時,之後又來喊我,因嫌我答應的聲音太低,他就強迫我伸直腿,用腳狠狠地踩在我的膝蓋上,又用力往上提我銬在背後的手,只聽見我的腰「卡嚓」一聲,鑽心的疼痛使我本能地「啊」了一聲發出慘叫,隨即,我的腰失去了知覺……沒想到我的慘叫聲激怒了這個惡魔,他氣急敗壞地對其手下的爪牙喊道:「拿抹布來把她的嘴塞上,讓她再叫!」他們將一塊又髒又臭的抹布塞到我的嘴裡,我噁心得直想嘔吐,他卻衝我大吼:「用牙咬住!不許掉了抹布!」邊說邊把抹布繼續往我嘴裡使勁塞。面對這豺狼野獸,此時我心裡只有切齒的痛恨,而且已恨得沒有了眼淚。接著,這個惡魔繼續審訊我,見我仍不開口,就又用力壓住我的腿,再次反提我的手,疼得我渾身直冒汗,禁不住又是一聲慘叫。他見我還是什麼也不說,就命令手下的爪牙:「把她帶回去!」兩個惡警把我從地上拎起,此時我的腰已直不起來了,只能弓著身子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挪移。在極度的疼痛中,軟弱、絕望、無助再次向我襲來,我不知自己還能撐多久,便一次次在心裡向神禱告,呼求全能神保守我寧死也不背叛神。接下來,我看到全能神在處處體諒我的軟弱,一直在暗中憐憫保守著我。惡警們再次對我審訊時,威脅說:「再不說就帶你到另一個地方讓你坐電椅子,那電椅子一通電,你就會暈過去,不死也得變成殘廢!」說完,就把我帶到電椅子旁。可就在他們把我的手腳綁好準備用電椅子折磨我時,電椅子竟突然壞了,通不了電!此時,我深感全能神時時與我同在,我雖身處魔窟,但神並沒有離開我左右,他只容許我經受苦難,卻不容許撒但惡魔傷及我的性命。感謝全能神的奇妙保守,使我躲過了一劫!我更加堅定了信心,甘願受盡一切苦來為神站住見證。這夥喪心病狂的警匪對我刑訊逼供了五天六夜,既不讓我吃飯、喝水,也不讓我睡覺,這讓我真實看清了中共政府就是一夥流氓黑社會集團,人落在它的手裡就是落在了殘暴的惡魔手裡,若沒有全能神的看顧保守,誰也無法掙脫惡魔的手。這夥惡警雖然幾天幾夜不讓我吃飯、喝水,也不讓我睡覺,同時還對我施以種種酷刑,但我竟然一點也不渴、不餓、不睏,我深知這是全能神巨大的生命力量在支撐著我這個血肉之軀,在供應著我的生命,使我能夠頑強地活到現在。正如全能神的話說:「神用他的生命來供應著所有有生命與沒有生命的東西,以他的大能與權柄將這一切進行得有條不紊,這個事實是任何人都想像不到也難以理解的,而這些人難以理解的事實正是神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