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詹姆斯
[主页]->[新会员区]->[詹姆斯]->[滕代远教育子女:不要让别人看出你是干部子弟]
詹姆斯
·精神崩溃的阿贵
·异想天开的郭文贵
·异想天开的郭文贵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3天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4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4天
·重磅人物现身 谣言不攻自破
·阿贵不知所措了
·故宫:《千里江山图》准备好了!
·为什么秦始皇连一盘番茄炒蛋都吃不到?
·历史上真实的“桃花源”其实在汉中
·民国政府难圆的梦:“上海都市计划”
·徽州百家宴之谢师宴
·从奴隶成为帝王 为何他没有成为励志哥
·陈胜吴广起义时岭南五十万秦军为何坐视不管?
·民国第一美女胡蝶:中国最著名电影皇后
·古代防假币流通的高招
·揭秘磨刀匠:一个慢慢消失的古老行业
·阿贵原来是这样的人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6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6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6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36天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阿贵到底去哪里了
·此时的阿贵心情如何
·郭文贵再次遭声讨
·郭文贵再次遭声讨
·郭文贵再次遭声讨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1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1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1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1天
·恬不知耻的阿贵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2天
·郭文贵的报应来了
·郭文贵设局欺骗纽约时报记者
·郭文贵设局欺骗纽约时报记者
·郭文贵设局欺骗纽约时报记者
·郭文贵房产被查封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4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5天
·郭文贵被骂滚出美国
·郭文贵被骂滚出美国
·政治小丑郭文贵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6天
·都来看看阿贵的圣诞节是如何度过的
·都来看看阿贵的圣诞节是如何度过的
·谢阳服从判决,当庭表示不上诉
·谢阳服从判决,当庭表示不上诉
·谢阳服从判决,当庭表示不上诉
·“超级低俗屠夫”吴淦骗术揭秘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7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7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8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8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48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50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50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50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50天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50天
·这可让阿贵如何吃得消
·“设局”害人的阿贵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51天
·通缉犯郭文贵已无处可逃
·郭文贵跪地求饶
·自讨无趣的阿贵
·郭文贵是流氓无赖滚出美国
·郭文贵挨了当头一棒
·郭文贵挨了当头一棒
·元旦——郭文贵噩梦的开始
·元旦——郭文贵噩梦的开始
·元旦——郭文贵噩梦的开始
·元旦——郭文贵噩梦的开始
·元旦——郭文贵噩梦的开始
·元旦——郭文贵噩梦的开始
·元旦——郭文贵噩梦的开始
·看看阿贵的元旦是怎过的
·郭文贵在美国继续被声讨
·郭文贵在美国继续被声讨
·不要被“神韵晚会”蒙蔽了双眼
·“神韵晚会”其实就是一个 邪恶的政治工具
·“神韵晚会”并不是真正的文艺晚会
·大雪阻挡不了众人对郭文贵的怒火
·郭文贵伪造官方文件
·纽约华人冒着大雪声讨郭文贵
·纽约华人冒着大雪声讨郭文贵
·毒贩终将毒害了自己
·毒贩终将毒害了自己
·毒贩终将毒害了自己
·毒贩终将毒害了自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滕代远教育子女:不要让别人看出你是干部子弟

   滕代远教育子女:不要让别人看出你是干部子弟
     父亲对母亲说:“孩子现在离开我们是早了点,但不能因为舍不得就永远把孩子拴在自己身边。他们响应号召去建设边疆,我们应该支持。当年我们参加革命也是这个年龄嘛。”
   
     (一九六八年八月,滕代远夫妇及全家欢送小儿子滕久昕(右一)去内蒙古插队)
     1968年春,我在北京灯市口中学上学,因为视力不合格,参军没有被选上。我与几个同学商量后,决定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报名去内蒙古牧区插队当知青放羊。学校发来登记表,我填完后请父亲审阅,他在家长意见栏内写下“完全同意、坚决支持”。


     那段时间,我整日忙于准备行装,父亲将他打仗缴获的日本军毯让我带上,以抵御边疆冬季的寒冷。父亲对母亲说:“孩子现在离开我们是早了点,但不能因为舍不得就永远把孩子拴在自己身边。他们响应号召去建设边疆,我们应该支持。当年我们参加革命也是这个年龄嘛。”
     向内蒙古大草原进发的日子终于到了。父亲、母亲,还有哥哥们,都去永定门火车站为我送行。
     怕孩子们舍不得家长,影响火车开动,车站规定不让送行的家长进站,只能在进站口告别。曾担任铁道部部长、时为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父亲和时任北京铁路局党委书记的母亲,也被挡在车站外面,焦急地站在混乱的人群中不知所措。家长们急切地向车站负责人交涉,经过协商,家长们最后才得以进入车站。我站在父亲面前,再次向他表示决心。我是他最小的儿子,又是第一次离开他,父亲很不放心。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不让眼泪流出。
     在内蒙古锡林郭勒大草原插队的日子里,父母亲经常来信,勉励我在草原上扎根,经受锻炼。父亲在信中教育我:“要和工农子弟打成一片,不要让别人看出你是干部子弟,要在艰苦朴素上成为标兵。”我也经常给家里写信,汇报我的工作生活和思想状况,父母看后非常高兴。
(2017/06/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