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詹姆斯
[主页]->[新会员区]->[詹姆斯]->[宋朝学者的撩妹技巧:不会这一手羡慕也没用]
詹姆斯
·这些人罪有应得
·【警惕】不是开玩笑 全世界最大的流行病
·臭豆腐、臭鳜鱼营养好还是不安全?
·睡前玩手机容易引发暂时性失明
·小暑吃什么好?四款美食清热健脾最养生
·教你正确洗头的6个小诀窍 洗发前应先梳头
·教你正确洗头的6个小诀窍 洗发前应先梳头
·蹲厕所千万别超三分钟
·清见柑橘:夏日酸甜好享受
·夏天不能错过的5种护肤美食
·【百科】每天揉揉脚底板,各种疾病去无踪
·“小暑大暑、上蒸下煮” 小暑如何养生?
·法轮功“神韵晚会”真相
·洗牙好处多 但要洗对牙
·多喝酸奶 补充肠道益生菌?
·为什么人会越努力越焦虑?
·练好,更要休息好!健身人群必看!
·担心自己吃得不健康?验验尿就知道
·摈弃传统吃喝弊端平安健康过大年
·寒假:孩子的“安全健康”不放假
·五种保健品广告违法被曝光
·选购保健品时要认清标志
·晚上吃姜真的如同吃砒霜吗?
·法轮功“神韵演出”遭纽约市民抵制(组图)
·世界知名点评网站差评“神韵演出”
·重拳出击
·法轮功“神韵演出”遭纽约市民抵制(组图)
·世界知名点评网站差评“神韵演出”
·美华裔夫妇杀死5岁女儿 凶手疑受李洪志邪说洗脑
·是艺术还是另有企图?
·这台演出招人烦啊
·安全专家:肖建华全用女保镖不寻常,与卡扎菲「媲美」?
·港界“金融大鳄”肖建华:私生活极度糜烂,堪比古代昏帝!
·港媒曝光谷肖建华早在三年前就有30多个私生子
·空手套白狼,借壳上市,发动“股灾”……金融巨鳄肖建华的不法生意令人瞠目
·三家涉黄俱乐部或与“金融巨鳄”肖建华有关?
·涉嫌发动股灾,传金融大鳄肖建华与徐翔有「交集」
·通奸、包养、情妇录!富豪肖建华四季酒店藏5个"行宫" 情妇大曝光
·多次卷入争议性交易!“隐形富豪”肖建华的种种黑色发家史
·马建被宣布立案侦查 习当局或一箭双雕
·肖建华涉嫌操纵中国大陆2015年股灾?
·金融风险、资本大鳄与“肖建华现象”
·“金融巨鳄”肖建华或涉朱令案!揭秘他与朱令姐姐的隐秘联系……
· “资本大鳄”的丧钟已敲响!
·大玩资本魔方,超高财技操盘
·美国之音关于肖建华虚假报道使其公信力丧失殆尽
·肖建华实为北京涉黄集团保利俱乐部的“肖亮”?
·习总棋高一招 特朗普终于认怂
·网传金融巨鳄肖建华被带回,郭文贵提心吊胆?
·金融风险、资本大鳄与“肖建华现象”
·错综复杂的关系!
·“资本大鳄”命将休矣!
·是谁制造了股灾
·美国之音自己打自己的脸
·美国之音自己砸自己的招牌
·美国之音竟作出如此不负责任的报导!
·美国之音颠倒是非
·谁见过如此不负责任的媒体!
·见过颠倒黑白的媒体吗?美国之音就是一个!
·堂堂知名媒体竟然搬弄是非!
·媒体界的领头羊竟作出如此荒唐的报导!
·都是一根线上的蚂蚱
·顺堂摸瓜,谁也跑不了
·都来看,重磅消息!
·特朗普不得人心,终于认怂
·特朗普真是不自量力
·川普不知自己几斤几两
·这样的失败是早就注定的!
·自不量力,终有一败!
·这回川普有笑话看了
·自取其祸的川普
·他是美国人民的耻辱
·他给美国人民脸上抹黑了
·表面风光,暗地里干见不得人的勾当
·肖建华与肖亮是同一人吗?
·表面风光,实为暗娼
·神秘的金融界
·让人猜不透的神秘关系
·让人猜不透的神秘关系
·何为“肖建华”现象?
·“金融风险”难道是人为挖制的陷阱?
·“金融风险”原来是这样来的!
·原来“金融风险”也可人为制造啊!
·人为控制的“风险”
·到底谁是证监会主席要抓的人?
·《纽约时报》为何也玩起了“三无”滥招
·“活摘”确属捏造
·给“滕彪们”的一点批判与忠告
·看看还有多少个“滕彪们”
·滕彪堪称伪君子
·律师谢阳“遭遇酷刑”真相:系江天勇等人编造的
·揭秘“谢阳遭酷刑”真相: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
·穿越·像古人一样过夏天
·这些所谓生活禁忌,既不科学,也不经济
·名人被热死:苏轼暑热去世 郑成功中暑而亡
·揭秘:海南航天发射场那些看不见的秘密
·夏季如何防暑 “5多”不能少
·甘肃刘家峡:调低水库水位 腾出防汛库容
·首个医养融合养老社区在南京浮出水面
·呼铁局调整部分旅客列车运行图
·为他们点赞!防汛抗洪一线有这些动人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朝学者的撩妹技巧:不会这一手羡慕也没用

   宋朝学者的撩妹技巧:不会这一手羡慕也没用
    
   鹧鸪天
   画毂雕鞍狭路逢,
   一声肠断绣帘中。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
   金作屋,玉为栊,
   车如流水马如龙。
   刘郎已恨蓬山远,
   更隔蓬山几万重。
   这首小词的作者,叫做宋祁(998~1061),是北宋著名的大才子,与兄长宋庠“俱以文学名擅天下”,时人称“二宋”。天圣二年(1024),宋氏兄弟同年进士及第,殿试之时,小宋文采更胜大宋,因此礼部原拟宋祁为状元,宋庠为第三名。但垂帘听政的刘太后认为,弟弟应该让兄长一头。便将宋庠擢为第一,而置宋祁于第十。不过坊间还是将宋祁视为状元,以“兄弟双状元”相誉之。
   宋庠、宋祁虽是同胞兄弟,但性格却大不相同。宋庠老成持重,“俭约不好声色,读书至老不倦”;宋祁却风流潇洒,很会享受生活,喜欢举办文艺沙龙,常与宾客“会饮于广厦中,外设重幕,内列宝炬,歌舞相继,坐客忘疲,但觉漏长,启幕视之,已是二昼”。不知不觉一夜就过去了。小宋还给他们的文艺沙龙起了个名字,叫“不晓天”。他与欧阳修合作修《唐书》,伏案疾书时也极讲究享受:“垂帘燃二椽烛,媵婢夹侍,和墨伸纸。远近皆知为尚书修《唐书》,望之如神仙焉”。
   相传有一年元宵节,宋庠在书院内秉烛读《周易》,听说宋祁“点华灯,拥歌妓,醉饮达旦”,不由皱眉。次日,宋庠便托人给弟弟递话:“相公寄语学士:闻昨夜烧灯夜宴,穷极奢侈,不知记得某年上元同在某州州学内吃虀饭时否?”当时宋庠为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宋祁为翰林学士,所以才说“相公寄语学士”。
   宋庠问宋祁:兄弟,你还记得咱们未发达之时,呆在州学内就着咸菜喝稀粥的苦日子吗?这是提醒弟弟:做人不可忘本、贪图享受;要忆苦思甜,才懂得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
   但宋祁给哥哥的回复,却让宋庠一时无语:“寄语相公:不知某年吃虀饭是为甚底?”当初我们就着咸菜喝稀粥,发奋读书,为的是什么?不就为了过上今日这种舒服的生活吗?
   对于兄长的告诫,宋祁颇不以然,但有一回,他却被一名老农教训得心服口服。话说某年孟冬,京郊田园一片丰收景象,宋祁带了随从、乘着马车,来到郊野视察,见到田野里稻谷堆积如山,收获的农民欣然自得,面无感恩之色。
   宋祁便上前向一位老农作了一揖,慰劳说:“老丈辛苦了!今年看来收成不错啊。感谢老天爷眷顾,感谢天子洪福,让子民共沾雨露。”
   老农看了宋祁一眼,笑得前俯后仰,说道:“何言之鄙也!子未知农事矣。”阁下这话何其鄙陋!一听就知道对农事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宋祁赶紧请教。老农说:我依时劳作,在春气萌动的时候犁地、播种、浇灌、除草,“以趋天泽”;冬天,万物蛰伏,养精蓄锐,我又整治土地,“以复地力”。今日每一粒稻米的收获,都得自我每日辛勤的劳动,怎么成了老天爷眷顾?我自食其力,依法纳税,官府不能剥夺我劳动的权利,也不可以抢走我税后的余粮,今日的收成与欢乐,都是我应该享有的,哪里是皇帝的恩赐?我年岁已高,“阅天下事多矣”,吃过的盐多过你吃过的米,走过的桥多过你走过的路,从未听说过自己不劳作而等老天爷保佑、自己不努力而靠皇帝恩赐的道理。
   老农说完,丢下宋祁,扬长而去。
   宋祁“引车而归”,回到家,将老农的话老老实实记录下来,篇名《录田父语》。随从问他:“先生为什么对那个山野老农这么客气?分明是我们有道理,他说的没道理,回去找他辩论。”宋祁说:“不可。老丈说得很好。”
   这件轶事,显示出宋祁的见识与胸襟,非一般俗吏可比。至于小宋的文学才情,更是没得说了。他写过一首《玉楼春?春景》,其中一句“红杏枝头春意闹”,非常惊艳,坊间万人传诵,宋祁也因此获得一个雅号:“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宋祁官至工部尚书),简称“红杏尚书”。
   《鹧鸪天》是宋祁另一首传世的佳构。此词中,“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二句,一字不改地引用了唐诗人李商隐的《无题》诗;“车如流水马如龙”这一句,则是集自南唐词人李煜的《望江南》词;“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也是化用了李商隐《无题》诗的“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在古典诗词创作中,这不叫抄袭,而是集句。至高境界的集句,要做到“妙合无痕,自然浑成,一如己出”。
    
   说起来,宋祁的这首《鹧鸪天》,还藏着一个有趣的故事。说话有一天,宋祁路过汴京繁台街,恰好遇见几辆马车驶过,原来是大内的嫔妃、宫女出来行街。宋祁来不及回避,只得站得街边。却见其中一辆马车掀开了帘子,一位漂亮的丽人探出头来,对着宋祁轻轻唤道:“小宋。”宋祁“惊讶不已”,一时也看呆了。等恍过神来,车队已经远去,丽人消失于茫茫人海。
   宋祁怅然若失,回家便写下这首《鹧鸪天》。他用“画毂雕鞍狭路逢,一声肠断绣帘中”描述与深宫丽人街头邂逅的情景,借用“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诗暗示这一次偶遇生出来的微妙情愫,最后借“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诗,表达了对这场注定要无疾而终的邂逅的失落与无望之情。
   你想啊,对方可是深宫之内的女子啊,“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怎么可能跟他宋祁有结果呢?
   但事情尚未结束。
   宋祁为街头偶遇的宫女写了一首《鹧鸪天》的故事,很快在京城流传开来,还传入了宫禁,连宋仁宗都听说了。
   仁宗皇帝便问宫人:那天是“第几车子,何人呼小宋”?一名宫女说:“是我叫的小宋。以前曾在内宴见到翰林学士宋先生,左右内臣都叫他小宋。那天恰好在路上遇见了,便向他打声招呼。”
   仁宗心里有数。又叫来宋祁,不动声色地说:听说宋学士写了一首《鹧鸪天》,“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
   宋祁一听,大惊失色,“惶悚无地”,心道:这下完了。
   仁宗笑道:“其实,蓬山也不远。”当下,将那位宫女许配给了宋祁。正是:一场艳遇引出一首小词,一首小词引出一桩姻缘。
   
   清初的大文人王士祯,对宋祁的艳遇非常羡慕:“蓬山不远,小宋何幸得此奇遇。……此老一生享用,令人妒杀。”但你再“羡慕嫉妒恨”也没有用,首先,你得有小宋那样的才情;更重要的是,世间得有像宋仁宗那样开明、有人情味的君主。
(2017/06/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