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严家祺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大尺度时空观
·展望第三千纪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
当代中国政治 憲政改革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
当代中国政治
·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终于听到了人讲人话
·澳洲研讨会:中国大转型的制度目标(2012-6-28)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悼念兩次大地震的死难者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毒奶粉應當眾銷毀
·《三头马车时代》前言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严家祺:中国成为“警察国家”的根源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逮捕刘晓波更扩大了《08宪章》的影响
·零八宪章和刘晓波面对中国的“非人政治”(2009-12-25)
·中国民主党人的“千年刑期”
·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 “核心论”的“比较制度”分析
·《动向》10月15日文章《胡温裂变正在开始》
·《开放》文章:人机对话
·打扫“孔家店”(《前哨》2011-4)
·辛亥革命的“五大成果”是怎样被扭曲的?
·严家祺:《东部论——读西部论後的思考》2010-10
·“六四”敲掉了专制政治的“第二根支柱”
·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亚洲周刊》文章:《不希望中国沦为警察国家》
·如何看待“改革開放”三十年?(2008-10-18)
·北京用“网禁”封闭地方共产党
·中国宪政改革的四项原则
·一次刊出《新宪政运动》全文
·严家祺:“三头马车”的历史考察
·《前哨》2011-7-1 《法治天下——从建立“宪法诉讼”制度做起》
·严家祺:《中国面对 6 条“走不通的路》
·《争鸣》2011-4《从温家宝读古罗马皇帝“沉思录”谈起》
·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王炳章朋友遍天下,我们的心因王炳章的苦难而滴血
·谈谈江泽民“有任期能否成为独裁者”的问题
·《开放》2011-11严家祺:《革命可以“反对”,不能“告别”》
·我拿英雄赌明天
·重新审视二十五年前薄一波所做的事
·《争鸣》杂志:严家祺《王立军代“天”惩罚薄熙来》
·方励之是中国大变革的“第一推动力”(2012-4-7)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文中所附照片
·就《中国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一文答张成觉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严家祺


   

金融领域中的财富大转移


    进入金融领域的货币,一部分流出金融领域而进入实体经济,参与实体经济资源的配置,另一部分仍然在金融领域内部回转。由于金融领域的货币吸纳效应,过量货币进入金融系统,造成信用的不断扩张,同时拉抬金融资产价格,然而,当金融领域吸纳的货币超过某一极限时,金融危机就会不可阻挡地爆发。与自然界的地震类似,当地层中的应力积聚到某一点时,地震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金融风暴发生的时刻,就像地震一样,至今无法精确预测。

    美国2008年爆发的金融风暴以雷曼兄弟公司的破产为起点标志。破产前,雷曼兄弟公司借贷规模超过自身储备三十倍,在这种情况下,金融系统中资产价格的动荡,雷曼兄弟公司只要有三十倍的倒数,即
   三十分之一的损失,就足以使它倒塌。在2008年,雷曼兄弟公司的金融衍生品投资组合达35万亿美元,正是由于当时金融衍生品价格的大幅下跌,资不抵债,而且没有其它公司和政府救援,雷曼兄弟公司就陷入了绝境。
    事实上,当一家公司购入一笔金融资产时,这家公司认为 这种金融资产的价格还会上涨,但实际上,这种资产的价格在此时此刻已经被高估了。此时此刻,这家公司的财富实际上就已经转移到这笔资产的卖出者手里了。雷曼兄弟是全球最大的衍生品交易金融機構,在2008年破产前夕拥有35万亿美元的金融衍生品只是名义财富,事实上,雷曼兄弟公司在破产前,公司财富就已经被那些卖给雷曼兄弟的其它公司拿去了。金融风暴只是一次公开的、正式的“宣告”,对雷曼兄弟公司和其它许许多多破产、倒闭的银行、企业宣告说,你们的财富早已在你们自愿地买卖金融产品时支付给了他人、早已没有了,现在正式通知你们。
    2015年,中国股票市场股价的大起大落,实际上就是财富在不同的股票购买者、出售者之间的财富转移。从2014年到2015年6月中旬,沪指从2000点以下持续上升到接近5000点。在这一时期,股票购买者的财富不断向股票发行者、出售者手里转移。如南京一家电子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2015年1月发售了总价105亿元人民币的股票,在2014年底,这家公司的负债资本比率高达96%,到2015年5月中旬,这家公司的资产负债比已经下降至38%。在股市大涨的2015年5月中旬,据数据提供商WIND Information称,中国近1000家上市公司的市值已经增长了一倍以上,2014年为15万亿元人民币,到2015年4月底增加了20多万亿元人民币。
   从2015年6月15日开始,中国股市暴跌,上海、深圳两市流通市值减少了20多万亿元人民币,其中百分之96%的股民都賠了錢,平均每一位投资者损失24万元,而4%的股民、上市公司賺了錢。在股市暴跌时,实体物質財富并沒有消失,变化的只是公司和个人的账面财富。股市暴跌前,在交易時刻,雙方都認為自己財富沒有減少,實際上,其中一方,交易到的股票已經大大減少了價值,財富不是在股市暴跌時轉移,而是在交易的當時,和平地、自願地轉移的。既然是自愿购买股票,当股市暴跌而造成购买者财富损失时,怨天尤人并不能挽回损失。
   二0一五年投资股市的百分之九十六的股民都賠了錢,二0一六年,中国几万万大大小小的投资者,受房地产市场虚假的高资本收益率引导,就从股市转向房地产市场,引发了中国房地产价格的疯狂上涨。
    事实上,正是在房地产价格高涨的时期,高价房的所有购买者的财富在向高价房的出售者手里转移,而高价房的出售者,在这之前,其中很大一部分财富就转移到土地出售者手里了。

朱镕基财政金融政策的长期影响


   土地的第一次出售者是中国各地的地方政府。从朱镕基时期开始到去年,全国各地的地方政府出售土地的出让金收入就有二十七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去年的土地出让金高达三万三千多亿元。据中国指数研究院数据,今年前三个季度全国三百个城市土地出让金总额近二万亿元人民币,其中住宅用地出让金总额为一万五千亿元。北京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说:“对于房价来说,土地出让金大约占到百分之五十四至五十五,再加上百分之二十五的所得税、增值税可能到百分之六十,包括地价和各种税费在内的成本占到房价的百分之七十左右。” 今年前三个季度,金融机构发放的房贷金额达二万一千九百多亿元。可见,现在中国房地产价格空前高涨,与今日中国货币滥发、信用过度扩张以及土地财政密切相关。
   朱镕基主持国务院工作期间,房价基本稳定,而且用行政手段阻止了海南、北海、惠州的房地产热。但他推行的一些政策制度在温家宝及以后得到延续,直接影响到中国房地产市场和整个金融业。这些政策制度,一是“盘剥地方财政的分税制改革”;二是不利于实体经济发展而有利于金融资本迅速扩张的金融制度和政策。分税制是联邦制国家行之有效的一种财税制度,在联邦制国家,宪法明文规定联邦和州(省或成员邦)之间的分权,并制定一系列法律和规章清晰地、具体地划分联邦与州的事权和支出分配。朱镕基在回避清晰划分中央与地方的事权和支出分配的情况下,强势推行“盘剥地方财政的分税制”,并同意将土地出让收入部分归于地方政府。“盘剥地方财政的分税制”的长期实行,使土地开发和城市扩张成了中国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促使地方政府走上了土地财政之路,造成中国土地、住房价格暴涨。
    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社会经济制度,在一个国家内,是逐步成长的。不能不顾条件简单地把别国成功的制度照搬到本国。朱镕基在掌握中国金融和经济大权後,和江泽民在一起,就是利用国家权力,把国外金融资本主义最坏的东西引进中国,尽管朱镕基掌权时并没有显现出多大问题,但经过他的后继者的延续,不断暴露出这种用国家权力强力推行的金融资本主义政策的弊端。一国经济发展也是逐步的,一个国家,只要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没有战争、政变和政治灾难,持续不断地保持比人口增长率的略高的经济增长率,这个国家就可以富强起来。GDP是一国经济的总体概念,盲目追求GDP,实际上是总体上盲目扩大产能。概括地说,朱镕基和他后续者的政策,并不是有效地促进中国市场经济健康成长的政策,而是不顾条件和环境、盲目追求GDP、把国家权力和金融资本相结合,培植权贵资本阶层、扩大两极分化的政策。如在国企兼并破产过程中,企业经营者与地方政府、银行联合在一起,把国有资产占为己有,而上千万产业工人则以“工龄买断”的方式被迫“下岗”。朱镕基的银行改革虽然有有利于市场经济发展的一面,但也埋下了权钱交易和金融资本主义弊端的种子。就在朱镕基担任总理期间,在银行业支持下的房地产业得到突飞猛进发展,房地产替代制造业成为高盈利产业,在二00一年,在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前一百位富豪有六成来自房地产业。中国两极分化的扩大是朱镕基推行的政策制度的直接结果。朱镕基还是“债转股”在中国的开创者。为了解决中国银行中愈来愈严重的不良贷款,不久前,中国又搬出了朱镕基的“债转股”。里昂证券(CLSA)分析师郑名凯(Francis Cheung)估计,截至二0一五年底,坏账占中国各银行贷款账簿的百分之十五至十九,所有这些“不良贷款证券化”的措施,除了有助于解决银行业的危机外,主要後果就是把中国银行业的危机转嫁到实体经济身上。
    江泽民、朱镕基及其以后的“经济奇迹”与土地财政和房地产高速发展分不开,是权钱交易和金融资本大发展的“奇迹”,是贪污腐败、两级分化的“奇迹”。在名为“有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周期的规律必然会表现出来,高速增长後必然会出现衰退,但温家宝四万亿的货币投放和信用扩张推迟了中国经济衰退。CDS是一种剧毒的金融毒品,最近中央银行“备案同意”在中国引进“信用违约互换(CDS)”等金融产品,正在为未来中国更大规模的信用扩张和金融风暴准备条件。
   

不是战争,而是“宣告”


   中国房地产过量吸纳货币,吹大了房地产泡沫,在吹大泡沫的过程中,就在不断发生财富转移,高价房的购买者自愿地把自己的货币资金,通过房产交易,转移到土地出售者地方政府、房地产商人、经纪人和房屋倒卖者等人手中。今年十月份房价因限购和限贷而有所下降,使前一时期高价房的购买者感到有所损失,只是没有感到金融风暴来临时的恐慌。泡沫迟早会破裂,现在看来,中国政府似乎创造了一种持续的、缓发性的使泡沫逐步缩小的方法。房地产价格下跌,是向高价房购买者公开地、正式地“宣告”下跌的一部分财富的局部转移。但不论是一次性、突发性的泡沫崩裂,还是持续的、缓发性的泡沫缩小,这些过程,都是向全社会公开宣告财富转移的一次完成或局部完成。
    资本主义是一种社会经济制度,可以与不同政治制度结合。资本主义是建立在保障私人财产权基础上的自由企业制度,是通过资本投入实体经济追求资本收益而同时推动经济增长的社会经济制度。适度的财富差异有助于经济发展。良好的资本主义既重经济增长,又有社会公正。金融的适度发展有助于实体经济更好地配置资源、有助于经济发展,但当金融过度扩张,纵容金融掠夺,资本主义就成了金融资本主义;当国家权力与金融资本相结合时,资本主义就成了权贵资本加金融资本主义。金融泡沫的反复出现和反复破灭,是金融资本掠夺财富的不变特征。金融风暴是特大金融泡沫的突然崩裂。金融风暴席卷大地後,造成了大规模失业、倒闭和萧条,但未见用武器杀伤生命,也未见炸弹摧毁城市。一国或全球金融风暴的实质,不是战争,而是“宣告”,是向一国国内或全世界的一次公开宣告,在金融市场包括房地产金融市场中,建立在自愿交易基础上的、大规模财富转移已经完成。这种大规模的财富转移实际上在经济一片繁荣的每一次交易的当时已经发生,但自愿的交易者陶醉于金融资产和房地产的增值而不自知。这就是二十一世纪的、建立在自愿基础上的依靠金融掠夺的新金融资本主义。

(摘自《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策根源》,2016-12香港《前哨》月刊,写于2016-11-1)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