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谢选骏: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国家统计局长曝中国真实国情 某些方面比美国差100年》说,2011年3月29日,“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提醒人们“全面认识我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其中有这样一组数字:2009年,我国三次产业就业人口在总就业人口中所占的比重分别为38.1%、27.8%和34.1% 。这表明,我国从事第一产业即农业的比重过高,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比重依然很低,其中从事第二产业的比重,仅相当于美国工业化初期即1870—1910年的水平;第三产业则比发达国家的比重低了一半。
   
   没想到,我们这个“世界工厂”,刚刚超越日本成为经济总量(GDP)全球“老二”,竟在某些重要方面,比“老大”的美国差了整整100年!


   
   经济总量无疑是极其重要的。这就像吃饭一样,没有足够的量,就无法保证人的基本生存需求,肚子都填不饱,哪来气力从事正常的活动?但是,当基本的温饱不再是问题之后,好与精就会上升为主要矛盾了。近年来我国钢铁等行业,一直徘徊于扩张、产能过剩、继续盲目扩张、效益不断滑坡的怪圈,就是最典型的实例。我国虽然早就戴上了钢铁产量世界第一的帽子,但大而不强的实际状态一直使我们这个“老大”在国际市场上硬气不起来。购买铁矿石任人宰割,许多高端产品依然要依靠进口。
   
   与以往不同,马建堂局长在充分肯定我国取得巨大骄人成绩的同时,没有只简单地从人均GDP 依旧很低这一狭窄角度,论述国民应对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保持清醒的必要性,而是给我国经济做了一次全方位、细致的X光透视,无保留地展示了我们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各种差距。
   
   请看他列举的三个重要事实:一、在人均主要资源占有方面,我国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其中,人均谷物产量相当于美国的26.5%、俄罗斯的54%;石油、天然气人均储量则不足世界人均水平的1/10,主要金属人均储量不足世界人均水平的1/4。二、在劳动生产率方面,我国不仅远远低于发达国家,而且低于不少新兴经济体。2008年,我国每个就业者创造的GDP 为5855美元,仅相当于美国的5.9%,日本的7.7%,俄罗斯的24.8% 。换句话说就是,在创造财富能力方面,一个美国人“顶”我们16个人,一个日本人“顶”我们13个,一个俄国人也“顶”我们4个!三、在资源特别是能源利用效益方面,我们也存在着惊人的差距。2009年,我国GDP占世界的8.6%,却消耗了世界46.9%的煤炭和10.4%的石油;而同年美国GDP占世界的24.3%,煤炭和石油消费量分别占15.2%和21.7%;日本GDP占8.7%,煤炭和石油消费量分别只占3.3%和5.1%。
   
   其实,马建堂没提及的还有一种重要的资源,就是水;我国人均水资源仅为世界平均量的1/4,缺水将是长期困扰我们的一个制约因素。我们可以为上述重要差距找出无数条极具说服力的理由,却无法否认巨大差距存在的客观事实。正视事实,重视差距,才能在跃居“世界第二”之后保持清醒的头脑,深切感受到提高经济质量的压力,进而痛下转变发展方式的决心。
   
   资源,属于“硬件”,我们不占优势,“老天爷”的安排,人力很难改变,因此,靠拼资源保速度的路子已经走到了尽头。劳动生产率、资源利用效率,属于“软件”,我们目前也处于弱势,但是巨大的差距,既是制约的“瓶颈”,也是发展的潜力,是完全可以依靠人的后天努力加以扭转的。日本就是一个成功的范例。只要认准方向,不懈奋力,提升“软件”,我们就能突破“瓶颈”,走上既大且强的康庄大道。
   
   出于种种原因,统计部门的口碑一直不佳,国家统计局亦然。去年那个2009年房价上涨1.5%的“经典数据”,更是加重了统计局的信任危机。而马建堂的这篇文章,却动摇了我对统计局的习惯性认识,“感觉”作为国家权威部门领导的他,这次列举的那些数据,都是未曾“注水”的“干货”,具有足够的权威性。感谢马建堂,给我,以及与我同样对“我国在世界经济中地位”缺乏“全面了解”的人们,上了一堂实实在在的国情课。
   
   由此也萌生一种期望:如果统计局在定期发布那些“令人振奋”和被认为加了“被”字的“传统”数据之外,也能不断“追踪”发布诸如与“老大”相差100年这类“雷人”数据,那该多好啊!
   
   谢选骏指出:其实,上述对比也不难从“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方面获得印证。也就是说,“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的角度看,中国比美国的落差同样也有100年,甚至更多。在某些方面,共产党中国还没有达到1776年《独立宣言》的水平,没有实现思想上的独立自主。因此可以说,中国还停留在1911年辛亥革命以前的阶段,需要一次排满独立那样的排共独立。
(2017/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