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治国者不能治家]
谢选骏文集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治国者不能治家

   谢选骏:治国者不能治家
   
   《德国前总理科尔葬礼再次引发家庭矛盾:遗孀与继子女对立》2017年6月24日说,2017年6月16日以享寿87岁辞世的前德国总理科尔,生前可能没有料到他的葬礼会再次引发家庭不睦。他的遗孀与他的子孙正在为葬礼立场分歧。科尔的儿子携子女前往科尔的家试图商议科尔葬礼,却被科尔的遗孀拒之门外。伟人即使身后也有家庭难念的经。
   
   在德国,关于科尔家庭纷争的讨论由来已久。随着德国“统一总理”赫尔穆特 科尔离世,其家庭矛盾也在逐步浮出水面。据德国《明镜》周刊网站报道,得知父亲死讯的科尔长子瓦尔特 科尔(Walter Kohl)6月21日赶往父亲宅邸却吃了闭门羹,一度引来警察劝离。围绕科尔的丧葬事宜,科尔遗孀与瓦尔特陷入公开争吵,令德国社会咂舌,而德国现任总理也被牵连进这场 “第一家庭”的恩怨之中。


   
   科尔儿子瓦尔特拜访父亲住所被拒之门外
   
   报道称,科尔父子之间的长期不和在德国社会已是众所周知,而拒绝为瓦尔特开门的是科尔的第二任妻子麦卡 里希特(Maike Richte)。瓦尔特及其子女在门外等待约30分钟,期间有警察上前劝告瓦尔特一家离开,但遭到瓦尔特的拒绝。里希特的律师史蒂芬(Stephan Holthoff)面对记者将瓦尔特的到访形容为一场“做作且蓄意的闹剧”,并抱怨 “这突破了我们容忍的极限”。他表示此前曾与瓦尔特约定在6月20日晚通电话,商讨科尔的丧礼和告别仪式的安排,但瓦尔特最终未能履约,史蒂芬对此认为 ,“他(瓦尔特)是在逃避这场对话”。
   
   然而,瓦尔特随即反驳了上述说法。他表示,史蒂芬的话是“一派胡言”,自己在约定时间携妻子和孩子“徒劳地”守在电话旁边,儿子约翰为了和他已逝的祖父告别特地从中国回来。德国《世界报》报道称,瓦尔特称自己的电话号码20年都没有改变,这是众所周知的。电话沟通无果,瓦尔特只好亲自拜访以商讨后事,并与父亲告别。
   
   6月16日,赫尔穆特 科尔在德国路德维希港的家中去世,享年 87 岁。科尔1982-1998年任德国联邦总理,为德国统一作出了巨大贡献,因此他也被称为德国的“统一总理”。
   
   家庭矛盾难以化解
   
   科尔的第二任妻子麦卡与科尔的两个儿子关系并不融洽。麦卡比科尔年轻35岁,曾任其经济顾问。据德国每日新闻网站报道,科尔在与麦卡结婚时并未邀请自己的两个儿子(瓦尔特 科尔和彼得 科尔),而两个儿子对科尔的第二任妻子麦卡的印象也并不阳光。在他们2013年参加一档电视节目时讲述了麦卡和他们父亲之间的糟糕关系。他们还出了一本书,里面对这位继母在家庭中的统治角色提出了尖锐批评。
   
   科尔的第二任妻子麦卡常被媒体指责限制了他人对科尔以及科尔档案的接触,甚至将科尔与外界隔绝。德国联邦档案馆发言人曾表示,科尔的官方资料应交由档案馆管理,这不受家庭因素的影响,该发言人还表示这将是一笔很有价值的财富。
   
   同样令人叹息的是,科尔父子关系也并不亲密,甚至可以说非常疏远。2011年初,瓦尔特出版了关于父亲的自传,书中直指科尔对家庭的漠不关心,称“他(科尔)真正的家是基民盟(德国第一大党,现执政党),他娶的不是我妈而是党”。这致使父亲科尔看到后愤而与其断绝父子关系。瓦尔特近期表示,他与终年87岁的父亲已经有六年未对话,他对此感觉很悲哀。
   
   与科尔一家关系密切的巴帕特先生说:“科尔先生把时间精力放在政治上,没有时间照顾家庭,自从他的第一任太太自杀后(麦卡是科尔的第二任妻子),这个家庭就完全解体了。我从觉得,这也许就是想要在政治上成功所需付出的代价。”
   
   默克尔卷入科尔家族恩怨
   
   科尔葬礼定于7月1日上午举行,届时将邀请德国总理默克尔、欧洲议会主席容克、法国总统马克龙和美国色情总统克林顿致辞。德国《明镜》周刊报道称,麦卡起初不同意默克尔在葬礼上发表致辞,只允许外国宾客以及科尔的生前好友匈牙利总理欧尔班致辞,值得一提的是,欧尔班是默克尔难民政策的反对者。但后来经过协商,麦卡同意默克尔进行致辞。
   
   默克尔和瓦尔特之间也存在芥蒂。瓦尔特在2月份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称,其生母汉内洛蕾一度同默克尔亲密无间,但最后感到“默克尔因权力斗争背叛了友情”,并表示默克尔对其母亲的死负有责任。
   
   科尔的第一任妻子汉内洛蕾因光敏性皮肤炎造成的抑郁症于2001年6月5日自杀身亡。德国《时代周报》曾报道,科尔深陷“献金丑闻”时,时任基民盟秘书长的默克尔与基民盟和科尔刻意保持距离。而此前,默克尔在政治上曾受到科尔的提携,大块头的科尔曾把默克尔称为“我的小姑娘”。
   
   瓦尔特表示:“作为政客,默克尔清楚地知道,她给我的母亲和家庭带来了伤害,在权力斗争中,默克尔将我母亲(汉内洛蕾)视为权力斗争的附加品,完全无视她的痛苦。这种行为是卑劣的。”瓦尔特还抱怨道,默克尔从未使其家庭脱离政治斗争。“尽管她一定知道,当时我母亲已经生了很严重的病。”而此前,默克尔和汉内洛蕾经常碰面,并互相倾诉一些‘非常私密的事情’。汉内洛蕾受不了这种“对友情的背叛”。
   
   科尔的葬礼计划包含一场欧洲仪式,订于7月1日在斯特拉斯堡举行。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及前美国总统克林顿等政要都将在仪式上发表谈话。随后科尔的遗体就会运往斯皮尔的墓园,瓦尔特表示将不会参加葬礼。
   
   谢选骏指出:儒家怀抱“修齐治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龙种,结果孵出的却是“家天下”的跳蚤。这是中国积弱不振的主要原因。而民族主义盛行的“大德意志人”则相反。欧盟的先行者希特勒先是拒绝结婚,后是把婚礼当做葬礼来使用。至于希特勒的精神领袖尼采、叔本华、康德,都是疯狂的单身汉。至于科尔,恕我直言,他在内心其实也是个单身汉,所以他培养了男性化的女人默克尔,来继承自己的“统一大业”。科尔统一了德国,默克尔想要统一欧洲。国家国家,现代的国与家,犹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也。治国者不能治家。中国的官员什么时候不往家里偷钱了,那时中国就真的“崛”起了,而不是“撅”起(屁股)尥“蹶”子了。
(2017/06/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