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谢选骏: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何清涟、程晓农:未来二十年中国溃而不崩》(2017年6月28日 转载美国之音):
   


   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的 “波托马克文化沙龙”6月24日下午举办专题讨论活动,邀请中国经济学者何清涟女士和中国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博士为中国经济走势把脉号诊。
   
   众所周知,中国的“经济腾飞”明显减速。有分析预测,中国经济将发生断崖式下跌,也有人预言中国经济将步上日本的后尘,进入长期低迷甚至衰退。那么,中国经济的困境在哪里?未来二十年走势究竟如何?它是否能再创辉煌?
   
   何清涟表示,目前各路观察人士都在提同一个问题,这就是,中国是否崩溃。她认为,中国是溃而不崩,意思就是中国的现状—社会的溃败,包括生态环境、伦理道德、工作机会和经济等都将持续恶化;“不崩”则指的是政权,至少未来二十年内不会崩溃。
   
   程晓农则说,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经济的发展被多方赞不绝口,包括“世界工厂”、“世界第二”、“将成为世界第一”等顶顶“高帽”接踵而至。但他说:“就像我在中国经济腾飞之前便著文预测《繁荣从何而来》一样,不久前我再度撰文,标题为《繁荣缘何而去》。我认为,中国式繁荣的起点和终点发生重叠交集,这就是对外贸易。外贸最高占到国民经济百分之四十以上的中国经济模式立足于一方面出口迅速递增,另一方面则是进口萎靡不振;这种‘只卖不买’为主导的经济势必因为买方口袋渐瘦而让自身陷入山穷水尽和无以为继。”
   
   何清涟和程晓农都认为,中国经济面临困难将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新常态”。不过,与此同时,中共的独裁政体也能够在一段时期内通过随机施展各路拳脚来避免它的全盘失控。
   
   何清涟是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以其名著《现代化的陷阱》蜚声八十年代,也是最早提出“权力寻租”理论者。程晓农是中国经济学家、转型问题学者,曾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并在2007年与何清涟合著了《中国改革的得与失》。
   
   “波托马克文化沙龙” 是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中国学人就广泛议题进行研讨的论坛。参加本次活动的还包括《河殇》主要作者之一的苏晓康以及李恒青、肖国珍、王立铭等独立知识分子。
   
   谢选骏指出:从中国历史一再显示的社会发展所遵循的“改朝换代”模型来看,“溃而不崩”实际上是一种对于政权的祝福。如果按照上述的“溃而不崩”路线图,中国未来20年的社会发展只能在体制内进行,只能按照“争取民主”、“跪着造反”的方式来进行。
   
   不过我注意到,上述会议是在6月24日举行的。
   
   十分不巧或十分凑巧,仅仅两天之后,就传来刘晓波“被肝癌晚期”的噩耗。
   
   如果仅仅局限于体制内反抗,那么参照刘晓波的命运,就应该放弃一切抵抗。“静观其变,以俟天命。”任何政权都有其寿命极限的,不可能像“毛主席万寿无疆”、“白毛僵尸长生不老”一样的。
   
   试问以前曾和刘晓波争夺诺贝尔和平奖的人们,你们有谁愿意为了“一个诺贝尔炸药奖”而遭遇“被肝癌晚期”的厄运?事到如今,诺贝尔委员会除了发发声明,又进行了什么实质性的救济帮助?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世界上也没有白交的学费。
   
   想通过体制内来实现中国的民主化,“良性互动”、“争取对话”,像1989年绝食运动那样“跪着造反”,无异于“缘木求鱼”也……比“守株待兔”的胜算更小。
(2017/06/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