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谢选骏: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美国大学生朝鲜之旅 从玩雪球走向陷阱》2017年6月18日说:
   
   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2015年底到朝鲜旅行,和同伴快乐地丢雪球,当时他绝对想不到,几天后在搭机离朝时被抓、3个月后被判劳教15年。被关押17个月后终于返家时,他已变成昏迷一年多的植物人,无法向家人亲述他在平壤的非人遭遇。


   
   奥托2015年12月29日抵达朝鲜,预计2016年1月2日离开。几天前,奥托的弟弟奥斯汀(Austin Warmbier)对外公开一段奥托在朝鲜游玩的视频。片中奥托和其他旅行同伴,兴奋地对着镜头一起丢雪球,并且开怀大笑。奥斯汀说:“这才是我所认识及敬爱的奥托、我的哥哥。”
   
   两个月后,奥托再次出现在一段视频中,却是人事皆非的场景。当时21岁的他,被朝鲜武警架著从一个门中走出来,在镜头前鞠躬并宣读一个事先准备好的“供词”,解释他为什么会被捕,以及“乞求宽恕”。奥托表示,他被抓的原因是“窃取在酒店内的一个朝鲜宣传标语”,说到最后,他声泪俱下地说:“我已经做出了一生中最糟糕的决定,但我只是个普通人。”
   
   2016年3月朝鲜对奥托判劳教15年重刑,在被朝鲜金氏政权囚禁17个月后,周二(6月13日),奥托终于踏上归乡之路,但已昏迷不醒一年多,被人用担架抬着下飞机。他目前在辛辛那提大学医学中心住院治疗,医生说,奥托“丧失了大量脑组织”,处于无反应的虚弱状态。
   
   奥托为何会昏迷仍是未知数,辛辛那提大学医学中心神经学重症监护室主任坎特(Daniel Kanter)说,奥托的状况似乎符合心肺骤停(cardiopulmonary arrest),它可以造成脑部缺血及脑损害。朝鲜声称,奥托是在2016年3月被判刑后不久感染了肉毒杆菌,服用安眠药后昏迷。奥托的家人不相信朝鲜的片面之词,他的父亲说:“任何文明国家都没有借口这么长时间对他的状况保密,并且拒绝给他一流的治疗。”
   
   如果没有发生这个意想不到的非人遭遇,奥托现在可能是一名前途无量的投资银行专家,但他却被羁押在一个贱民国家,最后在昏迷状态中返回家园。
   
   奥托学业运动样样行 前途无量
   
   BBC新闻报导,奥托的家人住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怀俄明镇的小郊区,他的父亲在当地拥有一家小公司。奥托就读俄亥俄州最好的高中,以第二名优异成绩毕业,而且是个天生的足球运动好手。高中毕业后,奥托到弗吉尼亚大学学习经济和商业,今年5月的毕业典礼,他缺席了。他的同学说,奥托对自己的未来早有规划,立志成为一名投资银行专家。
   
   奥托于2015年前往伦敦,在伦敦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完成高级计量经济学课程。他对学习和旅游的兴趣把他带到亚洲,奥托原本预计在2016年1月到香港的一所大学研习,并决定先到朝鲜旅游。他通过中国的青年先锋旅行社(Young Pioneer Tours)的安排前往朝鲜旅行,这家旅行社是少数被授权组织朝鲜旅行的中国公司之一,它招揽生意的宣传是“花一点钱, 就能去你妈妈不让你去的地方”。
   
   奥托的父亲抨击中国青年先锋旅行社,指责其把美国人诓骗到朝鲜旅游,而美国人有可能会被扣为人质。
   
   朝鲜行室友:奥托在错误的时机出现在错误的地方
   
   来自英国斯塔福德郡(Staffordshire)的丹尼.格拉顿(Danny Gratton),在四天三夜的朝鲜旅行中和奥托是室友,旅行团中只有他们两人是单独旅行。丹尼告诉BBC新闻,他和奥托一见如故,“他非常阳光、聪明和可爱”。
   
   奥托被指在旅行的第二个晚上,即2015年除夕,尝试从Yanggakdo酒店的员工专属区,拿走有朝鲜宣传标语的横幅。丹尼怀疑奥托是被陷害的,他说,旅行团的行程主要是参观朝韩边界及平壤广场,过程中没有发生粗暴行为,“我们遵守被告诫的规定”,“没有迹象显示,奥托拿走酒店内的宣传标语,他也没有提到这件事”。朝鲜政府发布一个视频片段,显示一个人拿走标语,但是从视频中无法辩识那个人的脸。
   
   奥托2016年1月2日在平壤国际机场要搭机离开朝鲜时,被朝鲜保安带走。
   丹尼说:“我和奥托是最后两名通过护照检查的人,我们交出了护照,那个检查护照的人指著奥托,又指著门,两名保安人员过来,把他架走。”“当时我开了个嘲讽的玩笑:‘我们再也看不到你了’,奥托对我笑了,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奥托。”“他们(朝鲜)决定抓一个美国人,奥托只是刚好碰上这个时间点,他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方。”
   
   奥托被抓到获释 恐永远是个谜
   
   BBC新闻说,旅行团一名成员告诉《华盛顿邮报》,当整团成员抵达北京后,其中一名导游打电话给奥托,他告诉导游:“有严重的头痛,想要去医院。”
   
   朝鲜到了2016年1月22日才证实奥托被捕,并安排他在当年2月下旬发表电视讲话,随后在3月对他判处15年劳教。观察家表示,对外国人来说,这个重刑异乎寻常,有可能与当时美国与朝鲜之间的紧张关系有关。
   
   目前外界仍不清楚奥托去年3月被判刑后,到今年6月14日获释之间,到底在朝鲜发生了什么事。他的父亲说,奥托在被判刑后第二天即陷入昏迷,并指控朝鲜贱民政权对奥托施以“残酷和恐吓”的手段。
   
   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韩国太平洋计划主任斯蒂芬.哈格德(Stephan Haggard)告诉法新社,朝鲜情报机构有可能出于害怕,隐瞒奥托的健康状况,并在某个阶段,了解到“如果奥托死在朝鲜,可能会发生最糟糕的情况,还不如通过外交管道让他离开”。
   
   谢选骏指出:“丧失了大量脑组织”,这就是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真正的思想必然会导致行动,所以国家就通过暴力手段,割掉思想者的脑组织,国家希望这样杀一儆百,恐吓并且消灭思想的人。但是,思想的主权是消灭不了的,因为那在上帝手里——甚至,国家主权消灭思想、对抗思想主权的冲动本身,也是思想主权的延伸,也是基于某种思想。
   
   《美国愤怒了 瓦姆比尔成了植物人》同一天说:
   
   被朝鲜扣留了17个月的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22岁)在昏迷状态下回国后,美国愤怒了。《华盛顿邮报》14日发表评论说:“必须对朝鲜加害美国公民一事进行惩罚”,“需要着手迅速的对朝制裁。”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当天出席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时说:“正在讨论禁止美国人赴朝旅游的措施。”现在朝鲜成了美国国务院发布的“旅游警告(warning)”国家。
   
   为了协调韩美首脑会谈等而访韩的美国国务院政务副部长托马斯·香农,15日接受采访时就瓦姆比尔在昏迷状态下回国一事说:“朝鲜的行为是不负责任和离谱的(outrageous)”,“被朝鲜扣留的其他(3名)美国人也应该立即被释放。”相反,朝中社当天称:“是出于人道主义立场送回了瓦姆比尔。”
   
   离开美国时很健康的瓦姆比尔,本月13日晚被剃了光头,鼻子上插着管子,躺在担架上抵达了美国机场。现在,他处于无意识状态,偶尔对音乐有反应或流泪。瓦姆比尔接受治疗的俄亥俄医院发言人对美联社说:“瓦姆比尔遭受了严重的神经损伤。”外交消息人士说他“其实处于植物人状态”。瓦姆比尔的父亲在当天CNN播出的采访中表示:“儿子在朝鲜被当做战犯对待”,“朝鲜很残忍,是和恐怖分子一样的集团。”他的家人说,一周前还完全不知道瓦姆比尔处于昏迷状态的事。
   
   瓦姆比尔去年1月赴平壤旅游,因涉嫌想偷走酒店的政治宣传品被捕后,被处以15年劳教(涉嫌颠覆体制)。美国媒体报道称,瓦姆比尔在被判刑后的去年3月陷入昏迷,但朝鲜在一年多时间里隐瞒了他的昏迷。国际人权团体人权观察组织(HRW)亚洲主管副局长菲尔·罗伯森说:“不过是大学生开玩笑的行为,没有被罚款,而是被处以15年劳教,这是想(把瓦姆比尔)用作政治工具”,“必须查明朝鲜对瓦姆比尔做了什么行为,追究其责任。”
   
   谢选骏指出:国家主权之间虽有对抗,但那不是为了保护思想,因此他们之间从来不会因为保护思想的人而发生战争。
   
   当我刚刚写完上述文字,最新消息说《快讯:他刚回美国 竟然就死亡了》——
   
   朝方扣押的美国大学生经过美国的外交斡旋终于被朝鲜释放回国,本来这是美国的外交成果,但是在瓦姆比尔回国不久便死亡的消息却使美国人们顿时又陷入了悲伤。
   
   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19日报道称,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的家人6月19日称,曾被朝扣押大学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回国后死亡,终年22岁。他的家人说:“十分悲痛的宣布这条消息,瓦姆比尔回到自己的家中,在他挚爱的家人的陪伴中,瓦姆比尔于美国当地时间6月19日下午2时20分去世。”他的家人还表示:“此刻我们失去了我们暖心的、魅力四射的、杰出的年轻人,他热爱生活并对生活充满无限的好奇。但我们更关注我们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人们可以从他交往过的社群倾诉出的对他的爱中看出,爱他的不仅限于他的家庭。”
   
   他对于辛辛提那大学医学中心专家的竭尽所能的帮助表示感谢,并称:“朝鲜对于瓦姆比尔的虐待导致了他的死亡。”此前《华盛顿邮报》曾报道称,辛辛那提大学医学中心神经学重症监护室主任坎特(Daniel Kanter)说,瓦姆比尔的状况似乎符合心肺骤停(cardiopulmonary arrest),它可以造成脑部缺血,然后造成脑损害。辛辛那提大学嘉德勒神经学研究所专家波诺莫(Jordan Bonomo)说,呼吸骤停可能有几种原因,包括中毒或创伤。他称,过量药物也可能造成呼吸骤停。
   
   谢选骏指出:看来国家主权要消灭思想的唯一方式和最终解决,就是从肉体上消灭思想者——因为思想主权昔在今在永在,是无法消灭的。人的思想也无法消灭,只好消灭思想的载体、人们的皮囊。这就是国家主权的无奈和绝望。
(2017/06/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