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谢选骏文集
·2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0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1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2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谢选骏: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墙外的郭文贵给墙内的习近平添乱》(2017-06-28 16:06:09  纽约时报)说:
   
   明面上,流亡大亨郭文贵在被禁的网站上出现,愉快地发表种种指控中国共产党高层腐败和欺诈的煽动性言论,这些是中国人看不到的。不过,在私下里,北京的很多人都在关注。


   习近平主席上台后,营造出简朴廉洁、严格控制的氛围。但是现在,一位喋喋不休的亿万富翁住在曼哈顿的奢华公寓里,让中国安全部门无法轻易控制,他嘲笑中国当局,玷污了这个形象,在距离一场重要领导层会议还有几个月的时候,这也给习近平制造了一个政治和宣传上的难题。
   
   “大家都在关注郭文贵,”北京大学法学教授、批评习近平强硬政策的贺卫方说。“在聚餐和聚会上,大家都在谈论他。”
   
   一周多前,郭文贵升级了自己的战斗,对王岐山发起了新一轮未经证实的轰动性指控。王岐山是中共领导人之一,由他主持的反腐运动一直是习近平掌权后前五年的标志性成就。政府拒绝就这些指控发表评论,也许是担心,回应只会引发对这些指控的更多关注。
   但是,现在在中国的首都,与任何一个对政治感兴趣的人私下谈话时,几乎都不可能不提到郭文贵,以及他有关权贵腐败和权力斗争的那些未经证实的内幕故事。这里的人们绕过中国互联网审查的高墙,关注郭文贵每次发表的往往十分冗长的指控。
   
   “我觉得共产党之前从未遇到过一个大商人如此大胆地发起这种挑战,”赵紫阳的前高级助理鲍彤说。作为前中共领导人的赵紫阳在1989年抗议活动期间被拉下台。“如何回应是一个困境。”
   通过一个活跃的Twitter账户,又名迈尔斯·郭(Miles Kwok)的郭文贵十分享受以少量多次的形式发表自己的指控,或者在YouTube或位于美国的中国新闻网站明镜上发布长达数小时的谈话和采访,有时是直播。所有这些网站在中国都遭到封锁。
   
   在6月中旬的一次长达四个多小时的播出中,郭文贵似乎很喜欢逗采访者。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能坐在那里。你是用血肉之躯做成的吗?”他一边拿出他认为可以证明自己指控的照片和图表一边说。“这么大的新闻。你为什么没有脱掉衣服,兴奋起来?”
   郭文贵的故事引起轰动的一个原因是,几年前他离开中国之前,与安全官员有过往来,而且似乎很熟悉中共权贵家族的情况。不过,他最近的很多指控都没有得到证实,而且引发了争议,他有时会漏掉那些需要用来验证指控的重要细节。
   但是,就算没有证实,那些指控似乎也足够让习近平伤脑筋。
   郭文贵声称自己是保卫习近平的勇士,甚至表现得是间接听从他的命令。不过,这位亿万富翁也声称,在即将到来的常委会上,习近平为第二个五年任期选择新领导班子的计划,已经在冲突中陷入困境。关于这一点几乎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有些专家认为,郭文贵往这个精心酝酿的过程中扔了一个鞭炮。
   
   “不管这些指控是否是假的或者被夸大了,它们都会成为干扰因素,”北京时事评论员邓聿文说。“那些不喜欢习近平的人——比如民主派反对人士或对他的政策不满意的干部——也在郭文贵身上寻找某个关注点。”
   很多猜测集中在王岐山的前途上,他是中国最有权力的人之一,也是郭文贵泄愤的主要对象。党内人士表示,习近平可能想让王岐山留任,违背沿用多年的退休制度。
   但是,郭文贵想让王岐山出局,他多次声称,王岐山的大家族通过一群公司积聚了惊人的财富。在听到这些指控的城市精英人群中,这些抨击至少损害了王岐山的声誉。国家新闻媒体长期以来将他树立为有勇气捉“老虎”的廉洁反贪人士。“老虎”指的是党内高层腐败官员。
   “如果结果发现,捉老虎的人是老虎呢?”前高级助手鲍彤说。“你怎么解释?”
   不过,郭的指控未经证实,甚至遭到一些共产党批评者的质疑。
   “郭文贵说的很多话不真实,或者说是在臆测,”北京商人、自由文人章立凡说。他在网上与郭文贵过过招。“他只是放些烟雾弹,制造混乱。”
   在被问及郭文贵的指控时,中国外交部表示,中国已经把他列入国际刑警组织的嫌疑犯名单,把这些问题推给了司法部门。处理这些询问的政府机关国务院新闻办没有回复通过传真提出的问题。
   
   几位专家表示,北京的领导人面临一个困境:公开批驳郭文贵会让他更出名,而忽视他会被某些人解读为他说的是事实。
   “你不能关注他,也不能忽视他,”鲍彤说。“以前你也许还可以完全忽视郭文贵,因为那时候整个社会是封闭的,人们接触不到信息。但现在不行了。你不能坐视不管。”
   郭文贵的公司和员工在中国和美国受到一大批起诉,被指控拖欠薪水和债务、诈骗和诽谤。中国当局也通过《环球时报》尖刻批评郭文贵。中共经常用这家报纸攻击自己的敌人。
   “因说谎太多,谎言跟谎言之间对不上号,郭文贵已经完全不顾逻辑了,”本月该报写道。
   不过,这篇社论承认郭文贵作为一个爱作秀的人有一些聪明之处:“不能不说,他仍是一个热闹,境内外一些对中国政治制度怀恨在心的人,以及就是喜欢政治谣言刺激的人,有些仍愿意凑他这个热闹。”
   
   虽然中国内外反对共产党统治的人将郭文贵视为民间英雄,但也有些人警告称,他是一个投机分子,有可能把民主倡导者拖入党内纷争的危险暗流中。
   郭文贵谴责其中一些批评者缺乏支持他的骨气。
   “他成了一股分裂海外民运的力量,”居住在新泽西州的前中国杂志主编李伟东说。“关于要支持他还是保持距离有不同的观点。”
   北京的很多传言聚焦在郭文贵声称自己在党内仍有强大靠山这一点上,包括他未透露姓名的一位“老领导”。
   但是,研究中国政治的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教授裴敏欣表示,没有哪位中国领导人会与郭文贵这种变化无常、口无遮拦的流亡者联手。
   “愿意这么做的人是疯了,因为很容易被抓住,要承担后果,”他说。
   裴敏欣还表示,郭文贵不太可能打乱习近平组建下一届领导班子的计划。“他的指控要想破坏这些准备,至少需要一大批高级官员要求进行调查,”他说。“在北京目前的情况下,很难想像有人敢冒这样的险。”
   
   谢选骏指出:上文里面,裴敏欣说的不能说毫无道理,但是他却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作用。郭文贵的检举揭发能否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关键是要看习近平如何看待这些资料。要知道,历史的关键时刻不是由“一大批高级官员”发挥决定作用的,而是由“个别领袖”发挥作用的,甚至在欧美民主国家的和平时期都是这样,何况在中国这样的尚未结束战争状态的极权主义国家呢?
   
   (大陆和台湾迄今尚未签署和平条约,依然处在战争状态。“中国的百年内战尚未结束!”——虽然台湾已经通过民主化而进入了和平时期,但是大陆没有,仍然处在军事管制的战时状态之下,所以台湾的民主其实是虚弱,随着可能终结废止。这一要点常被海外的“中国问题专家”所忽视,但正是我在《现代南北朝的曙光》一书里所阐述的一个事实。)
(2017/06/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