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祭刘晓波文]
金光鸿文集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从习近平王歧山之“正能量”说开去
·关于胡石根、高瑜、徐友渔、浦志强、刘荻等公民 被刑拘的严正声明
·我看习八条—从习近平之“正能量”说开去(二)
·全民争自由--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112人太少,只够组建一个国会上院
·让党媒姓它的党,我们不稀罕
·中国有个大爷村
·天厌之!天厌之!--对考拉事件的回应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把江泽民、习近平送到俄罗斯去
·强烈抗议中俄南海军演
·国外没有更好地治疗,但国外有尊严
·只想自己好何过得好,不顾他人死活和尊严
·君子之争(二)--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谁也不能让博讯关掉
法律
·律师的职业精神
·律师的政治家品德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论律师的品格修养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从法律的功能说开去--兼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简谈中共“八二宪法”的本质--兼谈五不搞七不讲的合(伪)宪性
·妨碍司法公正的四大毒瘤及其对治措施--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下篇
·关于中国法治现状的几点思考
·光荣乎?责任乎?
·含泪泣劝陈瑞华教授--谨以此文献给贵阳小河案的刑辩律师团队
·《集会游行示威法》违宪性问题之我见
·律师从来都不是一支破坏性的力量
·谁有资格审判薄熙来
·司法改革倡议书
·“死嗑派”律师是中国律师的典范
·为自由而战 --关于夏俊峰案的几点思考
·我的司法改革路线图-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系列
·吁请国际刑事法院引渡李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声明
·中国司法改革黑皮书上篇-我的司法改革之道
·中国网民很生气 --关于转发微博司法解释的几点意见
·站台教授 --评王振民朱苏力关于“法治”的论述
政治理念
·我来给马英九、习近平上堂历史课
·中国人“立”了吗?--浅析中共的外交政策
·再论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国家的强大是政治上的强大
·扶正袪邪:反腐乃不智之举续
·从习近平的《自述》看其治国理念和风格
·中国人为什么缺乏思考力和行动力--论领袖人物的个性与国民性
·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为纪念曼德拉而作
·民强则国强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没有了你,祖国将什么都不是
·自由万岁--写在DC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国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抓捕北京法轮功学
治国方略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圍棋十訣之戰術筆記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軍隊是國家的,國家是人民的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
·果敢危急!强烈呼吁中国军人反出云南
·這是誰帶的兵?蠢才!
·守土有责(二)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擒賊先擒王
·祭刘晓波文
·主上所重是将士用命之所在 --二零一六新年再向习近平夫妇進一言
·要做孙中山,不做谭嗣同 --兼答胡佳兄弟问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二)
·建议美军对朝鲜实施“斩首“行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祭刘晓波文

   祭刘晓波文
   
   金光鸿律师
   
   


   那年我在北京见过你,也是我见过你的唯一的一次,应该是零八宪章公布前,是一次饭局,席上都是政治异议人士。
   
   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是你,后来,听人说什么刘结巴,刘结巴的,才想到可能是你。
   
   记得你坐在我的右手,说话有点结巴,但还算流畅,只顾自说自话,也不照顾全场。当时不知道是你,后来知道是你了,就想,当领袖的,哪能这样?你得有全局意识、全场意识才行的。
   
   这还不算完,还老跟我抢话说,我只好让你………不知是不是怕你从牢里活着出来会跟我抢,上帝就把你提前带走了,六十一岁,是一个男人的黄金年龄,也是男人接近醇熟的年龄,你不该走得这么早啊,刘哥。
   
   你起草《零八宪章》,德邦兄把草案发给我,让我提意见,我读了一遍,觉得没什么可提的,后来让我签,我二话不说就签了,我来北京,为的就是这个,在这之前的二零零三年,我因讲课风格和内容与中共把持的厦门大学格格不入,被学校当局以三条理由下了岗,没地方开支了,在武汉找工作没找到,因为之前一九九六年,我在厦门大学当老师时,通过律师考试并在当地一家律师事务所实习过一年,后来挂靠在集美一名法学老师叫董志武主办的法律服务所,我武汉的表姐知道这事,刚好她认识司法局的一位官员,请到了诚明律师事务所的两位主任吃了顿饭,就在那个所里当了一名有资格证,没律师证的律师。
   
   这个所是一个典型的湖北所,湖北人都敬重有知识、有文化的人,自古惟楚有才,就说你得有这样的民众基础,所以,我在这个所,因为知识和业务能力,广受尊重,发了两篇论文,一篇还被阅马场的另一个所的主任当宝贝,专门组织律所律师学习,那个主任也是专门替弱势群体免费打官司的,他的策略就是以案养案。
   
   因为我是单身,所领导很关心我的个人婚事,不断地明示暗示,只要你点头,我们所里就有合适的。我也不是没想过结婚的问题,但心里一直惦记着中国大陆的民主事业,心想,这一结婚,就是房子、妻子、孩子什么的杂事不少,还是先到北京看看再说。
   
   一到北京,在一个教会认识了陈青林,通过他,在不短的时间内,滚雪球般地几乎认识了北京城所有的政治异见人士,这才有幸见到了你,也有幸追随你,签了《零八宪章》,后来,你因这个坐了牢,我也是有这个心理准备的。
   
   后来的事就不说了。
   
   再后来,在朋友们的协助下,我来到了美国。来美国时,你依然在牢里,朋友们都在忙着救人,我也是想救人的,不过,我的方式跟一般人不一样。
   
   记得,在北京,我代理法轮功学员的案件后,见到那些在外面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个地都把精力花在营救牢里的学员上,我就对他们弱弱地说了一句,其实,你们在外面干得好就行的。意思是,你中共再怎么邪恶,再怎么抓我们坐牢也好,酷刑也好,我们就是要干我们自己的事,而且越干越大,这样,中共就再也难售其奸了。
   
   这个不难理解的,中共抓人,我们救人,再抓,再救……那我们就是被中共牵着鼻子走,围着中共的指挥棒在转,兵法云,善战者要善于调动敌人而不被敌人调动。被敌人调动,乃兵家之大忌,就这意思。
   
   来美国后,我自己也是这个策略,所以,我很少去关注个案的营救,就是自己干得有声有色,这样,我以为,对国内的朋友也好,牢里的朋友也好,都是个声援。
   
   我想,无论对被中共折磨致死的刘晓波也好,其他朋友也好,还是国内还在艰难奋斗的朋友们也好,知道战友们还在继续为共同的理想战斗,而且还干得有声有色,那无论如何,也是会感到欣慰的!
   
   以此文告慰刘晓波的在天之灵,哪天有机会,拿到海边去焚祭!
   
   愿晓波的灵魂在天国得到安息!
   
   愿所有为共同理想而死难的烈士们的灵魂在天国得到安息!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上午11:49

此文于2017年07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