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文集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朝廷,这位作家所作的政治小说《刘晓波生死录》,发行100万册,跃登夜郎国畅销书第一名。我翻了一下,感觉封面设计一流,插图也出色,特别是女主角与形销骨立的男主角相互偎依,以及男主角海葬的图片更动人心魄。
   
   小说男主角叫刘晓波,是可造之材。他先以文艺评论家和博士黑马的头衔扬名于世,后来以学运领袖和吃官司专业户登上政治舞台,舞文弄墨轻车熟路,下笔千言倚马可待,此外,组织能力强,招兵买马,礼贤下士,广收文人雅士参加独立中文笔会,抱团取暖,以壮声势。


   
   以上是小说开头的粗略勾划,带点嘲讽的笔调,但这些素描,给读者感觉,刘做个英雄烈士绰绰有余,离圣贤尚有一天高铁路程。哪怕“我没有敌人”、“非暴力不合作”是他的原创,哪怕知行合一,躬行实践,要读者承认他是理想主义者固然容易,但评定他为圣贤,仍有一定难度。
   
   为了塑造人物的圣贤结局,朝廷设计抹黑、打压、监控、软禁、劳教……的情节,试图不计时间,不计成本,以水滴石穿的毅力,丰满人物形象。我想,作者可能信奉:天降大任以斯人也,必须劳其筋骨,饿其肌肤,苦其心志……深信足够的磨难,小说主角才能品尝圣贤的正果。
   
   作者为此写了三十页作铺垫,比如,倡导广场绝食和砸枪,让大家领会他早年非暴力理性抗争的观念。刘随后电视认罪,关入牢房,官方为了搞臭他还出书,揭露他的罪行与异端,自此他在民众的心中扎下了根。以上都是以开端、发展、高潮、结局的小说顺序来描写的,作者并没有急于求成。
   
   为了增加信服力,避免人物高大全的倾向,描写他不是完人,抽烟,恋爱,年轻时风流成性,能写一手好情诗,还被迫说谎,写下悔罪书。此外,小说主角近乎苛刻的忏悔,也伤害了小说中的其他人,但正因有这些表现,才让我晓得作家为了结局,在制造小说的雾霾:刘有七情六欲,也有精致算计,他不是圣贤,他是凡人,他不想以圣贤的姿态展现于世。
   
   因零八宪章事,作为参与者组织者的刘晓波被判刑11年,这一笔,就朝廷叙述的语调而言,最为得意,但在我眼里最不真实。因为刑期之长已超出读者的经验范围。但作者为了创造当代圣贤也顾不得了。这一章的描述,为了让人感觉刘是为国家为民族,为所有零八签署者坐班房的。当然,无意之中也展示了他身上固有的英雄情结与奉献精神,以及他的江湖义气,和他的殉道者的气质。这是朝廷这位作家最需要表现的。
   
   “我没有敌人”,无论是法官、检察官,还是公诉人,这理性的超常规的声明,让他获得了满堂彩,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写到这儿,作家加了段议论:要是没有官方的一意孤行,硬判11年,诺奖能轮到刘晓波吗?最有可能获奖的,不是刘晓波,而是天安门母亲和高智晟。公正点说,是官方给了刘获诺奖的机会。
   
   刘晓波入狱,其妻刘霞随之软禁,以泪洗面,患上抑郁症,其弟也被牵连,这种不必要的打压,加深了刘的苦难与悲剧感。再加上不让他俩出国领取诺奖,也博得了大众的同情。刘霞探狱,夫妻俩拿着话筒说话,手掌也只能隔着玻璃贴近,完全剥夺了肌肤之亲,这又把刘的悲剧推向高潮,其剧情堪比《午夜快车》《梁祝》与《孔雀东南飞》。大家明白,一部悲剧小说,情爱不可或缺,多亏朝廷不遗余力设置了爱的障碍,才让男女主角因无望的爱而大放光彩。
   
   写到这里,我强烈推荐朝廷参选诺贝尔文学奖,也愿意做介绍人,请他参加独立中文笔会,因为没有天马行空的想像,一波三折的构思,冷酷血腥的平静,小说人物刘晓波刘霞纸糊一样,不可能栩栩如生。
   
   朝廷大概是当代曹雪芹,不仅谋篇布局体现了写作技巧,而且细节也运用了草蛇灰线的手法,比如借旁人之口不经意地提起刘在牢房里,可以看书,可以种菜,还有一只电磁炉,还着重说他有常规体检的待遇。但小说后来的章节,以春秋笔法,提到负责其体检的副监狱长上吊死了,病历被篡改,刘在前年就被发现患有肝癌。按理小说写到这儿,反正已近二十万字,让小说主角以英雄的面貌死了,读者也鞭长莫及,徒唤奈何,草草收尾也没有谁去探究男主角的确切死因。然而,朝廷这位作家非要让小说一个高潮接着一个高潮,凑满三十万字。他胸有成竹,将病情隐瞒拖延了一年半,至今年六月初才透露内情,允许刘晓波保外就医。
   
   可所谓的保外就医,仍在戒备森严的医院里,刘依然没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不久便肝腹水进入弥留状态。危在旦夕,除了家人,仍不让他的朋友探视,即便到了医院外围,也要笔录喝茶。其妻及其亲人尽管在他身边陪伴,仍时不时中断他们的通讯。朝廷最天才的一笔:小说主角晓得死期已近,肝癌已至晚期,为了治病,为了刘霞,为了自由,而放弃救国抱负,明确表示:要出国治疗,死也要死在西方。答复是石沉大海,刘只得睡躺医院,坐以待毙,亲友同道、各国政要,爱莫能助。
   
   朝廷不满足以上描写,结局还设计了刘走不出牢笼的死亡,不让朋友诀别和参加追悼会,让他孤零零地困守千年黑暗,与自己的理想同行。而且立即火化,骨灰沉入大海。这就是古人所说的死无葬身之地,也就是所谓的锉骨扬灰,让死者经受火与水的考验,从阳至阴的受难。从生至死,直至虚无。火化、海葬在小说结尾成为象征,其隐喻:凡人圣人一步之遥,无非要像干将莫邪那般锻打锤炼、火烧淬砺,才能炉火纯青、出类拔萃。
   
   在结束的12章中,朝廷还以梦幻的形式,让死者朗诵了《只身面对大海》:“无论我的声音有多大,海的冷漠都会使它渐渐地消失,像一缕轻烟、一声叹息、一个醒时回味无穷的梦。……我想以一次热血沸腾的殉难来拯救陷于深渊的灵魂。”
   
   总体而言,朝廷的小说成功展示了刘晓波从凡子俗子、英雄烈士,直至风凰涅槃,升华为圣贤的过程。时间跨度为一个甲子多一年,这意思告诉世人,世道沧桑,河东河西,非一朝一夕所能领悟。也告诉各位:无论杨佳式的孤身复仇,还是“我没有敌人”的理性抗争,结局都是死亡。此外,也告诉我们,没有强力意志乃恶的帮助,圣贤则不可能炼成。
   
   江苏/陆文
   2017、7、17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7/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