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到底是谁无知----小驳葛兆光]
东海一枭(余樟法)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到底是谁无知----小驳葛兆光

   到底是谁无知----小驳葛兆光

   葛兆光《异想天开:近年来大陆新儒学的政治诉求》,门外谈儒,或似是而非,或是非颠倒;盲人指路,或曲径不通,或背道而驰。就是所附注释,也充满各种常识性错误。其“注释85”说:

   “大陆新儒家的一些代表人物,历史常识往往很成问题,或者干脆就是挑战历史常识。比如蒋庆〈儒学在当今中国有什么用〉就说,“在中国的夏商周『三代』,中国就形成了独特的儒教文明、、、、、、所以说, 儒学也就是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与义理基础”。见任重主编,《儒学复兴:继绝与再生》(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2),页 4。这并不是他随口所说,在其〈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中又 说“夏商周『三代』即有儒教,因儒教是一文明体,伏羲画卦即开创了中国文明”。先收入陈明编,《儒教新论》(贵阳:贵州人民 出版社,2010),后又收入任重主编,《儒教重建:主张与回应》 (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2),页3-4。此外,他又说隋代的王通弘扬政治儒学,创立河汾学派,从而开创了“以贞观之治为代表的大唐盛世”,这是毫无历史根据的说法。见《政治儒学》 (北京:三联书店,2003),页98。

   另外如余东海基本上没有历史知识,甚至没有儒学史或经学史知识,他一会儿说“文景之治”是儒家的功劳;一会儿说《春秋》是外王的经典,除了汉代一直“郁而不彰,清晚期冒了个泡,推出一批改良派”;一会儿又说西周的成、康之治是“儒家之治”;甚至说,西周已经有“乡举里选”,好像那时就有基层民主了似的。见《中国必须再儒化》,页198-199。”

   蒋庆先生“夏商周就形成了独特的儒教文明”之说毫无问题。岂止夏商周,至少在尧舜禹时代,中道文明就已成形。《论语尧曰篇》记载:“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舜亦以命禹。”

   “允执其中”即坚定地遵循中道。《虞书•大禹谟》亦记载,舜传位给大禹时说了一段话,其中有四句是:“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这就是著名的“十六字心传”。中道传承的谱系即儒家道统,中道文明即儒家文明,即中华文明。

   东海说“文景之治是儒家的功劳”,无误也。我在《汉初政治论---准儒家时代》中指出:“汉初强调休养生息,朝廷盛行黄老学,颇有道家范,后世学者便以为是道家治国了,殊不知汉初儒学也颇为盛行,虽未明确意识形态主位,然在朝廷、官场和民间的影响,与黄老之学相比,俨然并驾齐驱。”

   汉初本来儒道并尊,文景二帝都相当尊儒,文景之治主要是在儒学指导下获得的。故班固说:“孔子称‘斯民,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信哉!周秦之敝,罔密文峻,而奸轨不胜。汉兴,扫除烦苛,与民休息。至于孝文,加之以恭俭,孝景遵业,五六十载之间,至于移风易俗,黎民醇厚。周云成康,汉言文景,美矣!”(《汉书•景帝纪》)在政治上,道家利少弊多,往往成为负能量。关此,东海有《三教论》根据大量历史事实详细分析,兹不详论。

   关于《春秋》,东海原话是:“周公制礼作乐,体现了外王的辉煌,汉朝的制度法律建设,是在儒学特别是外王经典《春秋》指导下进行的,此后外王学一直郁而不彰,晚清冒了个泡,推出了一批改良派,可见这个泡还是颇有效果。如果不是慈禧们的颟顸和作梗,历史掀开的或许是另外一页。”有什么问题吗?

   关于成康之治,东海原话是:“成康之治为正宗儒家盛世。周文王时就有‘画地为牢,刻木为吏;洽政恤民,囹圄皆空’之说,周朝成立,建礼乐制度,到成王康王时鼎盛,‘四夷宾服,海内晏然,囹圄空虚,刑罚不用。’刑错四十余年不用---四十多年没人犯法啊。”没什么问题呀。尧舜禹汤文武成康,没有儒家政治之名,却有王道仁政之实。

   关于“乡举里选”,东海原话是:“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西周的“乡举里选”制。周朝作为封建制,当然有“亲亲”和“世卿世禄”的阶级性,但底层人士亦有颇为公正的上升通道,大夫以下官职实行乡举里选。被选举者可任官、颁爵、授禄,特优者为贡士荐给天子---这堪称古代的、中国特色的中基层选举。”

   《周礼•地官•乡大夫》规定三年举行一次“大比”,以考查乡人的“德行道艺”,选拔贤能。《礼记•王制》记载先秦王道政治的若干制度,其中有“命乡论秀士”,逐级选拔出选士、俊士、造士、进士等名称。“乡举里选”是德行才艺的人才考校选拔,与基层民主性质当然大不同。

   看来,葛兆光对蒋庆、东海们没有儒学史或经学史知识、没有历史知识、挑战历史常识之类批评,不仅无的放矢,恰好喷血自污。想起佛祖的话:“仰天而唾,唾不至天,而堕其面;逆风扬尘,尘不至彼,还飞其身。”不由得失笑。

   葛文论儒,两个黄鹂鸣翠柳,莫名其妙;一行白鹭上青天,离儒万里。唯“异想天开”四个字用得好。儒家异于中西所有学说,是希望天开又能够真正开天的思想。大哉儒家,王道资始;至哉儒家,中华资生。2017-7-8余东海

(2017/07/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