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谢选骏文集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谢选骏:“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说“我很忙”其实是这个意思》认为,忙碌已经成为一种荣耀,但并非任何人都愿意听到这样的话。
   
   不同的地方对"我很忙"有不同的表达方式,但当人们问你最近怎么样时,回答的内容都大同小异,总结起来无非都是这样三个字。


   
   人们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证明自己很忙,有的在开会时查看手机或笔记本电脑,有的则会同时处理很多任务,但从不专心做一件事情。类似的做法已经司空见惯,似乎理应如此。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通过各种理由来强调自己很忙感觉像是一种荣誉勋章。但事实上,人们并不会为这种理由买账。更糟糕的是,专家表示,这种说辞给人留下的印象反而会影响你的职业发展和人际关系。
   
   部分原因在于,你的这种超负荷感受并不独特。在2014年末和2015年初对8个国家的9,700名全职员工进行的一项调查中,约有半数管理者表示,他们的工作时间在过去5年大幅增加。三分之一的员工表示,要实现工作与家庭之间的平衡变得越来越难。该研究来自专业服务公司EY,他们认为,造成其负荷过大的原因包括职业不安全感、工作时区不同以及随时在线。
   
   并非想得那么忙
   
   这种情况并非个例,而背后的原因也不只是因为设备、应用和无处不在的互联网充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
   
   "我工作的很多环境都把忙碌视作一种荣耀。"人力资源战略师兼顾问艾德·鲍德温(Ed Baldwin)说,他已经在这一领域工作了25年。"员工发现管理层很忙,所以,如果他们也渴望担任这些职位,就希望自己也看上去很忙。"
   
   这似乎是一种明智之举。毕竟,各种经验都告诉我们,求职应聘时应该穿着得体,而如果想要从事某项工作,我们的行为方式就应该效仿那些正在从事这份工作的人。虽然这的确是一种经过时间验证的思维模式,但却并不适用于"忙碌"这件事。鲍德温表示,如果你总是跟人说"我很忙",非但无法留下好印象,甚至有可能被人视作效率低下、举止粗鲁。
   
   目前有一种普遍的误解,很多人认为,无论是对老板、同事还是家人、朋友,表现得忙碌表明你很有价值——即便你并非真的很忙。或许有一段时间,事实的确如此——直到"我很忙"变成了一种不假思索的默认回答。
   
   但人们真正接收到的信息却与之差异巨大。鲍德温表示,这就好像你在要求别人根据你的忙碌程度评判你,而不要关注你实际创造的效益。他补充道,你传递出的实际信息是:"我不太擅长安排自己的时间",而此时此刻,你根本不是我的重点。
   
   纽约哥伦比亚商学院市场营销助理教授、论文《炫耀性时间消费》(Conspicuous Consumption of Time)的联合作者西尔维娅·贝勒扎(Silvia Bellezza)表示,工作忙碌和缺乏业余时间已经成了身份的象征。
   
   贝勒扎表示,在20世纪60年代之前,休闲的生活方式被视作财富和成功的象征,但现在却恰恰相反。在一个结构化的求职市场中——由猎头负责物色最优秀的职位候选人——人们普遍认为忙碌的人具备市场需要的技能和特点。"我们都在传达这样一个观念:人力资本十分稀缺。"她说。
   
   社交媒体上的名人们也在发布各种明贬实褒的信息,宣称自己总是出差旅行,没有时间享受生活。贝勒扎表示,根据她的研究,钻戒和名表曾经是炫富的主要手段,但展示自己的忙碌生活却成为了新时代的身份标志。
   
   当然,世界各地的情况有所不同,但这种观念在美国的确非常流行。
   
   "工作是美国人身份的核心元素。"她说,"但在欧洲,人们在生活中还会看重其他因素。例如,在意大利,人们到了6月都会谈论夏天要去干什么。如果你说自己整个夏天都要工作,别人会觉得你是个失败者,没有钱出去玩,而且是个很无趣的人。"
   
   香港科技大学市场营销助理教授J·克里斯汀·金(J Christine Kim)的最新研究发现,这种举动也是为了自我安慰。"当人们说自己很忙时,可以让他们感觉自己的生活很重要,自己的存在对周围的人很有价值。"她说。
   
   但这却掩饰了一个多数人都不愿思考,更不愿承认的问题。
   
   "部分原因在于我们的受迫情结和坚韧精神。我们希望别人知道这一点。"商业心理学家克拉布(Tony Crabbe)说,他曾经为微软、迪士尼、汇丰银行等公司提供过咨询服务,还出版过《忙碌》(Busy)一书。"但从更深层的角度上看,这其实是承认无休止的忙碌状态让自己失望,或者让家人失望,承认这既没有效率,也没有帮助。"
   
   表达方式
   
   虽然"忙碌"是个如此肮脏的词汇,但如果你真的很忙,又应该如何表达呢?
   
   美国风险和安全专家劳拉·西姆斯(Laura Simms)给了一些明智的建议:"当我听到'忙'这个字时,就会很生气。"她补充道,"这毫无意义"。
   
   "我更愿意听到有人说,'我正在输入一笔10万美元的订单,我下午4点会很愿意回复你。''我很忙'是在回绝他人,使之没有机会进入你的优先列表。"但实际上,我们在工作日有很多任务要完成,而且往往要受到老板的监督。所以关键是要展开明确的沟通,并安排好优先顺序。但你应该使用什么语言明确告诉别人,你不可能同时对所有人有求必应。西姆斯建议,"我会说,‘你更愿意让我先完成这件工作,还是帮你处理那件事情呢?’"
   
   这样一来,就会把安排优先顺序的责任转嫁给那些增加你工作负担的人。在多数情况下,他们会让你先完成手头的工作,有空的时候再来聊聊新任务。克拉布表示,下次再有人问你最近怎么样时,先不要急着说"我很忙",而应该借此机会说一些有趣的事情。
   
   "应该多点创意,聊聊你正在干的事情,或者你热衷的事情;说说你最近在干什么,以及你周末都做了哪些事情。"他说,"有一件事情是明确的:一味告诉别人自己有多忙不会促进你的职业发展,也不会令你们任何一方感受到快乐。"
   
   谢选骏指出:为什么“我很忙”其实是个肮脏的词汇?因为随着机器人的流行,现代社会失业的人日益增多。说“我很忙”,只是在表白自己还没有失业,试想这样的人是不是挣扎在死亡线上?同时,在表白自己“我很忙”的时候,等于是说对方已经失业或接近失业了,结果就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了别人的痛苦之上了。“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了别人的痛苦之上”,就成了公认的坏人,“我很忙”的说法因此也成为坏人的标志,成为一个肮脏的词汇了。
   
   而按照柏拉图的看法和人类学的研究,其实闲暇才是文明的源头,是上等生活的标志。
   
   在我看来,文明就是在研究“如何打发时间”,而绝不是在“一味追求忙碌”。
(2017/06/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