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深切惦念危在旦夕的刘晓波]
江棋生文集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深切惦念危在旦夕的刘晓波

   
   
    江棋生
   
   


   
    6月26日下午,微信上传来“刘晓波肝癌晚期保外就医”的消息。难以相信或不愿置信的我,随即翻墙上《民主中国》网站,却一眼就见到了一模一样、令人震惊和揪心的消息!这个消息是尚宝军律师捅出来的,于是我马上给他发微信:宝军好,晓波太不幸了!请代我问候刘霞。宝军回复道:江老师好,消息太糟了!有机会一定转达。
    “晓波太不幸了!”包含两个意思:一是他竟然如此不幸地得了可怕的肝癌!二是他得了肝癌,竟然更为不幸地没被及早发现和接受治疗!!
    6月27日早晨,亶文发来《紧急呼吁:还刘晓波彻底自由》(征求意见稿)。我提了两条修改意见后,当即签了名。那天中午时分,我到达车公庄重阳大酒楼后,在谢小玲女士主持、有鲍彤、蒋彦永、吴青、查建国等人参加的“老人会”上,我对晓波的病情表达了极度的担忧,对他的病情被拖到十分危重才被保外就医,进行了毫不客气的谴责。
    谁都能理解,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被当局关在冤狱中与世隔绝8年半之后,突然传出生命旅程已经进入最后倒计时的特大坏消息,人们,特别是与他相识相知的朋友,怎么能不发声、不质疑、不呼吁呢?6月26日那天,陈平、查建国、何德普、黄大地、赵诚、张先玲和傅国涌先后委托我在《紧急呼吁》上签了名。自6月26日到现在,全球的每一个角落,不分肤色,不分民族,都发出了普世的人道之声,都在吁请中国当局:尊重和满足刘晓波本人最后的意愿,放他到德国或美国接受治疗。
    然而,当局会放晓波吗?6月29日下午,有香港记者近距离地当面向习近平喊话,问他什么时候释放刘晓波,而习不作回应。此事发生后几个小时,一位香港朋友在微信上问我:习近平会放刘晓波吗?我回答道:我估计习不会放晓波,除非特朗普出狠招。在我看来,习近平不放刘晓波,其最主要的原因是:不能让已经被消音8年多的刘晓波,在世界上作最后的自由发声。因为,晓波的最后发声必将是一次政治核爆炸,它必将造成巨大的全球轰动和冲击效应,并在中国和世界史上留下悲壮瑰丽、不可磨灭的一页——这是习万万不愿看到的。
    自6月29日到如今,美国总统特朗普不仅没有出狠招,甚至连真正说得上的硬招都没有。在这样让人无语的绥靖姿态下,习近平怎么会考虑放人?习现在是拿定主意,就是不放人。无论你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也好,给他戴高帽夸说能“成为世界级领袖”也好,或痛骂他“毫无人道”也好,他是一概不答理。依我看,不要说冷拒刘晓波出国没商量,就是连晓波还能在病榻上通过手机对外发出“其言也善”的声音,他都决不会允许。
    官方前些日子播出了一些令我不忍卒视的镜头:时隔8年半,当初住在离我家仅数百米之遥、常常邀我去打羽毛球的活力四射的晓波,已然病魔缠身、形销骨立、时日无多!而8年半之前的晓波,正和朋友们一道,夜以继日地敲定《零八宪章》最后文本和马不停蹄地征集国人签名。在做这件现在看来是他一生中最后一件大事的时候,他清楚自己面临又一次牢狱之灾的极高风险。当时,晓波曾好几次对我说:棋生啊,明年是六四20周年,我得作好长期坐牢的准备了。不过,咱们现在搞这个《零八宪章》,也得准备被抓啊。2008年12月8日下午5时许,晓波在Skype呼我,随后问我:棋生,你那儿警察上岗了吗?我这儿来了不少。我回答他:今天上午我这儿没有,不知现在有没有,待会我出去看一下。在这次通话6个小时后,他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从家中抓走。2009年12月25日,晓波被当局重判,刑期长达11年。虽然自那以后,我和晓波之间再无音讯可通,但我坚定地相信,晓波是一定会把牢底坐穿的。而且,我也一直怀揣一个个人的心愿,期待见到2020年6月22日跨出冤狱的晓波后,当面告诉他:我读他在法庭上的“自我辩护”,高度共鸣,痛快得很;但是,我读他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则有股别扭劲一直跑不掉。我甚至有个打算,揪住这一条,和他磕上一个月。
    不过,我怎么揪、怎么磕,也决不会给他扣上“民运花瓶”、可能是昆德拉式“合作派”、即将被共产党“派出监狱”的“和谐大使”等帽子。正如在2008年12月《零八宪章》发布的时候,我决不会同意有人指控《零八宪章》的“出笼”是中共的“阴谋”一样。所有上述帽子和指控,身陷囹圄的晓波都不知道——如今,也完全没有必要知道了。如今,在生命力分分秒秒都在快速流失的晓波面前,在普世价值的忠诚殉道者晓波面前,在宪政民主理念的不屈殉难者晓波面前,这些帽子和指控——统统告吹了。
    自6月26日始我一直深切惦念的晓波,已然危在旦夕。今天医院发布的病情通告,令人心碎,我已读不下去。我明白,在他生前,我已不能见他最后一面,不能告诉他:他入狱前悉力推出的《零八宪章》,已有35批国人相继签署。我现在的心愿是,要到沈阳送他最后一程。昨天傍晚,朋友们不得不痛楚地议及晓波的后事。很快,亶文向晓波家属转告了我的五点初步意见:1、家属坚定地提出请若干朋友参加晓波遗体告别仪式的要求。2、建议由蒋亶文和莫之许草拟朋友们名单,由家属圈定。3、名单一经确定,马上由家属交给当局。4、与此同时,名单上的朋友各自与国保交涉,表明意愿;甚至可以提出让国保一起去。5、朋友们要送的花圈、花篮由已在沈阳的家属代办。
    我的送别愿望,顺天理,合人道。如果有谁还要阻挠我实现这个起码的愿望,我不把他当成敌人,还能当成啥?
    2017年7月12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7月13日播出)
(2017/07/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