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韩荣利短评
[主页]->[百家争鸣]->[韩荣利短评]->[中共下药民主人士证据确凿]
韩荣利短评
·韩荣利;荒唐审判刘晓波
·另类【甲流H1N1饮食疗法】
·封口费
·强拆
·虎年复出周正龙【纸老虎】
·再谈【废除死刑】针对央视专题
·韩荣利;【力挺谷歌】
·韩荣利;【蜗居】难
·春节将至关注律师高智晟之安危
·韩荣利:见证网络异象!声援谷歌
·警惕政治构陷后的死刑判决/韩荣利
·中国的户籍制度改革为何不可谈?/韩荣利短评
·废除死刑力挺台湾法务部长王清峰女士
·世界新闻自由日声援博讯记者孙林(笔名:孑木)
·从赵作海案联想任畹町为争人权遭11年冤狱
·韩荣利自传;放弃恐惧投入接力辛亥火炬
·打油诗;独立维权工会呼之欲出/韩荣利(图)
·要维护香港“东方明珠”的光彩
·“七一”随笔 不实的承诺
· 打油诗;敬 龙纬汶
·动态稳定始于民选力量
·重温1948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全文
·重温法国1789年《人权宣言》全文
·央视“警察的茶不能喝!”随感
·央视谎言也要适量修饰啊!
·校园袭童案;“深层次的原因”难道是严控媒体?
·惊爆!官员异地升迁为户口所拌
·惊爆!开发商要拆中南海
·重温1979年《中国人权宣言》全文
·开发商强拆打民警难道又打错?
·对事不对人 该赞则赞 评温讲话
·法国废除死刑的历程
·废除死刑呼唤中国的巴丹戴尔(图)
·笑一笑中医独特的医疗方式及文化
·刘晓波亲领诺奖保罗章鱼哥神算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我的最后陈述》(图)
·晓波获奖“鸡蛋里挑骨头”者戒(图)
·脱离民主与民权妄谈政治体制改革
·被禁锢的和平鸽(图)
·缅甸:昂山素季仰光演讲全文
·中国城市高房价催生蛋形蜗居(组图)
·政治就在你身边钱云会事件有感(图)
·“支持突尼斯人民的民主选择”/韩荣利
·推特部分欢迎链接/韩荣利
·吴英案起废除死刑与世界接轨!完善生存权这一基本人权!/韩荣利
·再谈吴英案 废除死刑是时候了!/韩荣利
·党国文化阉割大卫与艾未未被禁图片
·特权审判谷开来案首开司法废死先例/韩荣利
·燃烧自己、照亮世界!悼薛锦波周年
·吁请关注超生成年人户口问题/韩荣利
·与网友激辩什么是自由?/韩荣利
·流亡异议关于护照过期郑重声明/韩荣利
·重温经典:《中国梦 宪政梦》
·关于中国冤案至习近平公开信
·寻在天津救助的两位六四学生
·六四重伤者见证/施绳
·“6.4”是中国民主节、认同者请投票!/韩荣利
·人类头颅经得起城管“跳踩”吗?现场图片
·茉莉花发源地突尼斯有效化解城管问题!
·宝鸡峡水库放水民生几何?/韩荣利短评
·交警城管夺人命专制社会病入膏肓!/韩荣利短评
·刀下留人!
·城管公务员屡夺民命中共寿终显兆
·瓜农邓正加无端被杀 严惩凶手、讨还公道!
·乌克兰民运警世没有模凌价值观/韩荣利短评
·乌克兰民主需不断磨合与完善/韩荣利短评
·乌克兰良心季莫申科 中国赵紫阳、刘晓波
·深呼吸自愈哮喘病、耗氧减肥/韩荣利短评
·反对独裁专制、珍惜网络空间/韩荣利短评
·王文军残杀周秀云《焦点访谈》似帮凶
·推荐网络防护软件avast/韩荣利短评
·废除腐朽死刑制度、世界必然趋势!/韩荣利
·压制自由香港恶警待审判/韩荣利短评
·雷洋之死真相早己大白于天下
·冤魂雷洋…“突尼斯、小贩!”
·20律师要求对雷洋案警察立案追责
·快讯!雷洋家属控告警方涉嫌犯罪
·雷洋案科普:南航权证案访民亲历警察杀人
·雷洋妻子报案书:嫖娼是栽赃,雷洋被打死
· 雷洋死于流水作业
·【深扒】魏则西、雷洋、滴滴女教师死后……
·雷洋唯一拒绝在常州毒地案签字的环保专家
·雷洋之死:中国公民社会的半梦半醒
·雷洋家属控诉涉案警察报案书
· 雷洋之死:你不能只要恐惧的权利!
·坚决把雷洋的案子炒起来!
·雷洋枉死、仗义环保!
·雷洋案:“我上车,我必死”
·《视频调查》雷洋案 罗生门
·雷洋枉死公共事件震惊世界
·雷洋枉死网友热议家属被禁言
·雷洋命案家属被禁声,网民追问真相、谎言与动机!
·雷洋生前是负责检测常外毒土壤的专家
·雷洋案立案;出警6人 只查5人?
·雷洋案;邢永瑞被立案CCTV央视该当何罪?
·雷洋案律师pk,上演法律大戏
·闵良臣:雷洋案、聂树斌案,都是恐怖统治的必然结果
·雷洋案;公共事件最终结局为何很悲凉?
·雷洋案,我们正在等尸检结果/赵光勇
·雷洋案足疗店员工权利受关注!
·雷洋的家属和律师 为什么不再发声?(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下药民主人士证据确凿


   
   原标题;共产党维稳系统长期下药迫害民主维权人士 作者;贾榀
   很多朋友看到这个标题可能会感到震惊,但是经过长时间的亲身经历和调查研究总结后本人早已确定,下药早就是共产党维稳系统主要是国保系统对付民主维权人士的常用手段。近日突然传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肝癌晚期的消息,据说病情已经严重到不能手术不能化疗的程度,让人震惊,作者不知道不确定他在押期间有没有被当局维稳系统使用什么特别黑暗的手段,但这种可能性并不是完全没有,联想到近几年离奇死亡的曹顺利、李旺阳、彭明、张六毛等在押活动人士,以及多位莫名其妙就重病残废的维权人士,不免让人倒吸凉气!包括709大抓捕中的受难者获释后所讲述被强制喂药导致身体和精神方面非常痛苦,李春富出狱后变成精神分裂,李和平出狱后头发全白关押短短一年多却与之前判若两人,谢阳在法庭上“认罪”时极不自然的神态和语气…………事实上有不少维权人士曾不止一次讲述自己被国保系统下药迫害的情况,作者对此专门作了收集整理,并进行公布,其中也包括作者自己的亲身经历和结论,希望以此让各界了解更多中国大陆真实的人权状况,以及二十一世纪专制极权下参与抗争的民主维权人士们的艰难处境!
   湖北荆州维权人士郭红讲述自己被下药经历:据郭红讲述,2012年9月份她被当地维稳系统从北京带回荆州,关在长江边的一处地点软禁,这段时间内她感到自己突然出现一些奇怪症状,整天昏睡,眼睛都睁不开,突然便血,记忆力急剧减退。2012年18大期间,郭红又被关押,这次又是同样的症状,差不多昏睡了一个月,她感到非常难受,于是闯进看守她的维稳人员所在的房间要求就医,维稳人员正在打牌,旁边桌上放着一个小瓶子,郭红拿起来看,里面装的一瓶液体,郭红将瓶子打开,维稳人员看到后马上冲上来将瓶子抢走,郭红认为这是让她在关押期间产生严重痛苦的药物……2014年两会期间,郭红再被关押,这次又出现了严重昏睡、牙齿出血、便血、精神烦躁记忆力急剧减退等症状,郭红说,目前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况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以前自己身体很好,现在状况非常差,多种慢性疾病,比如精神烦躁时常彻夜难眠,消化道也出现很多问题,脚部溃烂脱皮,大把大把地掉头发……郭红认识的内蒙古赵艳波(电话15048519427)等很多维权人士都表示自己被关押期间身体和精神上出现过很多异常状况,认为是被下药所致,赵艳波还曾在开庭时控诉过……很多人维权几年莫名其妙变得一身病残苦不堪言。郭红电话186-0090-4397

   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讲述自己的遭遇:葛志慧说,2012年18大期间,她被关押在丰台区看守所,随后她觉得自己突然出现情绪烦躁紧张,记忆力急剧下降,情绪失控等症状,整个人都觉得变了,整日精神恍惚,再后来已经不受控制,到了问什么说什么非常顺服的地步。2014年葛志慧又被关在看守所,这次她出现上吐下泻、情绪严重烦躁等症状,后来进行化验,但看守所不给她化验结果,说她是吃土豆食物中毒,葛志慧说土豆大家都吃了,为什么别人都没事只有自己中毒,看守所人员又说葛志慧吃苹果中毒,葛志慧说苹果大家也都吃了,随后被以葛志慧身体缺钾缺这个缺那个等各种荒唐的理由推脱逃避。葛志慧说,她被关在看守所期间,每餐打饭都是那两三个人,想要在饭菜里下药物并不困难。葛志慧电话132-6149-9836
   以上两位是北方维权人士提供的这方面的信息,接下来说说广东这边抗争人士的此类经历,作者大部分时间待在广东,自然对这边的情况深入了解!先说说张皖荷被广州国保下药迫害的情况,2013年5月份,张皖荷因在上海长期参与新公民运动,受到压力被迫离开上海来到了广州,到了2013年9月份,由于当时因为一件暂时不方便公开说的特殊事件、以及张皖荷面对维稳人员时十分强硬的态度,广州市局国保指派受他们控制混入圈子的人来对付张皖荷了,连执行者是谁作者都清清楚楚(L某、L某)!他们通过下药的方式导致张皖荷在很短时间内患上严重肺结核,作者那时与张皖荷等几个朋友住的不远,亲眼目睹张被病痛折磨的状况!近日作者再次向张皖荷本人求证,张告知,她非常确定2013年5月份刚到广州时身体没有任何疾病,2013年10月份那段时间身体突然非常难受,说不出的痛苦,又剧烈咳嗽,有种要死了的感觉,后前往医院检查被确诊为肺结核!2015年初张皖荷离开了广州,在这短短一年多时间里,不知道广州国保使用了多少阴暗的手段,把一个原本没有疾病的人折磨成了那样,现在张皖荷的肺结核已经发展成了肺气肿,冬季时病情更严重,咳喘不止有时晚上都无法入睡,最可怕的是无法根治。张皖荷电话187-6569-0670
   还有广东的梁颂基等不少活动人士,可以确信都是被他们用下药的方法害得疯掉傻掉残废或是妻离子散家庭破裂,举个例子,据本人了解到的情况,2014年底梁颂基被判刑十个月出狱后仍不肯放弃抗争,招致报复,广州国保为了拆散他和他已经有了孩子的女朋友,居然指派受他们控制混入圈子的L某、L某以及Y某等人,去给他们两个下那种得性病以及控制神经系统的药物,导致梁颂基和他女朋友又吵又打,没多久就反目成仇了,两人分开后广州国保还不肯罢休,继续指使受他们控制的人挑拨,导致梁颂基女朋友长期在网上攻击辱骂梁颂基,梁颂基真的被广州国保害得很惨!常人难以想象!还有其他一些活动人士很多不同程度被国保系统使用过这类手段,有些情况不严重没有留意到,有些误以为是自身因素导致的。
   再说说作者自己的经历,早在2009年在东莞上班时,因为网上言论被东莞国保传唤,到2011年11月份时,因为与他们言语顶撞,东莞国保指使我所在工厂的人事部主管,在我放置于该厂食堂的餐具中下药,导致我身体出现很多症状,主要是情绪突然变得失落烦躁抑郁,睡眠也出问题,那时我才22岁,身体精神状况一向很好,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出现这些问题!这种情况在2012年持续了一年,那些药物让人非常难受非常痛苦,给我身心带来很大伤害,可以说这一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年。2013年初由于我开始接触多名广东地区的活动人士,并一起参与街头活动和聚会,东莞国保这段时间主要是指使人给我下那些药引起精神紧张痛苦,导致情绪烦躁,常常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直到2013年4月初,我因为在东莞火车站广场举牌拉横幅反对专制争取自由民主,这次活动闹出的动静有点大,东莞国保先是把我传唤到上班的地方附近的的警务室,聊天过程中拿过来一瓶拆开的怡宝矿泉水,面带复杂的表情跟我说:喝了就没事了,喝了就没事了,我喝了,当天傍晚开始明显感觉到精神紧张的情况在快速减缓,当晚睡觉时就很容易入睡了,睡的也挺安稳。第二天东莞国保又来,带着从我住处搜出的横幅给我做笔录,之后就让火车站派出所警察把我带走,以非法集会游行示威为由把我拘留20天,后来我才想到,他们是怕我被抓后做出极端行为或出现意外情况,才给了我解药。此次拘留后我被开除工作驱逐出东莞,后来到了广州,认识了很多朋友,时常参与聚会和街头围观活动,到2013年9月份,因为上述张皖荷被下药害成肺结核的暂时不方便公开说的事件,我也受到牵连,被广州市局国保指使的L某下药,导致身体突然不适,细菌病毒类感染,严重感冒多日,精神状态也受到很大伤害,痛苦持续多日,但事实上这次暂时不方便公开说的事件与我几乎没有什么关系。后来到2014年,我与谢文飞杨崇张皖荷等多位同道一起参加很多活动,在网上形成一定的影响,在此期间又被使用过几次药物,有导致长期腹泻的,以及情绪失控不受控制的,用来给人制造痛苦,或者挑拨离间。2014年9月份,东莞国保指使H某来到当时的住处给我下药,引起胆囊息肉,非常难受。2014年10月初,我被刑事拘留,关在佛山南海区看守所,一开始的时候并没异常,关了20天左右时广州国保去提审,从这天开始情况发生重大变化,牢房里跟我聊的来的多位狱友被调走,几个值班员和剩下的人态度明显跟之前不一样,不再跟我说话,甚至很少抬头看我,一两天后我身体突然出现几种症状,严重烦躁不安,情绪低落,睡眠突然变差,饭量下降,非常难受,身体开始暴瘦,那种痛苦无法形容,我当时观察几个负责打饭的值班员(其实就是牢头狱霸)的神情,很明显他们在饭菜里放了东西……从看守所出来后过了几个月才缓慢恢复。2015年初,受广州国保重点扶植控制的W某和北京国保控制的Z某等人在网上挑起了针对新公民运动主要参与者以及郭飞雄等先行者的攻击抹黑诋毁,但是这次攻击抹黑诋毁的维稳项目被我公开唱反调所阻挡,原因有两个,首先上述被攻击的先行者都是最值得信任的同道,且当时都身处牢狱,其次我怎么会忍心看着南方同道们用血汗和牢狱之灾换来的抗争成果成为某些人帮党维稳立功捞钱的工具和牺牲品,所以我阻挡了此次攻击诋毁,没过两天离开广州直到四月份返回广州暂住在梁颂基家,为报复我破坏他们的维稳项目,广州国保马上指派受他们控制的X某以没地方住为由跑过来,这次给我下的药很重,几天之后药效在福建发作,腹部剧烈胀痛脸色看起来枯黄苍白,我当时以为自己快要挂了,去医院也查不出,随后出现严重腹痛腹泻,身体爆瘦,随后我在北方转悠两个月,这些症状也持续了两个月,到六月份我看到唐袁王等人开庭的消息,心想与其这样被害死,还不如死的轰轰烈烈,跟朋友交代了后事以后我就坐火车赶到广州,6.19日开庭当天在法院被控制,下午被带到派出所关着,后来广州市局国保来了,由于天气很热被关了几个小时很渴,我提出喝水,其中一个国保说帮我倒,我说我自己倒就好,饮水机就在门外,另一个国保马上拦住我说:让他来,让他来。我喝了那杯水以后当晚就感觉到身体变化,好像体内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样,一两天后腹泻消失,状态开始恢复,消化系统恢复正常。2015年底,我因为对很多事忍无可忍,与受广州国保控制的人公开决裂,此举招致报复,此后我被使用慢性药物,导致睡眠出现严重问题,掉头发,脸色难看,精神不振等多种情况,2016年初,我在网上公开揭露受东莞国保控制的H某在民运圈多次下药、诈骗、传播艾滋病、出卖活动人士、收割抗争成果等多种恶行,此次揭露事件引起很大关注。2016年这一年由于我在为一个小网站写维权类新闻,所以又没少招致报复,至九月份身体非常难受,没办法才回到河南。2017年1月份,由于受国保控制的职业起哄人员又想挑起事端围攻可信度极高的民运人士,被迫无奈之下我发了一个〈广东民运圈永不沦陷〉的帖子,主要内容是说让坐牢一年以上以及长期观察最值得相信的人掌握话语权,这必然对受维稳系统控制的人立功捞钱骗取经费的勾当产生冲击,在我来广州后再次被下药,导致身体突然腹泻、暴瘦,非常难受,连租住的村子里几个小饭馆都被他们买通,在我饭菜里放东西,我现在身体有以下症状:睡眠很差,掉头发,脸色难看,情绪烦躁,消瘦,消化道不适,体内慢性炎症,身高1.9体重只剩130斤。据我长时间观察了解到,单单在广东这边就有很多活动人士遭受维稳系统的特殊手段迫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