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谢选骏文集
·6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0思想主权论
·7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谢选骏: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发表讲话,说北朝鲜“是一个残暴的政权,我们会有办法对付它”。但是他真有什么办法吗?难道是求助于北京政权吗?但刘晓波的命运已经显示,那不会有用。刘晓波的今天,就是瓦姆比尔的昨天。至于“专家表示,奥托•瓦姆比尔之死正值美国对朝政策处于一个极为敏感的时刻,它或将成为特朗普对朝政策的转折点。”那不过是一个安慰剂罢了。因为特朗普其实没有那么强势:2017年6月19日公布的特朗普个人财产显示,他仅仅只有总资产14亿美元,而不是像他自己一再强调的“超过百亿美元”。14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95.6亿。即便在中国,他的排名也在300名开外,根据胡润百富榜2016年的排名,特朗普的资产即使列在中国,也只能排到第345名!看来,“超过百亿美元”其实只是“不超过百亿人民币”,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筹码和共产党中国谈判呢?在中国,一个贪官的财产,都已超过了美国总统。所以在在情况显示,在和中国的交易中,特朗普总统早已沦为极其弱势的一方了。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罹晚期肝癌 专家团队假装进行治疗》2017年6月26日报道说: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零八宪章起草人刘晓波在狱中服刑期间罹患晚期肝癌,监狱发布消息称已经办理保外就医,目前在沈阳中国医科大附属一院救治。但刘晓波家人仍被要求不许发声。
   
   据悉,刘晓波患癌症消息已经被隐瞒2个月,现年61岁的刘晓波是今年5月23日被确诊为肝癌晚期。
   
   BBC报道称,因起草《零八宪章》被捕入狱的刘晓波于2009年12月一审被北京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二审维持原判后,刘晓波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刘晓波入狱后,他的妻子刘霞一直生活在软禁状态中。但是中国当局从来没有解释为什么要对刘霞采取这种措施。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发表声明,呼吁中国当局立即确保刘晓波能获得足够治疗,并呼吁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和其他所有被囚禁的人权活动人士。
   
   刘晓波曾参与八九民运,与周舵、高新、侯德健并称“天安门四君子”,被中国官方称为操纵民运的“黑手”,六四后入狱。
   
   2008年,刘晓波参与起草了《零八宪章》,呼吁政治自由化。《零八宪章》最初有数百名学者和活动人士签名。一年后,刘晓波被捕,他被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获刑11年。
   
   2010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向在狱中的刘晓波颁发诺贝尔和平奖,赞扬他"长期用非暴力形式为中国基本人权抗争"。
   
   2010年12月10日,狱中的刘晓波未能出席在奥斯陆举行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中国当局也不准他的亲属代为领奖。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在颁奖台上安排了一把空椅子。
   
   BBC报道,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给刘晓波颁奖,导致中国政府迁怒于挪威政府,中国与挪威两国关系近年来才有所解冻。
   
   刘晓波因癌症晚期获保外就医的消息,被海外媒体纷纷报道的同时,中国官方媒体只字不提。
   
   周一(6月26日),中国外交部被问及刘晓波时表示不了解情况。
   
   分析人士认为,刘晓波因病才获得保外就医,并不意味着他获得释放。
   
   在奥斯陆的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对刘晓波获得保外就医发表声明:“委员会对刘晓波出狱感到高兴,但同时极其遗憾的是他病重至此中国当局才同意他离开监狱。”
   
   “他是因为言论自由被判刑,本不应该受此牢狱之灾。”
   
   该委员会还再次重申,对刘晓波前往挪威的邀请仍然有效。
   
   高瑜推特透露:“刘晓波已经住院抢救一个多月,家属被强迫隐瞒消息,如果不是律师今天公开消息,我们谁也不知道他已经进入肝癌晚期。”
   
   马斯卡@nbcjames推特透露:“我非常了解刘晓波被肝癌晚期的过程!10年前有个亲戚关在监狱中,他姐姐每个月都去探望他,突然某一天监狱打电话给她姐姐说,最近你不要去探望了,我们监狱送他去医院就诊了,过了二个多月,监狱通知他姐姐说,他现在身体状况不好,我们给他释放回家了,你们把他领回家去。姐姐看到他时已经不能走路了”
   
   周锋锁@ZhouFengSuo表示:“刘晓波在监狱中被拖到肝癌晚期,就是中共蓄意谋杀,如同李汪阳力虹曹顺利。”
   
   美国之音张佩֥@peggyvoa“现年61岁的刘晓波 是推动中国实行宪政改革的零八宪章运动发起人之一,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位仍被关在监狱的诺贝尔奖得主。2010年12月10日,身陷囹圄的刘晓波未能出席在奥斯陆举行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当局也不准他的亲人前往代为领奖。当时在领奖台上,有一把空椅子作为刘晓波的替身。
   
   王崑崙‏ @zhakunchi1984:
   袁贵仁与刘晓波北师大读硕士研究生的时候还是同个宿舍的室友。还有比这更背离遥远的人生轨迹吗?一个高居教育部长高位,叫嚣“绝不允许西方价值观进课堂”,一个因为推行“西方价值观”而在监狱服刑;一个招来全网喝倒彩,一个获诺贝尔和平奖。世俗社会的虚荣与精神世界的尊荣世俗社会的虚荣与精神世界的尊荣,一定背道而驰!
   
   谢选骏指出:刘晓波的遭遇让我想起了刚被朝鲜谋害的美国学生瓦姆比尔,他们都试图在共产党国家“拔旗”,结果都同样在监禁中“被生病”——
   
   《获朝鲜释放的美国大学生已经死亡》2017年6月20日报道说:
   
   专家表示,奥托•瓦姆比尔之死正值美国对朝政策处于一个极为敏感的时刻,它或将成为特朗普对朝政策的转折点。
   
   被朝鲜关押17个月的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已经死亡。一周前他刚刚获释,并在昏迷中被运送回美国。
   
   这名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的学生周一在克利夫兰医院(Cleveland Hospital)死亡。自上周从朝鲜被送返美国就医以来,他一直在这所医院接受治疗。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非常重视让22岁的瓦姆比尔回国一事。经过美国外交官与朝鲜官员在奥斯陆秘密会晤一次、随后美方又在纽约与朝鲜驻联合国外交官会晤一次,金正恩(Kim Jong Un)政权同意释放瓦姆比尔。
   
   特朗普对瓦姆比尔离世致以“最深切的哀悼”。上周瓦姆比尔获释后,特朗普还与其家人进行了交谈。
   
   “瓦姆比尔的命运坚定了我的政府阻止这种悲剧再次发生在无辜者身上的决心。造成这种悲剧的是一个不尊重法治、不尊重基本人类尊严的政权,”特朗普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我们悼念遇难者之际,美国再次谴责朝鲜政权的野蛮行径。”
   
   在白宫对记者发表讲话时,特朗普补充道:“这是一个残暴的政权,我们会有办法对付它。”
   
   瓦姆比尔于2016年1月在朝鲜旅行期间遭扣押。两个月后,经过一场美国专家认为是装样子的审判,他因涉嫌盗窃政治宣传标语而被判15年劳教。美国官员本月早些时候才获悉,瓦姆比尔在受审后不久便陷入昏迷,且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中。
   
   瓦姆比尔之死正值美国对朝政策的一个极为敏感的时刻。今年1月上台后,特朗普便将朝鲜列为自己在外交政策方面的首要任务,此前,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曾警告,金正恩政权在研发能够打击美国本土的核导弹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
   
   本周三,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将主持与中国高级官员的首届外交安全对话,这是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海湖庄园(Mar-a-Lago)会晤时创建的对话机制之一。特朗普政府一直敦促中国对平壤方面加大施压,促使后者放弃其弹道导弹和核计划。
   
   “这是特朗普对朝政策的转折点,”曾任奥巴马的白宫亚洲事务首席顾问、现就职于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麦艾文(Evan Medeiros)表示,“它可能会令外交选项被排除掉,并迫使美国政府当机立断、解决朝鲜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的不断加剧的严重威胁。”
   
   俄亥俄州(瓦姆比尔的家乡)共和党参议员罗布•波特曼(Rob Portman)说,他对瓦姆比尔之死“深感悲痛”。“奥托•瓦姆比尔是一位非常有前途的年轻人。他友善、大方、优秀,”他说,“他拥有你梦寐以求的所有天赋,他本应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朝鲜总是不时地扣押美国公民,这往往是为了将他们作为谈判筹码。朝鲜目前仍扣押三名美国人。周一早些时候在被问及这几名被扣押者时,美国国务院负责亚洲事务的最高官员董云裳(Susan Thornton)说:“我们当然知道仍有三名美国公民被朝鲜政权扣押,我们非常希望他们能尽早回国。”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东北亚问题专家葛莱仪(Bonnie Glaser)表示,瓦姆比尔之死意味着,在制定对朝政策时,美国将面临更大压力将人权纳入考量。
   
   “特朗普政府必须竭尽全力救出剩下的三名美国公民,甚至可能寻求中国帮助。”葛莱仪说,“另一个问题是,奥托•瓦姆比尔受到的野蛮对待是否会令美国公众对朝鲜更加愤怒。这可能使任何针对朝鲜的外交努力复杂化。”
   
   谢选骏指出: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发表讲话,说北朝鲜“是一个残暴的政权,我们会有办法对付它”。但是他真有什么办法吗?难道是求助于北京政权吗?但刘晓波的命运已经显示,那不会有用。刘晓波的今天,就是瓦姆比尔的昨天。至于“专家表示,奥托•瓦姆比尔之死正值美国对朝政策处于一个极为敏感的时刻,它或将成为特朗普对朝政策的转折点。”那不过是一个安慰剂罢了。因为特朗普其实没有那么强势:2017年6月19日公布的特朗普个人财产显示,他仅仅只有总资产14亿美元,而不是像他自己一再强调的“超过百亿美元”。14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95.6亿。即便在中国,他的排名也在300名开外,根据胡润百富榜2016年的排名,特朗普的资产即使列在中国,也只能排到第345名!看来,“超过百亿美元”其实只是“不超过百亿人民币”,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筹码和共产党中国谈判呢?在中国,一个贪官的财产,都已超过了美国总统。所以在在情况显示,在和中国的交易中,特朗普总统早已沦为极其弱势的一方了。
   

此文于2017年06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