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開心
[主页]->[新会员区]->[開心]->[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經歷殘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堅]
開心
·有一雙手
·神的權柄不可估量
·神的權柄不可估量
·全能神救我脫離險境
·在灾难中看到神的爱
·我們的心煺嬲枰氖鞘颤N?
·我终于解脱了
·神拯救了我的婚姻
·萬物都在彰顯神的權柄
·举世瞩目——天津塘沽大爆炸
·災難中我看到了神的保守
·災難中體會到人的生死神主宰
·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
·经历灾难使我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面目
·神的話給了我真正的平安
·「东方闪电」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不再錯下去
·一句話,七年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灾难中看到神对我的奇妙保守
·尋找就尋見,叩門就開門
·神的智慧擺佈看顧了我
·尋找就尋見,叩門就開門
·災難中神話作了我的後盾
·我明白了什麼才是真正的信神
·《純真無瑕的愛》把我帶到全能神面前
·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
·棄假歸真
·幸運的自卑兒
·《제10회 국도찬미 합창
·彩虹背后的忧伤
·治好媽媽癌症的良藥
·六千年的呼喚:「你在哪裡?」
·神道成肉身對我們來說有哪些益處?
·「饒恕人」是我的必修課
·如何才能放下慾望?
·神的作为不可估量
· 人的努力真能「實現」自己的夢想嗎?
·不要忘了主的約定
·現今的人為何如此墮落?
·人的名字真能決定人的命運嗎?
·她為了愛不要「媽」後果…
·怎麼分辨正常人性?
·事与愿违--值得反省
·原來這就是命
·你知道「东方闪电」来源哪裡吗?
·他在《朝鮮日報》上看到了
·小溪你到哪裡去?
·福音微電影《跟神到底走榮耀之路》
·下一秒,誰做主?
·尋求、考察全能-神的作工
·你的心、你的灵-究竟在何处?
·《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走上光明的歷程
·國度降臨的福音
·「2000年主必再來,信徒活著被提」
·韓文合唱專輯11集
·普通的杯子
·人为什么会生病呢?
·它们伸展出美丽的身躯
·迦南美地的快樂
·《小真的故事》精彩片段:剪刀石頭布
·《小真的故事》精彩片段:元寶之爭
·《小真的故事》精彩片段:棄善從惡
·《小真的故事》精彩片段:蛻變
·神是初也是终
·第十八輯 讚美神已凱旋歸來
·全能神已坐在榮耀的寶座上
·神造了人類
——基督話語三百條真理問答——
——1. 享受《国度时代就是话语时代》该交通明白透亮的——
·国度时代神以话语来作工的真实含义是什么?藉着话语都达到了哪些果�
·为什麽在话语时代人不看神的话就感觉黑暗、感觉不行了呢?
——2. 享受《话语成就一切》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神为什麽站在不同的角度上说话?意义是什麽?
·神这次道成肉身主要是藉着什么来成全人的?为什么不显神蹟奇事?
·今天神道成肉身主要是完成什麽工作?「话在肉身显现」的实际意义是
——3. 享受《作工异象(一)》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在人来看约翰作的工作大于耶稣作的工作,那他为什麽不能代替主耶稣
·为什麽耶稣的工作有一部分是根据旧约圣经作的,而今天神的工作却在
—— 4. 享受《作工异象(二)》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为什麽主耶稣说了许多话人都不明白,他也从不向人解释,只钉完十字
·最后一步工作为什麽作在中国?意义是什麽?
—— 5. 享受《作工异象(三)》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为什麽神在不同的时代叫不同的名?
·神的性情是随着时代的不同而变化的吗?为什麽?
·神是永恆不变的是指什麽说的?神是常新不旧的又是指什麽说的?
·为什麽神在末世所显明的性情是刑罚审判,而不是慈爱怜悯呢?
·为什麽说耶和华造了人类之后工作并没有完成?
·若神不道成肉身,光灵作工,人能不能认识神的全部性情?为什麽?
·神为什麽要取名?一个名能代表神的全部吗?
·神道成肉身的长相能代表神原有的形像吗?为什麽?
—— 6. 享受《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该交通明白透亮的真理——
·为什麽说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经营人类的工作是因着什麽而有的?
·经营人类的工作为什麽说不包括创世?
·经营人类的内涵之意是什麽?
·人若只注重认识三步工作中的一步工作,会导致什麽样的后果?
·为什麽说三步作工是人该认识的最大异象?
·为什麽说三步作工中的任何一步作工都不能单独拿出来作为全人类惟一
·一批又一批抵挡神新工作的宗教专家是怎样产生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經歷殘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堅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 

   

山西省 趙睿

   我叫趙睿,因著神的恩待,我們全家於1993年跟隨了主耶穌。到了1996年,十六歲的我被主耶穌的愛吸引,開始作工講道。但不久我就看到了令人寒心的一幕幕:同工之間明爭暗鬥,互相排擠,爭奪權利,主的教導「彼此相愛」似乎早已被遺忘;教會生活沒有一點享受,很多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也不聚會了。面對教會荒涼的慘狀,我痛苦無助,就在1998年大年三十晚上,我俯伏在地向神哭訴:「主啊!你在哪裡?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沒有你的帶領,以後的路我該怎麼走下去?」感謝神垂聽了我的呼求,1999年7月,在神奇妙的擺佈安排下,我聽到了重歸的主耶穌——全能神的末世福音。藉著過教會生活,我體嘗到了聖靈作工帶給人的享受,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一掃往日的宗教式生活,每個人都暢所欲言,交通聖靈開啟的亮光,談自己怎樣經歷神的話、怎樣依靠神解決敗壞得潔淨的過程;而且,弟兄姊妹的活出特別敬虔端莊,誰有缺欠或敗壞流露,也能包容擔諒,憑愛心幫助,誰有難處也沒有人會貶低小瞧,大家都會一起交通真理來解決。這正是我一直想要得到的教會生活,正是我尋覓多年的真道!迷失多年的我終於又回到了神的面前!我向神立下心志:願把那些仍活在黑暗中的無辜的靈魂帶到神面前,使他們也能活在聖靈作工的帶領與祝福之下,得著神生命活水的澆灌。這是我一個受造之物的天職,也是最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於是,我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

   然而,中共這個仇恨真神、恨惡真理的無神論政黨卻不容許我們跟隨神,更不容許神的教會存在。2009年春,中共政府針對全能神教會的主要帶領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抓捕,各地相繼出現一些教會帶領工人被捕入獄的事件。四月四日晚九點左右,我與一起配合工作的姊妹從接待家出來剛走到馬路上,突然從背後躥出三個身著便衣的男子,他們用力拽住我們的胳膊,大喝道:「走!跟我們走一趟!」我們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被架上了一輛停靠在路邊的黑色轎車。這在電影中常見的那些黑社會在大庭廣眾之下綁架人的一幕,今天卻活脫脫地上演在了我們身上,我心裡極度恐懼,不知所措,只知道一個勁兒地暗暗呼求:「神啊!救我!神啊!救我……」就在我驚魂未定時車駛進了市公安局大院,我這才確定我們是落進了警方的手裡。隨後接待家庭的姊妹也被抓了進來。我們三人被帶進二樓的一間辦公室裡,惡警不由分說搶走我們的包,讓我們面壁站著,然後強迫我們脫光衣服搜身,從我們身上和包裡搜出了一些工作資料與保管教會錢財的單據,我們的幾部手機、五千多元現金、一張銀行卡和手錶等個人物品也被他們強行沒收。期間七八個男警在房間內進進出出,兩個看守我們的惡警還大笑著指著我議論:「這是個大人物,今兒可收穫不小!」隨後四個便衣給我戴上手銬,用帽子遮住我的眼睛,然後將我押到一個遠離市區的公安分局。

   進了審訊室,看著那高高的鐵窗和冰冷陰森的老虎凳,以往曾聽說弟兄姊妹受酷刑的種種慘景浮現在我的腦海,想到接下來惡警們不知要怎樣折磨我,我心裡就特別害怕,手也不自覺地發顫。危急中,神的一句話在我耳邊響起:「你心裡還有『怕』字,還不是撒但意念在其中?什麼是得勝者?基督的精兵要勇敢,靈裡靠我剛強,爭當作戰的勇士,與撒但決一死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話語的開啟使我惶恐的心慢慢平靜了下來,認識到自己的「怕」正是出於撒但的,撒但就是想藉著折磨我的肉體讓我屈服於它的淫威之下,我不能中了它的詭計。不管前面等待我的是什麼,神都會在暗中看顧保守我,無論何時神都是我的堅強後盾,是我永遠的依靠。現在正是靈界爭戰的關鍵時刻,是需要我為神站住見證的時候,我得站在神的一邊,不能向惡警低頭。於是我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今天落在惡警手中,這是你的作工臨到了我,有你的美意在其中,可我的身量太小,心裡感覺害怕惶恐,求你加給我信心和膽量,使我能衝破撒但權勢的捆綁,不向它屈服,堅決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我心裡有了勇氣,面對凶神惡煞般的惡警也不覺得那麼害怕了。這時,兩個惡警把我按到老虎凳上,將我的手腳銬起來,其中一個身材高大的指著牆上的「文明執法」條例,拍著桌子衝我吼道:「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公安局就是中國政府的暴力機構!你不老實交代,有你好受的!說!叫什麼名字?多大了?哪兒的人?是什麼職務?」看著他那囂張的樣子,聽他親口揭開公安局這個國家執法機構的真實嘴臉,一股怒氣湧上我的心頭:什麼「人民警察」,什麼「除暴安良」,這夥人其實就是一群流氓土匪、黑社會打手,是專門打擊正義、整治好人的惡魔!我們信神有什麼錯?我們追求做真正的人有什麼錯?我們沒有錯,反而成了這幫畜生施暴的對象。我心裡雖然恨他們,但也知道自己身量太小,根本勝不過他們的折磨,於是我不停地呼求神加給我力量,神的話也不斷地開啟我:「你不要怕這怕那,無論千難萬險,你都能穩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攔阻,讓我旨意得暢通,這就是你的本分……你要忍受一切,為我肯撇下一切拼命地跟從,付出一切代價,這是考驗你的時候,能否獻上忠心?能否忠心跟從我到路終?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切記!切記!事事都有我的美意,是我在其中鑒察,你的一言一行能否行在我的話中?有火的試驗臨到,是屈膝喊叫,還是畏縮不能前行?」「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神話語的安慰和鼓勵下,我心裡有了底氣,今兒就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一死,這幫魔鬼休想從我這兒知道教會錢財、教會工作、教會帶領的事!我便向神禱告:「神啊!你是掌管萬有的,撒但也在你的手中擺佈,今天你是藉著它來檢驗我的信心與忠心的,現在我雖有肉體軟弱,但我不願癱倒在撒但腳下,我願依靠你剛強起來,不管撒但怎樣折磨我,我絕不能背叛神傷神的心!」因著神話語的帶領,無論惡警們怎麼刑訊逼供我都不開口。其中一個惡警見狀,便氣急敗壞,一拍桌子跳到我跟前,猛踹我坐的老虎凳,推搡著我的頭吼道:「老實交代!別以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如果不知道,我們怎麼能那麼準地抓住你們呢?」一個高個兒警察也喊道:「別磨老子耐性!不讓你吃點苦頭以為老子嚇唬你,給我站起來!」說著把我從老虎凳上拽到窗戶下面,窗戶很高帶有鐵柵欄,他把兩副帶齒的手銬一頭吊在窗戶上,另一頭銬在我的兩隻手臂上,我只能前腳掌撐著地。一個惡警把空調打開加溫,拿著捲成筒的書狠狠地砸我的頭,見我仍是不吭聲,他氣急敗壞地吼道:「你說不說?再不說就讓你『盪鞦韆』!」說著,他就用一根很長的軍用包裹帶把我的雙腳捆起來,另一頭綁在老虎凳上,然後兩個爪牙就往前拖老虎凳,把我整個身體抻成了「一」字斜吊在半空中,兩隻手銬隨著身體前移滑到手腕根部,銬齒深深地扎在手背血管處,我只感到剜心似的疼,但我死死地咬著嘴唇不叫出聲來,因為不想讓那兩個畜生看我的笑話。一個惡警陰笑著說:「看來不疼啊!來,再給你加點量。」說著就抬腳踩在我的小腿上,使勁往下壓,然後左右搖晃我的身體,這時手銬越發扣緊我的手腕和手背,痛得我不由得叫出了聲,兩個惡警哈哈大笑,這才放下我的腳讓我吊在半空中。大約過了二十分鐘,那惡警突然往回踹老虎凳,鐵椅帶著「嘎嘎」刺耳的響聲向我靠近,這樣我懸空的身體又隨著我的尖叫聲恢復到前腳掌撐地貼牆吊立的狀態,手銬也順勢滑回手腕。手腕突然被鬆開,血管裡的血從手掌快速回流,整個手臂的血管面對回血的壓力脹得生疼。兩個惡警看我痛苦的樣子猙獰大笑,接著逼問:「你們有多少人?錢放哪裡了?」撒但的卑鄙目的在這句話中暴露無遺,他們對我百般折磨摧殘,手段陰險毒辣,就是為了搶奪教會的錢款,妄圖將教會的錢財無恥地據為己有。看著他們那貪婪、邪惡的嘴臉,我真是氣憤極了,不住地求神保守我不做猶大,咒詛這幫土匪、強盜。接下來無論他們怎麼逼問我也不吭聲,氣得他們罵道:「他媽的,骨頭還真硬啊!看你能挺多久!」然後又使勁兒往前拉鐵椅再次把我斜吊在半空,這次手銬滑到手背上緊緊地卡在剛才的傷口處,手被血充脹迅速腫了起來,像要爆炸開一樣,比前一次吊著更痛。兩個惡魔在旁邊「繪聲繪色」地講述著他們以前怎麼用酷刑折磨人的「光榮歷史」,足足十五分鐘後,他們把椅子一踹,我又恢復到原來前腳掌撐地豎吊在窗下的姿勢,撕心裂肺的疼痛再次席捲而來。這時走進來一個矮胖的男警問:「交代了嗎?」兩個爪牙說:「這真是個劉胡蘭!」胖爪牙上前重重地拍打我的臉,陰邪地說:「我看你有多硬!我來給你放鬆放鬆手。」這時我側頭看了一下我的左手,整隻手已腫成烏黑色,他抓住我的左手手指來回搖晃、揉捏,直到原本腫脹麻木的手又有了疼痛的感覺,然後他又把手銬銬到最緊,示意那兩個爪牙繼續拉我,於是我又被吊了起來,二十分鐘後又被放回來,他們就這樣反覆地將我拉出、放回,把我折磨得痛不欲生,手銬在手腕處滑上滑下,一次比一次鑽心地痛,直至銬齒深深地陷進我的手腕裡,扎破手背流出了血,我的雙手腫得像包子,血管已經不回血了,頭也因缺氧脹得要爆炸,我真感覺自己要死了。

   

   就在我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一句神的話在我腦海裡迴蕩:「耶穌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心中猶如刀絞痛苦萬分,但是在他心中絲毫沒有一點反悔的意思,總有一種強大的力量來支配他走向被釘十字架的地方。」(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使我心裡頓時產生一股力量,想起主耶穌釘十字架時所受的苦,被羅馬兵丁鞭打、戲弄、羞辱,被打得血肉模糊的身體還要背起沉重的十字架,最後被活活釘在十字架上,忍受著錐心刺骨的劇痛在十字架上整整被掛了六個小時,直到血一滴一滴地流乾……這是怎樣殘酷的極刑!這是怎樣難以想像的痛苦!然而主耶穌卻一直默默地忍受著,儘管心如刀絞痛苦萬分,但為了救贖整個人類,他心甘情願地將自己交到了撒但手中。如今神第二次道成肉身來到中國這個無神論國家,面對的是高於恩典時代幾千倍的危險,中共政府採用各種手段毀謗、褻瀆基督,瘋狂追捕基督,妄圖將神重釘十字架。神兩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是任何一個人都難以想像更難以承受的。相比之下,我今天所受的苦不及神的萬分之一,不值得一提,何況今天惡魔如此迫害我也是因為我跟隨神的緣故,實際上他們仇恨的、迫害的還是神,神為我們受了這麼多苦,我應該有良心,就是死也得滿足神一次,讓神的心得點安慰。這時我的腦海中又浮現出歷代聖徒的經歷:但以理進獅子洞,三聖者進烈火窯,彼得倒釘十字架,雅各被砍頭……這些聖徒、先知在死亡逼近的時候,無一例外地為神站住了響亮的見證,他們對神的信心、忠心與順服正是我該效法的。於是,我默默地向神禱告:親愛的神啊!你是無辜的卻為拯救我們被釘十字架,又冒著生命危險道成肉身來在中國作工,對於你的愛我無以回報,今天能與你同受苦難是我的榮幸,我願站住見證安慰你的心,哪怕被撒但奪去性命也絕無怨言!因著思念神的愛,我覺得身上的疼痛減輕了許多。後半夜惡警們繼續輪流折騰我,一直到第二天上午九點左右才放開我的雙腿,將我吊在窗下,我的兩隻手臂已麻木沒知覺了,全身也浮腫了。這時,與我配合工作的姊妹也被帶到了隔壁審訊室,並且一下子來了八九個惡警,一個矮胖子氣洶洶地衝進來問審我的惡警:「招了嗎?」「沒招。」一聽這話,他就躥上來狠狠抽了我兩個嘴巴,並氣急敗壞地大叫:「你還不老實!我們知道你的名字,是主要的教會帶領,別以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你到底把錢放哪了?你們那些工作是怎麼安排的?」見我不吭聲,他恐嚇道:「你不說,等我們查出來你更不好過,就你在教會裡的這個身分也要判你二十年!」這幫惡警為了得到教會的錢財急紅了眼,真該下十八層地獄!後來,他們拿著我的銀行卡問我姓名、密碼,我心想讓他們看吧,反正家裡也沒給我寄多少錢,讓他們看了省得再追究教會的錢,於是便告訴了他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