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东海一枭(余樟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东海附言:儒学中,理学受到的误会、反对、打击特别重而久。几乎在理学产生之初,就已经产生了对理学的种种误解、乱批和排斥,并很快形成政治性的反理学运动。为之辩护澄清,刮垢磨光,儒生有责焉。

   应黄明雨先生邀,自2017-6-19至7-7日,为辛庄示范师资班讲《宋儒与理学》。明公黄中而通理,诸生尊师更重道,共沐宋风儒雨,探讨圣言天理,经史相参,教学相长,切切磋磋,何乐如之。

   讲座分为十个部分:一,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二、北宋理学五子;三、朱熹生平、思想简介并为朱熹洗冤;四、理学思想概要;五、熙宁变法与荆公新学;六、宋代学术之争;七、元祐党案和庆元党案;八、佛道在宋代的影响和理学对佛道的批判;九、反理学运动;十、三教论。

   今根据讲义整理出《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的文字稿,儒友们先睹为快。其余内容待据讲义和录音陆续整理。余东海2017-7-10

   理学是宋朝儒学的核心和代表。讲宋儒和理学,要从胡瑗、孙复、石介三位先生讲起。《宋元学案》头两篇《安定学案》和《泰山学案》,就是讲胡瑗、孙复和他们的学派的。学案即记述学派内容、师弟传授、学说发展的书。

   要讲胡瑗、孙复,又不能不先讲范仲淹。胡瑗、孙复两位都是由范仲淹推荐,才得以在朝为政并开展讲学事业,可以说是他们的领路人。

   范仲淹于理学五子之一张载有引导之功。《宋元学案•序录》说:“晦翁推原学术,安定、泰山而外,高平范魏公其一也。高平一生粹然无疵,而导横渠以人圣人之室,尤为有功。”高平是范仲淹出生地,横渠是张载出生地。

   范仲淹特别善于举贤任能,除了胡瑗、孙复、张载等人,一代名将狄青、一代名相富弼都得到过他的赏识、鼓励或提拔。朱熹的《三朝名臣言行录》卷十一说:“文正公门下多延贤士,如胡瑗、孙复、石介、李觏之徒,与公从游,昼夜肄业……”胡瑗、孙复、石介、李觏(gòu)等等都是范仲淹门下贤士。

   狄青为下级军官时,范仲淹对他很器重,授之以《左氏春秋》说:“将不知古今,匹夫勇尔。”狄青从此折节读书,后以武官任枢密使,成为一代名将。富弼少年时好学,范仲淹见而奇之说:“王佐之才也”,并把他的文章给王曾、晏殊看,晏殊就把女儿嫁给了富弼。宋仁宗恢复制科后,范仲淹推举富弼为茂材异等,富弼从此进入官场,最终成为一代名相。

   范仲淹自己就是北宋前期儒家群体最有代表性的、也是众望所归的人物。南宋罗大经说:“国朝人物,当以范文正为第一,富韩皆不及。”《宋史•范仲淹传》说:“仲淹泛通六经,长于《易》。学者多从质问,为执经讲解,亡所倦。……每感激论天下事,奋不顾身。一时士大夫矫厉尚风节,自仲淹倡之。”

   范仲淹二岁丧父,少年苦读。《宋明臣言行录》记载:“范仲淹二岁而孤,母贫无依,再适长山朱氏。既长,知其世家,感泣辞母,去之南都入学舍。昼夜苦学,五年未尝解衣就寝。或夜昏怠,辄以水沃面。往往馕粥不充,日昃始食,遂大通六经之旨,慨然有志于天下。常自诵曰: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大通六经之旨,可见其经学修养很高。“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句话,后来写进了范的名作《岳阳楼记》,成为千古传诵的名言。

   朱熹说:“且如一个范文正公,自做秀才时便以天下为己任,无一事不理会过。一旦仁宗大用之,便做出许多事业。”(《朱子语类》)

   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范仲淹苦读及第,授广德军司理参军。后历任兴化县令、秘阁校理、陈州通判、苏州知州等职,因秉公直言而屡遭贬斥。宋仁宗宝元元年至庆历三年(1038年—1043年)间,范仲淹以龙图阁直学士身份经略西线边防,夏人不敢犯。西北边陲民谣说:“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惊破胆。”羌人称范仲淹为“龙图老子”;夏人称其为“小范老子”,说“小范老子胸有十万甲兵!”(《范文正公年谱》)

   宋仁宗庆历三年(1043年),范仲淹出任参知政事,上奏折《答手诏条陈十事》,说出一个定理:“历代之政,久皆有弊,弊而不救,祸乱必生。”提出“明黜徙、抑挠幸、精贡举、择官长、均公田、厚农桑、修武备、减徭役、重命令”等十项改革要求,史称庆历新政。十项要求大概如下:

   一是改变文官三年一迁、武官五年一迁的制度。打破年资制,重视才能和功绩,鼓励破格升迁;二是纠正贵族子弟不经考试,即可直接当官的“门荫”制度;三是改变以诗和背诵经文取士的科举考试内容,改为考策论,考察考生的政治经济军事能力;四是严格选拔地方官,罢免年老、多病、贪污、不才的官员;五是按干部级别给予多少不等的“职田”,以养其廉;六是每年秋收后督导州县开河渠、修堤坝,搞农田水利建设;七是招募民兵,三季务农,冬天训练,有事打仗;八是裁并州县,减少政府设置,减少干部数量,减轻农民负担;九是朝廷有大赦、减免税费等恩惠,要督促检查,落到实处;十是朝廷要重视法令,克服朝令夕改、前后矛盾、令而不行的顽症。

   新政以整饬吏治为首要,以砥砺士风、改革科举、兴办学校、认明经旨、培养人才为本源,兼及军事、经济等领域。宋朝在京师建立太学,在各州县普遍建立学校,并且改革了科举考试的内容和评判的标准,都自庆历新政始。胡瑗教学之法得到肯定和推广,也是庆历新政的产物。“庆历中,天子诏下苏、湖取其法,着为令。”(《安定学案》)。

   庆历新政推行了一年多就夭折了。“按察使多所举劾,人心不自安;任子恩薄,磨勘法密,侥幸者不便。”以致“谤毁浸盛,而朋党之论,滋不可解。”(《范仲淹年谱》)。其中最关键的是,改革“门荫”制度,触动了大量权贵的利益。

   汉唐高官也有世袭,只能子孙世袭。北宋扩大世袭范围,中高级干部的子孙、亲戚、随从甚至门人,都可以不经考试而为官。每逢重大庆典、祭祀,皇帝会大量批准干部子女或亲属门人当官。范仲淹在《答手诏条陈十事》中说:一个翰林学士职务以上的官员,任职过了20年,兄弟子孙出任京官就可达20人之多,滥竽充数,莫此为甚。北宋时期,每年靠“门荫”当官的人数远远超过了通过科举考试当官的人数。宋仁宗时,世袭当官现象愈演愈烈。

   《答手诏陈十事》第二条就是纠正“门荫”制度,其后他又主持起草《任子诏》等重要文件下发,限制干部子弟世袭当官。于是,一些已退未退的高官带头,用各种理由向仁宗施加压力,恳求恢复旧制。一批大官僚、地方官和大太监暗中串通,通过各种手段对范仲淹新政团队进行打击,包括经济问题、栽赃诬陷和诬告范仲淹等人结党。

   党论兴而迫害起。范仲淹与富弼等“恐惧不敢自安于朝,皆请出按西北。”“比去,攻者益急,仲淹亦自请罢政事。”“其在中书所施为,亦稍稍沮罢。”(《范仲淹传》)。范仲淹被贬出京,历知邠州、邓州、杭州、青州。宋仁宗皇祐四年(1052年)改知颍州,于途中病逝,年六十四。谥号“文正”,世称范文正公。

   著名的范氏义庄就是范仲淹亲手创建的。《宋史•范仲淹传》记载:范仲淹“好施予,置义庄里中,以赡族人。”他在苏州创立义庄,以俸禄购置义田作为宗族公产,用以周济族人,“所得租米,自远祖而下,诸房宗族,计其口数,供给衣食及婚嫁丧葬之用。”并设义学,供族人子弟入学。

   范氏义庄将孝悌、仁义、忠信、尊老优老等儒家价值观贯穿于慈善之中,使慈善事业极富教化功能和社会影响。义庄设立后,仿行者遍及江南。清道光二十一年苏州《济阳丁氏义庄碑记》说:“苏郡自宋范文正公建立义庄,六七百年世家巨族踵其法而行者指不胜屈。”义庄历宋、元、明、清至中华民国八百余年绵延不绝,成为中国慈善史上存续时间最长的民间慈善组织。

   范仲淹深厚的儒家思想和强烈的道德精神,为理学的兴起培育了相应的文化氛围和道德土壤。朱熹在《伊洛渊源录》中定周敦颐为道学开山鼻祖,同时进一步追寻其先河:

   “本朝道学之盛……亦有其渐,自范文正以来已有好议论,如山东有孙明复,徂徕有石守道,湖州有胡安定,到后来遂有周子、程子、张子出。故程子平生不敢忘此数公,依旧尊他。”(《朱子语类》)

   朱熹说宋代儒学即理学的兴起“亦有其渐”,渐即端绪。代表这个端绪的是范仲淹、孙明复、石守道、胡安定。后三人被称为“宋初三先生”,又称“理学三学生”。《宋元学案》这样介绍胡瑗、孙复两位:

   “宋世学术之盛,安定、泰山为之先河,程朱二先生皆以为然。安定沈潜,泰山高明,安定笃实,泰山刚健,各得其性禀之所近。要其力肩斯道之传,则一也。安定似较泰山为更醇。小程子入太学,安定方居师席,一见异之。讲堂之所得,不已盛哉。”

   胡瑗很有经学修养,以“圣贤自期许”,强调“明体达用之学”。其讲学分经义、治事二斋,治事包括讲武、水利、算术、历法等,重在经世致用。胡瑗在苏州、湖州一带任教实行的教学方法史称“苏湖教法”,宋仁宗庆历中,朝廷兴太学,“诏下苏湖取其法,著为令于太学”。

   胡瑗“白衣而为天下师”,毕生从事教育,先后在泰州、苏州、湖州和京师太学执教三十年左右,历任太子中舍、光禄寺丞、天章阁侍讲等。因世居陕西路安定堡,世称安定先生。《江苏省志稿》和《江苏乡土志》都说:“胡瑗,理学先驱,为二程所宗,朱熹总其成。”

   钱穆说,胡瑗的明体达用之学“正宋儒所以自立其学,以异于进士场屋之声律,与夫山林释老之独善其身而已者也。”“盖自唐以来之所谓学者,非进士场屋之业,则释道山林之趣,至是而始有意于为生民建政教之大本,而先树其体于我躬,必学术明而后人才出,题意深长,非偶然也。”(《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

   可见“明体达用之学”所针对的“进士场屋之业”与“释道山林之趣”。而这两者也是理学家认为的学之大弊。程颐说:“今之学者有三弊:一溺于文章,二牵于训诂,三惑于异端。苟无此三者,则将何归?必趋于道矣。”(《程氏遗书》)“三弊”中,“溺于文章”和“牵于训诂”属于“进士场屋之业”,“惑于异端”是惑于“释道山林之趣”。如果没有这“三弊”,则“必趋于道矣”,可见向道学发展,是“明体达用之学”逻辑的必然。

   胡瑗桃李满天下。王安石变法时,胡瑗弟子在朝中“十常居四五”,宋神宗曾有“胡瑗与王安石孰优”之问。《安定学案》记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