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改良,还是革命]
藏人主张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伍凡評川普對華政策大幅度轉變
·曹长青先生谈法国新总统
·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理论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改良,还是革命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解析《中国联邦革命党》原则任务和使命
·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
·《中国联邦革命党》政治意志宣示(征求意见稿)
·论民主革命的合法政治强制力——暨“非暴力”论分析
·民主革命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维权运动和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行动l
·【郭文貴效應與台灣的機遇】
·台灣與郭文貴保衛戰有何關係?
·台灣人為何不能忽視郭文貴現象?
·袁红冰教授的敬告
中国民主大革命(特别推荐二)
·论革命和改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改良,还是革命)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野心人格进入民运,无论对于野心人格自身,还是民运,都意味着悲剧。
   中共专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坚硬而凶残的,这就决定了中国民主之路必然是献祭者的命运之路,而不可能成为野心人格的成功之路;试图通过创建民主政治实现个人政治野心,需要付出太沉重、太长久的个人代价,这在野心人格的天平上得不偿失。
   另一方面,野心人格彻底败坏了海外民运的人格构成。凡是中共专制体制内能发现的所有腐烂人格特征,都可以在海外民运中找到惟妙惟肖的复制品。之所以如此,端在于野心人格对海外民运的广泛渗入。海外民运外战外行,内斗内行;一时之间,背信弃义、阴险诡诈、鼠肚鸡肠、嫉贤妒能、勾心斗角、争名窃利、抢权夺势、首鼠两端等等人性最不堪之丑态,都以海外民运为舞台,粉墨登场,成为历史斜视中的过客。
   野心人格,乃海外民运内斗的人格之源;乃海外民运凋蔽的人格原因。这类人格的存在和活动所彰显出的肮脏、卑鄙、低俗的人性,似乎在告诉历史,海外民运是人格不净洁者的运动。海外民运也由此丧失了原有的群众基础,并且没有吸引新的力量加入的人格魅力。
   野心人格崇拜实用主义。被命运推进民运后不久,他们便意识到民运非栖身之所。所以,有能力通过别的生活方式实现其野心对生命价值的定位者,便纷纷弃民运如蔽履,另觅高就。惟独有一部分野心人格,除了混一个“海外民运大佬”的虚称外,再也无能靠自己的能力通过其它方式,过上“受人尊敬”的生活。于是乎,他们便只能“悲壮”地坚守于海外民运之中,尽力使海外民运变成他们的个人财产,只差插上“私人领地,法律保护,请勿擅入”的招牌。这类野心人格虽然蠢笨无能,却又常常自视甚高,正在幻想中等待中共崩溃之后,回去捞个总理部长当当,过一把权力野心瘾。
   有人当会问:“现在海外民运中就没有高尚之人吗?”
   我对此一问的回答是:确乎有一类心灵纯而美之人,是基于对自由民主的信仰和受到理想主义的召唤,而壮怀激烈,投身民运。只可惜天不作美,这类理想主义者往往单纯到脆弱的程度。在同那些皮糙肉厚、心狠手黑的野心人格进行的政治较量里,一败再败,几至无还手之力。因此,美丽高贵的理想主义人格从来没有能够哪怕暂时主导海外民运。如何使美丽高贵的理想主义人格成为坚硬的意志――这是下一个历史过程必须解决的重大政治课题。因为,脆弱的美,没有能力证明真理。
   理想主义人格屡败之后,其中一部分颓然退隐,另一部分间或还对民运有些许关注,不过,那种关注也只是怀旧之情使然。当然,也有为数不多的理想主义者,仍然孤独地坚守对自由民主真理的纯洁的忠诚。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海外民运还能保持最后几分声誉和尊严。
   这部分理想主义者是孤独的,更是艰难的。最艰难之点不在于同中共暴政的抗争,而在于同海外民运内部野心人格的周旋。对事的失望足以伤神,对人的失望足以伤心。伤神尚可奈何,伤心至极,常令人绝望。由卑污的野心人格导致之对民运的绝望,恰是理想主义者们心灵的艰难。不过,我相信,理想主义者们终将会超越绝望,思考这样的问题:与其承受同野心人格周旋的肮脏的艰难,不如破釜沉舟,同野心人格群体作政治上的决裂,再辟新的战场,去迎接同中共暴政直接抗争的锐利的艰难。
   人是具有道德良知的动物。任何一项社会政治运动都只有以其道德的魅力感动了历史,才能赢得广泛的支持。民主运动是为所有人的自由权利争取法律保障的社会政治运动。福荫天下,泽被万众――这正是民主运动的政治道德之源。一旦野心人格成为海外民运最经典的人性表现,人们就很难相信,由这样一些自私自利且又卑鄙无耻的小政客主导的运动,会有政治道德的内涵。就连“六四”圣血为海外民运加冕的道德的王冠,也很快由于野心人格的种种小政客式的恶行,而黯然失色。
   社会运动一旦凋残了道德的感召力,就已经死亡了。所以,今后无论在什么时间,什么空间重振海外民运,第一要务便是再铸海外民运的人格形象。因为,高贵的人格乃是政治道德的生命之源。
   
   三、海外民运凋敝的政治意志原因
   
   思想是人的灵魂;政治意志则是政治运动之魂。可是海外民运一直没有形成坚定、明确、统一的政治意志。在一定程度上,海外民运可以说是无魂之政治运动。这也正是其迅速由盛而衰的基本原因之一。
   十余年来,海外民运思想混乱的状态从未得到的改善。思想混乱之中,政治意志肢零破碎,根本无法形成震撼中共极权统治的政治能量。但是,有人竟把导致海外民运边缘化的思想混乱,视为民主的当然结果,而且至今不误。真使人啼笑皆非。这些人似乎无视一个基本的事实:对于中国,民主政治只是一个艰难的目标;现在民主运动急需铸成统一的政治意志,去决战中共专制。而思想混乱,恰是海外民运的精神癌症。此症不除,海外民运断难成为具有创造历史的意志和能力的政治运动。
   纵观海外民运思想史,可以发现改良主义思潮始终是造成政治思想混乱的潜流。因此,为使海外民运能形成足以同中共暴政决战的政治意志,首先就必须对改良主义思潮进行思想的清理。
   政治改良主义已经被过多的学者进行了过多的诠释。庸人学者们的主要能力之一就是把简单的问题繁琐化,当繁琐到上帝都厌倦的时候,便很少有人会愿意对之进行讨论,于是,庸人学者就会以对繁琐的独占而宣称他们的渊博。为了避免除皓首穷经的腐儒外无人感兴趣的繁琐,为了能够对问题作简要、明快的讨论,本文所谓的政治改良主义只限于当代中共的政治范畴之内。
   当代中共政治范畴内的改良主义思潮可表述如下:即使在“六四”事件之后,中共仍然有意愿和能力,通过由其主导的渐进的政治改革,最终在中国实现民主政治;因此,一切其它社会力量都应当以推进中共实现其民主政治改革的意愿,作为决定自己政治活动的前提。
   当代中国,改良主义思潮的人格承载者,主要有两部分人。一部分是被“六四”一阵狂风,由中共官僚体制内,吹到了海外民运中的人;另一部分为现在仍处于中共体制内的学者和官员,其中还包括某些结成朋党,互相吹捧自己是自由主义者的文人。
   当代中国的改良主义者对于中共暴政乃是一分情仇,二分怒意,三分郁闷,四分失望,五分责怪,六分哀怨,七分苦恋,八分怜爱,九分宽容,十分幻想。改良主义者对中共暴政具有弃妇怀旧似的幻想,那种愁肠千迴、幽怨万般的依恋,可以令石人垂泪,只可惜中共暴政在政治改良的意义上毫无怜香惜玉之意。
   八九“六四”,中共用铁血手段向历史申明:它决不允许通过体制内的政治改良和平演进到民主政治――它决不允许用任何方式改变一党专制的极权政治。
   尽管改良主义的文人制造或引进了诸如新权威主义、威权政治、后极权政治等等一系列伪概念,试图说明中共专制已经软化,因而有改良的实际可能,但是,“六四”对和平情愿学生和市民的血腥大屠杀,胜于雄辩地证明,中国仍然处于典型的极权政治之下;中共暴政乃是人类历史上最泯灭良知的极权政治。
   “六四”之后,中共暴政被彻底剥去了政治道德的遮羞布。它沦落到只能靠肮脏的物欲收买人心,维持专制的可怜境地。它要全体中国人的良知都在物欲的追求中腐烂,以便所有的人都忘却它在“六四”中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中共暴政在这个意义上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付出的代价是,当它希望全体中国人都腐烂时,它自己首先腐烂了,而且腐烂到无可挽救的程度――事实上也没有谁真正想要挽救。
   当前的中共“上层一万家”,乃是贪官污吏、奸商恶贾和无耻文人共同构成的黑帮集团。这个政治黑帮唯一的政治意志只在于,用一切方式强化极权专制。而强化极权专制的作用有二:一是中共官僚集团可以继续藏匿于暴政铁幕之后,规避历史对其反人类罪行的大审判;一是权贵阶层能够利用国家权力,在受到专制法律保护的条件下,继续肆无忌惮地掠夺国家、社会和人民的财富。通过政治改革实现民主,对于中共权贵阶层乃是自杀行为,因此,中共政治黑帮集团根本不可能有政治改革的意志和激情――它没有自杀的意志和激情。
   正如当年戊戌六君子的血洗去了近代史改良和革命的界限一样,“六四”之血也洗去了现代中国改良和革命的界限。
   在已经丧失任何可能性的情况下,改良主义的“弃妇”们依然或者呼天抢地,或者媚态百出地召唤中共暴政的自我改良,结果必然是让人们在思想混乱中迷惘于改良的幻想,从而掩盖只能用民主大革命开辟中国未来命运之路的真理。
   纵观历史,可以发现一个基本的政治铁律:改良总是以强化改良运动主导者的政治地位作为目的;专制的改良,不是为了否定专制,而是为了给专制注入新的政治活力。当代中国的改良主义苦恋者们实际上对“政治改良”寄以超出其能力的过分希求。由专制政治的最高核心主动启动并主导否定专制政治的政治改革――这种希求不仅违背政治逻辑和人性的逻辑,在人类历史上也很难找到实际例证。
   改良主义苦恋者们最喜欢以台湾民主转型为例,来论证改良主义的合理性。在此,他们忘掉了一个基本事实:作为中华民国立国之本的精神价值,是三民主义和五权宪法,即中华民国从政治理论基础到法律制度本体,都与民主共和理念一致。蒋介石的独裁只是以军阀割据、日本入侵、国共内战等国内国际形势的具体背景为根据。蒋经国的民主措施,只是在新的情况下,向中华民国立国之本的理念的回归。所以,所谓台湾经验根本不适用于分析中共暴政――这个人类历史上最成熟、最典型、最残凶、最狡诈、最虚伪的极权政治的走向。
   改良主义苦恋者们喋喋不休、津津乐道的另一个例证就是“戈尔巴乔夫现象”。但是,这种现象并不能为当代中国的改良主义思潮提供辩护。中共的“戈尔巴乔夫”胡耀邦和赵紫阳,均被中共自己的专制铁手扼杀。这一事实表明,中国专制之兽性绝非原苏东地区的共产党统治可比。这且不论,问题的实质在于,东欧和前苏联的历史性变革的主要动力,并非来自共产党统治集团主动启动和主导的改良,而是来自经过长期积累并最终爆发的全民大反抗和人民大起义。戈尔巴乔夫、谢瓦尔德那泽、叶利钦等人物的出现,使东欧和苏联的民主进程比中国少了许多艰难,这是他们伟大的历史功绩。不过,只有共产党官僚体制之外的全民大反抗和人民大起义,才是东欧和前苏联的民主政治之父。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