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谢选骏: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美国记者林慕莲谈中国人对“六四”的集体失忆》2017年6月说《失忆人民共和国:重访天安门》作者林慕莲谈中国人对六四的集体失忆——
   
   美国记者路易莎•林(Louisa Lim),中文名字叫林慕莲,曾作为英国BBC和美国公共广播电台记者,在中国工作十年。她著有《失忆人民共和国:重访天安门》一书。近日他应邀在旧金山华人纪念六四28周年的集会上发表演讲,指出;对六四保持沉默,那么六四就不是少数人作恶,而是所有的人都参与的恶行。


   
   林慕莲在演讲中首先介绍她写的书《失忆人民共和国:重访天安门》,她说“我书里写的,一个国家可以遗忘不到三十年前发生的一件事,自己亲自看到的一个事情。我写的是集体遗忘给一个人和一个群体什么样的代价,我还写了那些还记得住的人,他们为了记住六四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时间过得长代价可不是越来越低反而越来越高。”
   
   林慕莲曾拿着一张全世界公认的20世纪最重要的照片访问北京四所大学的一百名大学生,那就是89六四当天美国记者拍摄的王维林在北京长安街上档坦克的照片。她说:“我想知道在中国,年轻的中国人,他们还认得出来认不出来这张照片。一百个学生只有十五个学生能够看出来这是什么。那些认得出来的照片的,他们很紧张,他们说:我不能说这个,很敏感。其他八十五个人,他们有完全不同的反应,他们问我这是不是南韩?是不是科索沃?还有十九个学生问我这儿是不是阅兵?他们想不起来还有其他的可能,因为坦克不让上长安街。然后十五个能看出来的年轻人,他们有一个很普通的看法,他们认为政府的措施是必要的,如果共产党那个时候没有镇压,中国现在不可能在世界上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他们用最近三十年经济的快速发展来辩解当年的镇压。这种想法在大陆很主流,你们可以看出来中国共产党成功的删掉历史。”
   
   林慕莲还访问过成都的一位在六四失去儿子的母亲:“她的儿子被打死了,她想知道儿子是怎么死的,她开始上访,去北京去了五次,她被拘留,她被锁在铁笼子里,整整两年警察在她房子外边监视她。2006年政府给他七万元,这是第一次有人因为六四收到钱。可是他们不把这笔钱叫做赔偿,叫做‘艰苦劳动补贴金’。我问她:你有没有认识其他的人像你儿子一样死了?她就看着我跟我说:有这样的人我不会跟你说。这让我很惊讶,因为这个女人追求了这么多年真相,可她也不愿意说。所以我就觉得,这种失忆不是自上而下,是大家已经默认的失忆的行为。”
   
   中国人的失忆,来自信息的封锁,更多的是来自于恐惧。林慕莲表示:作为在中国工作的外国记者,她也时常处于恐惧之中。她说:“2009年,他们用新的方法来控制外国记者:如果你六四的时候要去天安门,你应该有一个特别的天安门广场记者证。那一年他们又用便衣警察来控制西方的记者。我给你看,这个是英国广播公司的记者,他每次说话,便衣警察就用雨伞挡住他。再过了五年,到2014年,警察就去外国记者的办公室,威胁他们,说如果你们去天安门广场报道,后果自负。通过这样的手段他们想减少国外媒体报道六四。所以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公开报道六四就等于挑战共产党的历史。”
   
   如今六四过去28年了,中国人仍处于集体失忆中。其实许多中国人并不是不知道六四,他们只是对六四保持沉默。林慕莲说:“我想用崔卫平写的话,她在北京是一位教授,2009年她写道:我们对于六四保持沉默,实际上是参与了隐瞒这种罪行,如此做法已经使得我们每一个人对于这件事情有一定的责任。情况都是这样,那么六四就不是少数人作恶,而是我们所有的人都参与的恶行。”
   
   
   谢选骏指出:按照林记者的看法所依据的逻辑,六四屠杀不仅是中共在作恶,而且是多数国家都参与了这一作恶。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六四屠杀以后这些国家都“承认了现实”,没有和屠夫政权一刀两断,这岂不等于是默认了甚至鼓励了六四屠杀的策划者和执行者?不仅如此,多数国家还帮助六四屠杀集团进入了世界贸易组织,从而让他们赚取了几十万亿美元的财产。显然,这里面有个“国际分赃计划”,让“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6/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