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谢选骏文集
·2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谢选骏指出:“伦敦客”不知何许人也,我首先感谢他或他们的组织如此重视我的文字游戏(因为我不取任何文字报酬),“署名发表匿名跟帖和文章”(这就是自相矛盾)来展开革命批判。其次我还要指出,“伦敦客”及其组织部门的落后无知:
   
   第一:现在的美国是一个自由的网络时代,这里的中文写作环境是全球最好的,因此产生了全球最棒的中文写作,而且很可能成为未来中国文明的发源地。因此请你们不要破坏这一前景。

   
   第二:自由的网络空间免费供给所有人类阅读,因此作者没有任何写作报酬,也不存在传统意义的版权。同时,由于网络流通费用几乎为零,所以无需节录以便节省印刷费用,而可全文援引满足网络读者的速食需要。因此请你们不要破坏这一生态文明。
   
   第三:谢选骏援引文章,目的在于点石成金,呈现一个网络时代的史诗风貌,不是作为“类书”来使用的,为了避免引起可能的冒犯和不恭,谨慎地坚持“对文不对人”的原则,尽量不涉及人身和出处的联想。请你们不要破坏这个“和为贵”的原则。
   
   第四:网络上鱼龙混杂,真假难辨,许多文章是转载转引的,很容易张冠李戴,因此“看文不看人”是唯一正确的选择。请把你们不要破坏这个大众化的原则。
   
   第五:“伦敦客”如果嫌弃网络文字毫无报酬,完全可以退出这个游戏领域,到平面媒体去谋求报酬。赶紧。趁早。。但是请你们不要破坏这个自由世界。。。
   
   第六:以上所言确实是谢选骏的独创,大家不妨跟进,用同样的方法来处理谢选骏的原创文字,也请不要加上谢选骏的名字,因为谢选骏要的只是思想的流通和思想的主权,谢选骏不要思想的垄断和国家的主权来控制思想。请你们不要破坏这个新文明的萌芽和新文明的生长。谢谢。
   
   
   “伦敦客”不知何许人也,他或他们的组织“署名发表了匿名文章”,来大肆批判谢选骏“在写作还是在剽窃”:
   
   有意错开纪念六四档期投此信,为得让您们引起注意。今年1月川普上台后,笔者看到博讯发表最多的是谢选骏写的《川普帝国崛起》系列文章,有100多篇,多时甚至一天发表5篇以上。六四28年,个人发表纪念文章最多的也是谢选骏,有10多篇。
   
   出于学习,我细读这些文章,发现谢的写作手法有五:
   
   1、几乎每篇文章开头都是谢粘贴别人原创文章的题目,以“该题目说”为开始,再一字不漏地粘贴原创文章的全部内容;然后以“谢选骏指出”约几十至二百字作收尾;最后标出谢自己的新题目来改动和取代原创作者的题目,别人的原创文章一下子变成谢选骏文章了;
   
   2、有时候会一字不漏地粘贴2至4篇原创作者的文章,把它们前后串连起来使用,然后再以“谢选骏指出”约几十或二百字作收尾;最后以谢自己的新题目改动和取代2至4篇原创作者的题目,多个原创作者文章一下子全部变成谢选骏文章了;
   
   3、除了谢开头偶尔写几句开场话外,谢粘贴原创作者文章,几乎不注明作者的名字,也几乎不注明文章源自何媒体报刊、何网名网站。这样让不少读者误以为粘贴的文章就是谢以前发表的文章内容。对此,笔者多次通过谷歌细查,了解到没有一篇“该文章题目说”以下粘贴文章内容是谢过去写的文章内容。就是说,谢粘贴的所有文章内容都不是谢自己写的而是某原创作者写的,与谢没有任何关系。不少读者以为是谢过去写的文章内容之误解及由此产生的负面效果与谢不注明原创作者名字和不注明源自何媒体报刊、何网名网站有直接关系。谢有无可推卸责任;
   
   4、以上三手法让笔者认为谢是粘贴别人文章,再以“谢选骏指出”作收尾,实际上是以粘贴原创作者文章为手段、以 评论该文章为名,行剽窃原创作者著作权为实的错误行为。既然谢粘贴的文章内容不是谢自己写的,何来谢多次在文章最后添上的一句“何年何月何日作了文章修改”呢?故文章修改的日期也是欺骗读者的;
   
   5、谢还会把原创作者文章全文粘贴后变成他的两篇剽窃文章。仅举一例,5月31日,谢将纽约时报记者写的《郭文贵,逼迫中国做出让步的流亡者》粘贴全文后,被谢改写成两个不同题目《亡灵的归来郭文贵》和《郭文贵是中国的列宁》分别分栏刊登在博讯行骗读者。以上谢的写作手法被笔者认为是剽窃行为最大理由之一是:谢写的几乎都是对某篇文章的评论,按评论的写作常识,一般可以选择性地摘引原创文章的某一段内容或一大段内容;如果需要摘引较多内容的,一次性摘引最大幅度也不会超出全文字数的五分之一,并须清楚注明源自何作者、何报刊、何媒体或何网站文章;如果是全方位深刻评论的,可以单独附上原创文章题目及内容,而另作评论写作,这是维护作者著作权和尊重作者付出的辛苦劳动所要求遵守的基本道理。这方面笔者6年来,在博讯发表100多篇文章的艰苦写作劳动过程中,所深有体会的。
   
   然而,谢的写作手法(正确的除外)是颠覆了一般评论的写作常识,谢不是摘引原创文章的某一段或某一大段,也不是摘引全文五分之一内容或超出一些,而是将原创文章一字不漏100%地粘贴下来,除了不注明原创作者名字及何出处外,更不另附“原创作者文章题目及内容”而另作评论写作,让广大读者质疑谢的做法是虚荣心太强,为出风头争名誉而铤险步入剽窃歧路。最终,谢标上自己新添的题目,是彻底改动和颠覆了原创作者的题目,把原创作者辛辛苦几十小时甚至几百小时的劳动成果竟被谢仅仅几分钟的粘贴和“谢选骏指出”短暂的写作劳动所吞噬、所颠覆、所侵权。
   
   笔者是在为受谢剽窃的所有原创作者打抱不平,虽然许多原创作者不知道被谢剽窃或知道也不想过问或不予在乎,但作为博讯8年的忠实读者及老博客,有责任、有资格站出来替所有被谢侵权者鸣不平。
   
   基于此因,笔者从今年3月起,以“不明白”之名,20多次在谢的一些文章后面写上谴责谢剽窃行为的评语,结果不但未引起您们注意,更未见您们对笔者对谢本人有什么回应。另一结果是因您们的不作为,导致谢的粘贴技术性剽窃行为无人制止、肆无忌惮、越演越烈。在“滚动完整版”栏、“部分近期受欢迎文章”栏、“博讯博客最新文章”栏、“博客精选”栏里,到处可看到谢用上述五种剽窃手法,以最后添上自己题目的“作品”在博讯这个自由言论平台上泛滥而无人谴责。
   
   您们相信谢选骏能够在6月5日当天写出10篇以上自己的、几乎平均每篇6千字以上文章成功发表在各个博讯栏吗?谢在博讯上发表的所有文章开头的“该篇文章题目说”的原创文章的作者和出处,在谷歌搜索里几乎都能查到真相内容。
   
   笔者再一次重申:所有开头粘贴的文章题目及内容都不是谢选骏写的,如是谢的原创,谷歌肯定会指明是谢选骏文章而非别人文章。但事实恰恰相反。如果您们不信,尽请您们在百忙中去谷歌查一查好吗?
   
   笔者与谢选骏素不相识,与他更无怨无仇,他做什么与笔者本来无关。笔者为何要管此“闲事”?以笔者平心而论,是因为看腻了他的剽窃文章,心中愤愤不平,后来又特请了谷歌老师。
   
   谷歌的“维基”告诉说:谢选骏,1954年生,中国旅美学者、自由撰稿人、纽约州立大学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宗教和文化比较,出版有《神话与民族精神》、《中国文化之源》、《中国神话》、《向东方》、《零点哲学》、《秦人与楚魂的对话》和《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等。
   
   沿谷歌指导,笔者反而看到的是另一类型的谢选骏,与谷歌说法大相径庭。如果我们撇开谢的剽窃真相,可以从谢半年来在博讯发表的300多篇文章中,轻松地得出他是海外唯一的一位兼备历史学家、现代史学家、中共党史学家、中国古典文学家、政论作家、时事评论家等六家天赋才华的华裔旅美大师。而此“美称”正是以300多名原创作者被侵权代价换来的博讯这个自由言论平台的“耻辱、肮脏、悲剧”的代名词。谢选骏粘贴技术性剽窃是笔者50年遇到的第一人。
   
   仅举谢选骏300多篇剽窃文章中的十个例子:
   
   例一、6月6日谢在“大众观点”栏发表的《新加坡杂种李光耀为何赞成杀人?》是剽窃(全文粘贴)了多维新闻网2017/06/04发表的《西媒:武力解决六四或许是唯一历史选择》文章的事实;
   
   例二、6月5日谢在“大众观点”栏发表的《天安门广场四君子为何要作伪证?》文章是剽窃(全文粘贴)了多维新闻网2013/05/29发表的《六四天安门君子周舵变身中共学者》的文章与剽窃(全文粘贴)了2017/06/04苹果日报发表的《美国密件曝光,揭六四凌晨长安街杀戳》文章的两篇相合成的事实;
   
   例三、6月5日谢在“大众观点”栏发表的《蔡英文比马英九有种》文章是剽窃(全文粘贴)了美国之音申华2017/06/04的撰写稿《台湾纪念六四蔡英文马英九发声》的事实;
   
   例四、6月4日谢在“大众观点”栏发表的《王维林挡坦克原型考》是剽窃(全文粘贴)了多维新闻网2016/05/31发表的《六四27周年,只身挡坦克王维林今何在》文章与剽窃(全文粘贴)了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王山2017/06/03撰写稿《纪念六四28周年,全球寻找坦克人》的两篇相合成的事实;
   
   例五、6月1日谢在“大众观点”栏发表的《八九六四的酒是燃烧瓶》是剽窃(全文粘贴)了纽约时报中文网2017/05/31发表的《纪念六四的酒,对抗中国的健忘症》文章的事实;
   
   笔者认为,活人写文章纪念六四英烈首先要传承他们诚实、正义、勇敢、执着精神;谢剽窃别人纪念六四的文章,正是对六四英烈极大的玷污、蒙辱和欺骗。
   
   例六、6月6日谢在“大众观点” 栏发表的《前苏联阴魂的破灭》是剽窃(全文粘贴)了万维新闻网2017/06/01发表的《真相竟是这样!爆俄红旗歌舞团空难原因》文章的事实;
   
   例七、6月5日谢在“大众观点”栏发表的《欧洲正在加速野蛮过程》是剽窃(全文粘贴)了中新网2017/06/04撰写稿《欧洲决赛发生踩踏事故 伤者升至1000人》与万维读者网2017/06/03的撰写稿《伦敦桥附近再传巨大爆炸声 强度巨大》的两篇相合成的事实;
   
   例八、5月29日谢在“大众观点”栏发表的《美国 为何迎合习近平的》是剽窃(全文粘贴)了美国之音莉雅2017/05/17的撰写稿《美国专家如何看待习近平的“世纪工程”?》的事实;
   
   例九、5月29日谢在“大众观点“栏发表的《去中国化与数典忘祖》是剽窃(全文粘贴)了美国之音朱诺2017/05/09的撰写稿《越南能否彻底“去中国化”?》的事实;
   
   例十、5月28日谢在“大众观点”栏发表的《冒名顶替的预言家布热津斯基》是剽窃(全文粘贴)了BBC中文网2017/05/27的撰写稿《“预见苏联解体的人”布热津斯基去世》的事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