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藏人主张
中国民主大革命(特别推荐二)
·论革命和改良
·改良還是革命
·改良还是革命完整版
·必由之路(罕见评论)
·中国呼唤大政变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 中共少數民族和香港政策的失敗
·《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李光耀的光亮与阴影
·令完成能否成为国际情报界宠儿?
·美國智庫預測中共將垮台
·羊年拍蒼蠅可能暗示反腐將適可而止 
·尼日利亚大选令中国人羞愧
·习近平政府发明了“胡子狱”
·中國大舉招攬「婉君」伸出魔爪染紅校園
·中共地方債務的變臉戲法
·警惕中共重振的“告密文化”!
·袁教授新书发表会新闻稿
·丟失旎甑臅r代
·周永康罪名减轻之因
·中國經濟下滑與股市瘋漲相背的原因 
·對壘與合作共存的中美關係
·現代中國歷史應被稱為「紅禍
·中国的政治体制与困境
·美专家说普京和习近平不懂软实力
·中國的政治氣氛極端惡化
·陈光诚回忆录《赤脚律师》在美发布
·日本出雲中國哀鳴!
·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新階段制衡中共
·网络安全是美国最大威胁
·中共加强靠“洋五毛”外宣
·转基因黄金大米引起争议
· 袁紅冰:妖言惑眾
·「入島、入戶、入腦、入心」的憂慮
·自由台灣的政治悲情
·袁紅冰見證中共血腥大屠殺
·寄贈《決戰2016》給台灣八大節目主持人和十二大 “名嘴”
·黨國斂屍人馬英九魔咒的效應
·
· 習近平和中共“太子黨”
·中共精神大分裂
·作家袁紅冰批老K終將泡沫化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人气: 269 【字号】 大 中 小
   更新: 2005-12-28 9:51 PM 标签: 刘晓波
   【大纪元12月28日讯】二 要一国良制 不要一国两制

   
   
   具体到两岸关系,象台湾这样在事实上已经脱离大陆本土100年的地区,能否最终回归大陆,应该完全尊重台湾民众的自由选择。如果说,在日据的殖民时代,台湾从大陆的分离是日本侵略者强加的;1949以后蒋家父子统治下的台湾与大陆之分离,是国共内战的遗留问题,事实上也是独裁政权强加的;那么,现在的世界已经进入了人权(住民自决是基本人权之一)高于主权的时代,台湾也已经成为世界主流文明中的合格成员,台湾民众终于享有了不受任何强权强制的自由。在此情况下,对台湾民众如何选择两岸关系,台湾政府不能实施强制,其他政权就更不能!
   
   事实上,最令大陆政权棘手的民族问题是台湾和西藏,二者在区域的和民族的政治诉求上,都不是中共所指责的分离主义,而是要求中共改变强制性的一党独裁制度。早在蒋经国时代,他就针对中共的“一国两制”提出“一国良制”,即“民主的和平统一”,其前提是对大陆提出制度变革的要求;达赖喇嘛提出西藏在政治上完全自治,也是一种制度性诉求;二者针对的皆是中共现行的独裁强权制度。这种政治诉求,要求的仅仅是对各自的未来归属的自决选择,既对中国的未来大有益处,又符合国际正义原则,顺应人类主流文明的发展潮流,无论在道义上还是在现实上,都有着勿庸置疑的正义性。
   
   当然,使世界公认的道义准则落实到每一个具体的问题上,还要有一个艰难、曲折、复杂的过程,两岸的民众及其执政者都必须面对历史造成的既定现实。台湾脱离大陆本土已经一百年,国共两个政权之间的历史恩怨,也随着台湾戒严令的解除而逐渐淡化乃至消除;台湾人完全是靠自己的力量创造了经济和政治的双重奇迹。更重要的是,台湾原住民的独立意识也是被大陆强权逼出来的,国民党独裁政权制造的“二二八”事件,正是台独意识和草根运动的起点。蒋介石政权为防止台独而立法禁止,毛泽东政权则曾经全力支持反蒋的台湾草根运动。换言之,愈演愈烈的台独运动所反抗的,正是专制政权对原住民的强制性奴役,以至于这一运动逐渐升华为推进台湾自由化民主化的最大民间动力。台湾最大的反对党诞生于这一运动,反对党仅仅经过了十几年的在野奋斗,就以其代表草根民众的诉求而在2000年的大选中获得胜利,也受惠于这一运动。
   
   荒谬的是,时代发展到今天,在民进党当朝而国民党在野之后,曾经不共戴天的国共之间的历史恩怨似乎已经消失,而对与中共毫无历史恩怨、靠台湾民众授权而上台的民进党政府却视若仇敌。中共为打压陈水扁而发起新一轮统战攻势,屡次呼吁第三次国共合作,频频向下台的国民党及亲民党示好,并在台湾大选时屡屡恐吓台湾,江泽民的导弹恐吓让李登辉当选,朱镕基的言辞恫吓为陈水扁助选,由此可见台湾主流民意与中共的意愿恰恰相反;胡锦涛上台后首开国共两党的握手,在人民大会堂上演了国共第三次合作秀。
   
   在刚刚完成的新一轮台湾地方选举中,民进党大败给由政治明星新党魁马英九领衔的泛蓝,只能说明陈水扁的执政成绩单太差,而无法说明国民党及台湾主流民意心向统一。事实上,在台湾变成自由社会之后的统独抉择中,台湾朝野面对的是一个远比国民党独裁政权更强大更野蛮的中共政权,这一政权在最有希望重塑自己的合法性和新形象的关键时刻,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六四大屠杀,那可是全副武装的正规军队对徒手请愿的学生与市民的屠杀。六四后,中共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一切异己人士的高压,江泽民政权还制造了另一场人权大灾难——镇压法轮功,胡温上台后也屡屡出现官权对民间草根维权的强力镇压,2005年12月6日再次发生全副武装的武警向徒手农民开枪的血案。正是这样一个依靠暴力维持的独裁政权,还非要统一自由民主的台湾,还坚持不容商量的“一个中国”的谈判前提,还固守“一国两制”的统一架构,还频频发出不承诺放弃武力解决统一问题的威慑,为此制定了授权对台动武的《反分裂法》。
   
   中共政权的这些作为,怎么吸引台湾民众?退一万步说,即便假定台湾政府或有实力的岛内政治集团有心统一,但中共现行体制及其内外作为,也没有给他们提供能够说服台湾民意的理由。
   
   摆在每个人眼前的最有说服力的事实是:不要说对已经享受着自由的台湾人,就是对日子比以前过得好却仍然没有自由的大陆人而言,中共政权的凝聚力也在急遽流失:那些冒着生命威胁和付出高额金钱代价的大陆偷渡客们,那些或主动或被迫逃亡海外的大陆精英们,那些借招商、考察、进修、开会甚至旅游之机一去不回的中共官员们,到了西方便一去不回的留学生、学者、技术人员等高级人才们,那些利用空壳公司将资产转移出境的私营老板,还有香港回归前夕和回归以后大量移民西方的港人,在在都证明中共政权统治下的大陆,是何等的缺乏凝聚力!而最能说明中共政权缺少凝聚力的例证,莫过于中共的权贵家族成员大量向西方移民和每年以300—400亿美元的速度向海外流失的资产,转移这些资产的主要阶层恰恰是中国的权贵们。一个连自己集团内的特权阶层和在这块土地上发了发财的富豪都留不住的政权,怎么好意思每天高喊民族凝聚力在不断增强呢?
   
   因为,任何生活在这里的人——无论是平民还是特权阶层——都知道,这块土地仍然被恐怖政治所笼罩,是没有任何安全感的土地,不但无权无势者生活在恐惧中,权贵们也免不掉无孔不入的恐惧。如此令人恐惧的地方,有什么理由要求已经免于恐惧的台湾人的认同?!
   
   近年来,中共的各级政权频频以优惠待遇吸引海外学子,官方宣传机器也经常声称:每年有多少多少留学生为了报效祖国而拒绝高薪、放弃优裕、回国创业,但回国发展的海外学子中的许多人,都是先拿到了国外的身份(起码是绿卡)才回来的。自称是“海外赤子”归来,并高喊爱国口号的海归们,实际上是两头占便宜的搭便车,他们和看中了大陆大市场的外商一样,无非是想趁局势还稳定时来大陆捞一把。海归们既有外国的身份,又有大陆的人际关系并了解大陆的游戏规则,在权力市场化和权贵私有化如火如荼之际,大陆的一夜暴富的机会远远超过制度健全的外国市场。海归们是打的赢就留下,打不赢就跑;局势稳定就爱国,局势危险就飞走,双保险的发财机会怎么能不叫人争当“海外赤子”?!
   
   这样的现实,怎么可能让台湾民众接受“一国两制”的统一模式呢!中共政权作为主权国家的政府在国际上的合法地位,除了给台湾开拓国际空间制造人为困窘之外,丝毫无助于大陆对华人的凝聚力。
   
   中共内部把台湾的政治力量分为“统派”和“独派”,大体上是自欺欺人的误判。物质上不如人,政治上更是差之千里,道义上完全没有任何凝聚力,又不断地增加军费、搞大型军事演习;又不惜任何代价在国际上围堵台湾,连一位已经是平民的前总统出国治病,都要掀起轩然大波;凭什么就说统一是主流民意?难道一个靠多数选票上台的政府会由极少数台独分子组成?以现行中共政权在国内外、特别是收复香港后的表现,台湾人在骨子里很少有人真想与大陆统一。中共正在拉拢的国民党和亲民党,两党大陆政策的最后底线也只能是“一中各表”和“维持现状”。何况他们的两岸政策也有岛内政争的原因,并不真正是为了与中共重开谈判。
   
   但是,台湾人面对的现实毕竟是严酷的,凭中共习惯于用暴力进行统治的独裁体制以及不断增长的国力和军力,凭中共提出只有“一个中国”的定位被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所承认,凭中共政权在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地位,台湾人不可能有安全感,只能策略地与中共周旋,尽量避免激怒大陆政权,以达到维持现状的目的。所以,台商们对中共说软话是为了挣钱,政客们表示善意是为了拖延,民众希望保持不统不独的现状是为了生活安定。实际上,台湾朝野及主流民意在以下原则上是具有高度共识的:在两岸无法就“民主的和平统一”达成共识之前,只能把“一个中国”作为未来的远景,在搁置“一个中国”特别是“一国两制”的前提下,进行对话、交流、经贸和沟通,为未来的共识打下基础。
   
   在两岸关系的处理上,要面对历史和现实,但这种面对不能只讲无原则的实力主义或实用主义,即谁的人多、地大、武力强就由谁来主导。而应该在尊重历史和现实的同时,在大原则上不违背普世道义的前提下,从两岸的民众福祉、社会稳定、品质提升、区域及世界和平、未来远景出发,经过对等的协商、谈判来解决问题。暂时或短期内无法解决的问题就先搁置,随着未来局势的演变也许就能够解决,或者压根就不再是问题。在两岸对“一中原则”没有共识之前,就不应该单方面的以此为谈判的绝对前提;如果大陆在不远的将来走上自由民主的政改之路,“一国两制”就不再是两岸对谈的问题。
   
   当下的现实是,台湾对大陆拥有着制度上和道义上的绝对优势,而大陆对台湾只拥有国际法上和实力上的优势,两相比较,台湾的优势符合人类主流文明和历史发展大势,是一种长远的优势,民主统一是台湾的最后底线。两岸真正能够坐下来进行实质性对话和谈判的前提,就是中共放弃任何具有强权色彩的前提,向台湾、向世界承诺:1、对外放弃武力威慑;2、对内进行民主化的政治改革;3、放弃“一国两制”的统一模式,接受“民主的和平统一”的模式;4、不把“一个中国”作为绝对的先决前提,而只作为未来的目标,进行没有任何的强制性预设的谈判。也就是说,以和平统一的诚意和对等相待的善意来感召对方,以自由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双重改革的成就来吸引对方,两岸统一的时间表就是大陆的经济自由化和政治民主化的时间表。
   
   换言之,选择统一,不是选择强制和奴役,不是刺刀下的不对等的谈判,而是选择自由与解放,是没有武力威慑的和平的对等的谈判。无论是统一的手段还是统一的结果,皆应该以促进具体的人的自由和解放为目的。如果大一统只意味着面子上的民族尊严而无视具体个人的尊严,只为了一党政权的利益而无助于民众的福祉,只是强权大国武力威逼下的统一而不是平等协商下的统一,那么这样的尊严、利益和统一还是不要的好,哪怕它是以高尚的民族尊严和国家利益为诉求的。
   
   其实,在极权帝国纷纷衰亡的今日世界,如何处理分合的问题,欧盟,这一由民主国家组成的新式共同体,已经为世界作出了榜样——以自由主义原则为结盟基础,以自愿加入为基本前提。欧盟的经验告诉我们:欧洲一体化进程之所以能够从6国经济共同体发展为23国政经合一共同体,就在于这一共同体的建立和扩充完全按照自由主义原则行事,入盟与否完全尊重各国多数国民的意愿,凡是对加入欧盟存有争议的国家,皆是通过全民公投来决定是否入盟;甚至,已经是欧盟成员的国家如果在是否加入欧元区的问题上存有争议,也要经过全民公投来决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