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再说登山与朝圣]
谢选骏文集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说登山与朝圣

   谢选骏:再说登山与朝圣
   
   我曾在《登山与朝圣》中说到:
   
   以下数字显示了截至2015年10月,丧命于珠峰的人数:有6人死于前往大本营途中;36人死于大本营;120人死于准备途中;11人死于撤退途中;90人死于下山途中;20人死于登顶途中。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016年6月8日发表的题为《触目惊心!珠峰之上死尸遍野的严酷现实》的报道称,想要征服珠峰的登山者们必须面对一个可怕的事实:一旦身有不测,自己的尸首通常会长久地留存在山上。报道称,目前,已有200多具死者的遗体留存在珠峰之上:这是因为,一旦登山者不幸遇难,他们的尸首往往很难回收。此番情景正如蕾切尔·努维尔去年所写的那样:“登山者和夏尔巴人的尸体被太阳晒得发白,面目狰狞,四肢扭曲,有的隐藏在冰川的裂缝中,有的掩埋在崩落的积雪下,还有的直挺挺地横陈在积水盆地的斜坡上。”而珠峰顶峰更是出现尸体堆积,以至于在某些情形下,为了登顶,登山者不得不跨过其中部分尸首。
   
   英国广播公司的新闻报道称,在四天之内,又有三名登山者遇难,他们分别是:来自印度的苏巴什·保罗、来自荷兰的埃里克·奥里以及来自澳大利亚的玛丽亚·斯特赖敦。此外,报道还称,保罗的同伴们自5月21日起失踪,至今踪迹未明。
   
   珠穆朗玛峰的顶峰已经被征服过太多次了,以至于人们很容易就将其致命的危险性抛诸脑后。虽然许多登山者葬身于暴风雪或摔落山谷,但对于其他登山者而言,光是这样的海拔高度,就已经让人吃不消了。在珠峰顶峰附近的“死亡地带”里,登山者的身体机能已经瘫痪,同时,大脑思维也停滞,由此而产生的就是极度的嗜睡和决策上的失误。
   
   为了让我们清醒地意识到珠峰的危险,以下数字显示了截至2015年10月,丧命于珠峰的人数:有6人死于前往大本营途中;36人死于大本营;120人死于准备途中;11人死于撤退途中;90人死于下山途中;20人死于登顶途中。
   
   有时候,死亡事故太过频发引发不安,以至于登山活动被迫暂时停止。但是,总有一些甘冒风险的登山公司想大赚一笔。而且,那些用生命去“世界屋脊”朝圣的登山者们似乎永远不乏跃跃欲试的后继者。
   
   ……
   
   谢选骏指出:人们喜欢登上,似乎是觉得:
   
   1、惟有经历过世俗的富足感并因此而幻灭之后,因此而登山看见变容,人才更能涤除玄览、拜见主宰。
   
   2、教义与仪式像是山,遵循教义、履行仪式,仿佛登山:在山上,观看日出日照,气象万千,清晰无碍。
   
   但是《约翰福音》说了:“耶稣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
   
   看来,这么多人冤枉死了。因为山上空空如也,除了稀薄的空气,什么也没有。
   
   现在我再说《登山与朝圣》曰:
   
   同时,登山者而毕竟不是朝圣者,因为他们留下的不是虔诚,而是垃圾:
   
   《珠穆朗玛峰大量垃圾令人嗔目》2017年6月15日说:
   
   一个名叫“大山与共享”的法国民间组织五月份派出一支探险队,前往珠穆朗玛峰尼泊尔一侧,在这座世界最高峰收集到超过五吨的垃圾!这些垃圾既有废弃的氧气瓶、绳索、帐篷,也有罐头盒、塑料品等各种物件。这家民间组织期盼通过此次行动拉响警钟,提请有关当局对珠峰的垃圾实行管理。
   
   “大山与共享”协会主席克莱尔梅蒂指出:他们本次行动收集到的垃圾高达5,2顿之多,珠穆朗玛峰已成为“世界最高垃圾场”。这5顿多垃圾是在明处、可以看见的地方收集到的;不难想象:各处山洼里还掩藏着更多的垃圾。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一些登山人员只想着登上最高峰,而不顾环境;二是:一些组织登山运动的机构不愿多花钱清除垃圾;三则是政府当局不采取必要的措施。
   
   法新社报道说,按照相关法规,所有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人员,必须在返回时带回8公斤垃圾。另外,通过登山许可收集到的一小部分资金应该用于大本营垃圾的处理。但是,相关法规的实行并没有得到有效地监督。“大山与共享”民间组织希望通过本次行动,引起相关部门的足够重视,在尼泊尔最高峰建立垃圾处理机制。尼泊尔拥有人口3千万,但在整个国家,却没有任何垃圾处理设施。
   
   “大山与共享”协会派出的探险队由4名法国人和15名尼泊尔人组成,他们在珠穆朗玛峰的山坡上度过了38个日日夜夜,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收集垃圾,随后将普通垃圾用牦牛运到山下有一个垃圾焚烧厂的南崎巴札村(Namche Bazar)。令人遗憾的是,2015年地震之后,垃圾焚烧厂受到损坏不再运转,堆积的垃圾只能露天焚烧。可回收的垃圾则由直升机或卡车直接运到加德满都。
   
   谢选骏指出:登山运动显然也展示了人的原罪,在如此壮丽的行为背后,竟然隐藏了如此的龌龊,难怪圣经上面说:“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原文作人)我是喜欢神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阿,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身却顺服罪的律了。”立此,以为登山者鉴。
(2017/06/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