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文集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除了意外改变历史进程,夜郎的未来可能是以下所叙述的。意外指的是饥荒、动.乱、正.变、货币崩溃,直至改朝换代。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即使没有意外,货币除了持续性的通胀,仍可能以币制改革的名义,至少崩溃一次。理由是历史经验:任何货币没有不崩溃的,或迟或早而已。崩溃意味彻底供彩,重头再来。它是社会财富再分配的一种手段。
   
   有个别富人繁殖后代开始用孵化器,只要付出精子卵子和繁殖所需费用。绝大多数依然人工培育,烦劳自己的生殖器与子宫。那时候,繁殖后代可能是件奢侈的事,只有傻逼才乐此不疲。


   
   3至10年后,每个人都具有一份从出生到死亡的电子档案。其中既记录你的正.治面貌、社会关系,又记录你的财产状况和性爱隐私。30年后,从出生那天起,体内就植入芯片。储存你的编号住址、出生年月、父母姓名及你的血型,还有DNA等信息,之后所有个人信息,包括爱好、学历、职业……由专人无线传输填充与修改,其他人染指均属非法。它的主要功能是定位,另一功能不让冒名顶替、改头换面。
   
   30年后,可能尝试从出生那天起,注射一次性药物,以改变你的性格,比如懒惰以及叛逆倾向,专家术语为“反社会”倾向。药物注射也可能针对一小部分人。由于顾忌国际影响,可能悄悄进行,以打防疫针的名义。前苏联切除脑叶之技术成为老黄历。
   
   儒教、佛教、毛教“成功”嫁接,三教合流,达到鱼水交融的程度,成为正统意识形态。正如吾友驸马所说:“儒教驯化伪知识分子,佛教打捞苦海中的屁民,毛教管当,与儒佛和其它花瓶。”此所谓“没有供彩当,就没有如来佛”。凡有抵触,则送进反省所,参加学习班,严重的注射药物,或直接送矿山农田,做苦工,直至皈依。此时,人的行为与“信仰”严重背离,皈依成了救命稻草,多重性格、阳奉阴违成了求生之道。
   
   网格化管理丝丝入扣,人脸识别系统已达到尽善尽美的境界,不仅可以识别任何一张登记在册的人脸,并且一百米之内可随时录音,敏感人物出现于敏感地区,及时信息采集发送给有关方面;每至一个需要收费的关卡,则自动收费,以你路过此卡的摄像为依据,费用则在你的银行卡里扣除,不管进风景区,还是进立体电影院,还是开钟头房。最让人担忧的,有的消费不知不觉,甚至由不得你作主,比如物业费、徒步费和人头税;安检简单化,仪器能看透人的骨骼,身外之物一览无遗。
   
   手机依然存在,形式可能有重大改变,有可能眼镜成屏幕,语音代替触摸屏幕的手指,个人位置信息不容屏蔽和更改。成年人一人一机已被法律所确定,推托买不起手机的,由正.付负责解决,分期付款。可能法定每人每天必须一至二小时拿着手机听讲话,或视听有关部门指定的视频或录音。公益活动已成常态,每个市民每星期务必支出五小时。公益活动内容:社区巡逻、密报邻居动态、宣传、贴标语、喊口号。
   
   整个城市天天在爆.破,不是由于恐.怖分子袭.击,而是因为房屋满五十年的,作为危房强制作废。口号是“美化市容,节约土地”。由于人少房多,物业费、房产税和遗产税成为正.付一大财源,甚至对平房,两层楼楼房的,其价值不在法定范围内,也必须拆除。五年之内无人居住的,有权没收。民众日夜排队申请爆.破,因为卖不出去又不毁灭所住的房屋,既要收房产税,又无权购买第三代最新住宅。新住宅特点,旋转,阳台似花园,任何楼层均可停车。由于推波助澜,没购此房谈婚论嫁难上加难,因此很多人不惜按揭做三十年的房奴。
   
   在学儿童疲于奔命,课程名目繁多,作业堆积如山,平均两天测验一次。不但要知道1+1=2,还要知道1+1=2的原因,高年级学生也有可能必须要了解安禄山与杨玉环的隐私,是否因此导致了安史之乱。对王莽身份的认定,以及死因,还有冉闵、尔朱荣是谁,也是历史系学生的当务之急。有钱的,已开始植入知识芯片,以减轻浩如烟海的知识记忆。
   
   外汇管制,以高房价吸纳资金,手持储蓄的,以高通胀促使贬值;不必使劲印钞,只要增加货币电子符号。现金已丧失流通价值,一律刷卡或在线支付。超过一定数量的现金说不出正当来源的,一律没收;计划经济初具规模,有粮票油券供应证出现,人为制造食品紧张,以加强居民对正.付的依赖;第二次公私合营已完成,所谓的混改和债转股立下汗马功劳,货币股权化耳熟能详,许多著名房产商消失不见,任志强,潘石屹,还有马云,马化腾,以及腰缠亿贯的影星;民营企业和房东也已淘汰,唯剩几爿街角的烟杂店半死不活。
   
   司法机构执法人员,包括巡.警、特.警、辅.警、保.安逐渐被机器人代替,维.稳.街.头抓.捕也由机器人效劳,就像汽车由人工智能驾驶一样。同样性生活,机器人也抢占了人的地盘。婚姻制度名存实亡,处于崩溃的边缘。
   
   五十年后,赚钱不是难上加难,而是不可能之事,因为所有资源都被垄断,收呼吸税阳光税也不是没有可能;50%的人靠救济金过活,让人失去存在意义。
   
   由于土地毒化,转基因作物泛滥,导致农作物成为毒粮食和毒蔬菜,老百姓患癌如同患流感,重点是肝癌和肺癌。畸形儿傻儿增多;空气污染的结果,佩戴式空气净化器与面罩,可能是路人的标配;肝肾角膜纠纷加剧,盗取人体器官之事层出不穷;书籍和纸媒体消失;炒股必输无疑,量化分析到达极致;车辆减少,其原因:苛刻的车辆年限报废制度,以及人为制造能源紧张,且忍受不了名目繁杂的违章罚款;有简易飞行器出现。昂贵的飞行证,只配富人拥有;公民此名词从词典中消失,代之于市民或居民。
   
   牢骚匿迹,文字言论的抗争不复存在,类似微信的社交软件死而不僵;捣毁机器人常有发生;有城市莫明大火,火烧三天三夜,消防设施无济于事;发出拘.留通知,如不及时入狱,不是强制执行,而是罚款,催交“滞纳金”,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迫使就范;许多人居无定所,逃离了正.付分配的廉租房,以流浪汉面目存活于世,甚至偏僻山区出现野人,刀耕火种,钻木取火;常有战争叫嚣,转移矛质视线,搞得人心惶惶,敌人还经常变换,也不知他们在哪里。
   
   江苏/陆文
   2017、7、8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7/07/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