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祭刘晓波文]
金光鸿文集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蔡政府施政无能
·台湾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之我见
·蔡英文下台!
·下臺吧,蔡总统!
·蔡英文政治智慧之低下古今罕见
·幸好美国人民手中有枪
·敬告臺灣政府: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子女接受什麼樣的教育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金光鸿律师支持缅北联军的军事行动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未来民主中国南亚战略
·中華聯邦共和國關於中印邊界衝突的立場----中華聯邦共和國總統令(第一號
·未來民主中國立場:必须追究缅甸军政府的反人类的暴行
·敬告馬來西亞政府:那我們來替你管好了!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祭刘晓波文

   祭刘晓波文
   
   金光鸿律师
   
   


   那年我在北京见过你,也是我见过你的唯一的一次,应该是零八宪章公布前,是一次饭局,席上都是政治异议人士。
   
   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是你,后来,听人说什么刘结巴,刘结巴的,才想到可能是你。
   
   记得你坐在我的右手,说话有点结巴,但还算流畅,只顾自说自话,也不照顾全场。当时不知道是你,后来知道是你了,就想,当领袖的,哪能这样?你得有全局意识、全场意识才行的。
   
   这还不算完,还老跟我抢话说,我只好让你………不知是不是怕你从牢里活着出来会跟我抢,上帝就把你提前带走了,六十一岁,是一个男人的黄金年龄,也是男人接近醇熟的年龄,你不该走得这么早啊,刘哥。
   
   你起草《零八宪章》,德邦兄把草案发给我,让我提意见,我读了一遍,觉得没什么可提的,后来让我签,我二话不说就签了,我来北京,为的就是这个,在这之前的二零零三年,我因讲课风格和内容与中共把持的厦门大学格格不入,被学校当局以三条理由下了岗,没地方开支了,在武汉找工作没找到,因为之前一九九六年,我在厦门大学当老师时,通过律师考试并在当地一家律师事务所实习过一年,后来挂靠在集美一名法学老师叫董志武主办的法律服务所,我武汉的表姐知道这事,刚好她认识司法局的一位官员,请到了诚明律师事务所的两位主任吃了顿饭,就在那个所里当了一名有资格证,没律师证的律师。
   
   这个所是一个典型的湖北所,湖北人都敬重有知识、有文化的人,自古惟楚有才,就说你得有这样的民众基础,所以,我在这个所,因为知识和业务能力,广受尊重,发了两篇论文,一篇还被阅马场的另一个所的主任当宝贝,专门组织律所律师学习,那个主任也是专门替弱势群体免费打官司的,他的策略就是以案养案。
   
   因为我是单身,所领导很关心我的个人婚事,不断地明示暗示,只要你点头,我们所里就有合适的。我也不是没想过结婚的问题,但心里一直惦记着中国大陆的民主事业,心想,这一结婚,就是房子、妻子、孩子什么的杂事不少,还是先到北京看看再说。
   
   一到北京,在一个教会认识了陈青林,通过他,在不短的时间内,滚雪球般地几乎认识了北京城所有的政治异见人士,这才有幸见到了你,也有幸追随你,签了《零八宪章》,后来,你因这个坐了牢,我也是有这个心理准备的。
   
   后来的事就不说了。
   
   再后来,在朋友们的协助下,我来到了美国。来美国时,你依然在牢里,朋友们都在忙着救人,我也是想救人的,不过,我的方式跟一般人不一样。
   
   记得,在北京,我代理法轮功学员的案件后,见到那些在外面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个地都把精力花在营救牢里的学员上,我就对他们弱弱地说了一句,其实,你们在外面干得好就行的。意思是,你中共再怎么邪恶,再怎么抓我们坐牢也好,酷刑也好,我们就是要干我们自己的事,而且越干越大,这样,中共就再也难售其奸了。
   
   这个不难理解的,中共抓人,我们救人,再抓,再救……那我们就是被中共牵着鼻子走,围着中共的指挥棒在转,兵法云,善战者要善于调动敌人而不被敌人调动。被敌人调动,乃兵家之大忌,就这意思。
   
   来美国后,我自己也是这个策略,所以,我很少去关注个案的营救,就是自己干得有声有色,这样,我以为,对国内的朋友也好,牢里的朋友也好,都是个声援。
   
   我想,无论对被中共折磨致死的刘晓波也好,其他朋友也好,还是国内还在艰难奋斗的朋友们也好,知道战友们还在继续为共同的理想战斗,而且还干得有声有色,那无论如何,也是会感到欣慰的!
   
   以此文告慰刘晓波的在天之灵,哪天有机会,拿到海边去焚祭!
   
   愿晓波的灵魂在天国得到安息!
   
   愿所有为共同理想而死难的烈士们的灵魂在天国得到安息!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上午11:49

此文于2017年07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