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谢选骏文集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谢选骏: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印度总理莫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评为世界最佳总统,亦或者维基解密(电视剧)创始人阿桑奇(Julian Assange)认为莫迪是无法被腐化的等等。——这是印度的真理。然而是印度政府散布的谣言。
   


   《微信成谣言温床 已致印度数十人死亡》2017年6月25日说,中国最流行的社交软件毫无疑问是微信,在印度,最流行的软件则是被脸书(Facebook)收购的Whatsapp,一款可以说是微信弱化版的社交软件,可以聊天、视频但是没有微信的很多其他功能。
   
   和微信一样,在印度,Whatsapp也已经深入到了农村。只不过随着用户的扩大,一种叫“谣言”的副作用如影随行。并且,“印度式谣言”已经造成了许多人的死亡。
   
   据《纽约时报》近日报道,从上个月开始,印度贾坎德邦(Jharkhand)Whatsapp用户流行着一则谣言,一群穿着黑衣服的男性徘徊在村庄之间,绑架小孩子。
   
   这则谣言的传播区域是印度非常穷困的传统农业和手工业地区。村民们几乎无条件相信Whatsapp上传播的信息,当然也包括上述的那则谣言。很快的,谣言升级成了恐慌,当地人开始怀疑所有的外来人口,并且谣言所导致的群体愤怒也到了爆发边缘。
   
   5月17日,来自东布姆区(East Singhbhum)的商人哈利姆(Sheikh Haleem)前往当地一个名叫Shobhapur的小村庄去看他的妹夫。他和三位同伴开着一辆塔塔汽车(Tata Indica Car)。在途中,他们经过了一处谣言的“重灾区”。村民们在路上设立了检查点,试图抓捕谣言中的绑架者。
   
   排在哈利姆之前的一辆车直接冲过了检查点,哈利姆本人的汽车也紧随其后。这几乎是捅了马蜂窝,愤怒的村民向他们投掷石块,随后拿出了手机,用Whatsapp通知附近的村庄,绑架者开着塔塔汽车,前往Shobhapur。
   
   第二天早上,数以百计的村民包围了哈利姆妹夫的屋子,随后,已经化身为暴徒的村民放火烧了汽车,并且发出了威胁,如果哈利姆和他的同伙不投降,那么就烧了整栋屋子。
   
   到了早上6:30的时候,暴徒人数已经上升到了1000人,一小群警察试图安抚濒临爆发的人群,但是无济于事。随后,闻讯而来的哈利姆的兄弟发现,哈利姆本人被暴徒围在了中间,浑身是血,跪在地上不停的哀求饶命。直到施暴结束之后,警方才有机会把哈利姆送到附近的医院,但是太迟了,他最终死在了那儿。哈利姆同伴的尸体不久以后也在附近的村庄被人发现。
   
   在这场悲剧中,作为催化剂的毫无疑问是Whatsapp。在印度,这款社交软件在印度1.8亿的城市网民中有66%的普及率,而在农村网民中的普及率高达85%。印度的手机用户已经高达3亿人,其中很多人使用的都是中国产的廉价手机。
   
   在这3亿人中,大约有2亿人使用Whatsapp,是印度毫无疑问的“国民软件”。在2017年新年期间,Whatsapp用户发送了超过140亿条信息。另外非常重要的一点,Whatsapp的信息是加密的,外人很难追查。
   
   因为用户广泛和信息加密,Whatsapp往往成为了印度谣言的“源头”。比如,有人在印度很流行的芒果汁中混入了艾滋病毒,印度总理莫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评为世界最佳总统,亦或者维基解密(电视剧)创始人阿桑奇(Julian Assange)认为莫迪是无法被腐化的等等。
   
   看到了上面谣言的例子,大概也能猜的出来,印度Whatsapp的用户很多都是民族主义的支持者。很多民族主义的激烈话语和狭隘言论完全占据了印度Whatsapp的主流话语权。今年印度Whatsapp上最流行的假新闻是,在印度国歌的伴奏下,巴基斯坦士兵用锯子和匕首把两位印度俘虏斩首。
   
   一位负责印度网络“打假”的人士发现,这段影片实际上是墨西哥毒贩内战,和印度毫无关系。他说:“80%的谣言都来自于右翼组织,但是如同野火一样疯狂传播。”他们毫无办法。
   
   纽约时报说,在莫迪执政的三年中,“多数人的暴政”(Majoritarian politics)在印度上升,同时,随之而来的偏见和暴力也开始针对少数派和反对者。而Whatsapp成为了首要的传声筒,不仅只是传播偏见,而且为社会中的仇恨火上浇油。
   
   目前,Whatsapp传播的谣言还没有造成严重的犯罪风潮。但是数个大型“事件”已经在印度国内造成了严重后果。2013年,一段在Whatsapp上传播的假新闻造成了印度穆扎法尔讷格尔(Muzaffarnagar)的穆斯林和印度教徒之间重大冲突,超过40人死亡,数名穆斯林妇女被强奸,40000万名穆斯林逃离家园,被迫住进了难民营,直到今天。
   
   另外一件针对穆斯林事件发生在2014年6月4日,距离穆迪上台不到一个礼拜。印度浦那市(Pune)的一位IT工程师被三位极端印度教徒在公寓内谋杀,原因是Whatsapp上传播了一段视频,侮辱了印度民主主义偶像,南印度马拉塔帝国(Maharaj)创始人希瓦吉(Shivaji),和印度当今着名民族主义政党,湿婆神军党前党首巴尔?萨克雷(Bal Thackeray)。
   
   很显然,印度民族主义者认为是穆斯林干的,受害者并不是视频的制作人,但是他的大胡子暴露了自己穆斯林的身份,结果被犯罪分子随机杀害。
   
   2015年,Whatsapp传播了一位印度穆斯林偷偷宰杀和吃牛肉的照片(印度教徒认为牛是圣物)。结果,受害者的邻居把他拖到街道上直接打死。
   
   究竟是什么原因把普通的村民变成了暴徒呢?印度着名社会学家阿帕杜莱(Arjun Appadurai)说,少数派往往在多数人面前是虚弱的,但是群体的愤怒经常使得多数人感觉自己变成了受到欺压少数派,从而扭曲了事实。对于变成暴徒的村民来说,通过Whatsapp,他们执行了“多数人的暴政”。
   
   谢选骏指出:在印度,右翼是亲政府的。就像在共产党中国,左翼是亲政府的。可见印度的谣言,80%来源于政府。中国的情况也差不多。但是上述官样文章的标题说明,中国政府可能要对微信下手了。这就叫做“狡兔死,走狗烹”。
(2017/06/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