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天降大任任不寐 ]
遇罗锦
·欧洲来鸿一二
·情义,那心里的痛
·哥哥不是孤独的英雄
·一个大童话 我在中国的四十年 1946--1986(1)
·一个大童话(2)
·一个大童话(3)
·一个大童话(4)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降大任任不寐


   我买电脑很晚,至今才八年多的时间。
   当我第一次见到“任不寐”这名字时,感到名字起得实在太好,因为哥哥罗克就是很少睡觉的,任不寐的睡觉时间一定也很少;他俩都是感到时间不够用的人,都在天天和时间赛跑。
   因这名字,去读他发表的文章。 他写的刘晓波、杨佳,以及他发表的每一篇文章,深透与犀利、独到与鲜明、通俗与大众化的语言,完全是他自己独有的风格;既不过激,又十分恳切有力。 只要你看过一篇,就很想再读他的其他文章。当时我想:他一定也和哥哥一样:既读过万卷书、又有过丰富的实践;否则,他的文章,绝对不会如此地令人过目不忘。
   由于我东忙西忙,当自己知道了他的经历时,是很久之后了。

   
   2013年,香港“晨钟书局”的老板姚文田先生,在他去深圳探友、意外地被中共诱捕之前,他刚刚出版了此出版社的最后一本书《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
   完全是出于敬仰,我请任不寐牧师写第一篇序言,又转登了“开放网”主编金钟先生发表在他出版的《遇罗克 中国人权先驱》一书的序言,作为此书的第二篇序言; 他俩同意了。
   当二篇序言都有了之后,我想在每篇的序言下面,用小体字注明作者的个人简历,没想到他俩谁也不配合,就是不写。可我的用意并非为他俩出名,而是对读者和历史负责,万一后代读者不知他俩是谁、是何经历,何必又让读者费心费力地去寻找呢?
   无论我怎么说,他俩就是不配合。无奈,我只有自己去网上寻找。还好,我找到了任不寐的个人简历,但金钟的,费了老半天的劲也找不到。由于与他神交很久了,我只好凭自己的记忆去写。写了之后发给金钟看,他也不回答。但书出版之后,他又说写得不完全正确。
   
   这样,我不仅从任不寐的很不完整的“博讯文集”里知道了一些他的经历,又因后来与他的神交,现在写出他如下的经历:
   任不寐原名胡春林 ,是偏远的黑龙江省一个普通农村的孩子;为了上学,他每天步行去一个很远的学校,无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往往返返,不知走了几万里路、走破了多少双鞋。他学习极为刻苦、优秀,由那么偏远的小村子,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一直到1986年,竟然万里挑一,考上了“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无名的小穷村里,出了个金凤凰!
   一入大学没两年,他就赶上了1989年的学生运动,他担任了北京高校学生自治会的常委。后因人民大学早于89年5月13日离开学生绝食行列,他担任后勤补给工作。六四天安门屠杀惨案发生后,人民大学学生未被列為通缉名单,幸运地逃过被追捕命运;不过,六月三日,任不寐回到广场送“粮草”,亲眼目击军队扫射手无寸铁的学生,心灵深受衝击。尽管没有学生领袖柴玲、王丹、吾尔开希的高知名度,也没有被通缉亡命海外,但留在北京的任不寐,却不断地受到公安骚扰、有做不完的交代与政治学习; 由于他坚决不承认政治错误并“狂妄地”对执政党保留起诉权力,结果他被人民大学开除并取消其城市户口,在农村户口不得随意迁徙到城市的年代,无异于宣告任不寐将被赶回黑龙江老家,一辈子当农民。而香港人救助出逃的“黄雀行动”,甚至救错对象的事不是没有(多年后,海外有人写文章揭露被救助的个别人的事实),但当时,他学不会为个人的利益加码联系谁,更不会说谎,所以,尽管他在89六四竭尽全力地付出了一切,却成为无名英雄和一落千丈的草民。这或许是认识人性的第一课?
   
   正值年少轻狂、热血澎湃的任不寐,不甘心困守黑龙江当乡下农夫。 九十年代,海南岛成為沿海特别开放城市,他先跑到海南当码头工人,而后到广西做生意,最后回到北京搞文化出版,和一批著名学者,一起编辑新的学生教科书。
   重返北京城的任不寐,展开了新的人生,他组织一些教育工作者及学者,从重新编写小学教科书开始,一路编到中学、高中及大学。 民间版教科书迥异於官方大一统思想的观念。 他的发起、投入的积极性与努力的付出,以及无言的不表白的实干精神,要几倍地高于其他编书的同事们。然而,当新的教科书出版之后,编委里却没有他的姓名——对人性的认识又一步地深入。
   
   如何活下去? 那之后,他号召志同道合之士架设“不寐之夜”网站,散播自由思想、关怀广大民眾生活,发表文章、评论时政。由于以他为主笔的篇篇文章力透纸背、深刻又前卫,深深获得国内民众的喜爱和赞扬,点击量和反响非常高。 正因如此,当局极为不快,至2004年8月获准移民加拿大為止,“不寐之夜”网站已被封杀过九百几十次之多! 封了、再恢复;又封了、再去恢复,就是这股子较劲儿、这股子坚持不懈、这股子完全忘了自我的硬劲儿,谁能比呢?!除了我熟悉的遇罗克之外,没有第二个人!!
   是的,此时我在写着这篇文章,但我深知自己绝对做不到像哥哥、像他那样的坚强、豁达和能够散发出的力度。我只是深深钦佩这样的人而已,自己却做不到!
   
   在上述这许多日子的患难艰苦与不懈坚持期间,任不寐开始接触基督信仰。在移民离开中国之前,他受洗,归在父、子、圣灵的名下(请看任不寐:《我的见证》),开始了从自由作家到自由传道人的转型过程。根据圣经《出埃及记》的记载和很多基督徒 “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始” 的经历,他于2010年写了和出版了《灾变论》一书,在大陆中青年基督徒中被广为赞溢。如今,他身为加拿大蒙特利尔华人基督教会传道人,编著有《灾变论》、《新语文读本》、《大学精神档案》、《路加福音注释》、《加拉太书注释》、《启示录释义》、《约翰福音概论》等。
   
   他, 不是背后加入了共产党的假牧师。 他,有时也针对时弊地发表一些现实的政论文章。更多信息可参考不寐之夜网站(若按不出,是又被封):http://blog.ifeng.com/1247038.html
   然而,正因他不是假牧师,总说真话,且真话里都是人与神互相交融的高度见解; 更为温馨、透澈, 更为自由地引导人们走向大爱;因此,以前破坏他网站的败类们,仍旧不能放过他。 在海外,五毛们无数次地破坏过他的网站,作为自己的职业与反抗本能, 以及热心的信众们的帮助,他又无数次地把网站修好。为了能让信众与读者,看到他的生活与事业之真实文字,他并未因到了海外就平安了。然而,他早已超出了一般人,他感到乐在其中。由于我博客的“博客列表”里有他网站的链接,所以亲眼见他的网站如何被一次次地破坏。这又给他对人性的认识增加了一大课。
   
   如今,他公开地断言:“中国是永远不可能民主化的。”
   这话似乎吓人一跳。海外的民运领袖们、各个党派们、国内外的平头百姓们,甚至做为国内当局的中共领导们,以及学校对学生们、家长对孩子们,哪一位,不是把光明、美丽、自由、幸福、美好、平等、富裕的词汇无休止地灌输给每一个人?哪怕文革最惨烈之时,父母上吊自杀前,或是在监狱里被死刑之前,遗书里还句句地给儿女和朋友们灌输着这些美丽迷人的童话语言呢!
   
   当我第一次见到任牧这话时,不仅不意外,相反,很钦佩他敢于说出这大实话。任牧不害怕犯忌。 而谢宝瑜认为他太悲观,他认为:“每位作家的心血自由创作,都是在给那个专制大坝挖了个小孔,挖的人多了,大坝就会坍塌。”
   任牧在给我的回信里说:“这是28年的结论。89六四、甚至遇罗克都可能平反,但中国不可能走向自由。”
   
   我却很相信他的预断,觉得很理解他这话。我给谢回信说:“他不是悲观,而是对人性的认识,是这种认识的积累与总结。”
   比如,国内的晦气、火气、暴戾气、自私自利之风气;海外的两面人(特务、五毛、三毛、二毛们)少说有几十万吧,都潜伏在西方世界各个重要的部门,浸透和腐蚀着自由的西方世界,这早已是人人知道的常识;为了个人私利,无数在西方政治庇护、获得了公民身份的华人,不说别的,仅仅为了国内的退休金,不惜按照国内的规定,去各个驻外国的中国大使馆,在统一印好的《悔过保证书》上签字画押,而出了大使馆的门,却继续装反共英雄;更甭提无数在监狱里被酷刑折磨和官方许诺的利益屈服之后,从监狱里出来、被培训过的特务了; 就连目今在海外“爆料”的郭文贵,他也是一口一个声明坚决不反共,还大骂法轮功。其实,把特务名单全部亮出来,不就是最好的爆料吗?何必只爆那些在海外全部视为合法的私生子女和别墅问题呢?这些,都是人们对中国人的人性认识的最佳实例。
   
   任牧在他的网站里写道:
   【二十八年恍然:中国永无自由】
   “中国会改变,只会变得更坏。六四会平反,但与民主无关。中国可以走向世界,但不能走向自由。这与制度、种族、文化无关,是人不对。龙的传人追求并只配专制(吃人说谎)。专制是中国的罪恶,也是上帝的公义,是过去也是未来。
   “苏东可以天鹅绒,中国无以茉莉花。世界上只有中国永远不可能自由民主、宪政人权。这是28年最诚实的结论:中国永远不会走向政治自由,直到彻底灭亡。四个七过去了,但与其说彻底绝望,不如说彻底释放。不要投身政治改变中国,如果它改变,只会变得越来越坏,越来越显示出大红龙的本相。但是我们可以靠亚伯拉罕的祭坛改变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越来越好,越像神的儿子。晚晴改革,辛亥建政,八九民运,权贵市场—— 一切条件都烂熟了,但中国没有自由。基督之外,在任何中国人身上完全找不到自由和信仰。最贫穷的中国仆伏在专制之下;最富裕的中国仆伏在专制之下;大陆中国人仆伏在专制之下;海外的中国人仆伏在专制之下。毛泽东、习近平、王岐山、薄熙来、潘石屹彻底的专制人格,郭文贵、刘晓波、法轮功VOA景教徒彻底的专制人格。权力吃人说谎,人民说谎吃人。
   “我们经历过最贫穷的中国。我们也经历过最富裕的中国。现在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了。我们经历过大陆华人,也经历过海外华人。体制内和体制外,官僚和人民。说宪政改革,晚晴和辛亥,几乎成功了。过去三十年,苏联东欧甚至阿拉伯也开始转型了。我们仍然没有自由。也许这真是一种命定。 过去的我和那些继续自由正义的人们,不会接受我的结论。能否这样考虑:你们说的我都明白(资料、事实和逻辑以及道义)。但我说的,你们未必明白。我也不会失去对追求自由的人们的尊敬和爱惜。请原谅我坚持这个看见:中国永远不会走向政治自由。但这不等于说追求自由是无意义的。只是这个意义不在地上,而在天上。而我愿意直接 ‘走天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