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谢选骏文集
·2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谢选骏: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罗马尼亚有块领土叫特兰西瓦尼亚,可以说是“欧洲最穷的地方”。
   
   我在那里看到了破破烂烂的房子、摇摇欲坠的火车站,很像中国的农村,唯一的区别就是那里的绿化还是很好,不像中国的农村像被剃刀剃过了一样的残破不堪……
   
   这让我十分震惊。我本来以为,那里接近匈牙利,而且历史上属于“天主教西方”,而非“东正教地盘”,应该富裕一点才是,结果它比罗马尼亚本土还要落后衰败。
   
   但是即使如此,特兰西瓦尼亚的主要城市蒂米什瓦拉,依然成为1989年罗马尼亚革命的首义地区。
   
   这可能因为,特兰西瓦尼亚虽然贫穷,却有很多教堂。兴建焦糖可以推动都市建设,教堂不仅是地标,而且是心标,人们若向教堂看齐,就有了榜样和向心力,因为教堂是奉献给上帝的,最好的,尽力而为的。大家如向教堂看齐努力,无形会提高整体的品级。
   
   特兰西瓦尼亚(拉丁语:Transsilvania;罗马尼亚语:Transilvania/Ardeal;匈牙利语:Erdély;德语:Siebenbürgen,中文译为锡本布尔根)——现在罗马尼亚中西部地区,但在中世纪特兰西瓦尼亚曾是一个独立公国。
   
   特兰西瓦尼亚原为匈牙利王国领土,在奥斯曼帝国攻占布达佩斯后,这里成为匈牙利贵族的避难所,抗拒土耳其文化入侵,在一战失败后,因1920年签订的特里阿农条约,才成为罗马尼亚一部份。
   
   今日的特兰西瓦尼亚分划分为罗马尼亚中部和西北部的16个县,面积近103,600平方公里,接近罗马尼亚总面积的一半。这16个县是:阿尔巴县、阿拉德县、比霍尔县、比斯特里察-讷瑟乌德县、布拉索夫县,卡拉什-塞维林县、克卢日县、科瓦斯纳县、哈尔吉塔县、胡内多阿拉县、马拉穆列什县、穆列什县、瑟拉日县、萨图马雷县、锡比乌县和蒂米什县。
   
   特兰西瓦尼亚高原海拔约为300至500米(1000-1600英尺),境内有穆列什河、索梅什河、克里什河、奥尔特河等多瑙河的支流。克卢日-纳波卡(Cluj-Napoca)是其中心城市;其他主要城镇有蒂米什瓦拉、布拉索夫、奥拉迪亚、阿拉德、锡比乌、特尔古穆列什、巴亚马雷和萨图马雷等。
   
   特兰西瓦尼亚矿产资源丰富,盛产褐煤、铁、铅、锰、金、铜、天然气、矿盐和硫磺。有大型的炼钢、化学及纺织工业。畜牧业、农业、酿酒业和水果栽培是当地主要的产业。木材是另一项珍贵的资源。
   
   特兰西瓦尼亚国内生产总值(GDP)占罗马尼亚的35%,人均GDP约为11500美元,比罗马尼亚平均水平高10%。由此可见,这里的衰败很可能是被罗马尼亚本土大肆搜刮的结果。
   
   人口
   
   根据2002年的人口普查,该地区人口共有7,221,733人,其中罗马尼亚人占多数。此外特兰西瓦尼亚还有一定数量的匈牙利人(全罗境内共有1,415,718人)、罗姆人以及特兰西瓦尼亚萨克逊人群体。
   
   语源
   
   特兰西瓦尼亚一词于1075年第一次出现在拉丁语文献中,名为“Ultra silvam”:ultra 在拉丁文中意思是“在……的另一方”,“在……以外”或“比……更加远的地方”,而拉丁文 silvam 来自 silva,意思是“树林”或“森林”。全字可理解成“在森林的那一边更加远的地方”。这一名字后来演化成了同一含义的“Transylvania”:trans 有“??过,横跨到另一方”的意思。所以“Transylvania”就有“森林的另一方”的意思。由此可见,这是一个日耳曼人的命名。
   
   德语名“Siebenbürgen”意为“七座城市”,源于萨克逊人在特兰西瓦尼亚地区建立的七座城市。罗马尼亚名“Ardeal”和匈牙利语名“Erdély”来源不详(参见特兰西瓦尼亚语源学)。
   
   历史
   
   希罗多德记述了公元前5世纪居住在特兰西瓦尼亚的阿格瑟西。
   
   至少在公元前2世纪初,该地区曾存在过一个由国王奥洛雷斯(Oroles)统治的达契亚王国。在最伟大的国王布雷比斯塔(Burebista)以及凯撒大帝的短暂统治下,达契亚王国扩张到了其顶峰。现在组成特兰西瓦尼亚的地区曾经是达基亚王国的政治中心。
   
   在奥古斯都任内,达契亚人经常被提及,他们自称被迫承认罗马人的统治。然而他们从未屈服,后来抓住每一次机会在冬天穿过封冻的多瑙河,劫掠新近占领的罗马行省摩西亚(Moesia)中的罗马城市。
   
   达契亚人在今日的胡内多阿拉(Hunedoara)附近建立了一些重要的堡垒城市,其中包括萨米泽盖图萨(Sarmizegetusa)。
   
   罗马帝国在巴尔干半岛的扩张引起了达契亚人和罗马之间的冲突。在德塞巴鲁斯(Decebalus)统治时期,达契亚人卷入了与罗马人的数次战争(公元85年至89年)。在两次重大的反击之后,罗马人占了上风,却由于图密善(Domitian)被马科曼尼(Marcomanni)击败而不得不签署和平协议。最终,达契亚人获得了独立,却必须每年向罗马皇帝进贡。
   
   公元101年至102年,图拉真发动了对达契亚人的战役(达契亚战争),包围了达契亚首都萨米泽盖图萨,并占领了达契亚的部分领土。德塞巴鲁斯被保留作罗马摄政之下的傀儡国王。三年之后,达契亚人叛乱并摧毁了部署在达契亚的罗马军队。第二次战役(105年至106年)以德塞巴鲁斯的自杀和达契亚部分地区转化成罗马行省达契亚-图拉真纳(Dacia Trajana)告终。达契亚战争的历史记录在《迪奥·卡西亚斯》(Dio Cassius)中,但最好的传记是在罗马城著名图拉真柱上。
   
   成为独立公国的特兰西瓦尼亚
   
   1526年,匈牙利国王亚盖隆王朝的路易二世在第一次摩哈赤战役中被奥斯曼帝国击败阵亡。特兰西瓦尼亚总督约翰·扎波利亚乘机利用其军事力量,成为匈牙利民族主义者的首领,反对由奥地利大公斐迪南(即后来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斐迪南一世)继承匈牙利王位。
   
   约翰一世被推举为匈牙利国王,而其他人却认可斐迪南的统治。在追求认可的斗争中,扎波利亚得到了苏里曼一世苏丹的支持。后者在前者于1540年死后,假托保护扎波利亚之子约翰二世的名义控制了匈牙利中部。匈牙利因此被分成了三个部分:奥地利统治下的西部,土耳其统治下的中部和半独立的特兰西瓦尼亚。奥地利和土耳其在特兰西瓦尼亚争夺霸权的斗争持续了近两个世纪。
   
   特兰西瓦尼亚摆脱了罗马天主教会的宗教控制,允许新教路德宗和加尔文宗教会在境内发展。1563年,乔吉奥·布兰德拉塔被任命为宫廷医师,他狂热的宗教思想极大地影响了年轻的国王约翰二世和加尔文主教弗朗西斯·大卫,使他们皈依了一神论派。在一场正式的公开辩论中,弗朗西斯·大卫驳倒了加尔文派的彼得·墨利乌斯;这导致了1568年土达法令的诞生,正式阐述了个人宗教信仰表达的自由(这也是基督教统治下欧洲的第一个宗教自由的合法保证)。
   
   百瑟利家族在约翰二世于1571年去世后掌权。他们作为土耳其帝国的亲王统治特兰西瓦尼亚至1602年,其间也曾简短地受哈布斯堡家族的控制。
   
   年轻的匈牙利天主教徒史蒂芬·百瑟利许诺捍卫土达法令,保障宗教自由,但却更加理性地看待这一职责。他后来成为了波兰的史蒂芬国王(1576-1586年在位)。百瑟利统治的后期特兰西瓦尼亚出现了四方名的冲突,包括特兰斯瓦尼亚人,奥地利人,土耳其人和瓦拉奇亚公国大公勇敢者米哈伊。
   
   勇敢者米哈伊
   
   米哈依于1599年塞里巴战役中打败了安德鲁·百瑟利的军队,控制了特兰西瓦尼亚。百瑟利被那些希望借助米哈依帮助,重新获得昔日特权的贵族杀害。1600年5月,米哈依甚至控制了摩尔多瓦,从而统一了瓦拉奇亚、摩尔多瓦和特兰西瓦尼亚这三个构成当今罗马尼亚主要部分的公国。然而统一并未持续下去,哈布斯堡将军乔吉奥·巴斯塔命令瓦龙雇佣兵于1601年8月暗杀了米哈依。巴斯塔最终于1604年征服了特兰西瓦尼亚,开始了恐怖统治。他把土地分给贵族,试图将人口日耳曼化,并通过反宗教改革重新确立天主教教义的权威。
   
   史蒂芬·伯茨凯
   
   1604年至1606年,比哈尔郡的要人加尔文教徒史蒂芬·伯茨凯成功地领导了一场对奥地利人统治的叛乱。伯茨凯于1603年4月5日被选为特兰西瓦尼亚大公,两个月后成为了匈牙利大公。他简短的统治下(他死于1606年12月29日)的两大成就是《维也纳和约》(1606年6月23日)和《茨特瓦特洛克休战协定》(1606年11月)。通过《维也纳和约》,伯茨凯获得了宗教自由和政治自治,得到了对所有被没受财产的赔偿,废除了所有“不公正的”判决,完全特赦了所有匈牙利王室成员。他本人被认为是一个疆域扩大了的特兰西瓦尼亚的独立的君主。几乎同样重要的是《茨特瓦特洛克休战协定》,伯茨凯在奥地利皇帝和土耳其帝国苏丹之间的谈判导致了这一协定的诞生。
   
   在伯茨凯继承者的统治下,特兰西瓦尼亚迎来了它的黄金时期,尤其是在加布里埃尔·百瑟伦和乔治一世莱考茨治下。加布里埃尔·百瑟伦于1613年至1629年在位,他终身反对奥地利皇帝压迫或迫害他的臣民,并由于支持新教事业而在海外享有盛名。他曾三次发动对皇帝的战争,其中两次自称匈牙利国王。通过《尼科尔斯堡和约》(1621年12月31日)他为新教徒赢得了《维也纳条约》的确认,为自己获取了匈牙利北部的七个郡。百瑟伦的继承者乔治一世莱考茨同样出色。他的主要成就有《林茨和约》(1645年9月16日),奥地利皇帝被迫再次确认《维也纳和约》的条款。这是匈牙利新教在政治上的最后一次胜利。加布里埃尔·百瑟伦和乔治一世莱考茨在教育和文化方面成绩显著,他们的任期被叫做特兰西瓦尼亚的黄金时代。他们耗费巨资修建首都居拉菲埃瓦(阿尔巴·尤利亚,Wei?enburg),这座城市成为了东欧新教的主要堡垒。在他们的统治期间,特兰西瓦尼亚也是欧洲少数罗马天主教徒、加尔文教徒、路德教徒和一神教徒能够和谐相处的国家之一。然而罗马尼亚东正教徒却被剥夺了平等的权利。尽管一位罗马尼亚希腊天主教主教因诺琴提·米库-柯兰的一再努力,政府仍然不同意给与他们同皈依天主教的罗马尼亚人同等的国家地位。这就是特兰西瓦尼亚和罗马尼亚的根本区别所在。
   
   1657年标志著黄金时代的结束。当年一月,特兰西瓦尼亚志大才疏的统治者乔治二世莱考茨(1648-1660年在位,或称乔治二世·拉科齐,乔治一世的儿子),率领军队二万五千人,出兵波兰。他与瑞典、哥萨克酋长国结盟,希望趁著邻国波兰面临大洪水时代的生死存亡关头时,和盟友一同瓜分波兰。在波兰实行半年的恐怖抢掠并一度占领华沙之后,他在七月被波兰的大将斯特凡·恰尔涅茨基彻底击败,在回国的途中又遇到波兰盟友克里米亚汗国的阻挡和袭击,虽然乔治二世本人先一步回国了,但他一万多人的军队却被克里米亚军全部俘虏并作为人质,连带导致国内的巨大混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